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Chapter 5

高 山

此时此刻真正站在这里的时候,

他比自己想象中平静。

2001年。

午夜一点的中环,平静之下隐藏着喧嚣,诸多高档写字楼里还灯火辉煌,无数金融界精英人士正在挑灯夜战。

这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高山站在街边,仰头望着漆黑天幕下一格又一格亮着灯的窗户,在脑海中勾勒出此刻里面一帮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热火朝天埋头苦干的景象。他感觉自己体内的血隐隐热了起来,似乎已经看到未来他也会经历无数个这样的夜晚。他即将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像一个嗜血的勇士上了战场般竭尽全力地冲锋陷阵。

这里就是他的战场,香港中环世贸国际的摩天财团,他未来奋战的地方。

若是来到香港,就不得不去趟世贸国际。即便在高楼耸立的中环,你也很难不被这座楼吸引:它的外观造型,是理性思维中透出感性的想象,全面玻璃的装修,让它白天徜徉在各种光的照射里,高端大气;而到了晚上,又反射出国际大都市固有的纸醉金迷。

2001年的国际顶级投资银行摩天财团,在内地只招收两名投资银行部分析师。高山一路过关斩将成为万里挑一的幸运儿。

兵贵神速。他夜里才刚从北京乘坐九龙航空抵港,在公司已经预订好的中环一家五星级酒店稍作休息后,便起身出门,步行来到摩天楼下。

此刻的高山被全香港最高档的写字楼、顶尖的购物商场和无数如兰桂坊一样灯红酒绿的酒吧包围着。身处这个纸醉金迷世界的最中心,除了即将大展拳脚的冲劲,高山还隐隐有些担心。

上一年并不是多么宁静的一年:2000年3月,市场调整开始,一直持续到4月,这一连续调整导致了华尔街股市的大灾难,纳斯达克指数连续40天下滑,股票市场不断探底。最受华尔街瞩目的网络股泡沫开始破裂,美国股市出现了自1987年股灾以来最大的震荡,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至4月15日跌至3321点。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很多老牌资本公司也未能幸免,宣布关闭并清盘。

美国经济也在2000年开始整体降温,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道琼斯指数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跌幅虽然没有纳斯达克指数那么大,但是两者也都从2000年年初的高点开始下滑。和欧美股市相连的亚洲资本市场也不能幸免。刚从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中缓过劲儿的香港金融市场也未能幸免。

仰望高高矗立的世贸国际中心,高山思虑着,不知道在如此的经济形势之下,相对于学生时代的完美答卷,迎接自己的会是一场怎样的风暴。

学生年代的高山,的确有足够令别人羡慕的资本:从高中时代开始的学霸、年级大队长、省重点中学、高考状元,17岁进国内最好的大学,21岁从国内最好的大学毕业,被国际顶级投资银行录取,成了这一年被摩天集团录取的两名内地学生中的一员。

在金融界的战场上,自己能否在这风暴之中乘风破浪、游刃有余?

急促的手机铃声将高山的思绪拉了回来。

来电显示是吴东娜,他一同赴港的同班女友。吴东娜毕业之后收到了香港一家中资投行万商银行研究部的offer(录用通知),比他早一周来香港。

高山这才恍然想起落地香港,他急于要来公司楼下走走,而忘记联系她。

一边接起电话,高山一边加快步伐往公司的方向走去。

“东娜,抱歉我太累了,刚到酒店,现在出来走走。对,明天一早去公司报到。”

高山一边说着话一边走着。

他的身后,是流动着的不夜城,是他青年时期无数次听爸爸说起过的香港的商业核心地带,是父亲铩羽而归的梦想之地,是他在燕园求学岁月里一直向往的地方。

但当他此时此刻真正站在这里的时候,他比自己想象中平静。

几个小时之后的早晨,当他重新回到中环的时候,无论迎接他的是疾风骤雨还是蓝天白云,都必须以无惧一切的姿态勇往直前,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香港,你好。”他在心里默念。

