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章 什么人?

不等林岚说什么,顾朝又笑道:“姨娘,咱们还是快些去镇国公府吧,今日大夫人设宴,咱们若是去迟了就不好了。”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轻描淡写的捅了一刀:“虽然您只是姨娘,但您今日是代母亲赴宴,代表顾家跟她的脸面,丢人可就不好了。”

这话一出,林岚心头起火,偏又说不出什么来,皮笑肉不笑道:“大小姐说的是,颜儿,来娘亲车上。”

她总觉得这会儿的顾朝有些古怪,得跟顾颜好好儿交代一番才是。

待得上了马车,顾朝方才松开了手,那掌心上已然被掐的血肉模糊。

她也是靠着这些疼痛,才保持清醒的。

前世的时候,林岚母女打定了主意要让她出丑,所以下的药量是掌握好的,既不会让她昏迷过去,又让她脑子里一团浆糊。

再加上顾颜从旁挑唆,一路上又给她灌输了许多诸如镇国公府大夫人规矩森严,楚公子必然也要求严苛的话,效果可想而知。

她那时候胆子极小,本就被吓唬的心神不定,待得初见楚墨的时候,更是因着药物的作用,一头栽下去摔进了泥坑里。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她浑身占满了泥浆的样子。

从那以后顾朝就觉得在楚墨面前抬不起头来,还在国公府其他人眼前丢尽了脸面,日后嫁了进来,也一直都竖不起一个国公夫人的威信。

但这次不会了。

不管是被顾颜算计出丑,还是嫁给楚墨。

这对狗男女那么般配,她怎么能不将二人送做对呢!

……

到了镇国公府之后,顾颜已然恢复了正常。

见到顾朝下车的时候,甚至还过来扶她,一面小心翼翼道:“大姐姐,我刚刚惹你不高兴了,你不会不喜欢颜儿了吧?”

瞧瞧这满眼孺慕的模样,饶是顾朝前世就栽到了她这虚伪的面具里,此刻也想夸一句好演技。

她不动声色的抽回手,神情怯懦道:“妹妹你不怪我就好了,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这模样,倒是让顾颜放心了一些。

娘亲真的是多虑了,这个怂包顾朝和她那个怂包娘是一样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多说一句话都能脸红,怎么可能出现那种要吃人一样的眼神,先前在马车里,怕是真的做噩梦吓到了。

念及此,她又轻声道:“大姐姐不怪我就好,其实今日并非颜儿一定要来,只是担心楚家人对您不好,想来看一看,如果他们好的话,您嫁过去我就安心了。”

这话说的一片诚挚,可惜前世里,她却早就跟楚墨暗度陈仓了!

顾朝心中冷笑,面上却是带着几分羞涩道:“妹妹别动不动的就说夫君,羞死了……”

见状,顾颜则是娇俏的戏谑道:“姐姐不让我说呀,那我偏要说,你可要当心些,指不定楚墨公子就在哪个角落里看着你呢,若是一不留神出了岔子,岂不是在楚墨公子那里留了个坏印象?”

她这就是在故意刺激顾朝,明知她这会儿紧张不已还这样说,前世里顾朝可不就是因为她这么一直接二连三的吓唬,直接掉进泥坑了么!

可惜那个顾朝早已被害死了,如今的她,是厉鬼还魂。

不过倒是给了她一个很好的借口离开:“妹妹,你越说我越害怕了,不行,你先跟着姨娘过去吧。我,我要先去一趟净房!”

眼见得顾朝竟然逃也似的走了,顾颜轻蔑的一笑。身为嫡女仪态这般畏畏缩缩,连她这个庶女都不如,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的一门亲事。

虽然明知道这门亲事是祖母他们定下来的,她也抢不走。可看到顾朝出丑,她就高兴!

……

顾朝一路急行,待得四下无人的时候,她方才虚脱一般的扶住一棵树,将整个人的重量都靠在了上面。

眼前一阵阵天昏地暗,让她的呼吸都有些凌乱。

这样的状态,她绝对不能去见镇国公府的大夫人。

哪怕她今生并不打算跟楚墨这个黑心肝的中山狼在一起,也不能丢了顾家的人。

顾家的嫡长女,即便是退婚,也是因着楚墨的过错,而不是她的名声有损!

顾朝打定了主意,想也不想的拔下头上的簪子,狠狠地便朝着白嫩的手臂上划了下去。

那一道划痕极深,血珠瞬间滴落下来,带来的痛楚也让顾朝灵台清明了几分。

她吸了吸鼻子,前世受过的苦太多,这点疼痛她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十六岁的自己娇贵的很,眼泪倒有些不受控制。

她神情冷漠的将伤口单手包扎好,又以宽大的衣袖遮掩住,确认看不出来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这伤口的痛意,足以应付接下来的宴会了。

只是不等她起身,就先听得有男人的声音响起:“什么人?”

这声音一传入耳朵,顾朝立时就觉得脑中金戈铁马刀戟铮鸣之声不绝,恍惚间又好像回到了当初在战场上的时光。

这感觉顾朝异常熟悉,她死后魂魄被困在楚家祠堂,日日都与祠堂供奉的宝刀相对。而她重生之前做的最后一件事,便是心痒难耐之下,摸了一把那口刀!

而摸到宝刀的一瞬间,就是和现在一样的感觉。

顾朝顺着声音望去,一时呆了。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可以看到不远处一片人工开凿的湖泊,映衬着周围一圈绿树,湖光山色的美景让仿佛置身人间仙境一般。

湖岸停了一艘小船,有男人站立其间。

他着了一身湛青色常服,只用一条玉扣腰带做装饰,船舱的帘子顺着他修长好看的手指滑过去重新垂在身后,满湖的水波盈盈被日头一晒,在他脸上蒙了层银辉,一双剑眉斜飞入鬓,狭长的凤眸看向她,就像这湖水一般的清冷。

见顾朝只是看他,却不说话,男人眉心微蹙,沉声问道:“可看够了?”

顾朝瞬间回神,磕磕巴巴道:“我,我没看你!”

她先前脑子里都是木的,只想寻一个无人处,谁曾想竟然闯到这里来了! dd5Q/X9uAoO7RSLbjvJqig+xwglj6dBuGI56hg/5mi6JHtZEbcox88/qg4WyTI+s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