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四章

危机

【请相信这个世界有很多煎熬,就像是很多个晓月未出的夜。】

Z E N G N I Y I X I N G K O N G

洛铃就住在我隔壁的宿舍,我闲来无事常去找她借书。记得有一次,我们谈到魏亚亚,她欲言又止地和我说:“其实魏亚亚,也是个很寂寞的人。”

我想起魏亚亚平日里暴戾的性格,却唯独对洛铃另眼相看,心中忍不住打了一个问号。

而沈朝咏在我住校之后,也确实不大来找我了。

每次看到他捧着书在校园里边走边看的时候,我都忍不住问自己:何依然,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你也想让沈朝咏不要老是被你牵累着,也去自由自在地过他的日子,可是你现在心里又在失落什么?

直到我瞅见沈朝咏拖着一个大箱子走进不远处的男生宿舍,才忍不住惊叫出声。

“我住校了。”沈朝咏擦擦脸上的汗对着我笑。

“为什么你也会住校,这样不就只有沈医生一个人在家了吗?”我不明白。

“因为功课忙啊!”他目光流转,“在回家路上浪费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习题了。”

那时的我,轻而易举地就相信了他的谎言,导致在很久很久以后,他说出那句“因为我怕你在学校里有什么事情,等到了那时候,我怕我不在你身边,你会哭啊”时,年轻的我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都说了你不用担心,我有夏亭在的。”

他的表情,再一次变得那么忧伤。

而魏亚亚,在说出了对沈朝咏一见钟情那句话之后,却也当真采取了激烈的感情攻势:跑到一班门口等他们下课;在篮球赛时声撕力竭地为沈朝咏加油,举着大大的横幅,上面写着“ILOVEYOU”;画上了紫色眼影的大眼睛一眨一眨,那样歆慕地望着她所心仪的少年。

这件事很快就在学校里风传开来,沈朝咏也三番五次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谈话,严厉地教育说要不为所动专心学习云云。

彼时,我跟洛铃坐在高高的天台上吃着盒饭看着下面。沈朝咏从老师办公室里匆匆走出,穿过操场去上已经迟到的体育课。魏亚亚就跟在他后面跑,那天的她穿了一件露背的黄色衣服,风吹起来,鼓鼓囊囊的像气球一样。

“依然,亚亚好像真的对你哥动心了。”洛铃说着,低头扒拉着盒饭里的芹菜,“可是,盛跃然怎么办啊?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盛跃然,这是我从她的口中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同时,脑海中也浮现出了那天夜晚的扫把头少年。

月考的名次很快就出来了,我挤到人前去看年级排名,沈朝咏的名次向下跌了少许。即使我早就知道学习不可能永驻首位,可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

我去找魏亚亚,今天的她穿得像一棵千年老松树,一层一层的,大披肩,大下摆的上衣,大下摆的裙子,全是青绿青绿的颜色。她挑眉看着我,目光里有“你果然来了”的漫不经心。

“你能不能别再纠缠沈朝咏了。”我开门见山道,“他是很帅气也优秀,可他和你不是一路人。”

“哦?”魏亚亚翘起有着紫色指甲的食指,“那他是哪路人啊?”

“沈朝咏他是要好好学习的人,他和我们都不一样。”我这么说着,心里忽然就涌出这么多这么多的曾经,那个每次都是第一名的少年,却仅仅是为了守护我,屡屡违纪,甚至瀕临记过的危险,“沈朝咏他以后要上很好的大学,他的理想是当个天文学家的。”

“所以呢?”

“所以你能不能别缠着他了,他考试的名次都下降了。”我总算是提到了重点。

她目光玩味地看着我:“你真的是因为这个理由才来的?而不是因为吃醋?”

“吃什么醋?”我撇撇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要是喜欢我老早就喜欢了。你以为处在青春期,就都会像患上流感一样快地喜欢上一个人吗?”

话里有多少违心的成分,我不知道。正所谓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也没有想到,未来真的会染上这种青春期流感,还病人膏肓痛不欲生。

她正准备说话,却一下子变了脸色。

因为校门前忽然响起了一阵机车的轰鸣,那些骑着机车,打扮得怪里怪气的少年,停到了我们的眼前。

魏亚亚盯着从领头机车上下来的扫把头少年,有些微微退让却依旧姿态挺立,嘴里含糊地叫出了那个名字:“盛跃然。”他只是轻描淡写地看了她一眼,努嘴对着手下的不良少年:

“带走。”

我正不知所措,看着魏亚亚被几个不良少年揪上机车,本能地就要上前阻拦。

盛跃然的食指,又指在了我的身上:“还有她。”

事情转变得太快,我来不及挣扎就已经被人强硬地拖上了机车,被紧紧地按在后座。那个脸颊上有道伤痕的少年压低声音威胁:“不想被摔死就老实点,车速可是快得能要你命。”

说着,一众人发动机车,就腾起了滚滚烟尘,呼晡而去。

我慌乱地回头,看见冲到了校门口的沈朝咏甩掉书包就追了上来:“依然!”

