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四章

神龟相助

田七发现,孙大力虽然没来找她麻烦,但她到底还是把淑妃娘娘的人得罪了。

淑妃娘娘是四妃之一,性格向来有些跋扈,且又护短。孙大力的师父在淑妃娘娘面前颠倒黑白地那么一诉苦,田七可就在这位娘娘那里挂上号了。她现在是御前太监,除了皇上,暂时不会有别人找她麻烦,可是她一旦离了乾清宫,淑妃娘娘想弄死她真是再容易不过了。

所以,一定要抱紧皇上的大腿,生要做乾清宫的人,死要做乾清宫的死人。田七暗暗握拳。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介绍一下后宫里的势力划分。

妃子里目前品级最高的是德、淑、顺、康四妃。不止中宫空悬,连贵妃和皇贵妃这俩位置都是空的。不过皇贵妃一位虚设是常态,多数时候妃子做到皇贵妃,都是贵妃死了之后追封的。

至于贵妃一位,如无特殊情况,一般要膝下有子女才能有资格册封。眼下后宫四妃都没孩子,因此大家都只能蹲在妃子的位子上。

也就是说,如果谁能生下龙种,就有机会晋封贵妃,甚至问鼎后位也不是不可能的。

没有皇后,后宫诸事暂时由太后带领着德妃和顺妃来料理。太后很会做人,觉着自己年纪大了,也不好过多地插手儿女们的事情,因此除了个别大事要她拿主意,剩下的日常事务她只全权交给德、顺二妃。德妃前面提到过,人品贤良,名声甚好;顺妃是个实干派,说话办事既干练又谨慎,很得皇上赏识。

淑妃是四妃里最年轻漂亮的,侍寝的次数最多,因此怀上龙种的可能性也最大。这是她的筹码。

至于康妃,虽然看起来最没存在感,但很有后台——她是太后娘娘的亲外甥女。她娘是太后娘娘一母同胞的妹妹,姐妹二人感情极好。

总之,四妃各自有所凭仗,可以说是势均力敌,暂时看不出什么端倪。

田七觉得,皇上也是个奇葩。皇后娘娘都死了那么多年了,他迟迟不立新后,很多文武大臣对此发表看法,他都不为所动。

其实这些都不关田七的事。反正不管妃子们如何厉害,皇上永远是最大的,她只要伺候好了皇上,闲暇时候传个话赚点钱,小日子风生水起地过起来,就好。

今天皇上很高兴。

因为苏门答腊的国王进献上来一只巨大的神龟。

他们当地人管这种龟叫泽龟,因生活在沼泽湖泊里而得此名。

苏门答腊是个穷国,靠着打渔过日子,主要赚外快的途径是对海上经过的商船征收点过路费。

大齐是天朝上国,苏门答腊年年都要来朝贡,奇珍异宝什么的他们拿不出来,皇帝也不缺,于是他们每年主要就是送一些土特产,比如观赏的花鸟鱼虫,或是宝石香料啊什么的。

这只乌龟是在冬眠的时候被发现的,因为太大,惊动了国王。苏门答腊国王一见这大块头,心想今年的朝贡可算有着落了。他知道中原人把乌龟当吉祥物,于是乐得投其所好,直接把睡着的大乌龟装上船,运到了大齐。

他自己也跟船来了,号称是来护送神龟,其实就是来蹭吃蹭喝的。

虽然月份上看是从冬天到春天,但是因为他们的船一路向北,所以气候并没有暖和多少,大乌龟冬眠依旧,就这么从苏门答腊睡到了大齐。

睁眼时,它发现自己的老窝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陌生的世界。凉丝丝的湖水,岸边的垂杨柳,湖面上的荷花,湖心里的亭子,这些看起来都好可怕的样子。

而且,还遭到了严重围观。

皇帝陛下领着老妈老婆和儿子,站在太液池边欣赏这只神龟。

田七站在纪衡身后,离得比较近,所以也有幸看到这大乌龟。

泽龟本来就比一般乌龟个头大,这一只更加大,甚至连经常捕龟驯龟的人都没见过这么大的。它的龟壳径长至少半丈,表面光滑黑亮,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头颈粗大,向上弯着,瞪着一双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岸边人。

田七啧啧称奇。

这时候,几个小太监抬了好几筐鱼过来,要给神龟投喂。纪衡一回头,看到田七踮着脚伸长脖子,瞪直了一双眼睛看那大乌龟,两眼放光。

他弯了弯嘴角,对田七说道:“你,去喂一喂这神物。”

