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二章

化险为夷

太液池岸边种着一排垂杨柳。这时节春气伊始,柳树还没发芽,但浑身上下已经渗透入生命的气息,枝条的表皮也由干枯泛起光泽,变得柔韧。春风吹过,柳条迎风轻摆,繁而不乱,离远了看,像是一头乌蒙蒙的秀发。

田七背着手,在这一头一头的秀发下穿行。

她当然不是来赏春的,面临着生死危机,她没那个闲情逸致。

太液池的冰已经完全化了,湖面平亮如镜,微风掠过,掀起一波细细的水纹,鱼鳞一般,顺着风向着湖心滑去。

天边已经亮起鱼肚白,但太阳还没出来。整个世界冷冷清清的,早起上值的内官和宫人们偶尔路过,眼中还有些惺忪,不自觉地张口打个哈欠,呵气成雾。这些天起了倒春寒,空气凉浸浸的,激得人太阳穴发紧,一个个袖着手低头猛走,恨不得脚下生风,好早一点进到屋内。

因此也没人注意到田七。

田七走到一个偏僻处,左右张望一番,一咬牙,表情视死如归一般,猛地扎进湖中。

湖面溅起两尺多高的水花,有人听到动静,回头张望,只看到湖面上一圈一圈的涟漪,便以为是水鸟扎猛子进了湖,也就不以为意,脚步一刻不缓地走了。

冰凉的湖水浸透衣服,无孔不入,田七被冻得浑身发抖,牙关打战。她心一横,豁出去了,手脚并用在水中划了片刻。估摸着离岸边远了,田七探出头来,解下腰带和衣服扔进水中。衣服是棉的,腰带上镶着松石,这些入了水都会沉下去。

做完这些,田七往岸边游回来,一边拍着水一边喊“救命”。她不是没能力自己爬上岸,只不过做戏要做全套,她“不慎落水”,总该有个证人才好。

果然,有人听到救命声,朝这边跑了过来。几个太监解了腰带拴在一起,抛向田七,田七捉着腰带爬上了岸。

她一边吐着水,一边向几位道谢。

此时田七的形象十分狼狈,浑身湿嗒嗒的,外袍和棉衣都不见了,小凉风吹过来,把她吹了个通透,枯草叶一般瑟瑟抖着。那几个人见了着实不忍,想送田七回去。

田七摆摆手:“不用,你们都已经救了我,我可不能再耽误你们工夫,大家都有值要上,误了你们的点,我还不如直接淹死呢。”说着站起身,“放心吧,这里离十三所不远,我一个人回去就行,今儿列位救了我,大恩不言谢,回头你们用得着我,我一定万死不辞。”

于是问清楚了几个人的姓名和所属司衙,告辞走了。

回到十三所,田七早就冻木了,赶紧招呼一个小太监提了热水过来,洗澡。她在太监里属于中等级别,住的房间还算宽敞,自己在房间内辟出一个小隔间来沐浴。同屋的太监知道田七的毛病,爱干净,爱洗澡,还不能被人看——据说这人一被人看到裸体就小便失禁。此传言没有被证实过,但是也没人去触这个霉头。

田七洗澡的时候,把胸放出来晾了晾。从十二三岁开始,她的胸像其他女孩儿一样开始长大,当时的感觉,怕羞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害怕,一旦被发现是女的,她绝对会小命不保。于是她想了各种办法裹住,穿好衣服之后与寻常太监无异。但是把胸裹了不代表它就真的变小,该长的时候依然在长。白天胸口被挤压得难受,田七也不好意思委屈了它,晚上就脱光衣服在被子里放松一下。她怕被发现,就在床四周立了木架,吊起帐子,把木板床改造成一个简单的架子床,晚上睡觉时放下床帐。然后又放出传言,说自己一被看光光就会小便失禁。

