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Chapter 1

高 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命。

他少年黄金时代的结束,也是他天命的开始。

1997年。

哪怕10年过去了,哪怕已经站在儿时梦想中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整栋楼的大屏幕前,高山永远记得17岁在故乡的那个下午。

当他和所有的考生冲出教室时,他好像才真正感受到了夏天的气息。7月的南方城市,天气有些燥热。刚刚经历完高考,高山松了一口气,听觉、嗅觉也变得异常敏锐起来,好像突然能闻到擦肩而过的女同学身上的花露水的味道了,一阵阵聒噪的蝉鸣,也盖不过满校园的欢笑和尖叫声。

高山如释重负地抬头,快黄昏了,天边的太阳却依然耀眼。在刺目的一片白花花的太阳光之中,高山咧着嘴笑了,他自信满满的目光穿透了太阳的光芒,仿佛到达了另外一个更宽广的世界。

“高山,你在看什么啊?”一个男孩冲过来拍拍高山的肩膀,同时顺着高山的视线看过去,却发觉除了太阳光什么也没有,而且阳光太刺眼了,忙伸手挡住了阳光。

高山转头一看,原来是隔壁班的同学,他笑笑算是打过了招呼。

“你看,今年的夏天多美好啊。”高山的回答更像是自言自语。

男孩有些无聊地撇撇嘴,似乎听出了高山话中的一语双关:“是是是,未来的理科状元同学!你当然感觉美好啊,大好前程在等着你呢。我们这些非优等生左看右看也看不出来哪里美好。”

高山不再搭话,往前走了几步到阳台边上,望了望楼下的广场,发觉无人,然后把背在肩上的书包取下来,高高举起,一个倒扣,书本、试卷、铅笔、本子从包里滚落,刚好一阵风吹过来,高山那些用各种颜色笔画得密密麻麻的试卷纷纷扬扬地飘满了整个天空。走廊上的其他同学见状,都跟风似的冲了过来,把以前做过的试卷和做满笔记的书本撕碎、抛出,于是各种各样的纸片撒满了整个天空,校园里一片欢呼声。

这一场告别式的狂欢,宣泄了这些年轻人的青春,也终结了他们在校园里的青春。

起码对高山来说是的,他从来都是胜券在握的人,高考也一样。还没走出考场,他已经知道自己的下一站可以去到哪里。而那里会开启他真正的人生,但还未经世事的高山那时还不明白一个道理:人,也许能战胜自己,有时却无法战胜命运。命运是什么?那时并没有人告诉年少的他。

“高山,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庆祝一下。我们的高考终于结束啦!”一个男孩冲过来拍拍高山的肩膀。

高山回过神来,朝他摆了摆手:“不了,我得赶紧回家。我和我爸还有个约定,我得尽快回家好好报告报告。”他笑着对那个男孩说,留下热切期待一起疯狂的同学,快速地骑车往家的方向赶去。

高山所说的约定,是之前和父亲高丰打了个赌:若是他能拿到燕园的录取通知书,父亲会带他去梦想中的香港玩一圈。在过去的几年里,高丰无数次向高山提起过那个他梦想中的城市——香港,不仅仅因为1997年香港终于要回归了,更因为高丰的企业——青润农产品公司一直筹划在香港上市。

高山骑得飞快,他听到一路上沿街的商铺为了招揽生意,大声地放着一些歌曲,比如这首刘德华的歌。

曾经年少爱追梦,一心只想往前飞。

行遍千山和万水,一路走来不能回。

那个时候的他,还是个意气风发的翩翩少年,他心里总是想着,不能回又如何,有着千山和万水的远方难道不是更美好吗?若干年后,当他想回不能回的时候,再哼起这几句歌词、再回忆起当年骑自行车飞快奔驰的岁月时,竟会觉得那才是最好的时光、最好的自己。

高山满头大汗骑进大院,刚准备把自行车锁到一边,却意外地看到自家楼下停着几辆救护车和警车,院子里密密麻麻地围满了人。

他诧异地四处张望着,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却忽然看到楼道里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抬着担架从里面走出来。

高山本能地心中一紧,快步飞奔上前,想扒开人群一探究竟。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围观的人们看到高山,也都让出道来,齐刷刷看过来的眼睛里充满了同情和有些复杂的责备,各式各样的声音很快飘进了高山的耳朵里。

“高厂长的儿子高山回来了!”