田七得了这个光荣的使命,赶紧出列,走到鱼筐前,捞起一条大鱼,在手中掂了掂,然后往乌龟头上一抛。

所有人的视线都追着这条鱼移动。

大鱼划着曲线落下去,“咚”的一下砸到乌龟的大脑袋上。

满脸期待的围观群众:“……”

乌龟反应慢,指望它主动接住是不可能的,所以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么一下,完全可以理解。虽然能理解,可是依然觉得有点凌乱……

好在乌龟虽然反应慢,但身体皮实,挨一下砸,一点压力也没有。它低头探进水里,把落在水中的大鱼叼出来,吃了。

因为个头太大,这种分量的鱼在它那里完全不算个事儿。而且它又从冬眠中刚刚醒来,正是饿肚子的时候。

所以它吃得很快,三两口把鱼吞了,又恢复了刚才那个仰头静望的造型。

田七又捞出来一条,这回故意控制着方向,没有往大乌龟脑袋上砸。

鱼落在乌龟脖子旁边,乌龟这回反应更快了一些,不等那鱼沉下去,就叼起来吃了。

大家看得津津有味。田七就以这种方式在后宫的主子面前混了个脸熟。

如意小朋友觉得十分有趣,于是蹦蹦跶跶地走到田七身边,一下抱住了她的小腿:“我也想玩。”

小孩儿有小孩儿的聪明,这话虽然是对田七说的,但他却是在偷偷看纪衡。他知道谁有决定权。

纪衡没有反对。

田七于是从鱼筐中挑了一条小鱼给如意。如意两手捧着小鱼,被田七虚虚地搂着——她怕他连人带鱼一块儿进了水。

如意把小鱼向水中一抛,因为力道太小,落得有点远。乌龟嫌弃地看了看,等了一会儿没见有大鱼扔到眼前,于是慢吞吞地游过去把小鱼也叼出来吃了。

众人一致鼓掌表示捧场。

田七和如意就这么一条又一条地喂了起来。

纪衡也真是闲,就这么领着一大帮人看了好一会儿神龟进食。直到神龟吃饱,甩都不甩他们一眼,掉头游走了。

闲的大有人在,好多人竟然看得意犹未尽。

有人打了水来给如意洗手,如意抓着田七的手一块儿洗了。洗过之后,他捉着田七的衣服不放他走:“你陪我玩。”

这是殿下亲自下令,田七不敢应,也不敢拒绝,犹豫着不说话。

如意便摇着她的手叫道:“娘——”

田七赶忙跪下,吓得脸色都有点变。小孩乱叫娘这没什么,可这位是皇子,亲爹还在眼前呢。

纪衡知道自己儿子最近总是见到漂亮女人就喊娘,田七又长得雌雄不辨,因此他也不在意,只说道:“田七,你带他去玩吧。”

儿子从小没亲娘,纪衡总觉得亏欠了他,所以只要不是什么超越底线的问题,他愿意满足他。反正孩子还小,等长大点再严格管教。

于是如意就这么把田七拐着走了。俩人手牵着手在太液池边转悠,田七问道:“殿下,您想玩什么?”

如意不知道想玩什么。

纪衡让众人都散了,他自己却没有离开,而是去了湖心亭闲坐,一边喝茶赏景,一边时不时地望一眼岸边的那一大一小。

这边田七见如意也没主意,于是自作主张地揪了柳叶来吹着玩。这项技能她掌握得不好,仅仅能够吹响。当然,这一点足够在如意面前炫耀,因为如意连吹都吹不响。

于是如意便捏着柳树叶跟田七学吹响。

一时之间,刺耳的噗噗声在湖边回响着。

这尖锐的声音很霸道,从岸边传到湖心亭时,依然保留了足够的杀伤力。

纪衡听得直蹙眉,他很想把耳朵堵上。

把柳树叶吹得像放屁,这也是一项绝活儿了吧。

这个田七,除了长得美好了一点,他就干不出一件美好的事儿。

听这种声音实在太影响心情,最重要的,纪衡怕如意的品位被带歪了。于是他吩咐了一声:“让他们别吹了!”

