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五章

淘宝献礼

田七一听到“谋害皇嗣”这四个字,心脏瞬间沉到了底儿。

最近一段时间死过的皇嗣只有宋昭仪的孩子,如果皇上查到淑妃谋害了宋昭仪之子,自然也能查到淑妃所用的方法和过程。

皇上他知道了,他什么都知道了。

田七再也无法保持镇定,吓得面如土灰。

纪衡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他不动声色地问道:“你有什么话要说?”

“没没没……”

纪衡便轻轻挥了挥手,让田七下去办事了。

看着田七的背影,他略有些失望,脸上笼了一层阴霾。

田七走出去的时候脚步虚浮,脑袋飘忽,满脑子都是“死定了死定了这下我要死定了”。出了门透了口气,她又一想,皇上暂时没杀她,还让她去监督淑妃自杀,是不是就意味着皇上知道她是无辜的,想再给她个机会?

想到这里,她立刻掉头回去了。

这边纪衡坐下刚抬笔,就看到田七去而复返,一进来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放声哭道:“皇上,奴才错了!”

纪衡面色稍霁,放下笔挑眉看她:“哦?你哪里错了?”

田七知道皇上知道了全部,但还是给他说了一遍整个事件的过程:“奴才该早早向您回禀,不该自行处理罪证。”

纪衡问道:“那么你为何不向朕回禀?”

田七这会儿也领教了皇上的厉害了,人家不声不响地把事情查明白,然后给你当头一棒,让你反应不及。她不敢在这个时候耍花腔,因此答得十分坦白:“奴才一时贪生怕死,误了皇上为昭仪主子申冤,求皇上降罪。”说着,微微抬头偷看了纪衡一眼,悄悄观察他的脸色,见他似乎并没有很生气,她又开始打感情牌,“自从知道了昭仪主子之亡实是因为奴才,奴才天天寝食难安,生不如死,要不皇上您就把我赐死了吧,这样我就能下去继续伺候昭仪主子了,呜呜呜……”

纪衡被她哭得有点心烦:“朕要怎么处置,轮得到你来拿主意?”

田七脖子一缩,抽抽搭搭道:“皇上圣明,奴才知错。”

纪衡看着地上跪着的人,身形纤细,小小地缩成一团,像是一只无家可归的小动物,配上他哭得红红的鼻子和水蒙蒙的眼睛,让人看了就容易心软。

他叹了口气。田七虽然没有主动去害人,但他是皇嗣之死的直接原因,这样的奴才怎么弄死都不为过。可纪衡就是硬不下心肠来料理他。这奴才其实本性不坏,对主子也忠心。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最能表现真实的一面,他那天在宋昭仪灵前哭得那样伤心,实在难得。

说白了,田七他也是受害者。

罢了罢了,就饶过他这一次吧,纪衡心想,这么多天了也没想要怎么样他,其实自己心里早就把他给赦了。只是刚才田七的不诚实才让他又有点火大,现在这小子老老实实地认了错,这一页就这么揭过吧。

想到这里,纪衡说道:“你先去办差吧,这笔账朕先记着,再有下次,一并来算。”

田七大喜:“奴才谢皇上不杀之恩!”

纪衡不耐烦地挥手:“快滚,朕不想看到你。”

于是田七麻溜儿地滚了。

田七带领着两个小太监,端着白绫和毒酒来到淑妃面前时,淑妃表现得比田七想象中淡定。因为她早有预感事情要坏,把人敲晕绑起来扔进湖里都没弄死他,那小太监的运气得好到什么样?他运气有多好,她的运气就有多差。现在露出马脚被皇上查出来,也就不出所料了。

其实淑妃这一着棋走差了。田七在御前待了那么多时日,皇上都没动静,说明他根本没查出来。一动不如一静,淑妃若是乖乖地按兵不动,不至于心虚地急着料理田七,或许这事儿就这么沉下去了。

当然,淑妃不这么认为。她觉得自己失败的终极原因是那该死的小太监命太大。

抱着不甘的心态,淑妃缅怀了一下自己在后宫中的生活,表达了一下自己对皇帝的痴念,终于选了毒酒,饮鸩而去。

田七木着个脸,心里一点也不同情这位淑妃。对于在紫禁城混成油条的人,同情心是奢侈品,她只会留给极少数值得的人。田七什么人命官司没见过,她现在对人命的态度也就那么回事。反正大家都要死,你坏事做得太多早死早超生,慢走不送啊您!

