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国公夫人虐渣日常
苏绻绻

第1章 孤独惨死

明德二十三年冬,镇国公府地牢。

沉重的铁门被推开,雪粒子随着风声呼啸席卷而进,将地牢内的腐朽和血腥吹散了不少。

顾颜拿锦帕嫌恶的捂着口鼻,娇软的声音隔着锦帕传来:“姐姐,我来给你送药了。”

听得她的声音,趴在地上的女子缓缓地抬起头。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

被淬了毒的匕首纵横交错的划了十几刀,皮肉翻出,露着森然白骨。

然而那双眼,却依然亮的让人心生余悸。

“顾、颜!”

顾朝的喉咙早先便被灌了药,说话的时候像是破旧的风箱,听得人格外难受:“事到如今,你还有脸来?”

顾颜笑的一脸娇俏,低下头踩着她的手背,一字一顿道:“姐姐背着姐夫偷人都还有脸活着,我怎么会没脸来看您呢?”

是的,偷人。

顾朝笑的讥讽。

三日前,她旧疾复发,顾颜借着担心的名义来照顾她。面对最疼爱的妹妹,顾朝从未设防,可哪料到,也是顾颜端来的一碗药,让她喝下后便人事不省。

再醒来时,她便被一个身形丑陋的男人摁在床上行龌龊之事,而夫君楚墨正站在床前一脸寒意。

不管自己如何辩解,楚墨却一个字都不听,将衣衫凌乱的她直接丢进地牢,受尽酷刑。

她不是傻子,那碗药有问题,而顾颜——就是始作俑者。

只是她不明白,谁都可以害自己,可为何是顾颜?

手背上传来的疼痛,让顾朝的额上渗出冷汗来,浑身像是被石头碾过,让她的声音越发嘶哑难听:“顾颜,我待你不薄。”

当年母亲去世之后,若非是她去求了祖母点头,那林岚怎么可能从侍妾被扶正,而顾颜又怎么可能顺理成章的自庶女变成嫡女?

到了顾颜说亲之时,她的未婚夫接二连三或病或死,整个京城都盛传顾颜克夫,也是她以强硬手腕,甚至不惜用镇国公府来威压,才将流言给压了下去。

可是现在,害她的人不是别人,却是她的好妹妹顾颜!

“待我不薄?”

顾颜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顾朝,声音里满是不甘和恨意:“同为顾家女,就因为你占了一个嫡字,长辈宠爱、良缘佳婿、钱财田产,所有好东西全都有人给你捧到眼前。那些我如何都企及不到的,都是你可以轻易拥有的。而我呢,就因为你那些打发阿猫阿狗一样的施舍,哪怕我现在成了嫡女,也要处处都低你一头!好姐姐,我不甘心啊……”

她说到这里,又勾起一抹快意的笑容道:“可惜,姐姐你自毁长城,偷人的事情可是传遍了京都呢。你给镇国公府和顾家蒙羞,楚郎却愿意不计前嫌,在你羞愧自尽之后,仍旧愿意娶了我,好跟顾家修百年之好呢。”

“百年之好?”

顾朝咀嚼着这四个字,只觉得一颗心都像是被人撕扯开来,又狠狠地揉碎了踩在脚下。

她拼命地仰头,死死地盯着顾颜,哑声问道:“楚墨说,要娶你?”

顾颜被她的恨意所取悦,言笑晏晏:“七日后,姐姐的头七,记得来看我们大婚。一定,很盛大呢。”

她说到这里,又拍了拍脑袋道:“瞧我这记性,都忘记告诉姐姐了。楚郎说了,你给镇国公府蒙羞,他赏你一碗鹤顶红,留你个全尸,也算是全了夫妻情谊了。到了现在,他还顾念着和你的情分,可谓是仁至义尽了。”

顾朝却是笑了起来。

那笑声格外凄凉,颇有兔死狐悲之感:“他楚墨,还真是仁至义尽!”

