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章

深夜,香榭丽舍大道静谧。

贺南方刚刚结束一场谈判会,步伐嵊厉地离开会场,返回卢塞恩丽笙酒店。

黑色的宾利车内,集团特助王稳拿着刚刚结束的会议报告找他签字。

签完字,正准备离开。

后排长沙发上,男人一直悄无声息地坐着,突然问了一句:“还有别的事?”

王稳听完立刻凝住气,脑子里高速运转,想着还有什么别的事情需要跟他汇报。

他低着头,怎么都想不出来:“一切工作都很顺利,没有发生计划之外的事情。”

贺南方微微凝起的眉头并未舒展,他望了一眼窗外深寂的夜:“现在国内几点?”

助理答:“上午十一点。”

贺南方没说话,但助理还是感受到车内气压在这一瞬间变低。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老板一眼,不知是自己哪里说错话。

回到酒店,像往常一样,贺南方脱下西装就去书房加班,随行的助理和智囊团们,一应也跟着他后面熬夜。

在外人看来,贺南方是个商业奇才,短短十年就把贺氏做成国内的行业巨头。

但只有少数人才知道,他是个极端完美主义者,工作起来甚至不分昼夜。

一直熬到将近天明,助理和智囊团们终于熬不住了,想要回去休息。可书房里面的人不发话,没人敢走。

王稳硬着头皮进去提醒贺南方休息,却被他一个眼神扫了出来。

酒店房间外面的会议厅,助理们哀怨地坐在一起。

李艾看了一眼屋内,眼里露出担忧。她年纪在里面最大,也是在贺家最久的老臣,平日里深知老板的脾性。

这般疯狂自我虐待式的加班,与其说他是在加班……不如说老板心情不太好。

李艾若有所思:“今天贺先生有没有说过什么?”

众人皆摇头:“开了一天的会,晚上欧方宴请,吃完饭咱们就回来呀。”

王稳想到今天签文件时候的事:“今天在车上签报告时,老板问我国内几点了。”

李艾察觉:“他还问什么了?”

王稳摇头:“别的没了。”

众人一脸迷茫地看着李艾:“怎么了?”

李艾脑子里突然想到什么,一闪而过:“最近国内有打过电话来吗?”

助理:“昨天先生母亲打电话过来,问了一些近况。”

直觉告诉李艾不是这件事:“还有别的?”

助理:“前两天贺先生好友许先生也打过电话,问先生什么时候回国。”

李艾眼神突然跳了一下,突然想起一个人来:“李苒呢?”

众人面面相觑,连忙去翻通话记录。

想起李苒以前的电话频率,李艾发现最近她好像没有打过来:“李苒打电话过来没有?”

王稳还没听出这句话的深刻含义:“没有。”

李艾:“她上一次打电话是什么时候?”

助理:“十天前,不过那时贺先生在书房开电话会议,我们接到电话……但没有告诉他。”

李艾翻看上次的通话记录,脑子里有个声音告诉她,问题就出在这里。

“打过去。”

……

桌子上的电话锲而不舍地响着,李苒听了会儿觉得厌烦,于是将手机里的电话卡,扔进盒子里。

以前贺南方很少打电话给她,每次接到他的电话,她能高兴好几天。

但今时不同往日。

装上新的电话卡后,她给好友打电话。

于晓晓也是这个圈子的,她跟李苒是大学同学,是个标准官二代。一早刚听说李苒从贺家搬出去,正准备打电话问她怎么回事。

电话一接通,那头就咆哮起来:“姑奶奶你又在搞什么?”

作为李苒的好友,于晓晓曾经放话,只要她能把贺南方放下,自己一定给她找一个比贺南方好一万倍的。

可从读书开始到现在,李苒的眼里只有贺南方,于晓晓对她恨铁不成钢。

所以一听说李苒从贺家搬出去,她下意识就以为又是李苒在作什么妖:“说吧,这次你又想怎样,逼婚?”

李苒在电话这头无声地笑了笑,眸子暗了暗。

见李苒不说话,于晓晓放下手里的涂料,语气变得正经起来:“你怎么了?”

