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一章

序幕

【那些细微时光,恍若隔世烟火。】

Z E N G N I Y I X I N G K O N G

16岁的那一年,我和沈朝咏一起考上了镇上的高中。

在校园的白杨树下,他对着我笑,美好的少年在渐渐成长起来之后,有着这样白皙而俊朗的面容。

正是雨后,花园的泥土散发出好闻的清新气息,还有暖暖的春阳。风起,有一只白色的粉蝶翩翩飞来,试探地落在了沈朝咏的肩头。

我回以微笑,觉得时间就应如白驹过隙,平静无忧。

沈朝咏是在他八岁的那年见到我的。他说在发现我的时候,我蜷缩在巷口黑暗的角落里,满脸泪水,嘴里不清不楚地说着一些话。

“夏亭,怎么办……我好害怕……”

“哎,你没事吧?”他拉了拉蹲在地上的我,“你怎么了?”

我哭着抬起头,未看清眼前的人就投入了这个与我第一次见面的男孩的怀抱:“刚才他们说……爸爸,已经不行了……”

沈朝咏明显地顿了一下,然后抱紧了我不断颤抖的身体。

那天沈朝咏带我去他家的诊所,他是沈医生的儿子,以前在邻镇念书,近期刚刚转学过来,有着遗传于沈医生的清秀脸庞和温暖的笑容。在那个极度黑暗的深夜里,他们两人陪着一直哭泣的我,静静地等候着。

凌晨时分,家人终于找到了这里。奶奶被人扶进门后紧紧地抱住了我,哽咽地说着:“依然啊,你爸爸,和你爷爷一样了。”

我“哇”的一声就大哭了出来。

是,那时候太小,还不深切地懂得生离死别的真正含义,但是奶奶用她最为朴实却残忍的话语,将真相鲜明地揭露在我的眼前。

我的爷爷,早些年就因为癌症而去世。没想到多年之后,同样因为癌症离去的是我的父亲,是我们家的国王,也是我们家中最大的依靠。

奶奶摸索着探手拉起哭得哀哀欲绝的我,准备回家去,这时忽然有一个人从后面拉住了我的手。

沈朝咏。

他极其认真地看着我:“要坚强,何依然,我以后就是你哥哥,我来保护你。”

后来,父亲的葬礼很快举行。失去了他之后的家里一下子像塌了天,奶奶因为打击过大卧病在床,没多久就郁郁而终。再后来,仅妈妈一个人抚养我确实太过于辛苦,在我十岁的时候,为我找了继父。

我看到妈妈再难过脸上也勉强露出的微笑,就暂且当她是快乐的。

失去至亲的家人,生命背负了残缺,我从此开始发奋地学习,在大叠大叠的习题中艰难地耗费我的年少时光。

不和太多人交流,更不让太多人接近我的内心,这样便足够。

因为,我身边已经有着重要的两个人了——沈朝咏和夏亭。

我在日记里写着:“夏亭,你看我,已经长成了这样的女孩,表情疏离、笑容温暖,不知道在天国的爸爸看到我,会不会高兴。

我的日记本里所有的句子,只写给一个人——夏亭。

“我们走吧!”沈朝咏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点了点头,跟在他身后走去,两手相牵,如此熟稳。

但我没想到的是,在进人高中还不到一周,我就惹上了麻烦。

那天傍晚,我背着书包赶着去上晚自习,为了节省时间,就抄了条人烟稀少的近路。我仰头望着星空,轻轻地哼唱着曲子为自己壮着胆,在寂静的街上,几乎只听得到属于我一个人的脚步声。

可没过多久,身后传来机车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明晃晃的车灯瞬间照亮了我,我吓得停下来抱紧了书包。几辆机车从我身边飞驰而过,但很快又技巧娴熟地转头,把我包围至最为狭小的空隙里。

“找到了,找到了,在这里!”那群人此起彼伏地嚷起来,还有人拿着手电筒,光柱在我身上肆意地扫来扫去。

“你们要干什么?”我有些胆怯,却强撑着勇气厉声地问。

这时从领头的机车上下来一个人,看上去只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身黑色的皮衣紧紧地裹住他的身体,头发被发胶抹成朝天竖着的扫把形状,一身丁零当啷的挂件,甚至还戴着一个唇环,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善类。

他一步一步向我走近,我慢慢后退,直到我退无可退。他伸手捏起我的下巴凝视着,三秒后,转过身呵斥手下的小弟:“找错了!不是她!”