“哥!”

盛跃然按响了喇叭,那群人的速度猛然加快。

“哥啊!哥!”我几乎是疯狂地呼喊着,试探地松开手,想要跳下车去,但依稀听到沈朝咏的声音:“坐好,依然,危险!”

再危险又怎样?那一刻我的心里,是这样笃定地相信着——我什么也不怕,沈朝咏,哥,我知道他会来找我。

我眼睁睁地看着跟在机车后没命追赶着的沈朝咏,泪水急速划过风中,无助地飘零。最后,我终于失声大叫起来——沈朝咏跟在后面冲过街角时,与一辆自行车狠狠相撞。

他倒在地上,骑车的人显然也吓得不轻,却是一秒也没停,飞快地溜走了。

我失声痛哭,无助地看着他的影像渐渐消失在路的尽头。

我和魏亚亚被带到了一处黑暗的地下泳池旁,我们两个挤在一起,惊魂未定。

盛跃然看着魏亚亚,脸上有着讽刺的笑容,伸手在口袋里摸呀摸的,掏出了一样挂饰:“魏亚亚,上次你走得那么匆忙,这个东西也不要了吗?”

魏亚亚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了下去,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看到那个挂饰时,忽然莫名地丧失了所有的戾气。

“不要?那我可就扔了。”盛跃然随手抛出,挂饰在空中翻了几翻,落进了脏兮兮的废弃泳池中。

魏亚亚几乎是疯了般地跳了下去,屏息在水中不断地摸索着。我看着曾经那样花枝招展的她,一次次愁气,埋头,在污水中摸索。最后,她终于探头出水,激烈地喘息着,将那枚挂饰紧紧地贴在了胸口。

“真不错,要是蒋再涵看到你这样的话,不知道该有多心疼啊!”盛跃然一边漫无边际地说着话,一边漫不经心地推了我一把,“下去吧!”

我猝不及防地跌进泳池。

等我冒出水面激烈地咳着水时,我看到了面前的魏亚亚。她真的和我有着极其相似的面容——大眼睛惊魂未定地看着我,洗去了平日的浓妆艳抹,与我相若的中短发披散下来,竟然与我如出一辙。

“魏亚亚,我一直以为你不会再待在这个城市了,既然选择留下来,就要承担后果。”

“你真的以为你做的一切都不用承担任何后果吗?呵,你错了,自己造下的孽就得自己偿还。”

“哦,你看看,我都忘了被一起请来的还有这位小妹妹。你和魏亚亚,长得还真是相似,让我一看见你,就忍不住连你也一起欺负……”

头顶厚重的塑料棚子,已经传来了“滴答滴答”的敲击声,天色阴沉,暴雨顷刻而至。

盛跃然在池边悠闲地走着,不时说一些阴阳怪气的话。我和魏亚亚缩在冰冷的池水里不敢动,我紧紧咬住激烈叩击着的牙关,沈朝咏倒地的画面,却在我心中一次又一次地重现着。

他受伤了,他跛着流血的腿,顶着这瓢泼的大雨,在附近一家一家疯狂地找着我。

就连想到这个画面,我都会忍不住心痛到无以复加。青梅竹马的伙伴,幼时永远守护着我的小哥哥,到现在也依旧会被我牵累,为我担忧。

魏亚亚在我身边不停地颤抖,从握住那个挂坠起,她就发不出一言,目光空洞,如同一个失了魂的木偶。

等快要冻僵的我们终于被从水池里捞上来的时候,盛跃然扔给我们一人一件校服,目光玩味地看向了门口:“还真来了。”拨开混混们冲进来的,是沈朝咏。

他急切地看着湿淋淋的我:“何依然,你没事吧?”

我从未见过这样狼狈的沈朝咏,膝盖上有着一片晕染开来的血迹,浑身被雨水淋得湿透,头发湿答答地盖住了光洁的额头。黑暗的天色中,我看不清他的脸庞,却又那样强烈地感觉到他在为我担心!

“哦,我当是谁呢,你不就是那天惹我的那个小子?”盛跃然吹了声口哨,“这会儿倒是有好戏看了。”

他伸手指向了挤在一团的我们,口气冰凉:“你看这两个这么相似的人,就连我都差点弄错,那么你来说说,原本在你身边的那个人,是哪一个?” CNOL+Po0xU7s4yKLkqt3OikZBO7Ur5Trxl5u46jG9ff1xXdb6wG5AclF4N0iPsTc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