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Chapter 6

秦 沃

那个冰雪男神,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2000年。

2000年的北方,和江南的小情小景相比,多了些大气磅礴的景致。秦沃很快发觉自己很是喜欢北方的生活环境。

开学已经一月有余,秦沃已经适应学校的一切,不但知道了食堂哪个档口有好吃的家乡菜,也开始认真地练习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还总结了经验知道什么时候去电话亭不用排队就能给妈妈打上好几分钟的电话。

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也很平淡,直到那天下午木心喜带回来消息。

“秦沃,秦沃,来不及了,快点……”木心喜突然急速地冲进寝室,拉起秦沃就往外冲。

木心喜虽然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大呼小叫的,但像今天这般匆忙,秦沃倒是没有见过。

“木心喜,你干吗这么着急啊?”秦沃一头雾水,准备松开木心喜的手,没料到被木心喜拉得更紧了。

“我带你去见一个传奇,燕园管理学院的。”木心喜拉着秦沃,一边跑一边转头跟秦沃做了个鬼脸。

木心喜是秦沃的室友。她本是法学院的,报到时来得晚了些,法学院寝室不够分,就被安排到秦沃的上铺。两人虽然都是新生刚认识不久,但木心喜的没心没肺和秦沃的大大咧咧气质相投,她们像是相识多年的姐妹一样,很快打成了一片。

在木心喜的引导下,两人气喘吁吁地到了一个挤满了人的教室。

秦沃满脸狐疑地四下张望着,周围都是些和自己一样稚嫩的脸孔,有不少的女学生,一个个脸上都写满了欣喜和期待。

木心喜拉着秦沃卖力地往里面挤,连连惹起好几个女孩子不满的埋怨,她也无所谓,倒是秦沃不住地给人赔礼道歉。

“看见这阵势了吧。今天啊,是咱们学校最牛的社团‘投资协会’招新,我就是老天爷派给你的福星,我刚一打听到就赶紧去拉你过来了,要不你哪来的福气站在这里。”见秦沃一脸懵懂,木心喜凑到她耳边得意地说道。

“投资协会?招纳新学员这么多人捧场?”秦沃入学以来一直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不像木心喜,哪儿热闹往哪儿凑,自封“燕园百晓生”,而木心喜也丝毫没有愧对这个称号。

“捧场?都是捧他们社长高山的场,那可是个传奇人物。你不知道他有多厉害,用半年时间就把投资协会变成市里最好的学生投资组织。据说投资圈里最知名的投资银行、私募股权基金和风险投资公司都买这个社团的账,只要是这个社团的成员,出去找工作都比别人容易三分呢。”

木心喜感叹着:“最重要的是据说这人长得帅。”

“可是投资协会让外系的人进吗?”秦沃兴趣不高,拉着木心喜想走。

“你傻啊,进不进的再说,先饱饱眼福。”木心喜拽紧了秦沃的手。

就在这个时候,秦沃见到了高山。一个高大健朗,看上去沉稳无比的大男孩,跟着好几个人一起走进教室,但秦沃几乎一眼就可以判断出,他就是木心喜口中那个传奇人物。

秦沃安静了下来,仔细打量他。

他走路很快,大概是因为个子比较高的原因,显得有些鹤立鸡群,被人群簇拥着的他看起来像个明星,白净的脸上浓眉大眼,同时透出一股精明劲儿,所以也难怪从这张好看的脸上,很容易看出来有些傲气。

可是一旦他开始讲话,又犀利得让人意外:“我想知道在场的各位同学,哪些是冲着我来的?”高山没有多余的废话,言简意赅地开场。他一说话,整个教室就安静了下来。

好多女孩子们羞羞答答地举起了手。

秦沃借机扫了一眼,起码有三分之二。秦沃不禁暗自笑了一声,多少少女梦。

“好了,你们可以离开了,请走后门。”高山冷冷地做了个请的姿势。

这一句话像一块大石头投进河里,一下子溅起不少水花来。本来欢呼雀跃的女孩子们脸上一脸狐疑,大家叽叽喳喳地讨论,互相探寻着答案,而台上的高山,并不像开玩笑的样子,满脸严肃。