如此一来倒是相安无事。说实话,没有人会对太监的身体感兴趣,虽然太监里头容易出变态,但变态的永远是非太监人群。

洗完澡,田七又自己弄了点姜糖水来喝。但是由于她这回冻得太狠了,热水澡和姜糖水都无法拯救她,下午时分,她开始打喷嚏,脑袋晕乎。

这个时候,御前的太监又来了,说皇上传她去乾清宫问话。

田七偷偷拍了拍胸口,暗暗庆幸自己先走了一步棋。

皇上现在没在暖阁,而是在书房等她。田七行了礼,起身垂首而立,眼睛盯着地面,规规矩矩地等着问话。

地面是汉白玉的,雕着吉祥莲纹,干干净净,缝隙上半点尘土不染。

虽然心中早有准备,她依然十分紧张,心跳咚咚咚的,压也压不住。脑子又沉沉的,反应不如平常快。

纪衡从书案后抬起头,打量了她一眼。她低着头看不清脸,身条纤细,穿着鸦青色公服,更把人衬得清瘦伶仃,虽如此,却并没有顾影自怜的意思,反透着那么一丝淡然与倔强。

他突然想到攀在悬崖上的酸枣树,看起来细弱不堪,却年年开花结果。

越是卑微,越是顽强。

纪衡站起来,走至田七面前。

“你抬起头来。”他命令道。

田七听话地抬头,目光平视,看到他的下巴,以及一段脖子。他今儿的便服是深红色的,领子是黑色,领下露出一圈白色中衣,白色的交领口衬得脖子修长白皙。

“抬起头,看着朕。”纪衡重新下了一遍命令。

田七便抬头看他。说实话,她虽然见过皇上不少次,这一次却是真正认真地看他。额头光洁饱满;俊眉黑而清,根根分明不杂乱,长长地斜飞入鬓;细长眼微微眯着,目含精光;高鼻梁,薄唇,肤色白皙如玉……长相自然是一等一地好,难得的是整个人的气质温润平和,贵气内敛。

田七欣赏纪衡的脸时,后者的手摸上了她的腰。田七心头一紧,僵硬着身体一动不敢动。

纪衡低头观察着田七的表情,目光平静。眼前人一脸憔悴,目光迷蒙,鼻子红红的,莫不是病了?

他的手指搭在她的腰上,春天的衣服还很厚,却遮不住她纤细的腰肢。手顺着腰带摸,摸到带扣,轻轻一挑,解下腰带。

田七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脸颊浮起两朵霞红。

纪衡放开田七,退开两步打量她。嗯,她确实紧张了,不过好像是因为……害羞?

盛安怀走过来,接过纪衡挑给他的腰带,过了一会儿又进来,回禀道:“皇上,奴才和太医仔细验过了,什么都没有。”

纪衡坐回到书案后,盯着田七,问道:“你有几条这样的腰带?”

“回皇上,一共发了两条。”

“另一条呢?”

“丢了。”

纪衡眯起眼睛,目光渐渐有些冷。

田七赶紧跪下来:“奴才也是情不得已,请皇上恕罪!”

“情不得已?”

“是。奴才今儿早上不慎落入水中,因还穿着棉衣,浸了水太沉,坠着不得上岸,奴才只好把衣服脱了丢进水里,又经太液池边经过的同僚们搭救,这才捡回来一条性命,那些人可以为奴才做证。之后腰带和衣服一起沉入水中,再找不回来。奴才不知道皇上要腰带做什么,也不敢揣测圣意,皇上您要是需要,这一条尽管拿去,倘若不够,针工局想必还有很多。”

纪衡直勾勾地盯着她:“你倒是大方。”

田七吞了一下口水:“谢皇上夸奖。”

纪衡看到她厚着脸皮把嘲讽当夸奖的样子,有点来气,挥了挥手:“下去吧,自己去针工局,缺什么领什么,今日之事休向旁人提及。”

“遵旨。”田七爬起来,麻利儿地出去了。

纪衡看着书案上的一张字条,上头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字:田七腰带内有乾坤。

这是一封匿名告状信,告状的人怕被认出字迹,是用左手写的。信的来源他已下令查了,只是对方既然敢写,想来就有把握不被查到。

至于田七的腰带里是不是有乾坤,纪衡觉得答案该是肯定的。告黑状的人不会冒着自己被揪出来的危险胡说八道,说得又如此明了,那么就应该是十分确切。

今天把田七拉过来一查,知道她落水,腰带弄丢,纪衡就更坐实了这个猜测。

田七腰带有问题,与宋昭仪之死有关。

但凶手不是田七,因为如果真的是她所为,那腰带早该在宋昭仪死时便被处理掉,不会等到今天。

也就是说,这太监被人算计着利用了,又被扣了个黑锅。

她倒是有几分聪明,提前发现了,又不声不响地处理掉罪证,还让人揪不出错儿。

纪衡的手指悠闲地敲着桌面,突然想起她傻大胆似的在御前睡大觉的一幕。他心想,这个奴才不错,该聪明的时候够聪明,该傻的时候也够傻。

复又想到方才她被他解开腰带时羞得满面飞红,目光躲闪,小姑娘一样。他勾着嘴角,摇头笑了笑,一抬头,命令盛安怀:“去,找个太医,给田七看看。”