镇国公府满门忠烈,她嫁进来的第二年,前任楚国公楚君珩战死,至此楚家只剩楚墨一颗独苗苗支撑。

楚墨性情温和不似父叔,辖制不住楚家军。边境狼烟不断,若非她自外祖家中借了人马,随着楚墨一同去边境,莫说是外敌了,就连自己的军队他都压制不住!

这些年,她跟在楚墨身边,随他一起南征北战出谋划策,甚至不惜以己为饵出城诱敌,亲自披挂上阵带人夜烧敌军粮草,好几次都险些葬送了性命。

最为凶险的一次,她被一箭正中胸口,若再偏半分就扎入心脏了。

边境苦寒,她受伤不计其数,更是因此失去了做娘的机会!

当时楚墨是怎么跟她说的?

——悠悠,我此生必不负你,哪怕楚家绝后,我也绝不纳妾!

男人深情,她却不能不懂事儿。因此这么多年来,为了求子,她一次次做主给楚墨纳妾,将自己的丈夫往别人房里推。

可到头来,温和是假恶毒是真,那一张情深似海之下,是恶毒至极的小人嘴脸!

顾颜自幼便看着顾朝高高在上的模样作呕,如今见她痛彻心腑,越发觉得心中快意,又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到底是这么多年的姐妹情深,妹妹怎么忍心看你一个人赴黄泉呢?”

这话一出,顾朝心头一跳,下意识问道:“你想做什么?”

伪善假面撕开,她直觉顾颜这话不会是什么好的。

果不其然,下一刻便听得顾颜娇声笑道:“姐姐可是冤枉我,怎么是我想做什么呢?今日晚间才来的新情报,大抵是顾念安舍不得姐姐你一个人黄泉路寂寞,所以——战死沙场!怎么样,有亲弟弟陪你一起上路,黄泉路上作伴前行,到了阴间还能继续做姐弟,姐姐可高兴?”

“你说什么?”

顾朝眼前一黑,才撑起来的身子又重重的摔倒在地。

当初让顾念安去军队的主意就是顾颜提的,顾朝本来不想同意,后来是楚墨亲口和她说,男儿家要有个功名才好朝中立足,也省得旁人总说他是靠祖宗荫封混日子的。楚家军日益稳固,去亲姐夫的军中,有他护着,只当是历练了。

她满心信任,才将弟弟交到了楚墨的手里。谁知,竟然将他送上了断头台!

念安,她唯一的弟弟……

是她错将豺狼当善类,害死了弟弟!

“狗男女,我要杀了你们!”

顾朝爆发出的仇恨,让她猛地朝着顾颜扑了过去。

顾颜一时躲闪不及,竟被她给吓得一个踉跄,顿时咬牙切齿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给我灌药!”

立刻有几个身强力壮的婆子上前抓住顾朝双手反剪到身后,又一人粗鲁捏开她下巴,强行将一碗药灌进了口中。

苦涩夹杂着腥气的药汁顺着喉头滚落下肚,由不得她丝毫反抗,呛的她剧烈咳嗽,牵动了身上刚有点结痂的伤口又裂开渗出血来,十个被拔光了指甲的指尖再度传来剧痛,顾朝支棱着手指趴在地上,浑身都在哆嗦。

然而身上再多的伤痛也比不过心口处那一抹令人窒息的剧痛,她喘不过气来,死死盯着顾颜,恨不能用眼神在她身上戳几个窟窿。

顾颜慢慢的平复心情,见她这等模样,才觉得畅快了许多。她的眼神再狠又如何呢?又瞪不掉自己的一块肉。

“姐姐,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吗?看在姐妹一场的份上,妹妹愿意帮你完成遗愿呢。”

顾朝终于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鹤顶红见血封喉,她浑身抽搐着,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喊道:“你们二人黑心烂肺,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最后一个字落下,顾朝也眼下了最后一口气,双目圆瞪,死不瞑目。 QOQ2ojfDWCQeOi2AIhyodq8m19HCmsn6Aq6SqWUnIAZB9MX4TWoiIgCeJy4B1I9A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