购买

第4章 撒谎精

老镇国公共有三子,长子次子都为国战死,唯独剩下了幺子,以弱冠之年撑起了镇国公府的门楣。

她前世所嫁的楚墨,就是早亡的长子楚君城所生。

而眼前这个男人,便是楚家现下的掌权人——现任镇国公,楚君珩!

阖府上下都知道镇国公楚君珩喜静,除了贴身侍卫,这里便是禁地一样的存在。

便是前生,顾朝也一次都没有敢踏足过这地方。

谁曾想她现在竟然误打误撞的闯了进来,还大刺刺的盯着人家看!

楚君珩见她这模样,眉头皱的越发紧。

先前大嫂就让人送信过来,说是顾家小姐要是上门。

这亲事是长辈们定下来的,顾君珩也无意插手。只是让人去打听了一番,却听说这顾家小姐是个名声不好的怂包。

如今一见之下,可不止是个怂包,竟还是个呆头鹅。

他的目光从顾朝包扎好的胳膊上扫了一圈,没理会她磕磕巴巴的话,只是问道:“你偷偷摸摸在这里做什么?”

被他目光扫过,顾朝顿时觉得如芒在背。她下意识的将胳膊藏了一藏,道:“没事,只是不小心路过。”

因着才哭过,她的眼睛像是蒙了一层水雾,分外的楚楚可怜。

偏偏落到了楚君珩的眼中,又添了一桩罪名:撒谎精。

自伤之后还哭得这么无辜,他回去之后得派人查一查,大哥只剩下这一个儿子,亲事上决不能马虎。

只是在此之前,却要警告一番:“方才不小心便算了,待会记得老实点——这里可不是顾府,由不得你胡作非为。”

这话一出,顾朝顿时明了,她方才拿簪子划伤自己的事情怕是都被看到了。

顾朝冷笑一声,驳了一句:“干卿何事?”

老实?她前世可是老老实实的替镇国公府卖了命,可又换来了什么?

外祖清清白白一个商人,搭上了全数身家;舅舅的兄弟们战死沙场,他自己则被敌人抓去成了俘虏,为了不连累她,硬是杀了百余敌人之后力竭而死,死后尸首还被悬在城门上曝晒!

镇国公府是满门忠烈,可她又何曾对不起过他们?

今生让她老实,休想!

她不但要毁了楚墨这根独苗苗,还会保住自己的亲人,让他们一生平安无虞!

见顾朝竟然就这么扭头走了,楚君珩捏了捏眉心。

还是个脾气挺大的小丫头。

“等等——”

被楚君珩叫住,顾朝下意识顿住脚,语气不善道:“您还有何指教?”

下一刻,却见楚君珩抛过来一个白玉瓷瓶,淡淡道:“一日三次,记得涂抹。”

顾朝有些诧异的接了,脸上也带着几分不自然,道:“多谢。”

说到底,她的仇恨是对着楚墨的,前世她跟楚君珩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把火气撒在他这儿是有些没道理。

楚君珩颔首,又指了指她走的路,指点道:“换条路走,那条路走出去有马蜂窝。”

闻言,顾朝心神一动,道谢之后,顺着他指引的方向离开。

待得人走了,楚君珩转身也朝着自己院落走去,只是才抬脚,就被地上的东西吸引了目光。

那是一个荷包。

……

顾朝却不知自己丢了东西,由着丫鬟指引去了后花园。

楚大夫人下的帖子便是说来赏花,虽然是个由头,可由头却不能太敷衍。

她到的时候,便听得楚大夫人出于情面关切了一句:“顾小姐可是身子不舒服?”

顾朝还没说话,林岚已经当先笑着告罪道:“让大夫人见笑了,我们家大小姐自幼身体就弱,如今来了府上,大抵是有些不习惯,所以便有些身子不适罢了。大小姐现下可好些了?”

后一句话,却是问顾朝的。

前世她也说了同样的话,无非是想告诉楚大夫人明悦两件事。一,顾朝的身体不好;二,顾朝为人蠢笨。

无论哪一点,都会让明悦对她的印象大打折扣。

那会她又怂又蠢,听不出这贼妇的话外音,还觉得林岚了解自己。后来明悦成了她婆婆,一直瞧不上她,动辄叫她站规矩。

她也一直觉得是自己这个儿媳做的不够好,从未想过其实从这个时候开始,明悦就已经开始瞧不上她了,若不是嫡女这个身份,还有长辈们的命令,明悦怕是能退了这门亲事也说不定。

“姨娘怎么能这么说话,没得让大夫人觉得我是个不懂事的,连带着咱们顾家的脸面都没了,回头母亲和祖母可是要怪罪下来的。”

顾朝一脸可怜相的看着林岚说了这番话,又回头对着明悦道:“大夫人莫怪,母亲身子不好,这才由姨娘带着晚辈出门。晚辈平日在家受母亲细心教导,断不可在人前失礼。只是人有三急,晚辈想是昨儿吃坏了肚子,总有些不舒服,晚辈觉得这等事说出来怕污了大夫人耳朵,便想着自己解决了也就是了,哪想到姨娘她……大夫人要怪,就怪晚辈礼数不周吧,只求大夫人不要错怪晚辈的母亲不懂得约束人。”

林岚在旁边一个字都插不上嘴,她这话听着处处伏低做小,依旧是一贯怂包的做派,可实际上字字句句都是在打压她的身份。

侍妾其实就是个奴婢,嫡女却是正经主子,顾朝说的是约束人,落在明悦耳朵里分明说的就是约束下人,这话意思明白着呢,林岚一个奴婢不懂礼数,在外人面前编排主子的不是。

三言两语把势头转了个风向,明悦先头听着林岚的话还觉得这嫡女是个不顶事儿的,这会儿反倒瞧着顾朝露出几分赞赏的神色来。

林岚觉得事情不妙,忙道:“大夫人,这丫头一贯被我宠坏了,如今敢在长辈面前无礼,实在是……”

明悦并没有耐心听她说完这些,漫不经心道:“在我国公府,姨娘可算不上孩子们的长辈。我竟不知太傅府上竟是这样的?顾小姐,看来你母亲平日里对下人还是太仁慈了,你可要好生劝劝才是,没得哪天被底下人反了水可就不好看了。”

顾朝福身微笑道:“大夫人教训的是,晚辈记下了。” WK10TeLJ9f2QQgngC6os19hAHqXWJshpyC04FvSzuTcnjIeF3ZWoZOYq3qp5V5/J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