办完了差,田七谨记着皇上不想看到她,所以没去养心殿给纪衡添堵。反正回乾清宫也无事可做,她干脆去膳房找了点猪杂羊杂,去太液池边投喂戴三山。

戴三山看到田七很高兴,停在岸边美滋滋地吃着它的最爱。

湖岸上铺着青石砖,水面与砖面的距离不到一尺。戴三山停在岸边时,大龟壳高出水面近两尺,因此也就比砖面还要高出许多,活像是靠在岸边的一艘船。

田七贼兮兮地左右张望一番,心里痒痒的。最后,她终于鼓足勇气,抱着食筐向前一纵,接着便落在了戴三山的背上。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田七刚刚坐好,戴三山便驮着她游进湖心。乌龟虽然在陆上爬得慢,但在水中游起泳来很快,田七坐在龟背上乘风破浪,玩得不亦乐乎。

走过路过的宫女太监看到田七在骑乌龟玩,一个个既害怕又莫名其妙地激动,站在岸边远远地看,舍不得离开。

如意小朋友正好路过,看到田七,便抱着柳树不走了:“田七,我也要玩!”

田七听不到如意的呼唤。奶娘无法,只好高声把田七叫过来。

田七通过向前方扔食物的方法控制戴三山的游行方向,坐着大乌龟靠了岸。但是她胆子再大,也不敢让如意坐着乌龟下水,于是隔空和如意聊着天。

如意不依,非要骑乌龟,听到田七的拒绝,他也不哭闹,就委屈地瞪着一双眼睛,不说话。

田七就心软了:“没事儿没事儿,殿下不能下水,但是乌龟可以上岸。”说着,驱使着戴三山从一个有斜坡的地方爬上岸。

奶娘抱着如意放到乌龟背上,田七赶紧搂紧他。

于是如意终于开心了,踢着小短腿一个劲儿地喊“驾”。当然了,别说驾了,就算把它架起来烤,它也快不了。

此时田七带的龟食已经所剩无几,他们没办法控制乌龟的方向,所以由着它乱爬。田七让所有人跟紧密切关注乌龟的动态,一旦发现它要下水,就立刻把小殿下抱下来。

戴三山没有下水,而是绕着太液池转悠了一会儿,看到一个门,它直接钻进门里了。

这门是西华门。过了西华门,它沿着大路一直爬,看到南天门,果断拐进去,爬啊爬,爬过长信门,到了慈宁门前。

慈宁门里头是慈宁宫。

纪征今儿是来给太后请安了。太后虽不喜欢他,却也没刻薄过他,所以面上大家还维持着母慈子孝的和谐氛围,他搬出皇宫之后也时常进宫来看望太后。

这次,他在太后那儿坐了一会儿,出来时,便看到一幅神奇的画面。

一个小太监,抱着一个小孩儿,坐在一个大乌龟的壳上。

大乌龟吃力地向前爬行着,它身旁身后跟着不少人,因为它爬得吃力,那些人走得也十分缓慢,像是一个个迟缓的木偶。

纪征估摸着等着他们挪到近前,日头都得偏西,于是他主动走过去,负手打量龟壳上的两人。小家伙是他的侄子,不陌生;小太监也不陌生,他前不久才见过。

纪征也不是谁的脸都能记住,对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小太监印象深刻,完全是因为那天他被压时,十分近距离地看过这小太监的脸。

然后就记住了。

田七看到纪征,想要抱着如意下来请安,但是纪征制止了她:“你们别下来,就这样挺好。”

两人只好又坐回去了。

田七:“见过王爷。”

如意:“见过皇叔。”

纪征托着下巴,笑道:“本王见过玩蛐蛐,玩斗鸡,玩猫,玩狗,玩鸟的,今天是第一次见识玩乌龟的。”

大乌龟很不给面子,往右掉了个头,又慢吞吞地爬起来。

如意听到纪征如此说,骄傲地向他介绍:“皇叔,这是戴三山。”说着,小手拍了拍龟壳。

“戴三山?这名字有意思,谁给起的?”

