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三章

搭救王爷

盛安怀觉得田七很有前途。

不说这小子的厚脸皮和拍马屁的水平,只说他在御前干了那么多蠢事,放在一般太监身上早够死一万次了,然而田七愣是能够次次化险为夷全身而退,还赚得皇上对他和颜悦色。这份本事,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盛安怀其实有点不理解。皇上虽看起来春风和煦,但其实并不是个好脾气的软柿子,杖毙个奴才,连眼皮都不带跳一下的,怎么到了田七这儿,他的耐心就一而再再而三地膨胀呢?

不懂归不懂,身为御前首领大太监,该有的眼色是不会少的。于是盛安怀对田七的态度总算有所改善,也不让她去值房等着了,而是直接放在纪衡的眼皮子底下。

纪衡在养心殿批折子,田七就站在下面,支棱着耳朵眼观鼻鼻观心,听候吩咐。这个活儿看着闲,其实累得很,因为得时刻集中精神,片刻放松不得。盛安怀年纪大了,精神不如从前,不可能一直把神经紧绷着,他也怕自己太过疲惫出点什么差错,得不偿失,于是大方地把这差事儿分给田七来做,既可以省些力气,又能卖田七一个面子,两全其美。

纪衡批一会儿折子,抬头往下溜一眼,放松一下眼睛。他对盛安怀办的事儿很满意,田七这小太监放在这里放对了。虽然不中用,但亏了有一副好皮相,往那儿一戳,安安静静斯斯文文,倒十分赏心悦目。人长得好就是占便宜,纪衡觉得自己对田七的一再容忍,跟他这副好皮相脱不开干系。若是个形容猥琐的人往他脖子里灌雨水,那么此人大概连皇陵都没机会走出去,䞍等着死了化作肥料滋养皇陵里那一排杨树吧。

纪衡突然就有点理解田七为什么会喜欢男人了。这人长成这样,如果不是挨那一刀,一定会成为一个漂漂亮亮的小相公,不是像他这样英俊潇洒,而是雌雄莫辨的那一款。这样的男人太适合干断袖分桃的勾当了,搁在女人手里,他大概也行动不起来……

想着想着,纪衡发现自己有点猥琐了。他轻咳一声,掩饰心中的尴尬。

田七一直在注意纪衡的动静,听到他咳嗽,她以为他有话要说,抬头看他。

被田七一看,纪衡更觉别扭,不悦地瞪了她一眼。

田七:“……”

怪不得人人都说伴君如伴虎,这皇上的脾气也太阴晴不定了些,之前一点苗头都没有,就又生气了。田七不自在地低下头,心想反正不关我的事儿。

这时,两个上茶水的太监走进来,一个端着托盘走到纪衡的案前,另一个双手捧着托盘里的一碗茶,轻轻放在案上,小心说道:“皇上请用茶。”

纪衡点了一下头,那两个人便退了下去。

田七伸长脖子偷偷瞟向那碗茶。纪衡端起来,掀起茶盖刮了两下,薄而淡的白色热气从茶碗中溢出来,袅袅升起,飘在空中游散开来,稀释在空气中。

田七深深地吸了口气,闻到空气中有清新的茶汤味儿,以及淡淡的药香。她眯着眼睛,一脸陶醉,心想,赚钱的机会来了,这次一定不能错过。

这药茶应该是太后娘娘专门让身边的人制好了送来的。

皇帝陛下吃了什么喝了什么,一直是全后宫的主子们密切关注的。吃多少,吃的时候是什么表情,喜不喜欢,有多喜欢,这些都是可以去找主子们回禀的,这也是御前太监们创收的方式之一。

现在田七亲眼看着纪衡喝了太后送来的药茶,只要他不太讨厌,田七自然能在太后面前把这药茶夸一番。就算皇上不爱喝,她也可以说成“虽然药味有些浓,但皇上感念到太后娘娘的一片慈母之心,感动着把茶给喝了”。总之人嘴两张皮,只要豁出去不要脸,这笔赏钱就一定是她的囊中之物。太后娘娘大方,赏银肯定少不了。

这边纪衡喝了口茶,一抬头看到田七正陶醉地吸着气,还傻乐,他便问道:“你懂茶?”

