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夺宝转盘
巴西床

第1章 骑毛驴的大小姐(1)

“睁开眼睛的第一天,当然是要转个转盘了,欧气!”

山顶上的小破屋里,明裳搓了搓手,然后闭着眼睛,摸了一把小石头。

“欧气来,欧气来!”

明裳像跳大神一样嘟嘟囔囔手舞足蹈。

“啊呜!”

恩?她好像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明裳悄悄地睁开一只眼睛,面前出现的东西让她不禁回想起自己的童年。

那时候她还是追着阳光的女孩,那时候她还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小姑娘。

“驴啊?这玩意儿有个屁用啊!”

明裳看着那神似阿凡提的驴,全是心累。

真的,她错了,她单知道夺宝转盘不靠谱,却没想到会这么不靠谱。

“啊呜!”

小毛驴看着一脸崩溃无助的明裳,又叫了一声,还拿头蹭了蹭她的腿。

“既来之则安之,既来之则安之,不能气,不能气,我是个弱女子大小姐。”

拿着手中的愿望单,明裳皱了皱眉。

“想娘?”

明裳懵着脸,这是个什么心愿啊,小蝌蚪找妈妈吗?

“确定就是这里了?”

小破房子的外面传来几声说话声。

明裳连忙将自己整理了一下,踢了小毛驴一脚,让它别挡着门,然后理了理头发,揉了揉眼睛,身子略微佝着,咳了几声,一副恨不得病的要当场去世的模样。

“你,你们是?”

明裳只把门来了一个小缝儿,眼神在看到来人的时候害怕地缩了一下。

“大小姐,我们是来接你回家的。”

穿着仆从衣服的老伯一脸慈爱地看着明裳,那样子让明裳差点就信了。

明裳这次所接到的单子是一个豪门里被舍弃的大小姐,同样也叫明裳,只可惜命途多舛,生下来先天不足,差点就这么去了,结果好不容易救活了,她娘在她五岁的时候失踪了,没娘的孩子像棵草,明裳十岁的时候据说克家的一切,被送到了山顶的破屋里自身自灭,然而谁也没想到明裳能活下来,安安稳稳竟然长到了十六岁。

原本相国府的人都没记起这么一个人,只是恰逢如今的大小姐纪芙要出嫁,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差不多大的女儿。

看到原主身世的那一刻,明裳很不优雅地翻了一个白眼,果然,她每次的身份都只是任人欺负的小可怜。

纪芙是相国公小妾的女儿,要比明裳稍微大上一点儿,相国公对明裳她娘的态度成谜,连带着对明裳这个女儿的态度也成谜。

看过原主的记忆,明裳发现在七八岁的时候相国公还是抱过她的,而且很宠你她,态度变化巨大的还是十岁那年,也就是她被送走的前几个月,相国公突然就冷脸了,那几个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正全府的人都不怎么待见她,没多久,她就被送走了。

果然,这一切的一切肯定离不开人性的扭曲和道德的沦丧。

对一个十岁的孩子都下得去手,可真是丧心病狂。

“你们等我一下,我收拾一下东西。”

如今还是要回去的,她一个无助的弱女子身上没有一分钱,这可真是心疼死人了。

无用的大转盘,她何时才能转个比较厉害的东西啊!

“我帮您拿吧!”

老伯刚要从明裳的手中接过包裹,明裳一闪,躲了过去,缩着肩膀,一言不发,深刻地演出了一个小可怜的楚楚可怜。

老伯心疼,“不拿,不拿了,大小姐上车吧!”

老伯指了指身后的马车,说是来接她回家,来的人不过就两个。

一个老伯,一个车夫。

“不,不用,我有毛驴。”

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啊呸!现在就决定是你了,小毛驴。

明裳拉着小毛驴走出屋子,从角落里窜过去,深怕碰到老伯一样。

老伯和车夫的一脸古怪,这不大的房子,大小姐居然还养了一头毛驴,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无论老伯怎么说,明裳就是死活不去马车上做,最后他也无奈,只能让明裳在后面跟着。

明裳侧坐在小毛驴的背上。

按理说,大转盘出品,必属精品,虽然不靠谱了一点,但功能特别,也不知道这小毛驴有什么本领。

前面的两人都留心着后面的情况,车夫几次想开口,看着老伯的脸色却什么都不说。

这大小姐可真够古怪的,不过长的倒是漂亮,可惜了,虽说是接她回去,却不是享福,如今的夫人和小姐,哪会容她。

明裳在车后悠哉悠哉地骑着小毛驴,比起马的速度,小毛驴是一点儿都不拖后腿。

不想跑过马的毛驴不是好司机,明裳嘴角以后,然后轻拍了几下毛驴的被,霎时间,毛驴就冲出去了,没做准备的明裳差点儿就被摔出去了,幸好她拉着绳子,不过摔个屁股墩儿可不符合她弱女子的形象。

她现在可是一个大小姐小可怜,可不能做那些不雅的事情。

“停,停,停。”

明裳拉着绳子,让小毛驴停下来,然而小毛驴跑脱了,愣是兴奋地直接从马车前跑过去了,还在那匹驾车的马的旁边打了一个响鼻。

马能忍吗?那绝逼不能忍啊!比不过汗血宝马,它还能比不过一头驴吗?

也不待车夫的鞭子了,马抬起双腿,下一秒就跟在了小毛驴的后面。

老伯一个没注意,直接摔在了车壁上,还没来得及呼痛,就是各种颠簸。

车夫倒是反应快,然而马完全不听他的话,愣是无论他怎么骂就是不停,铁了心地要追上前面的小毛驴。

“行,行了,我知道你厉害,你快停下!”

明裳被颠的想吐,只能死死地抱着小毛驴的脖子,这跑的也太快了,她决定了,以后就叫它汗血小毛驴。

“皇,皇兄,你看那里。”

宗绫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跑的欢快的小毛驴,咽了咽口水,拉了拉他二哥宗棋的袖子。

宗棋还有些不耐烦,看过去,也傻眼了。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一匹马还追不过一头驴,不是这不是重要的,关键追驴做什么,交配生骡子吗?

“去看看!”

宗棋和宗绫骑着马追上车夫。

车夫一看有人,连忙呼救,“救命,救命!” ozIu+FmCguOS1LSEakZqWBqDxssVJtKq8V5Cs5885aOyDWHieRA385baW3eHFdrJ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