如意抓着田七的手扬了扬:“田七。”

纪征看向田七:“原来你叫田七?你头上的伤好了吗?”

“谢王爷关怀,奴才早就好了。”都已经受了第二茬儿伤了……

“你是怎样驯服这大乌龟的?我前几天想看一看它,它却缩在水里不愿见我。”纪征觉得很是新奇,眼看着大乌龟快要爬开了,他也加入了忽快忽慢的随行队伍,而且站得离乌龟最近。

“回王爷的话,奴才就是偶尔给它点吃的。”

纪征觉得这个小太监挺有趣,又斯文又会玩。因此他一边走一边和田七聊起来,什么时候入的宫,在哪里当值,喜欢玩什么。聊着聊着,发现彼此还挺有共同语言。

俩人聊着聊着也没在意戴三山的前进方向,不知不觉就到了隆宗门前。

巧了,纪衡要去慈宁宫,也打这里路过。离得挺远,他就看到田七和如意坐在龟背上,纪征站在一旁,像是专为他们引道。三人还一边聊着天,其乐融融的,俩大人偶尔相视一笑。

简直像是一家三口。

纪衡被这个想法雷得不轻。他脸一黑,快步走近一些,断喝道:“还不下来!”

田七和如意都没注意到纪衡,被这一声突然的断喝吓了一跳。奶娘连忙上前把如意抱下来。田七踩着大鬼壳的边缘往下蹭,不想那龟壳边缘太滑,她的脚直接滑出去。

她还以为自己要摔个结实,没想到却被纪征接住了。

纪征再次被田七投怀送抱,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怎么还是那么软。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太奇怪,他有点不好意思,松开田七,微微侧开脸,耳垂却染上一层不易察觉的淡红。

纪衡的怒气没有减退,却有越来越火大的趋势:“在皇宫大内骑乌龟,成何体统!”

一群人纷纷低头不敢置一词,一时安静得掉根针都能听到。

戴三山竟然也停下不再前进,还缩进壳里。于是地上就只剩下一个巨大的龟壳,看起来更加诡异。

田七默默叹息,不愧是皇上啊,连神龟都怕您!

如意不知道皇宫大内为什么不能骑乌龟,但是他知道父皇生气了,于是低头老实承认错误:“父皇请息怒,儿臣知错。”

能知错才怪!纪衡懒得理他,又瞪向纪征:“你还杵在这里干什么?也想骑乌龟?”

“臣弟不敢,臣弟告退。”纪征说着,领着人脚底抹油了。

田七挺抱歉的。这事儿跟小王爷没关系,他纯粹是倒霉撞上了。

生了一通气,纪衡让盛安怀带着几个人把乌龟抬走,扔回太液池。

然后他扭头往慈宁宫的方向走,走出几步,一回头,田七没跟上,于是他又呵斥她:“怎么还不跟上?想等主子来请你?”

田七心想,你不是不想看到我吗。想归想,可不敢说出来,于是抬脚要跟上。

如意却拽住了她,不让她走。

父皇生气了,父皇会打田七,所以他不能让父皇打田七。如意小朋友很讲义气地想要保护田七,于是他拽着田七的衣角,勇敢地抬头跟他父皇对视。

小屁孩,反了天了!纪衡既生气,又有一种很囧的感觉,这么小个孩子,就敢拂逆圣意,真是……好极了!