回到十三所,田七仔细咂摸了一会儿,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对劲。皇上二话不说上来直接解她腰带,说明他得到了确切的消息知道她腰带有问题,在这样的前提下再一看她的落水,就显得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想到这儿,田七的心又悬起来。

紧张了一会儿,又觉得反正皇上已经把她放回来了,说明她暂时安全。如果皇上回过味来要收拾她,那也是她无力改变的。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她就等着吧。

果然,没一会儿就把事儿给等来了。

也是她运气好,觉着屋里虽暖和,却有些闷,于是把窗户支开来透了会儿气。透过窗缝,离挺远她就看到盛安怀由一个太监引着朝这边走来,他身后还跟着个人,手里提着一个小木箱,下巴颏儿一撇胡子,证明这不是个太监。

连盛安怀都出动了,田七觉得皇上很可能已经发现玄机,所以派这个心腹来索命了。她吓得在屋里团团转,耳听得外面交谈声由远及近,一个说“是这儿吗”,另一个答“就是这儿,您请这边走”,接着,门被咚咚叩响。

虽然嘴上说着听天由命,但坐以待毙不是田七的风格,她赶紧翻窗而出,把窗子放下来,接着趴在窗下听着屋里的动静。

盛安怀敲了会儿门,见无人应答,干脆一推门走了进来。

屋里边没人。盛安怀心思细,他走到田七床前,发现被子是展开的,伸手摸了摸,尚有余温。

这说明人刚离开不久。

把他们领过来的太监见盛安怀不高兴,于是赔笑道:“盛太监亲自来看田七,真是折杀那小子了。我才见他回来,想来是刚出去。不知道您来找他有什么贵干,倘若方便透露,回头我一字不差地转告给他,也能不耽误您的事儿。您在御前里里外外地忙活,若是让那臭小子拖着。皇上若是一时不见您,怪罪下来,一百个田七也担不起。”

盛安怀神色稍缓,答道:“也没什么,田七祖上积德,皇上亲自下了口谕让太医给他瞧病,我这不就赶紧带人来了,却没想到他竟不在。”

田七趴在窗下,听到这里,悄悄拍了拍胸口,还好还好,不是来赐死的。不过……太医是万万不能看的,一旦诊出她不是纯种太监,那就离死也不远了。

于是她刚刚落下来的心又悬起来。田七发现自己这些日子真是流年不利,麻烦一个一个接踵而至,都不带歇口气的。回头一定找个庙烧烧香,去去晦气。

里边盛安怀又和那个太监聊了几句。等了一会儿,不见人回来,他也不敢久坐,干脆让太医继续等着,他自己先回乾清宫了。

田七坐在墙根下想了一会儿,起身回了房间。看到屋里的太医,不等对方询问,她先倒打一耙,问他是干什么的。

太医把事情说清楚了,又问他是谁,田七什么时候来。

“我叫王猛,田七刚刚出去了,你等着,我把他给你找回来。”

她说着,转身出门去了王猛的住处,直接把补眠中的王猛从被窝里拎出来。王猛揉着眼睛,迷茫地看她。

田七捉着他的衣领,一路拖着走,边走边说道:“我看你身子骨弱,所以找了个大夫给你看看,一会儿你什么都别说,只管看病。”

“我自己就是大夫。”

“闭嘴。”

王猛本来就是一个不擅长拒绝的人,他连别人的客气话都经常照单全收,这会儿田七稍微强势一点,他果断闭嘴。

就这么打劫似的把人给拖回自己房间,看到太医,田七指着王猛说道:“行了,人到了,您给看看吧。”

太医仔细给王猛切了脉,看了看眼睛和舌头,又在他肚子上的几个穴位按了按,最后摇头说道:“你的肾脏和脾脏都不好,身子以前亏空过,现在坐下病根,要慢慢调理,急不得。”

