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章

原本温馨的家,因为有了戚琅的存在,温度直接低到了零下。

苏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便拎着保温盒去了医院。

“不是我说,爷爷当年怎么想的,竟然给我谈娃娃亲!”苏陌内心委屈极了,坐在妈妈面前倒苦水。

苏妈妈年轻时是个大美人,后来虽然长年缠绵病榻憔悴了不少,但还是能从那温婉的气质中看出当年的风华。

此时她靠在床头温柔的劝解着女儿。

“你爷爷的眼光你是知道的,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无论如何你们便好好相处一段时间看看吧,也算全了你爷爷的心愿。”

苏陌碎碎念:“我当然想好好相处,但这事不能光靠我啊!您是没看他那黑着脸的样子,杀人要是不犯法的话,我早就被瞪死几个来回了!关键是……这明明是我家啊!为什么我要这么委屈的躲出来!”

苏妈妈静静的听女儿发牢骚,脑中回想着戚琅这个人。

那孩子啊,小时候她是见过的。小小的一个,偏偏老成极了,对谁都板着脸。但心性却是极好的。

要说交集的话,陌陌小时候还和戚琅玩过一段时间呢。只是不知道这两孩子还没有印象。

苏妈妈喝着香浓的鸡汤,极为感叹的想着。

在妈妈那里将满腹的委屈发泄出来后,苏陌这才心满意足的去兼职。

父亲和爷爷相继过世时苏陌才17岁,在那之后妈妈便一病不起。苏爸爸虽然也经营了一家公司,但在意外发生之后便也就被股东们收回投资,迅速破产。

年仅17的苏陌从那之后便踏上了赚钱养家的辛苦生活,好在她天生积极,也没觉得日子有多苦。

苏陌今晚的工作是在一家高档餐厅做服务生。因为人长得漂亮,服务又热情周到,是以一向被店长当做王牌服务生用。

啊……真是冤家路窄。

苏陌苦着脸,站在戚琅桌前等待他点餐。

店长嘱咐了一遍又一遍的尊贵的客人,原来的就是戚琅啊。这个赖在她家里的煞神,到底哪里尊贵了!

戚琅也没想到吃个饭都能碰见苏陌,拿过菜单的时候,脸色颇为紧绷。

他对面的许超第搓了搓手臂,唔,温度似乎突然降低了?

戚琅老神在在的点餐:“一份焗蜗牛,一份菲力牛排。你吃什么?”

许超第双眼放光:“今天是哥你请客吧!那我要最好最贵的!”

戚琅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将菜单递给苏陌:“对了,再开一瓶红酒。”

“酒也要最贵的哦!”

店长正在包厢外面探头探脑,一见苏陌便凑了上去:“怎么样?点好菜了吗?”

苏陌抱着点菜单:“店长!我强烈要求换人!”

店长大惊失色:“小苏陌,你得罪客人了?”

“没有啊……”

“那你怎么突然要换人,不是说包厢客人小费多吗 ?”

苏陌觉得,戚琅住在自己家这件事,打死都不能让外人知道。

憋了好半天,苏陌很没诚意道:“客人太帅了,我怕我把持不住!”

店长当机立断:“……换!”

新换的服务员是哭丧着脸跑出来的:“苏陌姐姐,里面的客人说要刚才那个美美的服务员进去。”

苏陌下意识想跑:“我不去……”

被店长强势镇压:“我们的未来就交在你的手上了!”

苏陌扒着门框垂死挣扎:“我请假!”

下一秒小身板便被推了进去,对上戚琅那双深邃的眼睛,苏陌欲哭无泪。现在这个世道,惹不起还躲不起了吗?

许超第兴致勃勃的望着苏陌:“服务员小姐,你刚才去哪了?”

苏陌背绷的直直的:“点菜!”

“哦?点个菜还能换个服务员?”

“我们的宗旨就是让顾客随时需要随时提供服务!”

“噗嗤”一声,许超第笑眯眯的看着戚琅。

戚琅秒懂了那眼神中的含义:哥,你们店什么时候还有这种宗旨了?

不置可否的耸耸肩,戚琅将面前的水杯拿起来仔细把玩着。

“哥,听说你家老头子逼你结婚了?”许超第今天和戚琅吃饭,主要还是来围观自家大哥的惨状的。

戚琅本来是他们这个圈子中最受女性倾心的钻石王老五,眼看着快30了还迟迟没动静,害得兄弟们一个个全都跟着单身。

这不,中午听说戚老爷子终于下手了,几兄弟好奇的抓心挠肺又不敢送上来找死,于是用猜拳的方式决出了倒霉蛋一枚。

许超第便是那颗倒霉蛋。

“咳咳咳……”苏陌被口水呛到,惹来戚琅意味深长的视线。

冷笑:“你们消息倒是灵通。”

一阵冷气扑面而来,许超第讨好的傻笑:“哈哈哈,哥,你也知道兄弟们这些年单身不好受……”

“也没什么,”戚琅将手中的玻璃杯举得高了些,观察着里面晶莹的液体。但眼神却若有若无的看向苏陌。

她整个人都处于紧绷状态,眼珠子在屋内东转转西瞟瞟,总之就是不敢落在戚琅身上。

那心虚的样子就像一只犯了错的小狗。

戚琅心情莫名舒缓了些,唇角冷笑的温度也没那么低了。

“还没到结婚的地步,但最近别来我家找我了。”

“哥!”许超第反应奇大,吼道,“难道嫂子已经住在你家了?!”

禽兽啊,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才刚知道人就已经下手了?

戚琅摇头:“没有。” ZJFXyH1W0HzbDoCjNZeYUTw+mRySHYaoA6cQ6/6CmI11Hp4VBvYiCnxmCIrvhWL7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