如意的勇气没有坚持太久。终于,他哭了。

纪衡:“……”

说实话,他不怕如意闹,但怕他哭。因为如意一哭,太后知道了说不好也要跟着哭。太后的眼泪是对付皇帝的利器,他招架不住。

其实如意不常哭。而且这小毛孩子就算哭,也未必是真心难过,有时候就是为了讲条件——我一哭,你就什么都听我的了。

纪衡很想仰天长叹,朕到底作了什么孽,生出这么个东西来!

“别哭了!”纪衡黑着脸甩下这么一句话,转身走向慈宁宫。

如意觉得自己胜利了。

田七觉得自己小命要玩完了。

因为紫禁城里没有明确的规定说不许骑乌龟(当初制定规则的人没那么有想象力),所以她才奓着胆子任戴三山前行,反正不管怎样上头还坐着个小皇子呢,就算被制止,罪过也不会太大。

可是万万没想到,能不能、好不好、可以不可以,也就是万岁爷一句话的事儿。

现在人家不喜欢了,你的罪过就大了!

好吗,前头没有因为宋昭仪的案子送命,难道这次要因为骑一下乌龟而把命搭进去?

这也太扯了吧……

由于事情发展得太过曲折,田七无法预料到接下来皇上会唱哪一出。她自问察言观色揣摩主子心意的能力也不差,可是她越来越搞不懂皇上了。

她有点忧心忡忡。

如意已经不哭了——纪衡一转身,他就停止了哭声。但是他也有点担心,还疑惑,便问田七道:“田七,父皇为什么不喜欢我们骑乌龟?”

我哪儿知道啊……田七忧伤地望着慈宁宫的方向。

田七心想,如意年纪小,不能让他那么小年纪就发现自己的父皇是个阴晴不定的怪胎,这会影响他的成长。于是她哄他道:“你父皇吧,他生气,是因为他也想骑乌龟,可是他太重,乌龟载不动他。”

如意对这个理由深信不疑。乌龟谁不想骑呢?可也不是谁人都能骑的。于是他对父皇就有点同情了。

田七见如意心情好了些,便把他哄回去了。如意照例要索要一个“明天陪你玩”的承诺。

目送走了如意,田七立在隆宗门前,不知该何去何从。

这边纪衡虽已进了慈宁宫,但是担心儿子,所以留了个太监出来看动静。那太监看到皇子殿下离开,便回来把所见所闻一字不差地说给纪衡。

纪衡当场失手打碎了一只茶碗。

从来克己有礼的皇帝陛下在内心爆了回粗口。

谁想骑乌龟呀!

田七最终觉得,皇上之所以发那么大火,很可能是本来心情就不好,正好她撞在他眼睛里,成了出气筒。

现在皇上还在气头上,最好不去他面前找不痛快。于是她回了乾清宫,闷在屋里思考怎么避祸。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讨好皇上。可是怎么讨好,田七有点犯难。

除了批折子,皇上自己似乎没什么爱好。从小被当作皇位继承人来培养,别的小孩儿玩斗蛐蛐的时候,他得听那些一把胡子的先生讲大道理。长大一点,又被贵妃娘娘堵得焦头烂额,他也没机会长成一个膏粱子弟。

好像除了听说他当太子的时候蹴鞠和捶丸都玩得不错,田七还真不知道这位皇帝喜欢什么。

再说了,就算他喜欢什么,也轮不到她张罗。御前的人分工明确,把皇上当玉皇大帝伺候,她也摸不着机会做什么。

想到这里她难免有些灰心。之前她伺候的几位短命主子都是低级嫔妃,规矩就没那么严明,让人很有发挥的余地。可是遇到皇上这尊大佛,田七就有点施展不开手脚了。

闷在屋子里想不通,田七干脆出门转悠,去了宝和店。

宝和店是个很神奇的地方。这是太监们自营的店,一开始主要就是倒卖一些皇宫里淘汰不要的东西。

要知道,御库虽然大,但也不可能无限地装东西。主子们不喜欢看不上的,或是不那么名贵的,以及年代久了没用处的,都可以扔进宝和店里让太监们卖出去。太监们得了钱,一部分上交给主子,剩下的就自己留下了。当然了,不合规制、普通人不能用的除外,比如龙袍,那是万万不能卖的。