李苒在电话里深吸一口气,割断心里的不舍:“我决定放手了。”

于晓晓在电话那头“唏……”了一声,不以为意:“这句话你都说过八百遍了。”她不当回事,在她看来李苒迷恋贺南方迷恋的要死,要让她放手,估计只有李苒死了。

李苒也笑,似乎也是不相信,摇摇头,岔开话题:“明天我去工作室。”

于晓晓稀奇:“你八百年不来工作室一趟,来干嘛?”

李苒慢慢走到小公寓的阳台上,轻笑:“不工作你养我呀?”

于晓晓白了白眼:“贺南方那么有钱,轮得到我嘛……”

李苒:“我没拿贺家的钱。”

于晓晓那边愣了几秒,随后:“什么意思?”

李苒住在贺家,吃穿用度都是贺家的。贺南方虽然不喜欢她,但她顶着未婚妻的头衔,对她很是大方。

前几年李苒为了能融入他那个圈子,拼命地买奢侈品包装自己。后来才知道,那段时间许明朗他们背地都叫她拜金女。

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也真是可笑,以为穿上那身价格不菲的衣服就能跟贺南方那群人一样。

不过是自欺自人,很快她又回到以前简单的穿着。

李苒:“字面上的意思。”

于晓晓沉默了几秒:“你认真的?”

李苒苦笑:“你们都不相信我会放手?”

于晓晓说:“谁会信?你把他放心尖上爱着,为他在贺家待了这么些年,现在说放手就放手,你问问你自己信不信?”

李苒本来很伤心,被于晓晓这句话逗笑了:“你们是不是觉得没他我就不能活了?”

于晓晓毫不犹豫地说:“是!”

李苒:“……”

……

外面天色渐晚,小公寓的客厅亮起了一盏浅白的灯,跟于晓晓通过电话,李苒蹲在地上擦着地板。

地板已经被擦了很多次,光可鉴人,可李苒却走神地擦了一遍又一遍,像是要把心里的那个人磨平。

放在客厅的电话又响了,不过这次是视频。

李苒擦干净手,回到客厅,扫了一眼手机,贺南方的微信头像跳了出来。

李苒挑眉,顿了顿动作。

贺南方从来不跟她开视频,这是第一次。

犹豫了片刻,她接起电话,随后又将视频切换成语音。

那头接通后,传来一声低沉的男音:“在哪儿?”

贺南方说话向来都是言简意赅,直奔主题,从来不会绕弯子。

譬如现在,他不问李苒为什么搬出去,而是问她在哪儿,所以……他真的一点都不关心她为什么会搬出去吗?

“外面。”

“回家。”

贺南方的语气很平稳,似乎没有把李苒搬出来这件事看的太要紧。

李苒正要开口说些什么,或者解释一下她现在的心情。

贺南方:“我最近很忙,听话。”

说完,没等到李苒回应,贺南方挂了电话。

电话这头的李苒先是笑了一下,然后表情渐渐变得悲伤起来,虽然她早就知道贺南方不喜欢她,不爱她,并不把她当回事。

但是被如此忽视,她还是觉得很悲哀。

从成年开始,贺老爷子便陆续把贺家的事情交接给贺南方,他天赋强,能力出众,在那帮二代里是最出挑的,用了六年的时间接手贺家生意后,这几年又把目光放在海外市场。

正因为贺南方太优秀,所以厌恶李苒的人,大多也是因为嫉妒。

如果没有李苒,贺南方将会是不少人的心上人,比如许明月。

许明朗针对她,也是因为这个。

在他们看来,李苒是配不上贺南方的,一个画画的,一个商业巨子。如果没有李贺两家几十年前的约定。

现实生活里,恐怕贺南方连看都不会多看她一眼。

这个道理,是李苒最近才想通的。

强扭的瓜,真的不甜,还灼心。

李苒一边想,一边将掉落在地板上的眼泪擦干净。

……

第二天一早,李苒吃完早饭后去工作室。

大学一毕业,李苒就跟同学画画的于晓晓开了这家工作室,她平常不怎么来,都是于晓晓前前后后地处理事情。

作为老板之一,李苒今天特别自觉地早早地过来,带了咖啡和三明治。

工作室不大,二十来个人,大多数是新人,甚至有几个都没见过李苒。

李苒一进来,就被门口的行政拦下来:“您找谁?”