太监下去传了个话,他们果然息声了。

不让吹曲儿,田七只好折了柳枝来编东西玩。编个小兔子,编个小耗子,再编个小花篮,把兔子和耗子装进去。

如意抱着小花篮傻乐:“娘,你真厉害。”

田七也懒得纠正他了,反正纠正也白搭。她扯着柳条又编了两顶帽子,圆圆的,戴在头上,像是两口锅扣在脑袋瓜上。

纪衡也坐够了,从湖心亭走出来,离得挺远看到如意怀里抱个东西蹦蹦跳跳地向他走来。

走近一看,纪衡脸黑了。

一大一小俩人头上均扣着柳枝编的帽子。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帽子的颜色。

“摘下来。”

两人十分听话。

看看时间,将近午时,皇上和殿下快要用膳了,田七也该下值了。在得到“明天还陪你玩”的承诺之后,如意放走了田七。

纪衡看着这俩人依依惜别,俨然他们才是亲父子。他冷哼,总觉得儿子会被那小变态带坏。

好吧,他最后还是赏了田七。哄孩子其实是挺不容易的一件事。

看着田七眉开眼笑地领了赏,纪衡不自觉地弯了弯嘴角。

下了值,田七摸着荷包里的银子,心想她这大概是转运了。

她衡量运气好坏的标准就是能得多少钱。这几天赚了不少,说明她运气要好起来了。

然后她就被人当头抡了一棒——这不是比喻,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田七早上上值是在寅时,这时候天还完全黑着。她从十三所到乾清宫,要走玄武门,穿过御花园。

在御花园某假山旁边,她突然感觉耳后一阵风掠过,反应不及,便后脑剧痛,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纪衡从早上起床一直到下了早朝,都没看到田七。

这不正常。据他所知,田七虽然滑头了些,但并不懒惰,不至于跑到哪里躲懒。再说了,当着御前的差,他也得有胆子躲啊。

于是他以为盛安怀给田七安排了别的事儿。在养心殿批了会儿折子,他问盛安怀:“你让田七干什么去了?”

盛安怀也正犯愁呢:“回皇上,田七今儿根本没上值。奴才让人去十三所问了,一个屋的人说他早上是准点儿出的门。”

这就怪了,准点儿出的门,怎么没来上值?不会是被什么人劫去了吧?可是谁会无聊到去劫一个小太监?

难道被人寻仇了?

想到这里,纪衡一眯眼睛:“他最近都得罪了什么人?”

“回皇上,田七为人圆滑,基本不与人交恶。他最近只与一个人发生过争执,就是御马监那个孙大力,您还亲自垂问过此事。”

“去把孙大力找来。”

“是。”

盛安怀领旨去了,他前脚出去,皇子殿下后脚进来。

“儿臣参见父皇,父皇安好。”如意操着稚嫩的童音给纪衡请安。

“我儿免礼。”纪衡见儿子小大人儿似的,不觉好笑。

如意被他抱在腿上逗了一会儿,然后四下里张望,问道:“娘呢?”

纪衡知道如意问的是谁,他抚了抚额,有些无奈:“他不是你娘。你记住,他是田七。”

“哦。”如意点头表示记住了。

纪衡以为如意见人就叫娘是因为缺娘爱,许多人也这么以为。后来纪衡才弄明白,如意理解的“娘”是对一个类别的总称,比如看到猫,我们称呼“猫”,看到鸟,我们称呼“鸟”,看到女人,如意就称呼为“娘”。

对于这个儿子,纪衡偶尔会感到略有些头疼。如意的性子也不知随了谁,他不爱说话,且并非像一般内向的小孩那种的不爱说话——如意性格很活泼。如意的不爱说话表现为惜字如金,具体点说就是,懒得说话。比如一句话能用四个字说清楚,他一定不会说五个字。他也不会刻意憋着,有什么想法从来都是想说就说,当然了,说出来的话言简意赅。

一开始见这个儿子说话慢吞吞的,又少,纪衡还以为是因为小孩儿脑子笨,结果事实证明,这小东西一点也不笨,相反,还很聪明。纪衡教他几句《三字经》,他背得比同龄的小孩儿快多了。

这会儿如意听到父皇如此说,立刻就改了口,问道:“田七呢?”

纪衡有些好奇:“你为什么喜欢田七?”

如意答道:“他香。”

纪衡一乐:“你喜欢他自然觉得他香,还能有人是臭的?”

如意认真说道:“好多娘都是臭的。”

“你一口气说了七个字,难得难得。”纪衡摸了摸他的小脑瓜,“她们怎么会是臭的呢?”

