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四章

我曾向往的自由

凌宇轩很快就知道了朱小畏找我的事,对我深表歉意,她固执地认为我是被他们两个的争执无辜波及,所以一定要请我去吃饭。

我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下来。

“‘青梅竹马’也一起来吧。”她看着任苍生说。

我们去了一家烤肉自助店,因为凌宇轩的乐队要在那里驻唱两小时,我和任苍生选好了位子,便各自去寻找美食。

凌宇轩跑到台上,把电子琴的音色拨到钢琴拟音档,调试麦克风后,和身旁的吉他手交换了一下眼神,音乐和凌宇轩赋有磁性的歌声同时响起:

有没有这样的朋友/童年像另一个星球/发呆的你/害羞的你/拉裙子遮住脸的你/有没有这样的感受/很亲/但并不常联络/我记得/昨天的你/仿佛还等我/在路口

两人合作得非常默契,我记得这是一首有关青梅竹马的歌,看了看任苍生,他也早已停下了筷子,听得入神。

(你还记得吗)为你摘的花/(青梅和竹马)永远的暑假/(你现在好吗)岁月泡的茶/(路不断分岔)还留在老家……

合声很美,可我却听到任苍生轻轻的叹气声。

对童年记忆模糊的人,和紧握童年记忆不放的人,到底哪一个更可悲?

一曲结束,吉他手开始独唱,凌宇轩抽空跑了过来。

“好听吧?”她坐在我身边,伸手从盘子里拿了块烤肠塞进嘴里,“这首歌就当是送给你们两个的吧,真羡慕你们,我从小没什么朋友,更没有这样的青梅竹马。”

“真好听。”我由衷地说,拍拍她的肩膀安慰着她,“羡慕什么?你不是说过么,我的朋友就是你的朋友,以后有什么事,让任苍生这家伙来帮忙。”

任苍生点头,对着凌宇轩笑了笑。

我们在这样轻松的气氛中边吃边玩,一个下午就这样悠然度过。

我只是单纯地奢望,可以平静、安稳地度过每一天,可是生活总是带着嘲笑一次又一次打破我的希冀。

不到一个星期,妈妈再次发病。

她嚎叫、哭泣,将所有她能碰及的东西摔得粉碎,包括家里那只插着白色百合花的花瓶。

我一边哭泣,一边收拾着满室的狼藉。妈妈终于安静下来入睡,而我的心却仿佛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沉重得令我透不过气。

我跑出门漫无目地奔跑着,直到再也跑不动,停在大树下,不由自主地抱着胳膊蹲了下去,泪水肆无忌惮地流了满脸。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到有人站到了我身边。

抬头看去,竟然是朱小畏。

他依旧是一身黑衣,靠在身后的机车上。

“擦擦脸,哭得难看死了。”他恶言恶语地说着,将一沓纸巾扔在我的身上,“所以说女人就是麻烦,大热天不在家好好待着,跑到路上来哭。”

我低头擦着泪,心里有着这么多这么多的痛苦和怨怼,使得我急切地需要一个发泄口,彻底地发泄,哪怕是一时疯狂,短暂地忘记也好。

他见我止住了哭,正要发动机车。

“朱小畏!”我忽然张口叫住他,“你要去哪里?”

“我为什么要向你汇报?”他冷眼看我。

“你?载我去海边好不好?”

“求我啊?”他嗤笑,显然没把我的话当真。

“拜托你!”我不假思索地说。

朱小畏用看怪物般的眼神看着我,半天,点燃了一支烟,少年的容颜在烟雾中看不清楚,他缓慢却坚定地说:“你这样的小姑娘,就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还是别和我这类飞车族、你们眼中的小混混扯上太多关系比较好。”

“拜托你!”我加大了音量,急切地看着他。

朱小畏沉默了,伸手指了指后座。“上来。”

我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机车发动,一连串震动和轰鸣,我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却丝毫不觉得讨厌。

“你可以抓住我的衣服,我不介意。”他淡淡地说。

我考虑了很久,还是偷偷捏住了他的衣角。

我觉得我的血液里一定继承着妈妈疯狂的因子,不然为什么在这样飞速的行驶中,我不但不感到恐惧反而得到一丝丝的快感。

那个时候迷惘的我,内心或许正渴望爱上一个可以帮我逃脱出压抑生活的人。

风从我周身呼啸而过,让人兴奋到想放声大叫,我不顾一切地攥紧了朱小畏的衣服。

“混账!松手!”