李苒赶紧把包里的门禁卡掏出来,在打卡机上打卡。

滴一声,上面清楚的显示出,本月打开天数:0。

李苒脸一红,她这个老板做的十分不称职。

进来后,推开于晓晓办公室的门。

于晓晓抬头见她,一脸诧异:“还真来了?”

李苒厚着脸皮将早餐递过来:“以后我会规规矩矩来上班。”

于晓晓接过早餐,看了眼是自己爱吃的,咖啡也合她的口味。

咬了口三明治:“说真的,你怎么想的?”

“放着贺太太不当,来我这儿?”

李苒看她桌子上的设计稿,有几幅已经是成型了的。

没有回答于晓晓的话,看了眼上面的数据:“这个比例是室内?”

于晓晓放下早餐,认真地说起工作:“嗯,一个艺术展的内壁。”

不过很快又回答刚才的话题:“真放手了,不爱了?”

李苒认认真真地看着画,没抬头,“嗯”了一声。

随即,身后有一股巨大的力道拍在她的背上,李苒差点被于晓晓的手劲拍出血来。

于晓晓:“不是我不相信你,实在是你每次放狠话后的表现都太没有骨气了。”

“我敢保证,只要贺南方电话一个电话,你就会乖乖回去。”

李苒:“已经打过了。”

于晓晓:“什么?”

李苒说:“他已经打过电话了,我没有回去。”

说着拿走于晓晓桌上的几张订单要求,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开始画图。

于晓晓看她一副认真的样子,半信半疑。

李苒美术功底不错,但这么多年一直不务正业,白瞎了她的天赋。

她在工作室呆了一个下午,完成了一张图的初稿,拿给于晓晓看的时候,于晓晓直叹气:“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个……学院第一的李苒呀!”

接过画仔细看了看,一脸羡慕:“你也没怎么动过笔,怎么这一下笔就是别人不一样。”

“也太有风格了!”

李苒:“谁说我没动过笔?”

于晓晓说:“从毕业到现在,你什么时候画过一张画?”

李苒画过,于晓晓不知道。

她画的都是一个人,毕业后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在贺南方的身上。她把自己所有的才华,都用来画贺南方了。

不想解释这些,她专心画图。

中午,于晓晓说她那边有几个急单,于是李苒在工作室点了外卖,吃完饭后又继续工作。

一直画到下午,于晓晓进来时,她也没注意,扶了扶眼镜继续画画。

“你们家大内总管来接你了。”

李苒抬头,她思绪刚从画中出来,似乎有些愣神,显得眼眸纯净,模样呆萌。

大内总管是贺家的管家,姓孟,单名一个忠字。

他虽然是贺家的下人,但地位不低。从贺老爷子那一代开始就伺候着,现在管着贺南方这边,算是贺家的“三朝元老”。

“他来干什么?”

于晓晓欠了欠身,一副欠揍的语气:“接太子妃娘娘您回宫……”

李苒笑着拿笔扔她:“找打。”

于晓晓这下是真的有点相信李苒要放手,坏坏的问:“大内总管在外面候着呢,怎么处置?”

李苒头也不抬地继续画画:“爱等就等着呗。”

于晓晓特别欠,她之前就听说这个孟忠阳奉阴违,对李苒不好。他这种老人,在贺家有点小权力小地位,真把自己当贺家人了。

雄赳赳道:“我去把大厅冷气打开!”

今天外面十来度,不算特别冷。

于晓晓让人把冷气打开,不得不说这个决定很优秀!