看来传说中的这位高山是个狠角色啊。大家忙撤回自己高高举起的手,嘻嘻哈哈的样子也都收住了。但偌大的教室里,拥挤的人群居然没有一个人要走,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木心喜不禁得意起来,附在秦沃耳朵旁说:“怎么样?是个传奇吧?六亲不认的冰块男神!”秦沃倒是比较镇定,心想这高山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看到并没有一个人离开,台上的高山又接着说话了。

“我知道很多新生把加入我们社团作为入学目标。你们中的很多人还没来得及想清楚为什么就稀里糊涂地坐在这里了,这样的人,不是我们投资协会欢迎和喜欢的。但你们既然不愿意走,那好,就请拿出你们的十八般武艺,挤破头打败站在你们身边的对手,加入这个非常非常非常无聊的社团。”

高山一连说了三遍“非常”,虽然他说得严肃,却逗得不少女生笑起来。而人群中的秦沃却暗暗给高山下了个八字评语:过于张扬、自负自大。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高山阐述了投资协会在过去两年的发展。很多的专业术语,对于秦沃而言,是陌生的。

但是又和年少时对父亲的回忆重合了:投资、并购、上市和整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高山结束宣讲会,匆匆离去,留下一屋子的人,大家都很踊跃地去抢报名表。木心喜欢欢喜喜地抢回两张,兴致勃勃地拉着秦沃要填。秦沃却很犹豫,这里大多是金融背景的,她俩凑什么热闹呢。

“填一张又不会死啦,反正你也选不上。”木心喜塞一张报名表到秦沃手里,很认真地问道,“不过你说我要写什么才会让社长注意到我,让我可以进下一轮和他单独面试啊?”木心喜笑嘻嘻地说完,咬着笔杆子冥思苦想起来。

一周后,投资协会的第一次放榜倒是让人很意外:秦沃进入了下一轮面试,木心喜却出局了。木心喜很是吃惊:她还记得秦沃的报名表填得很是普通,也没什么大优势,而她为了证明自己对数字的敏感度,把三岁就能数1000个数,被亲戚称为文曲星下凡的事情都写上去了。

“佳佳,别的我不敢说,就申请投资协会这个事情,你说好歹投资法律一家亲,你说秦沃怎么就选上了,我就没选上?他们把那社长高山吹得多神气似的,我看就是个睁眼瞎嘛。”木心喜一边扒拉着饭,一边鬼哭狼嚎地向她们另外一个好友易佳佳哭诉自己遭遇的不公。

易佳佳是行政管理系的,相比木心喜要娴静得多,相比秦沃又更沉稳、心思缜密一些,三人在一起,优势互补,很快结成姐妹淘,关系十分融洽。

“向来都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不争即为争了。”易佳佳笑着安抚木心喜。

“你也别急,属于你的那个社团也许……还没成立呢。”秦沃调皮地调侃木心喜,但也很奇怪自己怎么就被选上了。

木心喜着急嚷嚷:“秦沃让你得意,高山这样的冰天雪人,肯定不会给你好果子吃。祝你早日被冻成冰棍!”

