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5章 骑毛驴的大小姐(5)

“你说啥?”

明裳一脸懵地看着他,她都做好长期战斗的准备了,这人居然同意了,不会有诈吧,明裳警惕地看着尚明风。

尚明风有些无语,不相信他问他做什么,消遣吗?

“你等等。”

明裳让毛驴在这里看着,自己一溜烟儿出了门,没多久又回来了,手里拿着笔墨纸砚。

“先立个字据吧,我怕你反悔。”

明裳趴在床边写字,尚明风原先不在意的目光渐渐落到了明裳的身上。

她安静下来的时候还是挺好看的。

“看什么看!签字!”

明裳一脸凶狠,尚明风木着脸拿起毛笔,刚准备写下自己的名字,看到某一条时顿住了。

“财产归明裳所有?”

“你欠我一条命,要不是我自己机智早就被你弄死了。”

尚明风无语,不过还是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只不过自己没钱要让她失望了。

尚明风眼中的笑意一闪而过,明裳没注意,捧着两张签个名的纸像傻子一样笑了起来。

“你们江湖人应该不会反悔吧!”

“自然不会。”

“那行,合作愉快,吃苹果。”

尚明风看着明裳从背后拿出切的方方正正的苹果,一时之间忘了言语。

傻子,自己都差点杀了她,居然还对自己这么好,可真是个不谙世事的大小姐。

帮手找了,只可惜帮手身上的伤让明裳有些发愁,没钱难走天下啊,总不能去偷啊!

“咳咳,你先付点利息。”

尚明风真是要笑了,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明裳拉着尚明风的腰带,尚明风一惊,“你,你要干什么!”

“看看伤。”

明裳一挥手,小毛驴一跃而起压住尚明风的肩膀,明裳坐在尚明风的腿上,柔软的触感让尚明风的脸色有些诡异的红。

这……她就不知道男女有别吗?

胸膛一股凉意,尚明风有些羞恼地偏过头,不想看明裳的脸,那气闷的样子就像是被欺负的小媳妇儿。

“伤的不重,就是失血过多。”

明裳松了一口气,她可不想自己的帮手这么快就死了,她还指望他帮忙找妈妈呢。

自己的伤口尚明风是知道的,看着吓人,不过却是一些皮外伤,不过她是怎么知道的,她不是闺阁小姐吗?

“汗血,你看着他,我去打盆水过来。”

伤口还是要清理一下的,自己那边还藏着一些药,倒是够用。

尚明风觉得自己现在就处在水深火热的过程中。

冰凉的毛巾每次触碰自己的身体,他就忍不住抖一下,而腿上温软的触感更是让他难过。

“忍忍,一个大男人怎么还比女人娇气。”

明裳鄙视地看了一眼手臂搁在眼睛上,小声喘着气的尚明风。

尚明风咬牙,懒得跟她说话,等他恢复,一定让她知道男人有多危险。

将身上的伤口清理完,明裳抹了一把额头,舒了一口气,真是累死他了,尤其是病患居然还不配合。

“咚”

窗户上响了一声,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

明裳走出房门,就看见坐在墙上笑得有些傻气的宗绫。

宗绫,三皇子,这是明裳前不久刚知道的,毕竟能和太子殿下一起迎亲的可不是普通人。

“三皇子殿下。”

明裳行了一礼,宗绫有些无趣地摆了摆手,唉,早知道就不和皇兄一起过来了,这样这丫头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才更有意思。

“咳咳,免礼。”

明裳都要给这个三皇子跪了,她这里是有什么宝贝吗,一天到晚地爬她的墙。

“三皇子殿下可是有事?”

宗绫从墙上跳下来,“没什么事就不能来了吗?”

“这倒不是,只不过这毕竟是女儿家的院子,属后院,三皇子总这样闯进来实在是不合礼数。”

何止不合礼数啊,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这货真是铁了心的要污老子的清白。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

宗绫玩着折扇,明裳嘴角抽了抽,不要搞得跟偷情一样好吧,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你的脖子怎么了?”

看到明裳脖子上一层白纱,宗绫皱着眉上前一步,想要查看。

“殿下!”

明裳连忙后退,宗绫脸色一沉,这么不待见自己,之前骑着小毛驴和他二哥说的那么高兴。

“哼!”

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的冷哼,宗绫一跃墙头,消失了。

都什么人啊!

明裳无语。

回了房间,尚明风已经坐起来了,小毛驴乖巧地趴在床下。

“那人是三皇子?”

尚明风有些古怪地看着明裳,明裳翻了一个白眼,“一个抽风的鬼,没事儿爬墙,有病呢!”

尚明风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其实说起来,他和三皇子也算是一类人,都是不请自来的人。

“你和三皇子认识?”

“不认识,只不过是见过几次面而已。”

尚明风不说话了,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静谧。

“你让我做何事?”

“找我娘。”

明裳看着窗外,小院中的杂草都被她给拔了,还划了一个区域种了点小菜。

“你的娘不是……”

尚明风有些疑惑,这相国府如今的夫人不是还在,她又是相国府的小姐,为何还要说找娘的问题。

“说来话长,等你伤养好了再跟你说。”

明裳叹了一口气,只觉得这次的单子任务实在是有些艰巨。

“一定会找到的。”

“承你吉言吧!”

看得出明裳的性质不高,尚明风也就没说下去。

相对于相国府的冷清,太子府可是热闹的很。

张灯结彩,还有各种乐器声。

“太子殿下大喜,这次可是如愿获得美娇娘。”

“据说这相国府的大小姐可是难得的没人呢!”

……

宗谋被一群人灌的烂醉,只知道傻笑,生生地掩盖了那绝顶的好容貌。

“小姐,不,如今要叫太子侧妃了。”

纪芙掩盖在红盖头下的脸有一瞬间的扭曲,太子侧妃,太子侧妃,明明太子妃的位置是她的才对。

“你们都退下吧。”

“是。”

婚房中,只留下纪芙一个人,她一把将红盖头掀开,狠狠地揉搓,内心的不甘都要溢出来了。

“太子殿下。”

纪芙一惊,连忙将红盖头盖在头上。

配合着掀了盖头,喝了交杯酒,纪芙刚准备说些甜言蜜语,就被宗谋猴急地压在身下,一夜折腾。 4U4D97hutlEae/lY0bZJfbsCbwjps54L5N/nOgb6xhHQozB2LEXEg+T++pCcYBQf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