如意蹙着小眉毛,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闻起来臭臭的。”

“六个字,甚好甚好。”纪衡的注意力已经完全偏了。

他没把小孩儿的话当回事。如意为什么觉得那么多“娘”都是臭的,这一点是后来田七弄明白的。有的小孩儿天生不喜欢胭脂水粉的气味,如意生下来就从许多女人的身上闻到过,或浓或淡,当然了,他全部不喜欢。但是他并不知道这种气味的来源,只以为是那些女人自带的,所以才有此一说。田七不施粉黛,所以如意说她“香”。

如意终于还是没有问出田七去哪里了。于是他失望地走了。

盛安怀进来,向纪衡回禀道:“皇上,孙大力自杀了。”

“灭口,”纪衡直接给定了性,“田七怕是凶多吉少了。传令下去,全皇宫搜找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盛安怀领旨下去之后,纪衡独自坐在案前,也无心再批折子。

田七的一颦一笑浮现在他脑海里,他放下笔,叹了口气。

真是可惜了。

佛法说,万事都要讲一个“缘”,其实主仆上也是如此。奴才那么多,真正合心合意对胃口的却难找。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如今又被人害了。

可怜那小变态了,无论如何,他得给他报一报仇,让他能死得瞑目。

孙大力杀田七的动机不足。因为赌钱打架而进行报复,可以理解,但不至于到杀人的地步。

更何况是御前的人。

杀人之后也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就先畏罪自杀。倘若他胆子真的这么小,当初也就没有勇气杀人了。这前后矛盾。

所以,此事必有大隐情。

纪衡觉得室内有点闷,闷得他呼吸略有些不舒服,于是他起身,走出养心殿,看到院中的树下,盛安怀在和一个太监咬耳朵。

那太监神色焦急,盛安怀听得面容肃穆。

纪衡便问道:“说什么呢?”

盛安怀走过来:“皇上,田七好像有信儿了。”

“哦,他在哪里?是生是死?”

“这个……奴才也说不准。奴才斗胆请您移驾,亲自去看一看吧。”

纪衡听盛安怀如此说,便由他领着去了太液池。

太液池边上已经围了不少人。纪衡走过去,一眼就看到远处湖中浮着的田七。

他没来由地心头一紧:“怎么还不把他捞上来?都杵在这里干什么!”

盛安怀连忙说道:“皇上请息怒,他们……不敢。”

“有何不敢?”

“皇上请仔细看,田七他正……他正被神龟驮着呢。”

纪衡再定睛细看,只见田七确实高出水面一些,身下小山似的龟壳因半隐在水中,所以他第一眼并未看清楚。

这乌龟因其巨大的体形而显得颇神异,以至于太监们不敢靠近它。

纪衡被这帮蠢货气得头疼,乌龟就是乌龟,再大它也是乌龟,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他指挥人划了船过去,把田七运上岸来。

田七身上透湿,手和脚都被麻绳绑结实了,麻绳浸了水,甚是难解。纪衡干脆抽出随身的匕首,直接把绳子割开。

几个小太监又在田七胸口上按了按,挤出她呛进胸腔的水。

田七吐了两口水,一条小泥鳅,以及一只小虾米,之后便剧烈地咳嗽起来。

众人均松了一口气,心说可算活过来了,也不枉费神龟驮他一驮。

田七睁开眼睛,发现好多人在看她。大概是后脑那一下子敲得太狠了,她的头有点晕,眼前发晃。

她看到皇帝陛下在低头看她,他的身体晃晃悠悠的,明黄色的袍子被太阳一照,亮得有些刺目。

田七眯了眯眼,没有说话。她还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纪衡仔细打量着他。苍白的小脸,表情呆呆的,早没了平时的灵透劲儿,像个白痴一样。

他微微挑了一下眉,说道:“倒是命大。”

盛安怀看得仔细。皇帝陛下刚才紧紧握着的拳头这会儿已完全松开。他背着手,左手抓着右手,左手食指悠闲地在右手手背上轻轻点着。

这个小动作表明,皇上现在的心情着实不错。

田七不得不感叹自己的命大。

被人敲晕绑了手脚扔进太液池,这样都能活下来,简直有如神助。

哦不,不是神助,是神龟助……

她觉得那神龟很可能认识她,因为昨儿它来到大齐的第一顿饭,可是她招待的。大概也正是这个原因,她才能被它驮起来。就好比独在异乡为异客,遇到当地一个人热心帮你,你总会备觉感激,如果有能答谢的机会,必会义不容辞。

