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三章

纷争

【恋幕如同根须,一旦接受阳光,就会繁盛生长。】

Z E N G N I Y I X I N G K O N G

我跟沈朝咏说了这件事,只是刻意隐瞒了魏亚亚那句喜欢他的话。

沈朝咏蹙眉,心事重重:“那个叫魏亚亚的人是个不良少女,以后最好还是不要和她来往,不过她也帮了你。”

我没说话,心里却清楚得很,魏亚亚当时发威想要帮忙讨回公道的人,不是我。

沈朝咏就笑了笑,继续作题,他在一班,班级是按成绩排下来的,那里聚集了一大批尖子生。我在他身边待的实在是无聊,鬼使神差地问出了一句话:“喂,沈朝咏,要是有一天,有一个女孩子说很喜欢你,你该怎么办?”

他停住了笔抬头看我,目光里有了些我看不懂的意味。

“说吧,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大力撺掇。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那要看是谁了。”

“比方说,是一个很漂亮的人,很会打扮,很时髦,也很敢作敢为。”我回忆着魏亚亚给我留下的印象。

他终于舒了口气,推了推眼镜:“我就说我有喜欢的人了。”“你喜欢谁?”

“借口,不懂吗?笨蛋。”沈朝咏宠溺地揉乱了我的头发:

“快做题去吧,放学等着我。”

我答应着,一溜烟地跑远了。

我并没有回教室去做题,而是来到了操场上。

操场的角落里有一张废弃的乒乓球桌,我闲暇的时候经常躺在上面,一动不动地看着云彩。

我和沈朝咏曾经肩并肩、手牵手,支撑着度过了那样荒凉、惶恐的少年时光。

我从来没有见过沈朝咏的妈妈,他们家只有笑容那么温暖的沈医生一个人,只是男生之间不会有太多的刻薄玩笑。或许有,也早已在他激烈的抗争和威吓下而隐藏在最深处。我早就知道,单亲家庭的孩子,注定要背负更多的孤独和伤痛。

妈妈工作繁忙对我无暇多顾,那么长的时间,都是沈朝咏陪在我的身边。

小小的我们,时常爬上诊所的屋顶仰望着遥不可及的星空。刚失去父亲的那年,我的生日,仍旧沉浸在悲痛和恍惚里的家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记得这件事。

“哥,你知道吗?今天是我的生日。”坐在诊所的屋顶上,我对沈朝咏说着。

小小的他呆了一下,说:“你在这里等我。”

等到他再爬上屋顶的时候,手中多了一个星星形状的玻璃瓶子。

“把瓶子打开,这些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

我懵懂地接过了瓶子,小小的糖果,被一粒一粒地放了进去。“这一颗祝何依然一岁生日快乐,这一颗祝何依然两岁生曰快乐,这一颗是三岁的……”

他一口气说到了八岁,带着微笑看着我:“何依然,生日快乐!以后的生日,我都会在你身边的。”

我感动地看着那些糖果,任由他体贴地帮我擦去泪水。

那晚我们看了一夜的星星,说了一夜的话。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那个瓶子是他妈妈留给他唯一的东西,而那些糖果,是他在考试结束后从沈医生那里得到的奖励。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原来这样温柔美好的少年,在青春里也会遇到他喜欢的人,为了心仪女生的一个微笑而欢欣鼓舞。再以后,他就会陪着他喜欢的人一起过生日,而不是陪在我的身边了。

那时我身边还能剩下谁呢?只有夏亭了。

原来记忆才是最为忠实的情人,如影随形,从来不曾离弃。

魏亚亚没多久就被教导主任放了回来,只是警告变成了记大过处分,原本要通知家长好好教育,却因为她是个孤儿而作罢。她依旧穿着怪异的衣服行走于这个校园内,基本上不回宿舍,只是现在就连田力都开始绕着她走。

我和洛铃很快就成了好朋友。她那样乖巧的女孩,成绩平平,家世平平,说话柔声细气,性情温柔,怪不得就连田力那个小霸王都会对她青眼有加。

在高中,竞争比什么都重要,老师也下了狠劲管理。一班的体育课从来不会被占掉,我们班体育课统统被换成了自习;一班放学铃一响就下课,我们班总要拖堂半小时;一班的优等生们欢声笑语着出校门,我们就一边冲到食堂抢饭一边埋怨老师。

所以这天下课我依旧看到沈朝咏在走廊上等我,我跑过去合上他的书:“笨蛋,你忘啦!我现在住校了,不用你每天陪我一起回家啦!”

沈朝咏点点头:“住校生活怎么样?”

