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五章

背叛

【若你选择了疏离,连曾有的眷恋都成了罪过。】

Z E N G N I Y I X I N G K O N G

沈朝咏说过,何依然,魏亚亚即使和你再像,在我看来,你们也一点都不相似。

沈朝咏还说过,世界上只有一个何依然,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认出你。

我的眼前仿佛浮现出这样的画面:小小的孩子,手牵手肩并肩地走在放学的路上,哼唱着歌儿,坐在房顶,脚肆意地摇晃着,一同望向星空。

那些一起度过的日子,那些属于彼此的气息,实在是太过于熟稔。

我看见沈朝咏的目光定格在了我的身上,翕动着嘴唇,而盛跃然则起身向他走了过去,凑近了他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努力竖起耳朵,却也只是听到最后那句:“要是选错了的话,我可是会对她不客气哟。”

沈朝咏抬起脸,面对着我们,他的目光有些迷惘了,但转瞬又恢复了他往常的坚定,果断地指向了一个方向:“她!”

指尖所对着的,是魏亚亚。

意料之外的结果,那一刻,我的心仿佛破了一个大口子,透过呼啸的寒风,整个身子都忍不住颤抖,浑身感觉到异样的冰冷。

魏亚亚一愣,眼眸中却焕发出了奇异的光彩。

“哈哈哈哈……”盛跃然纵声大笑着,“选错了吧,小子。”

沈朝咏依旧面无表情,甚至连看也不看我,任由着周围的混混默契地将他围起。

“就连你都认不出自己的青梅竹马,哈哈,这个女孩子得多伤心啊!你说,你到底是骗了多少人啊,啊?”在盛跃然尖锐刺耳的笑声之中,混混们已经开始动手。沈朝咏寡不敌众,被打倒在地。

混混们狞笑着,地上翻滚出一阵沙尘。

“别打!别打沈朝咏!”我失声惊叫,却有一个人比我更快地冲了出去。

是魏亚亚,她仿佛终于恢复了平日里那个气势满满的自己,抬脚踹开一个混混,抬手又抽了一个人的脸,然而最终头发被拽住,不得不停下了动作。

我跌跌撞撞地跑了过去,却恰好看到那骇人的一幕。一名混混举起空酒瓶就朝沈朝咏的头敲去,而魏亚亚死命地挣扎开来,不管不顾地拦了上去。

“咣”——

碎裂的声音。

那一刻我的大脑空白,茫然地看着头上鲜血喷涌的魏亚亚。

混混们显然也没料到这种情况,陆陆续续地停住了手。魏亚亚吃力地抬头笑着,伸手,想去和沈朝咏十指相握,整个人却一下子倒在了沈朝咏的身上。

盛跃然赞叹一般地拍了拍手,我听到杂乱的对话声,而那些人就这么收了手,如来时一样跨上机车呼啸而去。

盛跃然走过我身边时,忽然伸手捏起我的下巴留下了一句话:“送他们去医院吧!小丫头,我们,还会见面的。”

“你个浑蛋,拿开你的手!”沈朝咏声音微弱地吼着。而盛跃然只是笑了一下,就大大咧咧地消失在了我们的眼前。

我跑出门去拦出租车,大雨之中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影,我一连飞奔过了几条街,才终于拦下了一辆车。

将魏亚亚和沈朝咏送上车的时候,我才发现,魏亚亚握住沈朝咏的手是那么紧,那么紧,几乎分不开。

我只好让他们两人坐在后座,而自己则坐在司机的旁边。沈朝咏似乎也渐渐恢复了意识,因为浑身的痛楚而轻声地呻吟了一声。

我从车前的反光镜里看去,魏亚亚拉着沈朝咏的手,头上的鲜血还在不住地流,昏昏沉沉中,靠上了沈朝咏的肩头。

我低下头,竭力忍住眼泪,多么美好的美人救英雄,多么圆满的大结局。沈朝咏啊沈朝咏,这样的魏亚亚居然比我更加值得你拯救?再过于相似又是如何,她比我好太多了,我始终是暗地里卑微生长着的苔藓,有着伤痛的身世。而魏亚亚明媚开朗,是连笑容都几乎耀眼的女孩子。

多年的青梅竹马,太过于交融的生活经历,那些稚嫩却深厚的感情,都在他伸手指向魏亚亚的那一刻,破裂、风化、飞散……

沈朝咏,他根本就认不出我。

等到把两人送进医院,我始终没有去病房看望沈朝咏,满怀心事地走出门,却又发现那个出租车司机回来了。

“姑娘啊,这是你的东西不?在我车上捡到的,自己的东西可要小心啊!”

我看到眼前是魏亚亚那枚沾着血迹的链坠,就伸手接了过来。

回到学校之后,我高烧了两天,自己强撑着挪到医务室打针吃药,也依旧赌气不去看沈朝咏。

不过我也依稀听到传言,这几天六班的魏亚亚不顾自己的伤,帮着忙前忙后端水送药地照顾一班被人打伤的优等生沈朝咏。啧啧,看起来魏亚亚的感情攻势还真有效。

课间,我听着周遭同学的窃窃私语,正坐在单杠上生着闷气,有什么东西已经送到了我的眼前。

是位陌生的女孩子,她看着我,脸色微红:“你好,我听说你是沈朝咏的青梅竹马,那个……能帮我把这份笔记带给他吗?听说他受伤了,我帮他多写了一份笔记。”

我盯着如此碍眼的笔记本,几乎要用目光活活戳出一个洞来,忽然就心怀报复地嗤笑出声:“喂,你是一班的吧,你的消息可真是不灵通呀,你还不知道吗?人家沈朝咏在医院里可是已经有了女朋友啊!”