田七回过神来:“回皇上,奴才不懂,只是闻着这味道怪好闻的,想来一定是极品。”

纪衡听到此话,把茶碗向前一推:“既然如此,赏了你吧。”

田七:“……”

当主子的偶尔会赏给下人们吃的喝的,有时候甚至把自己吃了一半的东西赏下去。有的奴才把这当作体面,但是田七真的很不适应这种体面。她爱干净,别人碰过嘴的东西她就不想碰。皇上又怎样,皇上也长着一张人嘴,他喝过的茶让她喝,她就有那么点嫌弃。

然而“嫌弃”这种话是不敢说的,甚至连表情也不能透露,还必须装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田七感动地走过去,捧着那碗茶,下了半天决心,终于还是不想喝。她于是谄笑道:“皇上,您赏给奴才这么好的茶,奴才舍不得糟蹋,我想把它端回去供起来,一天烧一炷香,以此感念皇恩浩荡。”

她装得好,一般人看不出来,但纪衡不是一般人,她面上那一闪而过的不自在又怎能逃过他的眼睛。

纪衡就有点生气,觉得这太监真是不识抬举,竟然敢嫌弃他。转念又一想,你越是不想喝,我越要让你喝下去。于是纪衡说道:“这有什么。这碗茶你先喝了,想烧香的话,朕再赏你便是。”说着,果然又叫人上了一碗。

在纪衡的密切注视下,田七无法推托,只得硬着头皮喝了一口。

“怎样?”纪衡故意问道。

“真真好茶,奴才今儿有福了。”田七苦着脸答。

纪衡看到她不开心,他就很开心,于是笑眯眯道:“既然如此,那就都喝完吧。”

田七只好捧着茶碗仰起脖子,一口闷。

纪衡的视线正好停在她的脖子上。修长的颈项,皮肤细白柔腻,如玉质生香,此刻随着茶水入口,她的喉咙处微微滑动,像是优雅的天鹅引颈而歌。

“咳咳,”纪衡有点不自在,“行了行了,哪有你这样喝茶的,牛嚼牡丹。”

田七已经把茶喝光了,她放下空碗,嫣红的唇上沾着茶水,一片光润。

纪衡移开眼睛,也端起另一碗茶来喝,边喝边岔开话头问道:“你是怎么入宫当了太监的?”

“回皇上,我从小就想当个太监。”

“噗——”纪衡一个没忍住,一不小心喷了茶。茶水全淋在案前的折子上,他黑着脸看着那堆湿答答的折子:“胡说八道可是欺君之罪。”

田七取了帕子来给纪衡擦着前襟,一边答道:“奴才不敢胡言。”

“哪有从小就想当太监的?”

“皇上有所不知,奴才小时候生得弱,我娘说我就算能活下来也长不大,就算长得大也不能活下来……”

“这是什么疯话?”

“我娘的意思是,我们家里穷,没钱养闲人,我长大之后如果不能自力更生,也只有饿死的份儿。所以我打从懂事起就开始算计自己以后做什么营生。我身子骨不如一般男人,想来想去当太监倒是一条出路,反正也没姑娘愿意嫁我。”田七挺佩服自己这一点的,胡编乱造张口就来,撒起谎来面不改色心不跳。

纪衡听得将信将疑:“你怎么不去读书考官?”

“皇上说笑了,奴才连饭都吃不起,又哪里有闲钱读书呢,”她把帕子一收,“皇上您的衣服被茶水污了,奴才这就唤人来给您更衣。”说着,转身出去叫人了。

纪衡坐在椅子上,有些怔愣。他为田七的“悲惨经历”而感到惋惜和同情。这孩子其实有点灵气,倘若读书,应该能混个不错的出路。

这边田七早把此事抛之于脑后,下了值,她乐颠颠地跑去慈宁宫搞创收了。

御前的太监基本是两班倒,早班和晚班轮着值,另有值夜的太监,是皇上的心腹,比较固定,不和早晚班的太监们轮。田七值的是早班,寅时上值,午时下值。

吃过午饭,歇了一会儿,算计着太后娘娘午睡也该醒了,田七去了慈宁宫,找常在太后身边伺候的宫女聊了会儿天。宫女自然明白她的来意,找时机给太后回禀了,太后一听,命人传来田七,看到这个奴才长得好嘴又甜,专拣她老人家爱听的说。于是太后很高兴,命人赏了田七。

