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Chapter 4

秦 沃

相爱容易,相处太难。

世事如书,横亘在20年的恩爱夫妻之间的这个事件究竟是什么?

1998年。

秦沃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面临这样的选择:跟爸爸过还是跟妈妈过。

那天早上,秦盛生装作早起没睡醒的样子,迷迷糊糊想要去抱在厨房做饭的林芳。他们这段时间虽然睡在同一个房间,但其实秦盛生一直睡在卧室的沙发上。

年轻的时候,两人每一次激烈的争吵最后都会以这样的方式和好,秦盛生想再试一次,试图先低头和好。但林芳却有些厌恶地推开了他,头也没回地继续做早餐。

秦盛生心里立刻清楚了,林芳是不会回头了。

早餐的时候,林芳、秦沃、秦沁都各有心事。

秦盛生反而平静了,表情比较舒缓。

林芳很决绝,她骨子里的强势和倔强秦盛生是了解的,这也是当年他爱上她的原因。

秦沃首先打破了寂静:“爸爸,妈妈昨晚提到的,您的公司出了什么问题吗?不是都上市了吗?”

秦盛生心里震了一下,然后表情很自信地回答秦沃:“爸爸的公司没有出什么问题,倒是爸爸朋友的公司出了问题。”

“爸爸,我有些听不懂了,您的公司都好好的,您还要和妈妈要分开吗?”

林芳没有直接接上秦沃的话茬儿,倒是看着有些迷惑的秦沃,很认真地说:“你要知道,沃儿,爸爸妈妈无论如何都是很爱你的。”

秦沃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

“爸爸和妈妈决定暂时分开一段时间。”秦盛生缓缓开口,恢复了他作为公司掌舵人该有的沉着冷静。若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就只有面对。

“爸!”秦沁最先反应过来,她生气地放下碗筷,瞪着秦盛生。

秦沃只是静静地看着。

“爸!您的公司上市了有钱了,难道就要抛弃我们了吗?说离开就离开。秦沃还小呢!”秦沁似乎很愤怒,也把秦盛生最爱的秦沃拉出来加重分量。

“这是我和你妈一起做的决定。”

秦沃疑惑地望着妈妈。她记得小时候,妈妈总爱给她读《致橡树》。妈妈说这首诗是她和爸爸的定情诗。她最喜欢读:“我若爱你,我必将是你身旁的一株木棉,以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她说这就是她心中最好的爱情。

“妈妈,是因为爸爸长成了参天大树,而您不想做木棉了,所以你不爱爸爸了吗?”

林芳和秦盛生听秦沃这么一说,有些吃惊地迅速互看了一眼。

他们的定情诗《致橡树》。

往事并不如烟。

林芳甚至都心软了,眼眶也红了起来,但还是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摇了摇头,摸了摸秦沃的脑袋。

“沃沃,沁沁,你们想跟爸爸过还是跟妈妈过?当然,不管你们选择谁,我们都像从前一样爱你们。”

若是有时光穿梭机,秦沃很想回去抱抱那时候的自己,还有林芳和秦盛生。

因为从此后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光就一去不复返了,最后温馨的记忆就停留在那一刻。

此后秦盛生很迅速地搬离了原来的家,也很迅速地在市里新开盘的别墅区购置了一栋别墅。刚开始,只要秦盛生在市里,都会把两姐妹接过去,在新别墅里一起聊天吃饭,似乎像是和过去的天伦之乐一样,虽然画面缺少了林芳的身影。

秦沃一度还盼望父母有一天还能走到一起。

但一年之后,秦沃在秦盛生那里碰到一位年轻漂亮的阿姨,秦沃感觉到了父亲的变化。她也想再做些尝试,一度就不再去父亲那里了,无论父亲的司机来接几次,她都不去。

秦沃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引起父亲的注意,潜意识里希望爸爸还是选择自己和妈妈。