王猛低头道:“你说的这些我知道,可是买药不得花钱吗。”

太医叹了口气:“我看你也不容易,反正这回是皇上的旨意,我索性给你开点好药,直接拿着药方去太医院领,不用花钱。”

王猛瞪大眼睛:“你说——”

田七及时按住了他的嘴巴,扭头对太医说道:“麻烦您,多开点。”

太医想了想,开得太多怕被清查出来,没必要给自己惹麻烦,于是他开了两个月的,又说道:“药方大致是这样,吃完之后看情况再增减一二。你还年轻,长期吃下去,过个几年,应该就能调理过来。”

王猛被田七捂着嘴巴无法发声,又被田七按着脑袋猛点头。

送走太医之后,田七拍了拍胸口,总算又一次化险为夷。这几天过得真刺激,时不时就在生死线上溜达一圈,她的心脏都跳出羊癫风来了。

王猛却不满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田七揽着他的肩膀:“好兄弟要同甘共苦,欺君之罪,有你的一份儿,也有我的一份儿。”

“欺君!”王猛的眼睛瞪圆了。

“别紧张,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还能混些药吃,何乐而不为。”说着,田七弹了弹那张药方,“回头我去给你领药。”

“就算我上了贼船,你也得把话说清楚,好让我心里有个底。”

田七只好把事情简单地给王猛说了一番。

王猛有些奇怪:“太医给你看病是好事,你怎么不愿意?”

“我这不是想着你呢吗。”田七胡诌道。

王猛有些半信半疑。

田七心里头有点过意不去,翻箱倒柜把压箱底的家当拿出来,还剩一百三十五两七钱银子。她把整的给了王猛,整整一百两的银票。

王猛看着那银票上的数字,眼睛有些发直。说实话,并不是所有太监都像田七一样能攒钱,王猛虽在一个不错的衙门待着,却没多少闲钱。

“你什么意思。”王猛把银票还给了田七。

田七又塞回来:“拿去买药吃,加上太医开的药,差不多够吃一年的,一年以后我赚了大钱,再给你买更好的。”

王猛鼻子有点发酸:“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你救了我,我今儿还利用了你,所以我又得报恩,又得给你赔不是。这点钱,不够。”田七实话实说。

在更鼓房待了一个月,田七重新做回了都知监监丞。

都知监是二十四衙门里的“下下衙门”,属于没有半点油水可捞的地方,这也是田七之前能够顺利升职的主要原因。许多人躲这个地方还来不及,她上赶着往前凑,就好像一头痴痴傻傻的肥羊主动亲近老虎,自己想不开能怪谁。

其实都知监以前不是如此,这个衙门曾经管着如今司礼监和内官监的一部分职责,也有风光的时候,不过那些都是光辉岁月,现在都知监的主要工作是在皇上出行时清道跸警的。

但凡圣驾过处,总要先有两排小太监去前路上鼓巴掌,意在警惕这条路上的人:皇上来了,赶紧走开!

田七干的就是这个。

虽说这也是一个接近圣驾的机会,但是在皇上面前露脸的概率微乎其微。你可以因为有眼色会来事儿,或是嘴巴甜会拍马屁而受到注意,但是,你听说过因为巴掌拍得响亮而被皇上盯上的吗?

再说了,经过之前那些事儿的闹腾,田七暂时也没心思拣高枝。所以她的巴掌拍得不响也不亮,跟旁人无异。

然而纪衡还是在人群中一眼认出了她。

这天朝会时间长了些,下朝的时候已是旭日冉冉。东方布满了朝霞,像火烧云一样彤红,但比火烧云多染了一层亮金色,显得朝气勃勃活力十足。太阳像是刚从炼炉里取出来的一枚铁丸,笼着红光,散发着灼灼的热量,烘散黎明时的那几分凉气。

整个世界都暖融融起来。

御驾从皇极门回来,一直往慈宁宫的方向而去。纪衡坐在龙辇之上,背着朝阳而行。前面一溜小太监鼓着手掌开道。

纪衡的目光向前面随意一扫,视线聚拢在某一处。

青色的公服,纤细的身条,腰杆子尤其细,却挺得笔直;扬着头,轻轻击掌,手指也是细细的,白皙通透,阳光漏过指缝,像是在指尖上打了个绕,亮亮的,十分夺目,使人移不开眼睛。