“不松!松手我会掉下去!”我大声喊着。

“死女人你掐到我肉了!”朱小畏终于忍无可忍地抗议。

话是这么说,速度却没有丝毫减慢,我紧紧地环住朱小畏的腰,将头靠在了他的脊背上。那些悲伤的事情,一下子涌上心头,我拼命地掉着眼泪,而那些晶莹的液体,刚刚滚出眼角,就已消失在了急速穿行的风中。

就这样哭出来吧,就让所有的悲伤都发泄出来吧,为什么泪水会是咸的呢?是因为总要流回大海里去吗?

不知哭了多久,我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下来,抹掉脸上的泪水,发现道路已渐渐变得开阔和平坦,人烟渐少,隔着路旁的围栏,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海面。

海还是记忆里的海,轻轻地翻卷着浪花。我有些疑惑,明明已经快到了,他为什么还不减速。

朱小畏忽然开口骂了一句粗话,极轻极轻的,却传到了我的耳中,同时,我感受到他的身躯有些轻微的颤抖。

“朱小畏,你怎么了?”

“没事,快到了!”他说着,机车笔直着向前冲了出去。

“朱小畏!出什么事情了!”我察觉出不对劲,急切地追问着。

半天,他的声音才传过来,镇定地一字一顿说着:“刹车坏了。”

什么?!我大骇,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一定是那几个家伙砸过我的机车把刹车弄坏了!”朱小畏扭头看了我一眼,语调缓慢而坚定地说,“我只说一次,女人你听好。”

我惊慌失措地抱紧了他的腰,听着他说下去。

“这个地方我来过,前面的拐角处有个沙堆,你在那儿跳车,听懂了吗?跳到沙堆里不会受什么伤,我数三个数后,你就跳。”

来不及消化他说的这些话,他的倒数已经响起:“3!2!1!跳啊!”

只是,我错过了跳下去的最好时间,机会只是一瞬,疾驰的机车已经远离了那个沙堆,然后,失去控制,撞坏路边的护栏,我和朱小畏,双双坠落。

身体忽然变得很空,很轻,之后便没了意识。

再次醒来已经是在医院里,我的身上缠满纱布,大片的擦伤让我浑身刺痛,而机在床边安静睡着的人,是任苍生。

“任苍生,是你救了我吗?”我艰难地开口发问,坠落的那一刻我以为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如今发现还活着,多么庆幸。

他蓦然抬头,眼神是不敢置信的惊喜,可是下一秒,他变得怒不可遏:“秦秋涵,你为什么要去做这么危险的事,你不知道你差点没命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心中委屈,辩解着。

我只是情绪不好想要发泄,不料却遇到这种倒霉的事,还差点没命,我也很后怕。

我突然想起了朱小畏,一下子就惊坐起来,慌忙追问:“朱小畏呢?他没事吧?”

任苍生隐忍地看着我。“秦秋涵,你……”

“他也在这个医院里吗?我要去看他。”说着,我就要下床,可稍微一动,就痛得龇牙咧嘴。

“你躺好。”任苍生按住我,“你不要再和那样的不良少年来往,很危险,你懂吗?”

年少时叛逆的心理,加上数天以来对任苍生的误解和偏见,一下子涌了上来,我挣脱他的手,愤怒地看着他说:“任苍生,你不觉得自己管得太多了吗?你充其量只是我小时候的玩伴而已,请你摆清自己的位置!”

任苍生沉默了,神情颓然得不像话。

两人一时无语,窗外有闪电劈裂长空。要下雨了,沉闷的空气横亘在两人之间,墙壁上投下两人的暗影,如此对立,剑拔弩张。

“秦秋涵,小时候也曾在这家医院里……你发了高烧……”任苍生喃喃地说着,低下了头,“对呀,已经过去六年了,什么都不作数了,是我太自以为是,秦秋涵,对不起。”

他不再说话,走出去时还不忘为我细心地关好门。

我忽然语塞,心中有些难过,我是真的伤害了任苍生。

强忍着浑身的疼痛我倒在床上,重重地叹了口气,突然发现任苍生掉落在我床边的MP4,我拿起来打开它。

是宫崎骏的经典动画《千与千寻》,我百无聊赖地看下去,直到我看到汤婆婆语重心长地说:“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不可能忘记,只是一时想不起来而已。”

这句话像是一柄利剑,一下子就戳中了我的心尖。

我终于开始认真地回想着有关任苍生的事情,从小时候与他的相识到如今对他的伤害。

我的脑海中,记忆如同暴风一般地回旋。

我想起来了……

胸口那样熟悉的痛楚,那些经年的回忆,凶猛地奔涌而来…… PmBsW61Qy4KbUqHkw0K5/wW3pzVSTfQm2J/I817m1ZRoeaOKkWmVhXra0mQw55Wd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