田七从慈宁宫出来,笑得龇牙咧嘴。她摊开手掌,掌心中卧着四颗金锞子,金灿灿黄澄澄,形状像是小小的花生,上头铸着“吉祥如意”的字样。掂一掂,起码有三四两,她小心把金锞子装进荷包,一抬头,看到几个宫女太监簇拥着一个小孩儿向这边走来。小孩儿三四岁,穿一身朱红色衣服,衣上绣着流云百福图案;小脸又白又嫩,五官还未长开,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水亮有神。

小孩儿由人领着,快走近时,田七连忙跪在道路旁边:“参见殿下。”

这小孩儿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圣上的嫡长子,也是他唯一的孩子,大名叫纪秉德,小名叫如意。小如意的亲娘是已故的孝昭皇后,她在纪衡还是太子的时候就嫁给了他,生下皇长子没多久之后就故去。现在小如意养在太后膝下,今儿不知道是从哪儿玩回来,正好被田七遇到。

田七跪在路旁,等着如意经过。谁知这小殿下走至田七身边时,突然停下来,转了个身子,走到她面前。

田七两眼盯着地面,只见朱红色的衣袍曳地,接着面前响起了脆生生的童音:“娘——”

“……”

奶娘连忙拉着如意把他哄走了。

后来有人给田七解释过,说那阵子殿下新学了这个词,逮着女人就叫娘。因为他娘去得早,皇上和太后都不忍心苛责他。

且说眼前,田七被吓出一身冷汗,目送着殿下远去,心想不愧是皇上的亲儿子,果然性情古怪。不过小孩儿长得倒是挺可爱,小胖脸儿让人很想捏一捏。

她出了宫回到十三所,看到师父丁志正在她房间门口张望。

田七叫了一声“师父”,丁志回头看到她,一龇牙,把她扯过来拍了拍脑门:“听说你现在伺候皇上去了?”

田七点了点头,开门把他请了进去。

丁志便有些不高兴:“你寻着这么好的差使怎么也不告诉我。”

田七低头没答话。自从腰带事件,她对这个师父就存了那么一点芥蒂,不敢接近他,也不敢直接问他。

丁志有些奇怪:“我说你怎么了,翅膀硬了就不用把我这师父放在眼里了?”

想了想,田七决定诈他一诈,于是说道:“其实,是皇上不让我跟您说的。”

“为什么呀?”丁志眼里透着古怪。

田七一摊手:“你做的事情皇上都知道了,他要收拾你,但想出其不意。我是您徒弟,所以他特意叮嘱我,不让我和您透露。”

丁志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皇上他……都知道了?”

田七重重点了点头,一边拿眼打量着他。

丁志突然有些坐不住,他站起身,在房间内来回走着,脚步越来越快,一边走一边说道:“怎么办,怎么办,这下完了……”

田七心口有些发凉:“师父,那个人……真的是你吗?”

“是我,确实是我,”丁志看向她,复又凑过来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问道,“皇上是怎么发现的?”

田七觉得他这是明知故问,于是指了指自己的腰带。

丁志一拍拳头,懊悔道:“唉,我就知道。我跟你说,我当初就不该送给绣仪那条腰带。你说我送什么不好,送首饰,送古玩,哪怕送两个金元宝,也比送腰带强。”

“不是,您等会儿,这跟绣仪有什么关系?”田七有些摸不着头脑,绣仪是御前女官,师父送她腰带干吗?

丁志一愣:“不是绣仪?难道我跟绣春的事情也被皇上发现了?”

“……”田七终于明白丁志在说什么了。绣仪和绣春都是乾清宫的宫女,看样子师父和这俩人都有勾搭。她扶额叹气:“师父,我说的不是这个。除了绣仪和绣春,你就没送过别人腰带?”

“还有慈宁宫的……”

田七终于忍不住了,打断他:“我呢!你就没送过我特殊的腰带吗?”