这也算是她跟那大乌龟之间结的善缘吧。

田七被捞上来之后,皇上很体贴地给了她三天假,让她赶紧滚回十三所歇着。

不仅如此,他又弄了个太医过来给她看病。

田七发现自己今年真是命犯太医。这回她没来得及躲,就被盛安怀堵了个正着。幸好这次的太医和上次那个不一样,要不然一穿帮,她根本没法解释。

也奇了怪了,太医院的太医是不是超员了,怎么总有时间为她这种小太监看病呢。

田七腹诽着,袖着手,不想让太医诊脉。她心想,如果太医一定要看,并且发现了她脉象有问题,她就一口咬定是因为自己被切得太干净,脉象越来越像女人了。

然而出乎她意料,太医并没有诊脉,而是扒拉着她的后脑看了一会儿,又问了一下她的感受。

田七有些奇怪。

盛安怀也奇怪:“不用看看脉象吗?”

“不用,”太医摇头,“这位小公公伤的是脑子,脑是元神之府,把脉是把不出端倪的。方才你说头晕恶心,应是脑子受到重击之后的阻滞,我给你开个方子,吃两剂看看,这些天一定要好好休息,不能干活儿,也不能再磕着碰着。”

田七松了口气,一一点头应了。

送走了盛安怀和太医,田七躺在床上,皱眉沉思。

她已经知道了孙大力自杀的事儿。她的疑惑和纪衡一样,孙大力不可能因为那点恩怨就杀人,更不可能杀人之后立刻畏罪自杀。

一定是有人借了孙大力之手要来除掉她。

可到底是谁要置她于死地?

她好像也没把谁得罪狠了吧……

如果不是寻仇,那又是什么?皇宫里奴才们的死,要么就是替罪羊,要么就是知道得太多。

田七一下子想到了那条要命的腰带。

这就解释得通了,对方还是怕留着她露馅儿,想杀人灭口。

他娘的这个人到底是谁呀!

田七想得脑仁儿疼,还晕乎乎的,又犯恶心。她只得作罢,干脆不去想,蒙起被子睡大觉。

睡到下午,许多宫里的太监下了值。

王猛下值之后买了点补品,来看望田七。他已经听说了田七的悲惨经历——御前太监田七被人绑了扔进太液池然后被神龟给救了这种神迹早就传遍整个皇宫了。

田七把药方拍给王猛,让他给她去抓药,又让他先去给她打饭。

王猛乖乖地打了饭回来。他知道田七此刻应该犯恶心,所以只弄了些清粥小菜。

田七看着王猛,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你不是会医术吗?怎么不去考太医院?”

王猛睁大眼睛,表情讶异。

“怎么了?我说得不对?”

“不是,”他抿了抿嘴,“你觉得我能吗?”

“这有什么不能的,太医院谁都可以考,只要你医术够高明……话说,你医术到底高明不高明?”

王猛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没跟别人比过医术,不知道“高明”的定位是什么样的。

但是现在关键的问题不是医术,王猛说道:“我毕竟是罪人,又是个太监……”

“我说你怎么那么不开窍呢。我跟你说,做人,得像水一样,得见到缝就能钻。你先考着,若是真的考上了,到时候使点钱,托人在主子面前说点好话,再往太医院打点好了,这事儿就八九不离十了。紫禁城又不是缺你一个太监就过不了日子。”

王猛重重地点了点头。

田七又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说好了,到时候成了太医,别忘了兄弟。”

田七只在十三所待了一晚上,第二天,纪衡下令让她搬进了乾清宫里专供宫女太监们住的屋子里。她觉得此举甚妙,敌人在暗她在明,她命大能躲得过第一次,未必就能躲得过第二次,还是待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比较好。

美中不足的就是出宫玩不那么方便了。住在十三所里的太监,下了值交了牌子就能离开皇宫。但是住在皇宫里的太监想出宫,必须有主子的令,还得去管事儿的主子那里汇报一下,得了批准才行。