早上8点,高山来到办公室。他环顾四周,此刻办公室里人不算多,遇到的大多是年轻人,正用流利的英语和粤语各自忙碌地打着电话,每个人都专心致志无暇他顾。

高山观察着他们,同时也在心里猜测着他们的年龄和工作经验。

“高先生,除了例会,平常办公室里人并不多,而且在办公室里的大部分是比较初级的分析师。”

说话的是负责接待新员工的漂亮的人事部秘书Jojo(乔乔)。

她微微一眨眼,仿佛看透了高山眼里的疑惑。刚报到的投资银行部的新人,其实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才生,也是未来资本市场的精英,人事部自然也当宝贝,Jojo对高山耐心又有礼貌。

“Jojo,北京来的另一位分析师报到了吗?”

“你指的是苏江源吗?他已经到了,刚刚被孙总叫到办公室去了。”

Jojo指了指办公室右边敞开玻璃的办公室:“孙总的办公室在那边。”Jojo口中的孙总,是高山的直接上司、投资银行部的高级经理孙狸,在摩天已经工作5年了。

高山友好地朝Jojo点点头表示感谢,便主动走向孙狸的办公室。心里想着规定的报到时间是9点,为了留下好印象,自己特意提前了一个小时,没想到这个菁华大学的苏江源比自己到得还早。

高山礼貌地敲了敲孙总的门,走进去看到孙总和另外一名年轻人谈笑风生,他想,这必然就是苏江源了。高山打量了一下他,这是个穿着时尚洋气的年轻人,比他想象中还要俊朗。

“孙总,您好,我是高山。”高山报到第一天,免不了有些忐忑,主动笑着向孙狸伸出手。

孙狸淡淡地伸手,收回了脸上的笑容,让高山有点尴尬,只好转头去看自己旁边的同龄人,热情地自我介绍:“您好,你就是苏江源吧?我叫高山,燕园管理学院的,我之前就听说过你了,没想到你比我早到,咱们都从北京过来,以后请多多指教。”

高山说了半天,“苏江源”都没有搭话,而是嘴角上扬,坏坏地笑着看着他。高山似乎觉察到什么不对,赶紧停了下来。

“唔好意思,认错人喇,我系Adam(亚当)。”这人开口甩出一句标准的粤语,呛得高山满脸通红,高山转头看向孙狸寻求解围。

“这是Adam,你这错误犯得太低级,要是客户怎么办?”孙狸语气依旧不冷不热,但字里行间责备的意思很明显。高山尴尬万分,脑子里寻思接到的通知明明说今年只有两个新人,一个是自己,一个是苏江源,所以才敢自信地打招呼,没想到却热脸碰了冷屁股。高山一冲动差点把自己犯低级错误的理由说出来,但转念想想自己刚才在玻璃门外看到孙总和Adam谈笑风生的画面,而且对外宣称的两个人,突然变成了三个人,高山似乎明白了什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不好意思。”高山细节上出了差错,也不再多解释,少说为妙。

“马上到9点钟了,9点是我们名义上的法定上班时间,但是以后你会经历无数个没日没夜的时刻,我带你们去工位吧。”

高山老老实实地跟着孙狸走到一玻璃之隔的开放办公室,一个穿着时髦职业装、有着精致妆容的女孩立刻迎了上来。

“孙总。”女孩很恭敬。

“Adam,山,这是Nico(尼科),我们团队的秘书。”孙狸介绍。

Nico礼节性地微笑着向两人致意,高山也浅浅笑笑。

“他俩的位置安排在哪?”孙狸问。

Nico带着三人到一边,指着两张相隔不远还空着的桌子:“就是这两处。”

孙狸扫了一眼,不动声色地指着就近的一张:“高山,你坐这里吧,宽,光线好,离茶水间也近。”

孙狸突然态度大变倒让高山吃惊起来,忙不迭地谦让起来。

“我没关系的,Adma坐这里吧,我去那边没问题的。”

Adam别有深意笑笑,按着高山的肩膀让他坐下来,用蹩脚普通话对他说:“不用客气啦,哪里都一样啊。”