丁志用一种非常恐惧的、完全是看变态的眼神看着田七。

田七无力叹气:“师父……”

丁志突然说道:“田七,原来你暗恋我。”

田七:“……”

“你不喜欢女人不喜欢男人偏喜欢太监这也就罢了,可是我是你师父。”丁志一本正经。太监或多或少都有点变态心理,但是自己这徒弟变态得很是别出心裁。

田七也看出来了,师父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勾搭宫女之上,他大概也不会志存高远到搅和进宫闱厮杀里去。

于是田七放下心来,把事情简略地跟丁志说了。

丁志听罢,吓得头发几乎立起来,暗暗为田七感到后怕。但他是个没主意的,田七也不指望他给出什么好建议,眼下把话说开了,去掉嫌隙,也就达成她的目标了。反正谋害皇嗣这种事情,无论是她还是丁志,都没能力追查。

把师父送走之后,田七又掏出她的金锞子来把玩,玩了一会儿,便拿着金锞子去找王猛炫耀。

田七站在王猛卧室门口叩了几下木板门,一个鼻青脸肿的小太监给她开了门,她客客气气地说道:“麻烦您,我找王猛。”

那人答道:“我就是王猛。”

田七:“……”

她捧着王猛的脸仔细看了一会儿,终于从这种孙悟空到猪八戒一般的进化中找寻到几丝属于王猛的气息,于是她有些意外:“你怎么弄成这副样子了?”

王猛听到田七问,立刻委屈得眼泪直打转,把缘由跟田七说了。

原来之前田七给他的那一百两银票,他还没用就被偷了,后来问同屋的人,说御马监的孙大力来串过门。王猛留了个心眼,先去兑银子的票号,给小伙计塞了点钱,打听了一下,果然得知孙大力来这里兑过一百两银子。

王猛去找孙大力质问,结果孙大力倒打一耙,反说是王猛偷了他的钱,还把他打了一顿,钱自然也没追回来。

然后他就成这样子了。

田七听了,恨铁不成钢地摇头:“你怎么就那么窝囊呢!”她说着,也想照着王猛的脸打几下,可是举着手瞄了半天也找不到下手的地方,只得垂手作罢。

王猛耷拉着脑袋:“对不起……”

“对不起有个屁用!”田七愤愤瞪他。她一点也不心疼人,纯粹是心疼钱。一百两银子,攒了好久呢,连个响儿都没听到就没了,还是被抢走了,怎么想怎么窝火。

御马监的孙大力她认识,这人好吃酒好赌钱,名声很不好,但是他师父是淑妃跟前的红人,所以孙大力也就跟着有些嚣张,喜欢欺负人。

这孙大力本名也不叫孙大力,只因他力气很大,所以被人取了这么个诨号。

总结:这是一只有靠山的、武力值很高的坏蛋。

田七摸着下巴,看看王猛,再看看自己,终于悲伤地发现,他们俩绑在一起也不够孙大力练手的。

所以说王猛敢找孙大力当面理论,也算是有胆色了。

不过他这个方式有问题,田七摇头,明知道对方嚣张又厉害,还硬往上撞,不是找死是什么。

在紫禁城里头混,田七其实是个特别能屈能伸的,但那也要看对象,没必要缩脖子的时候就完全不用白吃亏。最重要的,这是关乎一百两银子的大事。

孙大力又不是什么腰杆子多硬的家伙,淑妃了不起啊,她田大爷还是伺候皇上的呢!

田七一边自己给自己鼓舞士气,一边在屋子里来回转悠,憋坏水儿。

对付无耻的人,你得比他更无耻才行。

王猛适时地问了一句:“那现在怎么办?”

田七顿住脚:“先把钱要回来再说。”

王猛无法深刻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但是看到田七表情阴森,他也就不敢再问。

俩人吃过晚饭,去了孙大力的住处,这小子果然又在聚众赌博。

孙大力看到王猛进来,以为这小弱鸡又来找碴儿,不过反正他不怕,大不了再打他一顿就是了。田七怕孙大力看出她和王猛的交情,所以故意晚了一步进来。进来一看到牌桌摆上,笑嘻嘻地挤上来要玩会儿,怕别人不带她,她把今儿才得的那四个金锞子拍在桌上。

孙大力果然两眼发光,让人给田七腾了个地方。

田七其实不太喜欢赌钱,她总觉得赌钱容易散财,甭管是输是赢。输了吧,想扳回来,于是折进去更多;赢了吧,钱来得太容易,花起来就不心疼。

而且她也没有逢赌必赢的本事。赌钱一看心眼儿,二看运气。心眼儿她不缺,可是运气这东西没准儿,逢上倒霉的时候,越算计输得越多。

这会儿坐在赌桌上,她的主要目的也不是赢钱。

几人正在玩的是四人一桌的推牌九。孙大力之前连赢了几圈,桌上玩家已经换了两拨,一个个两眼发红地盯着赌桌,恨不得立时翻盘。

但是孙大力越玩越手顺,没一会儿,弄了个“天牌”。

天牌是牌九里第二大的牌,仅次于“至尊宝”,由两张十二点组成。孙大力翻开牌,笑眯眯地拱手:“各位兄弟,又对不住了。”说着便伸手要钱。

“你等一下。”田七制止了他,这一句话,把所有人的注意力拉向她。

“怎么了?”孙大力问道。

“我刚才就觉得你不对劲,别是出老千吧?”