为了防止有人拿着赃物来换钱,凡是内宫流向外的东西,都要有各宫主子的首肯,宝和店才接受。虽然这些东西在皇宫里受嫌弃,但在外头销路很好。

后来,宝和店就不只经营皇宫中的东西,南来的北往的,有什么稀奇玩意儿,你都可以放在这里,让他们给你卖出去。这就有点像当铺了。

有的太监不厚道,卖东西的时候撒谎说是宫里的,有些买主眼力好,不会上当,有些就会多花几成的钱,就为了图这物件的来头。

宝和店的门脸儿在外边,但是库房在紫禁城里头。内宫的主子奴才们也可以来宝和店买东西,只不过由于里头的东西都不好,所以鲜有人来。田七也是没办法了,想淘换个讨巧的物件儿博皇上一乐,也不指望一定能找到,反正无事可做,先翻翻看吧。

你还别说,这一翻,还真让她翻出好东西来了。

纪衡在慈宁宫陪太后用过晚饭,才回的乾清宫。

出来的时候,他的气早就消了。之前因为点小事就搓火,他也有点意外,想了想,大概是因为皇宫本来是庄严而肃静的,田七一搅腾,就显得格格不入,把个皇宫弄得像杂耍班子,他发发威又没什么。

幸好如意只是哭了那么一下,没让太后发现,纪衡想到这里,颇觉庆幸。他这个母后,有一手绝技。大概是从先帝那儿练来的,她的眼泪收放自如,想哭就哭,想止就止。有的时候先帝被贵妃撺掇几句,想来寻她的不是,她总是默默垂泪,鲜有辩解。男人,对待这样的女人总是没脾气的。这位又是发妻,给他生了儿子,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何必呢,于是找碴儿行动就此作罢。

虽然哭这种行为看起来有些懦弱,但对待先帝确实行之有效。纪衡觉得,自己的母亲其实并不懦弱,相反,她有一种柔中带刚的坚强。她很能拿捏人的心理,知道怎样用恰当的方式保护自己和孩子,也知道怎样规避宠妃的挑衅甚至陷害。她理智而冷静,虽然流了很多泪水,却从不自怨自艾或是顾影自怜,她也不会把负面的和压抑的情绪传递给儿子,反而是经常鼓励他。

所以她才能笑到最后。

回到乾清宫,纪衡去了书房。他想清静一会儿,便挥退了盛安怀。谁知盛安怀刚一走,田七满脸堆笑地进来了。

她双手捧着个细长的黄花梨木盒,脚步轻快,两眼放光。她在室内站定,目光灼灼地看着纪衡。

纪衡一看到田七,又想起他那个“皇上也想骑乌龟”的怪论来,于是不悦地看向他:“你不是下值了吗,又在这里做什么?”

“回皇上,奴才不是来上值的。奴才今儿是得了好东西,赶着来孝敬您!”

纪衡把手中的书放在案上,扯了扯嘴角,挖苦道:“是吗,得了什么狗尿苔,弄得失心疯一样。”

田七抱着盒子傻乐。

“不是说要给朕看吗?还不呈上来。”

田七赶紧颠儿过去,把盒子放在案上,翻开了盒盖。

盒内铺着一层缎子,缎子上躺着一把折扇。纪衡取出那折扇,扇骨是普通的玉竹,并不名贵,且有些变形,不过表面已经老成褐色,说明这折扇似乎有些年头了。

他把折扇打开,纸张泛黄,周围已泛起了毛边儿。

扇面上画着一幅写意人物,一个小厮在玩蹴鞠。小厮神色有些凌厉,从扬起的衣角可以看出他行动如风。他屈起一只脚,将蹴鞠踢向前方,皮球越飞越远,只化作一团红影,立时就会消失不见。

写意画的精髓就是以形写神,这幅画寥寥几笔,形神俱妙,画者堪为大家。纪衡抬头扫了一眼田七,看到他目光炯炯,像是一只等待表扬的小动物,身后要是有条尾巴,这时候一准能摇起来。

纪衡勾了勾嘴角,有些好笑。他低下头,继续看那扇面的落款,这一看,顿时惊得神情肃穆起来。

扇面上没有题字,只有一方朱印,印迹如拇指肚般形状,拇指肚般大小,两个小篆字是:牧溪。

纪衡再次抬起头,一脸的意味深长,他打量着田七,问道:“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画的?”