这种简单的事情,他做得十分专注,腰背笔直,身姿挺拔,像是一竿翠竹。

纪衡心里涌过一个念头。

这么好的奴才,一定得放在御前。

听说自己被调到御前时,田七简直不敢相信。她没托人,也没花钱,最近又倒霉,突然听说天上掉了个大馅饼,第一反应是这馅饼有毒没毒。

然而盛安怀说了:“这是皇上亲自下的旨,御前太监那么多,鲜有人能得这份儿尊荣,你小子还不赶紧领旨谢恩。快跟我走。”

田七连忙觍着脸笑道:“小的谢主隆恩……谢谢盛爷爷。”

盛安怀四十多岁,因没有胡子,看起来像三十多岁。但是宫中赶着叫他爷爷的太监数不胜数,十八岁的田七不算夸张,还有三十八岁的也厚起脸皮这么喊,谁让这位是御前首领太监呢,必须讨好。

所以眼下被田七叫“爷爷”,盛安怀也不觉违和。他用拂尘轻轻敲了敲田七的头,笑道:“你小子,还真有几分能耐。”

“哪里哪里,都是多亏了师父的教导,还有您的指教。”田七挠了挠头,又问道,“那什么……我多嘴问一句,皇上他为什么要调我到御前?”

盛安怀有些奇怪:“你不知道?”

田七摇了摇头,看到盛安怀怀疑地看她,她赶忙辩解:“这个,我有多少斤两,能越过您直接找到皇上的门路?就算我真能往御前递上一句半句的话,但您在皇上跟前是这个,”说着,竖起大拇指,“您能一点不知道?”

这几句马屁拍得熨帖,盛安怀也就放下疑虑,嘱咐了她几句,领着她去乾清宫了。

由于不知道田七的底儿,皇上又没说明白,所以盛安怀不知道该给田七安排什么差使,索性把他放在值房先领着闲差,听候调遣便是。皇上要是想起他,让他干什么,也方便支使。

御前太监的差使基本分两种:一种是职责明确的,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该你管的一个指头都不用碰,比如司设的、奉膳的、看门值夜的;另一种就是像田七这样,没有确定要干什么,有什么临时要派的事儿,直接点他们。

第一天,田七只见了皇上一面,给他行了礼,之后就一直在值房等着,什么差事都没有。

好嘛,清闲是清闲了,可是没差事相当于没钱赚。哪怕给各宫跑个腿传个话,即便对方是个选侍,也不可能让御前的人空手而归不是?

田七又是个眼睛镶金嘴巴嵌玉的,赚这些钱她特别在行,现在让她闲下来,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敛财,难熬!

其实盛安怀不给田七安排差使,并不是有意针对她、给她下马威。盛安怀是个人精,既然皇上亲自下旨要人,说不好皇上还惦记这太监几分,他得打量着皇上随时传唤田七,因此前几天没让她干别的事儿,光在值房等了。

等了几天,等到了清明节。这一天的活动比较多,首要的就是祭陵扫墓。一大清早,纪衡带着随侍、护卫以及大理寺分管祭祀的官员们出发了。皇陵修在京城往北四十多公里的天寿山里,此处群山环抱,景色宜人,是风水绝佳的万年寿域。纪衡他爹、他爷爷以及他的先祖们,都躺在这里。

田七跟着其他太监一起随驾,谨小慎微,大气也不敢出。凡事一旦和死人扯上边儿,气氛总是庄严的。不过田七的心情比表情要雀跃几分,因为她今儿终于摊上差使了——给皇帝打伞。

此时天上飘着绵密的春雨,放目远眺,整个世界像是笼了一层如云如雾的软烟。盛安怀要鞍前马后地忙,还要随时处理各种突发情况,所以不能一直保持在纪衡的视线之内,于是打伞这种事情就交给了田七。

考虑到自己和皇上之间的身高差,为了打好伞,田七只能举高胳膊,虽然手臂发酸,也不敢有任何怨言。

身为九五至尊,扫个墓也比别人排场大,过程复杂。要先行礼,行完告见礼行告成礼,接着还要宣读祭文。

纪衡的嗓子很好,嗓音清越,声线温润澄澈,跟在后面的大理寺官员普遍认为,听他读祭文是一种享受。

但是突然之间,这种享受变成了一种诡异的折磨。

许多人心下诧异,皇上读祭文怎么会读出颤音儿来?而且还颤得很有节奏,不是行文停顿的那种节奏,而是……每隔相同的一段时间,他都要顿一下,尾音打着飘忽,像是波浪一样抖动。