“不是她?”几个人面面相觑。

扫把头少年也不再说话,跨上机车准备掉头而去。那些人也紧跟其后,发动机车就要呼啸而去。

我站在原地,心紧张得跳得飞快,一时搞不懂到底出了什么事。

没有人料到的是,有个人从身后扑上了领头的扫把头少年,一脚踹倒机车,竟把人生生地从上面扯了下来。

沈朝咏。

我从来没有想到平日那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他会在这时变得如同一头暴怒的小狮子,他紧紧地撕扯着对方的衣领,厉声说着:“你把抢了她的钱还回来!”

他误会他们在抢劫我。

众混混哗然,骂骂咧咧地围上来就要动手。扫把头少年歪着嘴一笑,一拳就挥在了沈朝咏的左颊上。

“沈朝咏!”我惊呼起来,扑过去扶住跌靠到一边的他。

扫把头少年整整衣服,挥手喝止想要动手的众人,看着狼狈不堪的我们,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

“这个女的确实不是魏亚亚,而且这个小护花使者也不是蒋再涵。”

“你干吗要打沈朝咏?”我怒不可遏,“道歉!”

扫把头少年轻嗤了一声,迈上机车,头也不回地率众离去。“怎么不等着和我一起。”沈朝咏擦擦脸上的污迹,安抚地拍了拍我的肩,“以后晚自习别从这条路上走了,你看多危险。”

“沈朝咏,你干吗要去惹那些人?他们只是认错人,没对我怎么样。”我看着他还淌着血的嘴角,忍不住掉下泪来。

“那就好。”沈朝咏慢慢地说着,“当时我没顾上这么多,还以为你被欺负了,我是你哥哥,怎么能看着你被欺负?”

是的,在八岁到十五岁的时间里,我叫了沈朝咏七年的“哥哥”。

那天和沈医生在诊所里说的话,一语成真。我失去了父亲,却有了一个哥哥。

从前的那些岁月里,沈朝咏一直像个真正的哥哥一样,面对别人对我的嘲笑和轻视毫不留情地拳脚相向。他是优等生,却屡屡因为这种事情,违纪、警告、记过,甚至连三好学生的称号也被剥夺了。那时的我,是多么为他心疼。

“哥,我想了这么多年,还是一直搞不懂,那些人为什么要欺负我?为什么单亲家庭的孩子就会被人看不起?为什么没有爸爸的保护就要被所有人鄙夷?”

“不会的,依然,只是那些孩子不懂事。”沈朝咏看着我,慢慢地斟酌着说,“那些人只是还不懂得,在失去亲人的时候,到底会有多难过。”

沈朝咏说这话的时候,他满分的卷子从他那因为打架而被人撕扯开的书包里落了出来,没有往日奖状证书的陪伴,孤零零地躺在地上。

“哥,别这样了。”我拉紧他的手,“为了我,你不值得。”他在夜晚中看着我,淡淡地问:“怎么不值得,你是我妹妹,我不保护你,谁保护你?我不陪着你,谁陪着你?”

“哥,可是我没关系的啊!”我斟酌着措辞,老气横秋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再说了,谁说没人陪着我,我还有夏亭呀!”

“夏亭是谁?”我听到沈朝咏再次这样问。

夏亭是谁?

每一次这样仔细地回想,我都头痛欲裂。

沈朝咏不再追问,和我并肩坐在他家诊所的屋顶上,望着浩瀚而美丽的星空。

到后来我固执地不再喊他哥,而是有名有姓地喊他“沈朝咏”,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改变称呼,就会让沈朝咏卸下这份重担,可以让他自由地去过属于他的生活。

这样的我,是个累赘,真的!

那一天我没有去上晚自习,扶着受伤的沈朝咏回到家里,将消毒的酒精用棉签细心地抹在了他嘴角的伤口上。

“依然。”沈朝咏忽然开口,因为牵动嘴角的伤口蹙起了眉,“这几天你小心点,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今晚这件事好像还没有完。”

“怎么会?”我收拾好药箱笑道,“难不成,这还是一件事的开端吗?”

他皱紧眉头看着我,目光里有着明显的担忧。

彼时的我不知道,沈朝咏一语中的,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都逃不开也躲不掉。

因为第二天,我就意外地在学校的布告栏上看到了昨夜听到过的那个名字,魏亚亚。 Vz5sszNySobGwaKma3ouq1Y+uhSMiIzRl3wqPqpz3iUzBCW4xWC/L5JsdKmipHjm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