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章 骑毛驴的大小姐(2)

“停停停!”

明裳慌忙中抓着小毛驴的耳朵,小毛驴“呲”的一声就停了下来。

还“呲”的一声,你以为你是车啊,个小东西,咋那么不听话呢!

“姑娘?”

宗棋看着趴在小毛驴上平喘的明裳,关心地问了一句。

明裳呼了一口气,“不好意思,我家汗血淘气惯了,给你们添麻烦了。”

宗棋眼睛一亮,好漂亮的女子,明眸善睐,唇色略淡,此刻因为气喘,脸颊微红,眼中也带着一点水汽,身上虽然穿着布衣,气质却尤为温婉,让人舒服不已。

“大小姐,可有受伤?”

老伯连忙从马车上下来,不敢碰明裳,只能着急地询问。

“无碍,只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明裳微微一笑,内疚中带着抱歉,倒是让人不忍责备。

“你们是相国府的家丁?”

宗绫随后赶来,看着马车,询问。

“正是,这次我们出来是为接我们大小姐的。”

老伯看着两人不似平常人的气度,连忙回话。

“这相国府大小姐不是待嫁闺中吗?眼前的这个也是你们大小姐?”

宗绫摸着下巴看着头发凌乱的明裳,明裳朝他微微一笑,然后低下头,一副害羞地不得了的样子。

宗绫抖了抖,好诡异地感觉。

明裳看到宗绫往旁边一闪,一副避自己如蛇蝎的样子,脸一黑。

这人心太狠,对我这么一个受伤可怜又无助的小女子居然一点怜香惜玉都没有。

“正巧我们也去相国府,不如送你们一道如何?”

“二哥!”

宗棋的话刚说完,宗绫就一副不敢置信地样子,他们出来是游玩的,再说了他们去相国府干嘛,成亲的又不是他们两个。

“劳烦两位公子了。”

老伯有些受宠若惊,连忙告谢。

宗棋骑着马走在明裳的身边,动了动嘴,还是没忍住好奇。

“姑娘这驴倒是跑得很快。”

“山野中的驴,野了点儿,上不了排面。”

明裳往旁边移了移,和宗棋拉开了一点距离。

她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人是谁,不过肯定不是简单的人,毕竟……腰间的玉佩可是看起来很值钱啊!

哦,她这个小可怜,弱女子,如今还是一个穷鬼!

穷鬼!穷鬼!穷鬼!

“不能这么说,这驴跑的比马还要快,可见就不是上不了排面的。”

宗棋仿佛没看见明裳的疏远,又往她这边靠了一点,那挂在马上的腿都快要踢到她的脸上了。

明裳脸色有些不好看,为难地看了一眼宗棋,“公,公子?”

宗棋眼睛亮晶晶地转向她,“姑娘,何事?”

明裳一噎,没事,你高兴就好。

心累,这娃绝对是注孤身的命!

一行四人来到了相国府,然而说是要来相国府的宗棋和宗绫却将他们送达之后就走了。

“唉,这两位公子倒是很心善。”

老伯一脸的感慨,明裳扯了扯嘴角,你高兴也好。

小毛驴被车夫连带着马车一起拉了进去,明裳在后面看得心惊胆战,深怕这汗血小毛驴一撅蹄子就把车夫那小身板儿给踢坏了。所幸这小毛驴还算是个安分的,乖乖的跟着走了。

“大小姐先去跟我见见老爷吧!”

明裳低头应一声“是”,她这副模样也不知道让她好好梳洗一番,果然连演都懒得演了。

明裳低眉垂目地跟在老伯的身后,暗地里却在观察周围人的脸色。

果然,这相国府的人根本就不待见明裳,也不知道把她叫回来是为的什么事。

“我苦命的女儿,在外多年,可是受了不少苦吧!”

穿着华丽的妇人梨花带雨地抓着明裳的手,脸上一副担心又心疼的表情。

明裳暗地里吸了一口气,我可去娘的,她要有这娘,估计早就死了。

嘶,这暗自的劲可不小,这得多恨她啊!

看来这人应该就是被她便宜爹提上来的夫人了。

“母亲!”

明裳干嚎一声,手腕一转,就抓着夫人的胳膊,不像妇人哭的梨花带雨,她脸上的泪是要掉不掉,配上她楚楚可怜的脸,十分的惹人怜爱。

妇人被她哭得懵了一下,随后胳膊传来刺痛,她尖叫一声,一把就将明裳给推开了。

明裳“咚”的一声撞到了门框上,疼得她咬了咬牙。

哇,这狠毒的女人。

“你这……”

“都怪女儿不好,我只是见到母亲太高兴了,一不小心就失了力道,母亲可是要怪我?”

明裳看到妇人身后的人影,一脸内疚地看着妇人,让她之后的话根本说不出来。

推了她还想骂她,女人,你过分了啊!

相国公皱着眉走过来,看到明裳的时候,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

“既然回来了,就呆在家里吧,等你妹妹出嫁之后,我会让你娘给你看看是否有合适的人家。”

相国公的声音没有起伏,一点儿都不像六年多没见女儿的父亲,倒像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明裳垂眸,“是。”

父亲两个字到底没说出口,只怕有些人也不在意罢了。

相国府给明裳安排的是一个比较偏僻的院子,虽然不小,可到底荒凉了一些,明裳让老伯将小毛驴放进她的院子里,老伯一开始不同意,然而她求到了相国公的面前,便宜爹没说什么,挥了挥手,让她自己看着办。

夫人给明裳拨了两个丫鬟,恩,两个手脚不太干净,眼高手低的丫鬟。

“咦,这地方真是破得很,哪是人住的地方!”

“也别这么说,毕竟什么人住什么地方!”

“只可怜了我们两个,居然要伺候一个不受宠的大小姐。”

“嫡女又如何,最后还不是比不过夫人,连我们都不如呢!”

两个人一唱一和,说话的声音没有一点降低,是不是还甩给明裳两个白眼儿,生怕她不知道她们说的是谁。

明裳微微一笑,然后摸了摸小毛驴的脑袋,低头也不知说了什么。

小毛驴长睫毛一闪,然后哼哧哼哧地就来到两个丫鬟的身后,一蹄子一个,直接踹倒了两个人。

两丫鬟尖叫,浑身的泥。

“汗血,不可调皮!”

明裳呵斥了小毛驴一声,小毛驴打了一个响鼻,回到了明裳的身边。

“不好意思,你们没伤着吧,汗血不懂事,惊扰了你们我给你们赔不是了。”

明裳作势要去拉她们两个,两个丫鬟嫌恶的挥了挥手。

“走开走开,晦气!”

明裳笑着挑眉,跟我斗,怕不是不知道她有多厉害,小样儿! itJUQLTgOypy+uWKh8gTkFYllYl/o0rpfagOu9wfhGUl2MUPwwEJbzTWj9z5cHJa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