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Chapter 2

秦 沃

那些极度欢愉、热闹的盛宴之后,

迎来的总是泪流满面的离别。

1998年。

若人生分四季的话,16岁这一年的时光对秦沃来说是秋天。有些本来她以为会一直存在的暖色,很快就凋谢了。

1998年2月的余杭城,整个城市还沉浸在春节喜气洋洋的氛围里。街上满是已经燃放的烟花爆竹的痕迹,不远处还不时地传来欢庆春节的爆竹声。

也许是受了正月里喜庆气氛的感染,一向低调的秦盛生,反常地包下了杭州城最高档的酒店,要为他最爱的小女儿秦沃开生日宴会。

秦沃的生日在2月14日,正好是1998年的正月十八,这一天也是西方情人节。在意大利的特尔尼,这一天以爱之名,成为人们的法定假日。人们以此来表达对无私无畏的纯粹爱情的崇尚和向往,千载不灭。这是一个因宗教而起、因爱情而延续、颂扬个性与勇气的节日。

爱是美好的,爱也是动力。

“在这一天来到人世的秦沃,大概本身也预示着美好吧。”

秦盛生总是对这个小女儿疼爱有加。

那天,杭州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到齐了。秦沃穿上爸爸托人从香港买回来的红色洋装,站在秦盛生身边,接待来参加宴席的叔叔阿姨们。

秦沃不是特别喜欢这样的场面,感觉浑身都不自在,但碍于父亲的面子,她还是一直满脸幸福地微笑着。让她意想不到的是,所有的人都急不可待地往秦沃手里塞着一个个厚厚的大红包,然后或捏捏她的脸,或拉拉她的手说:“沃沃长成大姑娘了!”“沃沃生日快乐啊!”“沃沃今天真漂亮啊!”

秦沃刚开始是傻乎乎地笑着,到后来慢慢有些待不住了,不停地朝一旁的爸爸使眼色,示意秦盛生她不想再站在酒店门口接待客人了。秦盛生却总是假装没看见,依然与各路秦沃认识的不认识的叔叔阿姨们热络寒暄。

秦沃逮着个间隙,偷偷溜进内堂找到了正在帮忙安置客人的姐姐秦沁。秦沃把秦沁拉到一边,夸张地向她展示自己的整整一书包红包。

“姐,爸爸为什么忽然这么大张旗鼓地办生日会,为什么这么多人给我这么多红包?”

秦沁比秦沃大7岁,秦盛生夫妻忙碌不在家的时候,她就是家里的小太阳,心思自然更人精一些。

秦沁哈的一声笑了出来,语气里满是自豪:“这个生日宴会,你以为只是给你办的啊?这是给爸办的。这些给你红包的人,以后啊,他们都有用得着爸爸的地方。你来我往,这是人情世故!咱爸多聪明的一人。”

“而且,”秦沁郑重其事地按了下秦沃的肩膀说,“沃沃,咱们家和从前不一样了。”

秦沃有些茫然。

秦沁神秘地眨了眨眼:“爸爸的公司上市了。”

“姐姐,爸爸都唠叨上市好几年了,姐,上市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就好像把公司作为整体,嗯……比如说像一个蛋糕一样,放到资本市场上去买卖,形式主要是股票。股票你见过吧?”

秦沃摇了摇头。

“其实我也没见过,不过听爸爸讲过一些。这么说吧,你可以把股票想象为一种票据,作为一种买卖的凭证。总之呢,上市是一种很光荣的事情,说明公司的价值更大了,蛋糕做大了,每个人也就有更多的蛋糕可以分。”

“原来咱爸发达了。也就是说,爸爸事业有成了。”

“当然。嗯,我觉得呢,我们家会很快换一所更大的房子,而且你会有更多的新衣服!”秦沁兴奋地摇晃着秦沃。

秦沃还在努力思索着秦沁话里的意思,秦盛生和林芳两口子已经在众人簇拥下走过来。秦盛生冲姐妹俩招手,众人也大叫:“沁沁,沃沃,快过来拍张全家福。”

秦盛生和林芳这几年事业上都忙,以前他们还会像多数家庭一样,一年拍一次全家福。但此刻夫妻俩竟然发觉这是一家四口这几年来第一次一起拍照,免不得表情有些异样。

倒是秦沁和秦沃都很开心,姐妹俩互相做鬼脸的模样逗乐了秦盛生和林芳,夫妻俩相视一笑被摄影师抓拍了下来。这一家子幸福的样子感染了起哄的宾客们,不少人眼里都带着艳羡。像秦盛生这样事业有成,家庭幸福,是多少男人一生的终极梦想,而且秦盛生现在正值壮年,后面还有大把好时光。

秦家两口子当然读懂了众人的羡慕神情。

秦盛生是退伍军人出身,因为脑子聪明,跟紧了下海的大潮,很快就成为一名出色的商人。林芳是中学老师,因为业务突出,还担任着中学教导主任的职务,外加贤妻良母的角色。本来两人性格有些差异,但过去20多年来倒也相处得很融洽。

在这样特殊的喜庆日子里,和睦的家庭也就格外让人羡慕。

待到酒桌开席的时候,众人都起哄要秦盛生两口子讲话。

秦盛生推辞不过,识趣地端起一杯酒敬给了林芳:“那我就说说吧。今天是个好日子,是我小女儿的生日,我要特别感谢我的妻子,要不是她,我不会有今天的一切。”