闭上眼睛听,还以为皇上他在做什么不和谐的运动。

许多人开始惴惴不安起来……皇上不会被走过路过的祖宗们给附上了吧……

纪衡没有被附上。他的神志很清醒,也很愤怒。因为脖子上在很有规律地滴雨水,水滴汇聚,顺着衣领流进去,那滋味,别提多销魂了。

有些本能是理智无法控制的,于是冰凉的雨水一滴下来,他的声音就跟着打战。

他斜了斜眼,罪魁祸首还一脸懵懂加无辜。

田七不知道自己的伞打斜了,整个伞面上的雨水被积攒起来灌进纪衡的领子里。

这时候她的胳膊早就酸得麻木了。

她不知道,但是有人看得清楚。这一幕被平台下离得近的几个人收进眼里,目瞪口呆者有之,心惊胆战者有之,还有些心软的,暗暗为这小太监的小命捏了把汗。

说实话,有那么一瞬间,纪衡真想直接结果了这太监。他是皇帝,当主子的想要谁的命,都不用抬手指头,一个眼神的事儿。

读完祭文,行了辞行礼,纪衡夺过田七手中的雨伞,自己撑着阔步而行。

田七不明所以,唯唯跟上。

盛安怀已经知道了事情缘由,但是他不会为田七求情,因为他暂时没把田七当自己人,觉得值不当为这人费心思。

纪衡一路沉着个脸,心里想着怎么处理这奴才。杀了吧,显得他这当皇帝的太刻薄,好歹是条人命;饶了吧,又不甘心。想着想着,纪衡一扭头,看到田七低着头不知所措地跟在他身边,一副窝囊样子。这奴才不敢往他的伞下凑,倒腾着小短腿追着他跑,肩膀被雨水打湿了一片,帽檐儿上也在滴水,湿答答的,引得她时不时地抹一把脸。

纪衡冷哼,伞却不自觉地往田七那边挪了几分。他觉得自己真是一个仁慈又大度的君主。

圣驾没有回宫,而是先去了离皇陵不远的行宫。背上衣服都湿了,就这么回去,实在难受。

早有人提前去了行宫预备。纪衡到行宫的时候浴汤已经准备好了,行宫里的几个宫女端着用具想要伺候纪衡沐浴,纪衡却一指田七:“你,过来。”他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

田七乖乖地跟着纪衡进了浴房,宫女们放下东西都出去了。

纪衡站在浴桶旁边,抬起胳膊,等着田七上前给他解衣服。他倒要看看,这人能不能发现自己干的好事。

田七当然没发现——第一次亲手去脱男人的衣服,她紧张得要死,又哪还顾得上其他。每脱下纪衡的一件衣服,她的脸就红上一分,等把他的上半身脱完,她的脸早就红成了一个大番茄。

纪衡:“……”

就没见过这么容易害羞的太监。作为皇帝,纪衡身边的下人们自然都是训练有素的,别说太监了,就算是宫女,面对着全裸的他,也能做到眉毛都不眨一下,该干吗干吗。

而眼前,他的裤子还在呢,这不男不女的小东西就害羞成这样,到底是太不把他放在眼里,还是太把他放在眼里?

别是个变态,专喜欢男人吧?

这个念头一冒,纪衡身体一紧。恰巧在这个时候,田七已经做好心理建设,干脆利落地解了他的腰带,他的裤子就这么落下来。

田七蹲下身,想要把纪衡的裤子取下来,然而他呆站着一动不动。她只好一手扶着他的小腿,一手扯着他的裤子:“皇上,请您抬……”

“出去。”

“啊???”