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电脑屏幕上映衬出身后孙总办公室的那一刻,高山才恍然大悟。从此以后,自己电脑显示屏上显示什么以及自己的一举一动,背后那双眼睛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高山倒吸一口凉气,想他纵横燕园几年,却还是缺少职场实战经验,第一天就被上了一课。高山暗自提醒自己要变得更加警惕谨慎才行。

还没等高山回过神来,孙狸就从Nico手里接过厚厚一沓资料扔到高山桌子上。

“我现在要去开视频会议,三个小时后出来的时候,我希望你已经写完了分析报告。”孙狸言简意赅地布置完任务转身就走。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高山除了中途去了一趟卫生间之外几乎眼都没眨一下。而与此同时,不远处的Adam却无所事事,找人聊聊天,上网看看新闻,下楼买杯咖啡。

晚上的新人欢迎宴会上,高山终于见到了苏江源,也搞清楚了自己和Adam的差别。

投行惯例,新人欢迎宴会都往豪华里操办,今夜的宴会点选在了香港最奢华的五星级酒店,成功的投资银行家们穿着笔挺的西装侃侃而谈。高山手握着装有某大领导法国酒庄自酿红酒的水晶杯时,无法控制地向他们靠近,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似乎想和他们一起统治这世界。

苏江源是主动跟高山打招呼的,他走近高山,冲他举了举杯。

高山眼前看到的,是一位看起来很朴实的小伙伴朝他举杯,这人的个子比高山矮一点点,很是敦实,给人一种可以信赖的感觉。和周围的人比起来,不知为何,高山立刻对他有了一种亲切感。

凭直觉,他猜测这位才是苏江源。

“Hi,高山,我是苏江源,面试的时候我见过你,但你没看到我。”苏江源认真地自我介绍。经过上午的乌龙事件,苏江源的平实让高山一下子轻松下来,整个欢迎宴会上两人都待在一起,互相倾诉着来到香港的各种感受。

快散场的时候,苏江源搂着高山的肩膀站在宴会厅偌大的落地窗前,指着那些用英语说着自己参与的几十亿的大项目的人群,指着落地窗外维多利亚港的夜色,语重心长地说:“高山,加油干,总有一天我们会拥有全世界,还有什么工作能给刚入社会的年轻人这么牛×的一切。”

高山知道,苏江源有些醉了。

但自己不能醉,一个欢迎宴会,高山已经搞明白了,原定的新人只有他和苏江源,而Adma是空降的VIP(贵宾)。他是孙总一个大客户的儿子,留美回来的香港人。更坏的消息是,高山还打听到苏江源的领导万总,和自己这边的孙总向来不对付,两人牵扯的核心利益太多,万总跟上层领导关系较好,而高山正是万总推到孙总团队的!

本来微醺的高山一下子清醒了,长叹一口气,觉得未来的日子可不轻松。

突然手机连着响两声,进来两条短信。

一条是吴东娜的,一条是秦沃的,高山点开秦沃的短信。

“高山哥,你去香港适应了吗?祝一切好。”高山不自禁地浮起了笑容,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小丫头对自己礼貌起来了呢?

高山快速地回秦沃:“很好,谢谢。”高山也不明白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如此客气起来,他也说不清楚这客气里是陌生的疏远还是其他别的什么东西。

高山愣了一会,才打开吴东娜的短信。吴东娜说房子已经收拾妥当,问他今晚要不要去她那里。高山想了想,回复吴东娜说明天一大早有会,先住在公司给新人统一安排的酒店里,过几天再说。

高山的身后,依旧是都市车水马龙的喧嚣,而他落寞地站在角落,从宽大的落地窗往外看去,漆黑一片。还好,从父亲进监狱的那一刻,他便与这种孤独感为邻。

只是,他本希望进入投行是一个新的开始,但不曾知道这也是一个新的战场。他知道从今往后,在孙总手下一天,他就会被提防一天。 wWm/i0i1TzcZmsl/OPCq9EehmmcjR84+wdkgsW4tCaRIrzQRNdz8tV8nxxCO7IZ3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