李苒笑着摇摇头:“随便你。”

这一等,三个多小时过去。

她把一幅画上了色,已经干的差不多,抬手看时间,准备出去倒杯热水。

茶水间跟她的办公室隔着一个大厅,她路过大厅时,被人叫住。

“李小姐。”

李苒回头,只见管家笔直地站在大厅,不远不近地看着她。

不得不说于晓晓真够损的,李苒被头顶的冷气打得脖底一凉,而管家却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站的犹如雪中松柏。

倒是把她衬托的心胸狭隘了。

李苒端着杯子问:“有事?”

管家带着黑色手套,双手交叉,立在前面,语气不急不缓,不像是规劝,像是命令一样。

“您该回去了。”

李苒顿时觉得稀奇,贺南方命令她就算了,他一个管家算哪根葱?

她皱眉:“我要是不呢?”

管家态度强硬,像是在面对一个不懂事的小孩:“请您不要让夫人为难。”

李苒放下杯子,她坐到旁边沙发上,示意他:“请坐。”

管家坐下,态度似乎被李苒的“请”字稍微取悦到,“李小姐,耍性子一次是情趣,多了就变成不懂事。”

李苒冷笑,面上有隐隐的怒意:“是吗,我怎么就不懂事了?”

管家还真像个太监,端坐着开始细数李苒的罪状:“第一,你昨天不该跟夫人顶嘴。”

李苒昨天搬出去之前,跟贺南方母亲吵了一架。

“第二,贺先生在国外事务繁忙,你不应该用这些小事打扰他,妨碍他工作。”

这句话,意思就是说她在贺南方那里告状?

李苒忍了忍,吸了一口气,假笑着问:“还有呢,继续说。”

管家大约觉得训斥李苒,能显示出他在贺家地位不仅仅是个下人。

“还有一点,你不应该嫉妒。”

李苒眼里是要喷火了。

管家:“许明月是夫人朋友的女儿,又是贺先生好友的妹妹,住进贺家来是理所应当,你不应该嫉妒。”

李苒听着这话,突然想笑。

她很想问,这么多年她在贺家到底算什么?

她是贺南方的未婚妻,居然要让她容忍另一个女人住进她和贺南方的家。

管家站起来,神情倨傲:“希望你能好好想想,那些做的不好的地方,及时改正。”

李苒有点后悔,她到底是脑子又多不好,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听这些。

“等下。”

管家顿住脚步:“你要是想道歉的话,应该对夫人和明月小姐道歉。”

李苒笑了一下,道歉?

是啊,以往每次她和贺夫人发生矛盾,都要去道歉。

每次和许明月吵架,她都要去道歉。

她闭了闭眼,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最近两天,贺南方的手机一直带在身上。

所以当一响起,贺南方瞥了一眼,便接起电话。

李苒听到他那边有人在用英文开会。

李苒顾不了那么多,压着声音,红着眼恨道:“贺南方,锁好你家的看门狗,不要让他出来乱吠吠。”

管家站在旁边神情一凛,似乎没想到李苒会突然打电话给贺南方。

贺南方正要开口,就被李苒挂了电话。

她冷冷地看着管家:“怎么?空调冷风没吹够,还要我送你出去?”

管家看了她一眼,打开门走了。

接待大厅就剩下李苒一个人,她坐在沙发上,抱着膝盖放声痛哭。

于晓晓也不藏了,一开始她是单纯地想过来听八卦,但没想会见到李苒这么被人欺负。

“这些年你到底把自己作践成什么样子?贺家连条狗都敢来欺负你?”

于晓晓站在不远的地方听了全程,气的差点要提刀去贺家砍人。

见李苒哭,又气又心疼,上前抱住她:“这些事你怎么从来不说呢?”

在外人看来,李苒是足够幸运的,贺南方虽然不爱她,但是接纳了她。

她是贺南方的未婚妻,光这一个头衔,就能叫人从梦里笑醒。

可这头衔背后受的委屈,又是谁能知道?

李苒抬头,擒着泪问她:“我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吗?”

于晓晓搂着她哄,“来得及,咱们忘了那个王八蛋!” F01BLq9hJvPokAFWFSxecW0S+azMGhptLSXw5IpXLOlk8wbiA8bn7eo0fWgcABPw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