纪衡腿一动,抖开她的手:“出去。”

田七道了声遵旨,果断退出去,一点不留恋。出来之后,她松了口气,接着又有些不安,更觉莫名其妙。这皇上的脾气也太阴晴不定了些,刚才在皇陵时她就不知道他为何而生气,现在又是如此,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里边纪衡自己褪了余下衣物,迈进浴桶,先把小腿洗了一便。刚才被那小变态一摸,他腿上肌肤起了些战栗。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不是厌恶,但也不是喜欢。他的手指细腻柔软,还凉丝丝的,像是上等蚕丝织成的软滑绸缎,一碰上肌肤,清晰的触感从腿上直达心底,让人忍不住想要立刻摆脱。

脑子被一种奇怪的情绪占据着,纪衡也就忘了料理田七这回事。

田七觉着自己果然是霉运还没走到头。到了御前又怎样,伺候皇上又怎样,好处没捞到,反而惹得皇上不高兴,都不知道皇上接下来会怎么收拾她。

她有些泄气,离开浴房自己在行宫附近四处溜达,也不急着找到组织,反正皇上一时半会儿肯定不想看到她。

行宫太大,转着转着,她竟然迷路了。

这头纪衡洗完澡,出来之后发现雨已经停了,云层正在退散,太阳还未出来。

空气清新湿润,春雨洗刷过的世界生机勃勃。

纪衡起了游玩的兴致,便不急着回去。

这附近有一处坡地,坡上种满了杏树。自从唐人杜牧“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一句诗之后,这世界上凭空多出许多杏花村。此处行宫之内,也辟了一块地方专门弄出个“杏花村”,虽然村中几乎没人,只有杏花年年开了又落,落了复开。

这时节杏花开得正好,加上微雨初露,倒很适合赏花。于是纪衡只带了盛安怀,去了杏花坡,在一片粉白色的烟霞之中漫步。

杏花的花瓣是白中透着淡淡的粉红,不像桃花那样艳丽,也不像梨花那样无瑕,但偏有一种小家碧玉式的娇羞。一树树的杏花开得正浓,亭亭而立,在这寂静而孤独的山坡上,怒放起它们短暂而美丽的生命。

地面上落着一层薄薄的花瓣,远看似繁星万点。它们被风雨夹击,香消玉殒,提前委地,只等着零落成泥。

这样凄美的时刻,就该有一个小美人与我们的皇帝陛下来个偶遇。一个花开正好,一个怜花惜花,俩人勾勾搭搭,成就一段佳话。

纪衡也是这么想的。

恰在这个时候,杏林深处响起一阵歌声。声音清冽柔软,又透着那么一股纯净和娇憨。那调子低沉而忧伤,纪衡听在耳里,心中莫名地就涌起一股惆怅。

吾本是,杏花女,

朝朝暮暮为君舞。

看尽人间多少事?

知己只有吾和汝。

吾本是,杏花女,

梦里与君做诗侣。

但愿天下有情人,

总有一天成眷属。

这应是民歌,没什么文采,但是感情直白又浓烈。纪衡听得有些呆,脚步不自觉地循着歌声前行。

盛安怀觉得,后宫之中大概又要多一个小主子了。歌声这么好,人应该长得也不错,难得的是现在这个气氛,太好。

这一主一仆猥琐地前行着,终于,歌声越来越近了。再转过一树杏花,他们就能看到小美人了。

此刻,连太阳都很给面子,突然从云层里冒出来,洒下金色的光,掠过这一片花海,给眼前的景象镀上一层柔美。

纪衡不自觉地把脚步放轻,满心期待地走过去。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太监。

那太监穿青色公服,此时折了一枝杏花在手中把玩,低头边走边唱。杏枝在他手中翻转,花瓣被他残忍地一片片撕扯下来,随手丢在地上。

纪衡:“……”

画面与声音的差距太大,那一瞬间,他很有一种分裂感。

太监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发觉他们的存在。眼看着他一路向前走,几乎要撞进纪衡的怀里,盛安怀只好喝住他:“田七!”

田七顿住脚步,抬头发现了他们。

皇上的脸近在咫尺,田七震惊过度,一时竟忘了反应,捉着杏枝呆呆地看着他。

纪衡竟然也不说话,低头和田七对视。这太监太过臭美,还戴了朵花在冠上,最可恶的是他长得好看,戴花更好看。

但再好看,他也是个太监。

盛安怀断喝道:“还不跪下!”

田七两腿发软,屈膝要跪,然而跪到一半却被纪衡捉着后衣领提起来。她骨架小,长得瘦,分量轻,纪衡几乎没费什么力道,就把她提得两脚离地。

“怎么又是你,”纪衡无奈咬牙,“怎么老是你!”