年少的她,绝对没有想到的是,作为偶像和人生标杆的父亲,会慢慢淡出她的生活,一来是因为他越来越忙,公司越做越大,“余杭大隆”的大名可以经常在新闻上听到;二来是因为他也需要新的家庭,来维持他幸福又体面的成功企业家形象。

不久后秦盛生再婚,又很快壮年得子。

聪明如秦盛生这样的商人,自然懂得成功的事业总需要佳人相伴才能相得益彰。

林芳对这一切像是不怎么关心,从来都不主动打听秦盛生的新闻,偶尔在电视上看到余杭大隆或者秦盛生的采访,也只是很平静地看着。

她也有了新的生活。

她从教导主任做到副校长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她成为全校唯一的女副校长,当然也成了校长的后备人选。

和秦盛生不同的是,林芳此后没有再婚,一心扑到了事业上。

一切看起来似乎又恢复了平静,各自美好着。

在秦沃的眼里,父亲秦盛生和母亲林芳,两棵曾经紧紧依偎互相支撑的大树,各自分开而又各自有了自己新的轨迹和道路。

此后,秦沃在无数个睡不着的夜里,带着一颗少女怀春的心,思考着爱情的意义时,秦沃能感受到,妈妈对爸爸的爱,其实从来没有变过,无论她以多么波澜不惊的方式过着自己的生活,但她心里是孤独的。

对于他们的分开,秦沃隐隐觉得,和他们那天晚上提到的父亲的那位战友叔叔是有些关系的。

相爱容易,相处太难。世事如棋,横亘在20年的恩爱夫妻之间的这个事件究竟是什么?

她很想揭开这层蒙在父母心上的伤疤。在平日里,她好几次想问,但又不敢去打扰表面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的母亲。

2000年,18岁的秦沃在离开余杭要去读大学的前一夜,还是按捺不住,满腹疑问地走进了林芳的卧室。

卧室的灯关着,秦沃看到母亲已经和衣睡下。秦沃有些不忍心叫醒她,刚准备悄悄离开,林芳却坐了起来,招呼秦沃坐到床边。

对于女儿们,林芳一向疼爱有加。秦沁已经毕业参加工作了,一年也就回来几次,而小囡要去上大学了,虽然是件喜庆的事,但还是要面临更多分离的时光,心中有些不舍,她抬头想多看看秦沃。

她看到秦沃欲言又止的样子,猜到秦沃怕是要问什么事情了。

“沃儿,有什么事情吗?”

“妈妈,明天我就要去北方了。这两年我一直想问您,为什么您和爸爸如此恩爱,却最终选择分开?沃儿一直没想清楚。”

在离开去开始新的生活之前,秦沃总算问出口了,也算了了自己的一桩心愿。只是她害怕伤害到妈妈。

林芳果然深叹一口气,半天才说:“你爸是个商人,我是个人民教师。商场虽然如战场,他有他的经商大道,但我有我的朋友情义。我在他身边,忍不住用我的情义对他的冷酷无情指手画脚。他憋屈,我痛苦。你爸爸的公司也上市了,他有他的阳关大道。妈妈也想通了,爱他就让他痛快地过他的日子,一个人好过总比两个人凑合好。”安静的夜里,林芳第一次说出自己真实的心声。

“妈妈,果然您还是深爱着爸爸的。这些和那天晚上您提到的事情有关系吗?”

“商业上的事,我也不是太懂。沃儿,等你长大了,有些事你自然就会明白的。”林芳说了些没头没脑的话,并没有细细告诉秦沃那个最真实直接的导火索。

秦沃知道秦沃崇拜她父亲,那么就这样吧,有一些真相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必要知道,让秦盛生当那个英雄一般的父亲吧。

次日,一列轰隆隆的火车载着对新生活充满憧憬的秦沃驶向了北方。 wTLYOCv823K13eHcsFkTffs8gPUZcDvhui/MeGqCvGnDIxtezz/hM15ru7FxG7Rn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