真是够凶狠!秦沃也没太在意,木心喜这人就是刀子嘴,内心还是为秦沃高兴的。

很快就到了投资协会面试的日子,秦沃倒没什么压力,但到投资协会办公室的时候,情况却让她有一些吃惊。她以为至少有三四十个进入下一轮的人一起面试,但推开办公室门,发现里面除了上次见过的高山,别无他人。

秦沃自如地走进去坐下,但她感觉从进门开始,坐在屋子里的高山,就一直盯着她,有种怪异的不友好感。

“难道因为我是外系的?”秦沃在心里自我安慰着。

从秦沃的视线看过去,高山坐在稍显空荡的屋子里唯一的横桌后面,可能是屋子朝向的原因,他的脸隐在窗户背光的阴暗处,看不清表情。他的双手交叠在桌子上,背靠在椅子里,用一种奇怪的眼神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这种审视的感觉,让秦沃有些不舒服。

“你是秦沃?”他在她坐下之后,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问道,声音冷冷的。

秦沃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回答道:“对,人力资源的秦沃,没想到被选上了。那天就是被朋友拉着填了报名表。你要觉得我不合适的话,没关系。”秦沃不停地说话,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气氛不尴尬。

“你爸爸叫秦盛生?”高山终于又开口了,一边翻看着秦沃填写的报名表,一边打量秦沃。

秦沃点点头。

她看到高山一直盯着报名表上父亲姓名以及单位一栏上的“余杭大隆有限责任公司”。

她看到他一直满不在乎地靠在椅子里的上半身,像是要靠近自己一般,前倾了过来。但又好像在克制什么似的,只是视线从报名表上移到她身上,又低头盯着桌子上的那几张纸。一句话也不说。

秦沃看着怪异的高山,以为他不舒服,忽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的,主动套近乎地询问:“高山哥,高山哥,你没事吧?”

“谁是你高山哥!”高山很久没有听人这么喊过自己,莫名打了个寒战。他反应很激烈,抬头怒瞪着秦沃。

他突如其来的暴怒吓到了秦沃,她从小到大几乎没受过什么委屈,被一位面试的学长这样吼还是头一回。本来只是想感激一下高山给了她这次机会而想关心他一下,不料这位冰雪男神脾气如此火暴。

高山深呼出一口气,好像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低头看着秦沃的报名表,装作没看到她写在眼神里的委屈。

“余杭大隆?我好像听说过这家公司,似乎是一家上市公司?”高山努力让自己的语调平稳。

秦沃怯怯点头:“我爸爸是创始人秦盛生。”

“你爸爸是一位称职的企业家吗?你了解他吗?”

秦沃感受到了高山的挑衅,抬头咬着牙瞪着高山。

“你是面试我,还是面试我爸爸?这就是人人都想进的投资协会?我看你们改名叫人口普查协会算了。”秦沃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没好气地对高山说。

秦沃明显地直面了高山的不友好,她二话不说转身走出了办公室,把自以为是的高山扔在身后,心里想着以后要离这个人远远的,此生再也不想相见了。

世事总是事与愿违。

生了一肚子闷气的秦沃,晚上连食堂都不想去,只是躺在床上看小说。木心喜冲了进来,一把将她拽起来。

“秦沃,你不是说你把投资协会的会长高山臭骂了一顿吗?”木心喜摇晃着秦沃。

秦沃没好气:“是啊,那个自大狂……”

木心喜抢白:“不是吧,难道冰雪男神对你一见钟情了?”

“你胡说什么,他对我很不友好,似乎恨我恨得牙痒痒。”秦沃对木心喜莫名其妙的推断很无语。

“可是你知道吗,投资协会报名的300多名学生中,你是最终入选的20名会员之一,而且你是唯一的非金融专业的!还是唯一的女生!”木心喜连说了两个唯一,啧啧感叹的同时眼中充满了羡慕。过一会儿,她一拍脑袋:“难道他是想通过刁难你的方式引起你的注意,实际上对你一见钟情了!”木心喜笑了起来,沉浸在自己幻想的故事中,又惊又喜。

秦沃却呆住了。在她站起来转身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她就没想过能通过这次面试。高山看起来明明很讨厌自己的样子,为什么却做出了让她进投资协会的决定,这一切让她迷惑不已。

这个冰雪男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6AHybSj8pwv6kYzN4EtkOenIDNpg3I9Gpn7wMkpJswcCMr9lLx+pH/n336nQ0ZH7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