秦盛生说完,拿起酒杯,朝林芳微笑了一下,一饮而尽。

秦沃看到平常颇有气势的当教导处主任的妈妈,这时候倒有些别扭和局促了。

大家起哄嚷着叫林芳说话。

林芳终于站了起来:“秦沁、秦沃,来,过来敬诸位叔叔阿姨们一杯。”林芳并没有说什么舍小家为大家的豪迈之言,只是淡淡地叫来了在隔壁桌的姐妹俩,两人很听话地拿起杯子,向众人敬了一杯。

众人一阵配合地哈哈大笑过后,又掀起一波热闹的高潮。

“秦总,公司上市,我们厂子也有钱了,接下来有什么规划?”

“咱有钱了,就得做些大买卖。我们也赶了个潮流,公司顺利上市了,大伙儿都有钱了。英雄时势造,只要最后的结果是成功的,之前经历的种种事情,都是值得的。”秦盛生说完最后一句话时,看了看林芳。

旁人倒是有些激动:“秦总,我们当时也是丢掉铁饭碗加入公司的,从一间15平方米的小房子跟着您一步步把公司做起来,我们不但把人押您这儿了,还把资金也押您这儿了。还好,您没有让我们失望,我们的股票倒是真的值钱了啊。这故事真是相当鼓舞人心啊。”

“只不过是凭着一股不服输的热血摔了铁饭碗下海而已,还好运气不错,抓住了机会。哈哈,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大家的信任!”

“看,爸爸今晚真是神气。成王败寇,成功人士就该受到众人的敬仰。”秦沁也越发得意起来。

秦盛生像一个凯旋的将军,一整晚在众人的拥护下眉飞色舞,侃侃而谈,脸上的王者气质尽显无余。

但林芳一整晚话都不是很多,虽然从宴会一开始就陪在秦盛生左右,但敏感的秦沃却觉得妈妈似乎开心不起来。

一家人好久没这么热闹了,她总觉得这极度的繁荣下隐藏着一个可以随时撕裂一切的切口,心中有些隐隐不安。她不时地望向妈妈,而此刻林芳的脸上却是如水般平静。

席间,秦沃硬拉着秦沁陪自己去了一趟洗手间,把自己的顾虑跟秦沁说了。秦沃心思比秦沁细腻。

“姐,我觉得妈妈今天并不高兴。”

秦沁扑哧笑了,安慰地拍了拍秦沃的肩膀。

“妈妈才高兴呢,你啊,别想太多了。回去吧,今天的每一秒我们都不能错过。”秦沁不由分说地拉着秦沃回到了席间。

而事实上当那些极度欢愉的盛宴结束时,紧接而来的总是泪流满面的离别。

秦沃的直觉印证了这个道理,而秦沁却是用了此后若干年的生活经验终于总结出这一人生规律。

那天半夜,秦沃是被父母的争执声吵醒的,她害怕地推醒了熟睡的秦沁。当姐妹俩小心翼翼摸索到父母房门前的时候,秦盛生愤怒的喊叫伴随着玻璃碎地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离婚就离婚!”

秦沃和秦沁顿时吓得睡意全无。

“我知道你现在是成功人士了,需要一个幸福家庭的表象,今天这么大的场面我努力配合了,以后的路我们各自走吧。”是林芳平静的声音,她的淡然让焦急的秦盛生在这场感情纠纷里败得一塌糊涂。

“林芳,商场就是这么残酷,哪怕是对挚友。是董事会集体商量最后决定不投资了。说到我那战友,这也是后来他们市领导找到我们,主动要求我们并购那家公司的。”

林芳的指责还是没有停下来:“说撤资就撤资,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还让人家陷入困境。他会资金断裂,还不是你们临时决定不投资,但人家为了能吸引你们投资,已经开始了上下游的公司收购。现在好了,因为你们的撤资受了牢狱之灾,所有的错,他一个人全背了!”

“林芳,生意上的事儿,我不想和你吵。撤资,是因为有对赌协议的,我们要根据商业规则来。”

“秦盛生,你有你的经商大道,我有我的情和义。这日子过不下去了,离婚。”

秦沃一下子蒙了,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不想碰倒了桌上的花瓶,花瓶一下子倒在地上,鲜花、碎玻璃、水溅了一地。

林芳和秦盛生听到响动,两人都从房间出来,看到杵在客厅的姐妹俩。

此刻秦沃才恍然大悟,原来那天拍摄的全家福,是一家人对幸福生活的一个告别。

她后悔不已,如果知道得早一点多好啊,那么自己就能笑得再甜一点,也能甜甜地演好自己知名企业家女儿的角色,毕竟以后的生活再也不会这样了。

只是她不明白,为何白天还是好好的生日宴会,到了晚上,却成了父母离婚的最后演出。

引起父母争吵的事件,究竟是什么?她有无数个问号留在脑海里。

但第一个需要她去接受的事实是,美满的全家福以后只能出现在照片里了。 TZ15bS6YHKtuDYGF1FwLk+BXftmXmrWvFlT+BuOXKfIL1zOrx4CVfIkliDr07LSb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