孙大力恼怒地重重一拍桌子:“玩不起就别玩!输几个钱就叽叽歪歪,敢说老子出老千?大家伙儿的眼睛可都亮着呢,你们说,我到底有没有出老千?!”他说着,向四周望了一圈,等着别人给他说句公道话。

然而没有人回应他,相反,大家都怀疑地看着他。抓到好牌的人容易遭到羡慕嫉妒恨,人们感情上也有点倾向孙大力是用了不正当的方法。

孙大力更加愤怒,抓过田七就想抡拳头。田七故意往牌堆里一推,几张未发的牌被翻过来,其中一张落在桌面上,颠了几颠,牌面上六红六白,正是个十二点。

十二点的牌一共就两张,孙大力的天牌占了两张,那么现在怎么又冒出个十二点?

这不是出老千是什么?

由于之前那层嫌疑的铺垫,大家理所当然地认为确实是孙大力出老千。赌徒们都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这会儿发现自己刚才输钱完全是对方使诈,于是群情激愤,蜂拥而上把孙大力按在地上猛揍。

田七早给王猛使了眼色,俩人把桌子上孙大力的钱一通扒拉,又按着孙大力翻了个遍,揣着一堆银钱跑了。

这边孙大力也已醒过味来。而且他果真不愧“大力”之名,在被几个人围殴的情况下还能突出重围,追着田七出来。

“田七你大爷!”孙大力边追边怒吼。

“你给我站住!”孙大力又吼。

田七心想,我就不站住。她和王猛暂时也不敢回自己房间,干脆跑出了十三所。

十三所和紫禁城就隔着一条路。孙大力追到门口,眼看着他们俩跑到路上,他想也不想地抄起手旁一个木凳扔过去。木凳在空中划过一道曲线,直奔田七的脑袋。田七回头一看,故意放慢脚步,等着木凳超越过去。

于是那木凳越过田七,打着圈向街角一个白衣少年飞去。

田七一下子就认出那白衣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宁王纪征。

纪征是纪衡的弟弟,今年十六岁,已被封了宁王,今年过了年便立府,搬出了皇宫。先帝爷只有这两个儿子,纪征是少子,又是宠妃所生,因此先帝难免多疼爱他一些,要不然也就不会出现当年的废储危机了。

可是“爱之适以害之”,先帝对这个小儿子的宠爱渐渐就成了兄弟二人之间的隔阂。俩人完全做到兄友弟恭那是办不到了,纪衡登基之后没有为难这个弟弟,已经是非常胸襟开阔了。毕竟,这是一个曾经差一点抢走他皇位的人。

其实纪征觉得自己挺无辜。当年储君风波闹得正凶的时候,他才多大?整天想的是“书读不好父皇会不会责骂”“今儿得了什么好玩的东西要偷偷玩不要被发现”这类独属于童年的困扰,对于抢皇位一事根本没有具体的概念,也就谈不上兴趣与欲望。但是他那个贵妃娘亲是个有远大志向的人,且又有点被害妄想症,总觉得自己儿子如果不当皇帝那么太子以后登基必不会给他们娘儿俩活路,于是积极地投身于争储的斗争中。

就这样,昏君、宠妃、奸宦共同形成了一个废储小团伙,其中昏君左右摇摆,意志不够坚定。

当然了,这小团伙最后没有成功。正统就是正统,不是那么好撼动的。有的时候关于立储的问题,朝臣比皇帝还有决定权。在满朝文武的护航之下,太子之位虽经历了几次危机,但最终还是保住了。

基于自己过去的不良行径,在纪衡登基之后,贵妃娘娘天天担惊受怕,怕自己和儿子受到政治迫害。加上心有不甘气难平,她渐渐地形成了心病,一年光景就下去陪先帝了。

纪征十岁出头,皇家的小孩儿都早熟,这时候也终于通晓了一些厉害。他知道自己越是不上进越是安全,于是傻吃憨玩起来,太后和纪衡也就对他放了心,不再难为他。

纪征觉得他们真是想太多了,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庶子,脑子里要灌进多少水,才敢大胆地去造反抢皇位?

