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章 我会负责的

小豆丁的烧退了,早饭陈氏已经做好了,长房那边没有动静,常雨竹受够自己这身前卫乞丐装,等陈氏回来看着小豆丁她就出了门。

常雨竹在后山那条河里泡了快两个小时,恨不得搓了一层皮,这才把自己擦干,换了陈氏给她的衣裳,然后坐在大石头上梳头吹头发。

突然吧嗒一声,把安静坐着的常雨竹惊了一跳。

她迅速拿起一直放在身边的菜刀,一边跳下石头,背靠住对着发出声音的地方。

菜刀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吓人的光芒。树林方向又传来啪嗒一声,然后就是人声:“抱歉,只是路过,并非有意冒犯姑娘。”

听到是一个人,常雨竹有瞬间松了一口气,如果是大虫什么的猛兽她还真的不觉得自己凭借菜刀能自保,但是一听到是男的,她又有些紧张。

不过好在走出来的人,原身是认识的。

“徐佑?”

徐家在村西头,两家人也没来往,也就是认识罢了。

常雨竹此时犹豫了一下,这菜刀,不放吧,她也尴尬,放下吧,徐佑那个打女人的传言一直在村里流传。她没见过徐佑打人,但是见过被打的,常三贵家儿子大宝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被常雨堂撞见过。

那时也就七八岁的样子。

徐佑扫了一眼常雨竹,默默转身又回去了。

看到徐佑消失在树林里,常雨竹这才松了一口气。

只是还没等她收拾完心情,徐佑去而复返。

常雨竹目瞪口呆看着他抱了一堆枯枝出来,然后支起了个架子,三下五除二生了火。

“就你那头发,这样晒到太阳下山都干不了,过来这边烤烤吧。”

见常雨竹不动,徐佑直接走了过来,没等她反应过来,手腕一轻,菜刀就已经易主了。

就在常雨竹大惊失色想要尖叫时,他又把菜刀塞了回来。

“刀不错,不过你拿着也没用。”然后他就又坐回火堆旁,从边上的袋子里掏出一只兔子来。

常雨竹这才发现,徐佑一身猎户装扮,一边的袋子里鼓鼓的,显然收获颇丰。

徐佑拎着兔子去水边开始处理,常雨竹这才长吁一口气。也不再矫情,往火堆那边挪去。

徐佑处理完兔子,回来坐在了常雨竹对面,开始就着火堆烤兔子。

常雨竹慢慢地烘着头发,一边透过跳动的火苗看向对面专注兔子的徐佑。

“他们说你打女人是不是真的?”常雨竹好奇地问。

“他们还说你是疯女人。”徐佑好像也没有被冒犯的意思,只是淡淡地回复,算是变相澄清。

常雨竹心里很高兴。徐佑若是打女人,岂不是浪费如此好皮相?没有这种爱好才方便她用纯欣赏的眼光去看徐佑。

徐佑比村里大部分人都高,常雨竹目测超过185,为了打猎方便穿的衣服也比田里干活的人更紧身一些,就把他宽肩蜂腰窄臀大长腿的身材展露无遗。

常雨竹嘿嘿看着徐佑脑补不停,徐佑被她看的有些不安:“你现在不用装傻了吗?”

常雨竹摇摇头:“真傻过,刚醒。”

徐佑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话题又一次被聊死了。于是两人就只能沉默着看着徐佑烤兔子。

看着看着,常雨竹突然眼前一亮,她好像终于想到她在这个世界里面能做些什么了。

如果她的追求是她自己一个人吃饱喝足,大卖场自然是足够了。

但是如此的金手指,不用来发家致富那是浪费,不说改变世界,至少改变一下常家三房。

常雨竹一直觉得自己对常谨安感情不一般,思来想去,大约就是原身对这个弟弟一直是有感情的,哪怕痴了傻了。

常雨竹已经不打算追根溯源了。

“你每天都打猎,然后去卖吗?”常雨竹托着下巴,歪着头看着徐佑。

“生意好吗?这样一只兔子能卖多少钱?”

“我看你包裹里面还有别的东西,一般卖给谁呀?”

“我听他们说你经常去县里,那你镇上去过吗?人多吗?生意好做吗?”

常雨竹这样叽叽喳喳的问题接连不断的问出来,一开始徐佑还想你真不客气,后来索性投降了:“停停停停,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说。”

常雨竹就露出八颗牙齿笑道:“有没有兴趣一起做生意呀?”

常雨竹想做的生意就是撸串!

尤其吃了一口徐佑烤得兔子肉后,这个想法就更强烈了。

“我有种可以让烤出来的食物更好吃的配方,我拿配方入股,你去镇上或者县里哪里卖都行,五五分。”

“四六,我六你四。”徐佑好像一点都没质疑这个生意能不能做,居然直接讨价还价起来。

常雨竹盯着他脸半天,见他纹丝不动,最后终于败下阵来:“好吧好吧,你六就你六。”

徐佑这才松弛下来:“说吧,怎么做。”

常雨竹就把烧烤摊的大意跟他讲了一下:“你可以肉放少一点,一串两三块,至于定价,我也不太熟市场,你觉得多少合适?”

“一斤猪肉25文,一斤羊肉15文。”

常雨竹在河滩上比划了一下:“不算炭火人工,一斤肉能串个50串来计算。卖三文钱吧,五文钱两串,你觉得有人愿意买来吃吗?”

徐佑扫了一眼地上的“鬼画符”:“还有三天集市,你可以试试。”

常雨竹笑眯了眼睛:“那你再去弄只兔子,我把那个调料弄出来,让你开开眼。”

常雨竹跑到那个大石头后面,装模作样了一会,就用一个带盖的马克杯装了一杯的烤肉粉,又装了一杯的烤肉酱。

“这个杯子里的粉呢,是烤的时候加。”

“这个杯子里面的酱呢,是吃的时候沾着的。”

常雨竹给徐佑做了示范,最后两人吃了个肚圆。

太阳已经升起来老高,常雨竹的头发也早就干了,徐佑才站起身,把两杯调料放好:“走吧,山上不安全,我送你回村。”

常雨竹摆手:“不用了,不用,被人看见不好。”

常雨竹本意是怕常家的人看见,谁知道徐佑会错意,以为她说的是村里的村民。

“看见了,那我负责。”徐佑的声音硬邦邦的。

“啊?”常雨竹一脸懵。 BxaztUvLfMMeR+zW7vR+pvXEpp36u8c3Sdf0yeyyod8EmKPnce4Fj+iEzLKj7r+n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