田七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惹皇上生气,总之他现在是生气了。于是她乖乖地被提着,努力把自己化作一块抹布。她低着头,结结巴巴说道:“参、参见皇上。”

“你怎么会在这里?”纪衡问道。

田七刚才是乱逛迷了路,看到这里好玩,就多玩了会儿。当然她不敢说实话,于是发挥狗腿精神,答道:“回皇上,奴才是看到此处花开得漂亮,想折几枝回去给您赏玩,不承想您竟然亲自来了。奴才方才一时惊喜,误了见驾,请皇上恕罪。”

盛安怀在心中对着田七比了个中指。拍马屁也要看天分,胡说八道张口就来,看来这小子天赋极高,孺子可教。

纪衡把目光向下移,停在田七手中的花枝上。枝上的花瓣已经被她揪得差不多了,只剩下零星几点,他气得直乐:“秃成这样,你想让朕怎么赏玩?你是想先自己玩个痛快吧?”

田七自然不敢承认,于是胡诌道:“这个,皇上有所不知,奴才把花瓣扯去,为的是留下花蕊。蕊是花之心,花瓣妖娆好看不假,然而花香是从这蕊中散发出来的。花瓣容易迷人眼,蕊香却是骗不了人。所以要看一朵花好不好,不必看花瓣,只需看花蕊。要赏花,就要赏花心。”

盛安怀在心中默默地对田七竖了两根中指。

纪衡把田七放下了。刚才那一番话虽浅显,却颇有理趣。识花如识人,不能被表面迷惑,都要看其本心如何。这太监方才所言,是专指花,还是以花喻人?

纪衡突然觉得这小太监倒有些意思。太监精明者有之,但通透者却少。此人不够精明,偶尔还犯傻,却有一种难得的悟性,只这一点,就比那些蠢货强上百倍。

他意味深长地打量田七,把田七看得又一阵紧张,赶紧双手捧着那秃秃的花枝,献给纪衡:“皇上,请笑纳。”

盛安怀:不要脸!太不要脸!

纪衡欣然接受了这不要脸的花枝,他持着它敲了敲田七的脑门:“你喜欢戴花?”

田七早忘了自己往帽子上别了朵花:“啊???”

“那就多戴点吧。”纪衡说着,摘下了她的帽子。

当天,田七顶着一头杏花回了宫。一共二十五朵,皇上说了,等回宫他要检查,一朵都不能少,少一朵回去打十板子,五朵以上买五赠一。

“多掉几朵,咱们今生的主仆情分到此为止。”纪衡似笑非笑。

“皇上,下辈子我还给您当奴才。”田七眼泪汪汪,不忘狗腿。她这造型颇像一个移动的花篮,在脸上扑点粉,可以直接登戏台扮丑角了。

由于怕风吹掉头上的花而她不知道,所以田七一路上走得胆战心惊。后来,纪衡特许她坐在他的马车上。

田七缩在马车的角落里,一动不动,一脸郁闷。

纪衡看着她扭曲的表情,心情总算舒坦了不少。

回到皇宫,纪衡特意带田七溜达了一会儿。许多人见识了田七的神奇造型。

田七在内官之中不说混得好,但也绝不差,这会儿丢这么大人,她真是无地自容,脸皮再厚也扛不住,低着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到此,纪衡的气也出得差不多了。

回了乾清宫,纪衡果然让田七把杏花摘下来,他一五一十地数起来。田七急得直翻白眼,她总觉得这不是皇帝该干的事儿。

数到最后,少了三朵。田七不等纪衡发话,先一步抱住他的腿痛哭:“皇上,奴才死不要紧,可是奴才舍不得您呀,就让奴才再伺候您几年吧……”

看着她跪地告饶,纪衡心中大爽。

于是这顿板子就以记账的方式存下来,按纪衡的原话说就是:“等攒个整数再打,省得行两次刑。”

因为一次就能打死了……

田七叫苦不迭。

很久之后,田七把这笔账改了改,数目不变,只是把“打板子”改成“跪搓衣板”。

纪衡叫苦不迭。 JBE9hUOFiDUS7PNtxYnuighdxGoTls5n7yUF6uaERgCVnNbw0ZSUeDx71alE5tnf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