他好好地当他的皇亲国戚,不缺吃不缺喝,想玩什么玩什么,比皇帝逍遥多了。

于是,享乐主义就成为纪征基本的人生观。

纪征此人长相随了他的母亲,典型的小白脸。唇红齿白,五官精致;脸型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轮廓渐渐分明,但还保留着少年的圆润与青涩。

他没事儿出门逛大街,所过之处大姑娘小媳妇的目光都要往他的方向飘,纪征习惯了被围观,也就不以为意。

今天,他又被围观了,不同的是,这次围观他的不是女人,而是一群太监。

是这样的,他在紫禁城北门外的街上漫步,走着走着,余光内一个小黑点由远及近。他一扭头,发现一个不明飞行物翻滚着砸向他,纪征本能地要躲开。

本来他也能躲开。

然而突然一个人影冲过来,大喊一声:“王爷小心!”

纪征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就这一愣神的工夫,那身影已经飞扑向他,由于冲力太大,他后退两步终于没接住,和那人一起倒在地上。

纪征今儿出门没带护卫,只有几个家丁跟着。家丁们的反应普遍慢半拍,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王爷被一个飞奔过来的小太监扑倒在地。

此时,那不明物体正好也落下来了,将将要砸到两人的头。纪征抽出一只手把那东西一拨,拨向一旁。

凳子打了个转落在地上,但是离开时,凳子腿还是扫到了田七的额角。

纪征搂着田七的腰,他只觉怀中的身体格外柔软,腰肢格外纤细。对方大概由于剧烈的跑动,此时粗喘着,胸口一起一伏,火热的呼吸喷到他脸上。

他的耳朵便有些发红。

小王爷生平第一次被压,就这么献给了一个太监。

纪征有些不自在,微微别开脸。然而视线内一抹红色突然垂落,由清晰变得模糊。紧接着,他左眼由于异物入侵而酸涩难忍,眨一眨眼,一片血色模糊。

田七捂着额角,向呆愣的家丁们说道:“快来人,王爷的眼睛里滴进血了。”

王爷、眼、血,这几个词凑在一起简直太令人恐慌了,那些人连忙把两人拉起来,几个家丁围着纪征又是擦拭又是吹眼睛,终于给弄干净了。

这时,孙大力追了上来,还有几个看热闹的太监也跟上来围着,看到纪征,纷纷跪下磕头行礼。

纪征揉了揉发红的左眼:“起来吧。”

太监们纷纷起身。田七站在纪征身旁,指着孙大力说道:“你好大胆子,乱扔东西,刚刚把王爷都伤着了!”

孙大力吓得又跪下来:“王、王、王、王爷饶命!”

纪征似笑非笑地看了田七一眼,心想:伤着我的明明是你。不过……反正这太监刚才救他也是好意。纪征没有理会孙大力,而是对田七说道:“你伤口在流血。”

田七捂着伤口答道:“谢王爷关心,奴才没事。”

王猛连忙掏出手帕给田七擦伤口,擦了几下,干脆直接用手帕堵着止血。

纪征看着那白手帕上刺目的鲜红,皱眉道:“还是找个太医看看吧。”

田七一听太医就头疼:“王爷的好意奴才铭感五内,可若是惊动了太医,上面问责下来,奴才就不好解释了。”

纪征想想也对,打架斗殴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声张的好。他从荷包里摸出块金子,递给田七:“这样,你找个好大夫看一看吧。你今儿救了我,这算是答谢。”

“奴才怎敢当得起王爷的谢,您就当是赏我的吧。”田七一边说着,一边把金子接过来揣进怀中。

纪征因怕耽误他看伤,也就不多说,只临走的时候看了地上的孙大力一眼,说道:“再敢生事,本王就回了皇兄,把你们全换了,打发去山西挖煤。”

孙大力连忙脸上堆笑:“奴才不敢,不敢。”

回到十三所,王猛给田七仔细包扎了伤口。正好他之前从安乐堂拿了金疮药,这会儿又有用武之地了。

做完这些,田七和王猛凑在一处数刚才从孙大力那里抢回来的钱,一共一百四十多两,除去被偷走的那一百两,还赚了四十多两。

田七捏着钱感叹,真是好买卖。

孙大力被小王爷一吓唬,想必不敢再来找他们麻烦了。

王猛把这些钱都推向田七。

田七又给推了回来:“你拿着吧,再丢我可就不管了。你以后出息着点,别总等着别人救你。在皇宫里头混,没些手段立足,䞍等着别人踩在你头上吧。你就算不能动手,不是还有脑子吗?”