“回皇上,奴才不知道。不过奴才看那扇骨,应该是有几百年了,扇面画得又有趣,所以就想给您看看。”

“这是南宋时候的法常和尚,”纪衡指着那方小篆,“法常的俗号是牧溪,擅绘花鸟写意,也画人物,但从未听说过他画蹴鞠。”

“难道这幅画是假的?”

纪衡摇摇头:“不,从印迹和笔意上来看,这确是法常真迹。法常生平事迹本就神秘不可考,他喜欢蹴鞠或是画蹴鞠,也不是什么难以置信的事。这把扇子你到底是从哪儿得的?”

“奴才是从宝和店买的。”

说到这里田七无比庆幸,宝和店里的太监们由于其自身文化水平的限制,挑别的古玩还好,在字画方面并不擅长。法常又是个神秘的人物,存世的画作也不多,画蹴鞠就更没听说过。那小篆字他们也认不出来。以上这些原因导致这把无价之宝直接被归拢到杂物里头,要卖也只是卖个年头。

田七当时问过那里的太监,这扇子到底是从哪儿得来的,回答说是有个喜欢赌钱的败家子卖给宝和店的,东西太多,这扇子是当赠品送的。

就这么着,让田七给捡了个漏。

这会儿纪衡听说扇子是从宝和店买的,也觉得新鲜:“宝和店里还有这等好东西?你花了多少钱?”

田七伸出四个手指比了比。

“四千两?”

“四十。”

“……”

见纪衡无语,田七又指了指那黄梨木盒子:“这盒子还六十两呢,讲了半天价他也不给我松口。”

这是赤裸裸的买椟还珠。真是……有眼无珠,暴殄天物。纪衡扶额,为自己宫中有这么一群蠢货而感到不幸。

田七试探着问道:“皇上,您喜欢这把扇子吗?”

纪衡没有回答,他轻轻地把扇子放进盒子中,盖好盖子,说道:“你买这两样东西花了一百两?”

“是。”

“自己去库中领二百两。”

“遵旨。”田七心想,钱不重要,喜欢就好。

“金子。”

“……”她呆愣地看着他。

“去领二百两金子,听不懂朕的话?”纪衡看着她一脸痴呆相,忍了忍,终于还是翘起嘴角。

田七赶紧谢主隆恩,心想钱真是太重要了。刚要退下,她又想起一个问题:“皇上,明儿下了值我能不能请个假,出宫一趟?”

“你出宫做什么?”

“存钱。”二百两金子藏在哪儿都不安全。

果然眼里只有钱。纪衡心情好,不与田七计较这些,只是说道:“去吧。”

田七走后,纪衡复又把那木盒打开,取出折扇把玩。

这臭小子,今儿被他斥责了几句,就专门跑去宝和店淘换东西,真是……朕有那么可怕吗?

再一看眼前,不愧是他喜欢的奴才,找的东西也能如此对他胃口,实在难得。

放下扇子,再看看那黄花梨木盒,澄金光滑,暗红色的鬼面纹流畅可爱,盖上雕着一藤葫芦,也算精致了。

纪衡不由得有些感叹。田七竟然专为了一把四十两的扇子而再花六十两买个盒子,太监们赚钱不容易,他还真是认真花心思了。

纪衡摩挲着盒盖上的小葫芦,脑中浮现出方才田七狗摇尾巴的殷勤样,傻得可以。

想着想着,他禁不住摇头低笑,自言自语道:“小变态。” r4MlBYCf1lFRoXsEOg8u83S+hOo2yfDHXoTzyLJ3r5u7iJu+gXli44+uN7kTjqXg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