“还好。”我说着,却感觉上下眼皮直打架,高强度的课业让我连睡觉的时间都缩短了不少,“我去食堂吃饭。”

“我和你一起去。”他说。

没吃几口饭我就瞌睡起来,干脆趴在那油腻腻的桌子上补眠。沈朝咏唤了我几声,我置之不理,睡意袭来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一件校服披到了我的身上。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的话,我绝对会后悔在那里睡,因为下一秒我就被浇了一头的蔬菜汤。

突然出现的魏亚亚气定神闲地对着沈朝咏打招呼,突然就趔趄着喊了声:“哎呀!”

然而扶着她免于滑倒的英雄并没有来,跌进心上人的怀抱也明显有失准头,她手一抖就将碗直接盖在了我的头上。

我被烫得嗷嗷大叫,兔子般地蹦了起来。

等到她看清是我,估计也觉得尴尬:“怎么是你?”

我浑身湿淋淋的,委屈得几乎泪水要和蔬菜汤一起流,却咬牙道:“魏亚亚,你干什么?”

“哎,你先别说这个,你不是说你不是他女朋友吗?那怎么还盖他的衣服,你不害臊吗?”

“对,我不是。”我甩一下头发上的菠菜叶,“但是不害臊的人到底是谁?!”

“哎哟,难不成,你口是心非,当时想要亲他的是你?”

“你……”我气得脸红脖子粗。

“我是他哥!”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沈朝咏忽然开口说,“我虽然不打女人,但是也绝不准你欺负她。”

“你哥?”魏亚亚看看他再看看我,怀疑地问。

他笃定地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叫他哥。”

“我不叫!”我声调不可抑制地提高了。

“你叫啊!”

“我为什么要叫!”这个称呼,隐藏着那么多回忆,一时间所有心酸的往事一起涌过来。我端起还未喝完的番茄鸡蛋汤,毫无形象地对着她泼了过去。

哗——两败俱伤。

魏亚亚的脸色难看得很,估计就差上来抽我了,然而她转脸面对沈朝咏,理了理头上的蛋花,又勉强挂上了笑脸:“这就是你家妹子?这么野蛮无礼没修养?”

沈朝咏沉默,就在我看着魏亚亚要笑着挽上他手臂的时候,他才忽然冷声开口:“我家妹子当然是我惯的,你有意见?”

魏亚亚哑口无言,脸色青了又红,灰溜溜地离去了。

我不得不去洗澡,学校里的澡堂确实坑人,冰凉的水从花洒直泻下来,冻得我一边哆嗦一边骂人。

想起刚才的事,又隐隐有些快意。她和沈朝咏的见面,就这么被我搅了局。

我觉得她配不上沈朝咏,但是能配上沈朝咏的女孩子,应该是什么样的呢?我蹲在冷水里,开始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当我上牙磕下牙地走出澡堂时,赫然看见在开水房处等待着的沈朝咏,实打实地吓了一跳。

他把盛满开水的暖水瓶递到我手里后转身要走。

“哎!”我想起刚才的问题,“沈朝咏,我和你说件事。”

“什么。”

我拎着暖瓶噔噔噔地跑到他眼前,一脸的严肃认真:“你喜欢的人,至少得长得漂亮,性格温柔,懂得体贴人,会对你好,家庭完整不用你牵挂,功课优秀不用你顾虑,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呀,到底是你喜欢人还是我喜欢人?”他打断我。

我语塞,心里暗想:对啊,这总得是沈朝咏自己选择的,我跟着瞎起什么劲。

可是,他果然还是要为自己分辩几句的。到时候有了喜欢的人了,青梅竹马算什么,两小无猜算什么,统统可以扔到天的尽头去。

只是,我想:哪怕沈朝咏疏远我、忘记我,我幼年的记忆里,也会有着那个星星形状的瓶子、那些星座的故事、那片浩瀚的星空。

“何依然。”他叫我,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眼不眨地盯着我,轻声地问,“我能问你吗?为什么不叫我哥了。”

“不用你管。”我倔强地送上一句。

“那么,我可以这么理解吗……”他慢慢地说着,“你不想要我做你的哥哥了,而是……”

心烦意乱的我扬起手闹着玩般地推了他一把:“才不是,你别胡思乱想了!”

只是没有料到另一只手一时松懈滑了一下,于是那个他刚为我新买来的、盛着满满热水的暖瓶“砰”的一声,落地,炸裂。沈朝咏大惊失色:“依然,没烫着吧?”

及时跳开的我,尴尬地面对着一地的碎片。

“算了吧!”他叹息着。

我看到他的眼睛里盛满了那么多忧伤,我不知道他说的“算了”,是指那个被我不慎摔碎的暖瓶,还是别的什么。

我没料到,从那一天之后,有什么东西已经在悄悄地改变。就像那一地的碎片,再也回不到往日的宁静温暖。 LqPHZ6FBnuY23oSKH3eMm5rsO0+fFT5eHRxtr5RevyN1qDeN2ZyO6EvuLeBAC2J5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