“老林两口子真是想不开,积蓄没有了也不用开煤气寻死啊。现在一家三口都没了,可惜啊,青青多水灵的一姑娘……”

旁边的阿姨也在窃窃私语:“听说是煤气中毒,他家总是吵,闹腾得很。好几次我们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说是青润公司破产了,两口子都下岗了,而且之前向亲戚借的集资款没希望还,日子过不下去了。”

高山的脑袋一下子蒙了,他顾不上细想,不顾众人的阻拦扑到担架前掀开白布。他看到了青青,她像是睡着了一样,小小的清秀的五官在空气里散发着青春的气息,马尾上还扎着许久未换的湖蓝色的蝴蝶结。前几天她还缠着高山说,若是高山真的考上了第一志愿,高山必须送她一个新的湖蓝色蝴蝶结,就要校门口那家店的。但现在,青青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依然好看的鼻子,大大的眼睛紧闭着,只是她的身体是冰冷的。

高山傻傻地站在那里,感觉自己的呼吸像是要停滞了。他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但紧接着发生的一幕却像定格的电影一样,在此后的若干年里,在无数个或者痛苦或者欢愉的时刻,一遍又一遍地在高山的脑海里回放着,每一次,他都好像重回这一刻,一遍又一遍地经历生离死别。

高山的父亲高丰从楼上下来,戴着手铐,在他的身后,跟着两名警察。

人群立刻一阵骚乱,也有人大哭起来。

“青润公司破产了,咱们都被高厂长害惨了!”

“高厂长!原本说好的带大家伙儿一起过的好日子呢?”

“这日子都没法过了!高厂长,我们要怎么办?”

高山远远地看到父亲,他好像一夜之间苍老了好多,但倒是比较镇定,他大声地向骚乱的人群喊话:“大家不要急,青润公司已经被余杭大隆集团接管了,后续的资金问题,大隆集团会给大伙一个交代的。”

为了控制眼前混乱的局面,两位警察规劝高丰尽快上警车。

高山急忙挤过人群,大声地对着父亲的背影喊了一声:“爸!”

高丰应声回过头来,意味深长地对高山喊了一声:“高山,照顾好你妈妈。”此刻他的神态看上去满是疲惫,却在离别的时刻不忘交代高山。

高山还没来得及和父亲好好道别,而押送高丰的警车鸣着笛,已经绝尘而去。

这一切都太突然了,突然得高山来不及问一句父亲事件的缘由,就眼睁睁地看着警车和救护车载着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一前一后驶出了大院。

时间仿佛静止了几秒,高山终于回过神来,拔腿朝警车和救护车的方向追了过去。

“爸你等等我……青青不要走……”

高山在心里呐喊着,他恨不得让声音冲出喉咙替自己拦下他们,去拽住自己爱着的两个人。

追不上了,永远追不上了。他满头大汗地停下来,抬头又看到了远挂在天边的太阳,和下午在学校时看到的一样,太阳还是那个太阳,光芒甚至因为蒙上一层昏黄而更加温暖,可世界却已经不是那个世界了。

多年后回想起来,高山只是觉得人生充满了戏剧化,悲伤而又无奈。

这种情绪,是他多年后依然无法忘记而又深藏于内心的,也许有太多的事抓不住了。

这一年的夏天就这么结束了。 Ggd0TNFULp41gWoVhrFu3oClPS6OXoFktMcXF8IaK7wugNuViC7QaI/nQ4A2ciDH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