“哎?”女生瞪大眼,几乎要哭出来。

“你还想追他的话,就死了这条心吧!你在这儿默默付出,人家给沈朝咏喂药喂水鞍前马后,你还真以为你有机会吗?哼!”我也不知是为什么,竟然越说越气,那些恶毒的话就这样源源不断地冒出了口。

最后还是洛铃拉走了我,她担忧地看着我:“何依然,你是在迁怒吗?我听说盛跃然已经去找魏亚亚的麻烦了?”

“我有什么可迁怒的?”我嘴硬,“爱找谁的麻烦找谁的麻烦,现在啊,哼,她还不是因祸得福吗?”

洛铃忽然笑了,意味深长地说着:“那么,依然,你是不是喜欢你哥哥呀?”

“我不喜欢他。”我留下一句话,扭头就走,“我和他那么熟悉,要喜欢的话早就能喜欢上了。”

那天夜里,我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打着手电,一边流泪一边写日记:

“夏亭,你知道吗?所有的一切都是会改变的,我们永远无法把握眼前的珍贵情感。沈朝咏,自从我遇见他之后所经历的时间,都要比我遇见他之前经历的时间要长。我一直坚信着,不管多么昏暗的灯光,不管多么慌乱的处境,他也依旧可以一眼就认出我,伸手对着我,微笑着说:‘一起回去吧’。

“原来唯一错误的,是我太过自大,因为一直自豪于这份青梅竹马的情感,不知不觉就对沈朝咏有了独占欲,所以,现在的我才会这么难过……”

一连几天,我都玩命般地学习着,一个人坐在宿舍昏黄的灯光之下背书,直到累得上下眼皮打架,才怏怏地去睡觉。

累坏了就可以不去想那么多,我这样自我安慰着。

我慢慢地发现,以前的那个毛病似乎又回到了我的身上,时常自言自语,而倾诉的对象,永远是“夏亭”。

转眼就到了周日,我邀了洛铃一起参加英语补习班,然而刚刚走到学校门口,我就停下了脚步。

迎面而来的是沈朝咏和魏亚亚。

沈朝咏已经恢复了平日潇洒淡然的模样,只是脸上还贴着一块创可贴。而魏亚亚,头上的绷带被绑成一个花结的样式,跟在他后面快乐地说着什么。

“啊,亚亚!”洛铃看到了他们,张口就喊。

我尴尬地面对着沈朝咏,身为青梅竹马,他住院这么多天,我却连一次也没有去探望过,确实很不合适,但是转瞬就想起了那天的事情,心底难受的感觉铺天盖地。

“何依然。”先开口的是沈朝咏,他担忧地看着我,“那天,你,没事吧?”

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我咬咬唇努力压抑下去。看看,休养了这么几天,有个美人儿在身边伺候着,就什么都忘了,就像是直到今天,才恍然记起对我问一句“没事吧”。

而这时魏亚亚正堂而皇之地把手搭在沈朝咏的肩膀上,冲洛铃眯着眼睛笑。洛铃见状,犹豫地问:“你们在一起了?”

“哈哈,洛铃,还是让我来给你重新介绍好了,这是沈朝咏,这个呢,就是沈朝咏的妹妹,但实际上是他的青梅竹马。”魏亚亚笑得花枝乱颤,对着沈朝咏一脸的势在必得。

“啊?原来他不是你亲哥哥?”洛铃看看我,恍然大悟。

“魏亚亚,你说够了没?”我有些生气地打断她的话,我和沈朝咏什么时候轮着她介绍了。看来在医院里,沈朝咏告诉了她很多事,包括小时候一句无意之言得来的这份保护。

沈朝咏却径直伸手,将魏亚亚大咧咧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给揪了下来,皱眉说:“魏亚亚,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早就有喜欢的人了。”

我们呆若木鸡,魏亚亚显然没想到沈朝咏这么不给面子,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恨恨地掉头就走。

沈朝咏不再理她,看了我一眼:“何依然,这几天的笔记借我吧!”

我“哼”了一声,也转身离开。

他忽然有些急切地拉住我的手:“何依然!”

“放手!”我喊,声音大到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温暖的指尖松开我的手腕时,我倔强地扭过头去,不让他看见我的泪水。

我有喜欢的人了,这只是个借口,不懂吗?我想起沈朝咏那天说的话。

洛铃自然早已去追魏亚亚,只是后来和我说到这一幕时,还是忍不住感慨万千。魏亚亚居然就这么当众失恋,自然丢尽了面子,但若沈朝咏不喜欢魏亚亚,又喜欢着谁呢?

那天我和洛铃逃了课间操坐在花园里聊天。我看到一班的几个同学正在不远处认认真真地出黑板报,沈朝咏也在那群人当中。

他站在高高的凳子上,左手拿着参考的画册,右手捏着粉笔,正在细致地涂抹着。阳光下,他的发丝泛出茸茸的金光,俊朗的脸庞上是认真的神情,如同一个遗落在无数光年之外的天使。

我一直一直看着他,直到,敏锐地察觉到身边有道不一样的目光。

四下环顾,我看到一位身材高挑、打扮入时的女子。二十岁左右,戴着大大的遮阳帽和墨镜,穿着一身鲜红的风衣,正倚在校园的围墙边,静静地、却也是专注地看着沈朝咏。 gFA89QVQHlw8nErNM6lb0IKWpMV+HmWxkUQDVQM/vFFEYimx406ry7XsRcRtl5n9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