王猛嗫嚅了一会儿:“我笨。”

“这倒是,”田七点点头,“你不是会医术吗?会做毒药不?做点毒药傍身也行啊。”

王猛点了点头。

田七叮嘱道:“做好了一样给我留一份儿。”

第二天上值,田七又杵在了养心殿。

纪衡看到田七帽檐儿底下一层白圈,很是好奇。他走过去把她的帽子一摘,只见她额上缠了一层白纱布。

“你这是给谁戴孝呢?”纪衡问道,一边又把帽子给她扣回去。

田七把帽子扶正,答道:“回皇上,奴才昨儿脑袋磕在门框上,受了点伤。”

纪衡打量着田七的身高,说道:“真有意思,你长这么矮,得多低的门框才能磕到你头上?”

田七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说皇上今儿很闲啊,怎么有空跟我逗贫了呢。

见田七不答,纪衡又道:“别走的是狗洞吧?”

田七面部抽搐:“皇上您多虑了。”

“田七,欺君之罪可不是闹着玩的。”

咬咬牙,田七只好实话实说,当然,要用一点春秋笔法,隐去某些细节,只说自己看到有人出老千,她多嘴说了一句,便被那人追着打,才弄成这样的。

纪衡从她刻意美化之后的表述中精确地总结了她干的好事儿:“赌钱,打架。”他眯了眯眼,不悦,“你整天都在干些什么!”

田七赶忙答道:“皇上,我整天做的主要就是尽心伺候您,其他只是打发时间。”

纪衡屈指敲了敲她的脑门:“油嘴滑舌。”

田七吐了吐舌头。

这种表情在御前可以划归到失仪的范畴,不过纪衡觉得挺有趣,因此也没说什么。他想了一下,又问道:“把你打了的那个太监是谁?”

“回皇上,是御马监的孙大力。”

纪衡于是想料理一下这个孙大力。打狗也要看主人,御前的人是谁都能打的吗?不过这个罪名不太好找,说赌博吧,他又没在皇宫赌;说打架吧,要罚就得罚双方;说是出老千吧,也太扯了点……

纪衡一抬眼,看到田七一点不知悔改的德性。他摇了摇头,算了,以后再说吧,这次让这小变态吃点亏也好。

不过,挺好的一副皮相,留了疤就不好了。纪衡便说道:“自己去御药房领点玉雪生肌膏。下次再敢打架,朕决不轻饶。”

“奴才谢主隆恩。”

下了值,田七顾不得吃饭,先去了御药房。只说受了伤皇上让来领药,也不说领什么,当值的太监听说了,包了好几种药给她,都是上好的东西,其中也包括玉雪生肌膏。

再次坑蒙拐骗成功,田七高高兴兴地回去了。

这头纪衡终于还是找来了盛安怀了解情况。盛安怀早就把昨天发生的事情打听清楚,眼下如实禀报。当然了,他已经把田七划拉到自己的阵营里,因此说话也偏着田七。奴才们业余时间赌钱消遣,这一点可以理解;田七看到王爷遇险,奋不顾身地上前营救,这一点要重点强调。

谁知,皇帝陛下听罢他的描述,冷哼道:“什么英勇护主,谁是他的主子?”

盛安怀心说坏了菜了,他忽略了要命的一点:皇上和王爷之间有点不愉快的过去。如果王爷同皇上身边的宦官有来往,总归不是好事。至于主子这个问题,田七的主子当然只能是皇上了,说王爷是他的主子,岂不是说王爷有觊觎之心……

万事怕脑补,盛安想得有点多,便有些心惊胆战,连忙说道:“皇上说得是,田七大概也没想太多,只觉着不能累及无辜。”

纪衡心想,那小变态八成是觉着阿征长得好看才去救他。

想到这里,他又是冷哼。 PeyROie4JN8QE/1ccDxRKsg3AlhCUzpAazTcouGYnU8x1tGF9JcA3acSvpZpZWgh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