田七可以省却中间这一层麻烦,她的主子就是最大的管事儿的。

当然,待在宫里有待在宫里的好处,和各宫主子见面的机会多了,自然赚钱的机会也多了。

病假这两天无所事事,田七每天都往太液池跑。

她要好好报答一下她的救命恩龟。

她从膳房弄来好多鱼。为了探索大乌龟的口味,做到最大限度上满足它的胃,以此来取悦它,田七还踅摸了些别的吃食。肉的素的、生的熟的,一样来点,给大乌龟试吃。反正她这两天闲得慌。

结论:这神龟最爱吃的不是鱼,而是动物的内脏。甭管是鸡鸭还是猪羊,只要是内脏它都爱吃,而且偏好生的。

动物内脏不算什么稀罕东西,田七把膳房里用不了的内脏都倒腾过来,喂给大乌龟,一人一龟之间渐渐熟络起来。田七在太液池边一经过,那大乌龟就会游过来仰头打招呼。当然,主要目的还是看有没有吃的。

田七还给这大乌龟取了个名字。由于是恩龟,她取名的时候很认真,引经据典咬文嚼字,最后给它定名叫“戴三山”,这个名字出自唐人李白的诗句“巨鳌莫戴三山去,我欲蓬莱顶上行”,意思是巨鳌你不要把三山都背走,我还想上蓬莱山玩呢。

鳌嘛,就是传说中有神力的大乌龟了。

对于太液池中这位神物,田七自然没有命名权,所以“戴三山”只是私底下叫着玩,但是这个名字被如意听到,如意一转头又学给了纪衡。

“戴三山”一名在盛安怀看来是很普通的、没什么玄机的,可以和王二柱、张六斤划归一个档次。可是纪衡一听,就觉着起名字的人很有水平。以巨鳌比神龟,又反用诗意。典故化用得好,字也不拗口,字面义和引申义浑然天成到无迹可寻的地步。

有意思。

于是纪衡把田七叫了过来,上打量下打量,左打量右打量,依然没能从她那双被金子糊住的眼睛中看到半点书卷气。

纪衡便有些不确定,问田七:“‘戴三山’这名字果真是你起的?”

田七以为皇上是要问罪,连忙解释道:“回皇上,奴才就是叫着玩的,要不然总是乌龟乌龟地叫,怕对神物不敬。”

纪衡眯眼看着她:“你为什么要取这样一个名字?”

田七不敢说实话。因为皇上讨厌识文断字的太监。太监一旦有文化,就离奸宦弄权又近了一步。因此她只是答道:“它救了奴才,奴才就想给它取个力大无穷的名字。本来是想让它背一座山,但是背大山不好听,所以干脆又加了两座,让它能背起三座山。”

纪衡一脸“果然如此我就知道你这个小变态不可能那么有文化”的表情,又不甘心地问道:“为什么不叫它背三山,而叫戴三山?”

“百家姓里没有‘背’这个姓,也没有‘驮’‘扛’以及‘顶’,所以就只好马马虎虎用个‘戴’了。”

“……”这么好一个名字,原来是这么“马马虎虎”出来的。真相永远那么残忍,纪衡有点失望,他抿了抿嘴,问道:“你到底读过书没?”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撒谎不敢,说实话又不能,田七只好说道:“先帝爷给内官们设学堂那会儿,我跟着认过几个字。”

先帝专门设了学堂教太监们识字,太监们的文化水平上去了,搞风搞雨的水平也跟着上去了。纪衡虽对这一点很不满,但那是他亲爹,他不敢表露任何微词,只是在登基之后找理由把学堂取缔了。

这会儿,他自然也不能对先帝表现出任何不满。

“听说过李白吗?”纪衡又问道。

“听说过,他是有名的大诗人,奴才特别崇拜他,最喜欢他写的《锄禾日当午》……”

纪衡打断她:“《锄禾日当午》不是李白写的。不对,那不叫《锄禾日当午》,那首诗叫《悯农》。”他有点无力,跟这种人说话,整个人的智力会有一种“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感觉。

田七便两眼冒星星地看着他,狗腿道:“皇上您真博学。”

被人拍马屁也就算了,被人以这种理由夸博学,纪衡有点不能接受,于是他冷声道:“你下去吧,朕三天之内不想看到你。”

田七就以这样的方式又得了三天假。三天之后她的脑子完全好了,又杵到了纪衡面前。

纪衡突然派给她一个任务:

目标:前去赐死淑妃。

理由:谋害皇嗣。 RNwfmHUEkMwZBIQrn5Sc7o29LT4pDPQYPXjspfKP8TfhytxpT9cAcd5qc50BDNbN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