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我只是悄悄喜欢你

星空飘雨

第二章

相交线

我不知道任苍生为什么要回到这个小镇,也不知道这六年他经历了什么,使他长成这样安静的少年,但是这一切完全不妨碍孤独的我和他继续做好朋友。

托任苍生的福,我的整个暑假,终于不再平淡如水。

一大早任苍生就站在门外喊我起来晨练,我揉着惺忪的睡眼打开门,口里不忘贬损他两句,他反而一步踏了进来。

“你干吗?”我急忙拦在门口。

“这么多年没见,我也想跟阿姨打声招呼。”他的眼神和顺温良,振振有词地解释着。

“不行不行。”我声色倶厉,一把将他推了出去,“我一会儿出去和你会合。”

我关上大门,倚着门板慢慢滑坐到地上,心里忽然有些凉。

我的妈妈,早些年就时时喜怒无常,而父亲的因故身亡仿佛一下子摧毁了她所有理智神经,情绪更是无法控制。小镇上的人都知道,秦秋涵的爸爸早已去世,而妈妈是个疯子。

所以,任苍生,不管你对我还留有多少印象,这样狼狈的我们,不想让你看见。

闲暇的时候我会和任苍生去图书馆看书,那儿有免费的冷气。寂静的空间里,只有书页翻动的声音。

任苍生常常会盯着我看,眼神凝重深长,而当我察觉到,与他四目相对时,他又会马上挪开目光。

我们偶尔也会说起这些年各自的经历,他只是简单地描述他的生活,和遇到的人。

“那你有没有遇到过喜欢的女孩子?”

“没有。”他好笑的摇头,“你怎么会想到这个?”

“这不是很正常吗?”我摇了摇手中的青春小说,言之凿凿,“这个年纪,往往都会对异性有一些莫名的好感,这是很正常的。”

“那你呢?你喜欢过什么人么?”

我心虚地转动着眼珠,想起了那拙劣的一见钟情。

凌宇轩是我唯一的朋友,有着短短的头发,低沉的嗓音,一米七二的个头,又是县里的体育特长生,就连名字都中性到常常令人误会,可她却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姑娘。

初一那会儿,我曾对运动场上一个矫健的身影爱慕许久,好不容易鼓足勇气上前搭话,才发现凌宇轩居然是女生!

性格爽朗的凌宇轩对我认错性别的事不以为然,还安慰了我很久,至此我们成为了莫逆之交。

我清楚地知道,凌宇轩不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她虽父母双全,却不得家人喜欢,鲜少受到管束,所以早早就和校外的几个人组了个乐队赚外快,帅气的她混在其中,居然也赢得了不少小女生的追逐。

我把任苍生介绍给她认识,她十分自来熟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好,秦秋涵的哥们儿就是我的哥们儿,以后一起玩啊。”

任苍生安静地点头,却一言不发。

凌宇轩觉得沉闷,把我拽到一旁,郁结道:“我很惆怅,我感觉自己比他更像个爷们儿。”

我捧腹大笑,然后就被凌宇轩追打得满街跑。

我边跑边回头看任苍生,阳光透过树叶洒在他身上,这个少年美好得让我一时失神。

凌宇轩凑过来开起了玩笑,说:“你们两个是青梅竹马,那你小时候有没有说过要做他的新娘子?”

我还没来得及反驳,任苍生竟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有的。”

“你别胡说八道!”我气急,“我什么时候说过那样的话?”

他看着我,眼神里有着忧伤的神色。

我茫然失措起来。

“秦秋涵。”我听到他淡淡的声音,“你真的想不起来我们小时候的事了?”

我拉着凌宇轩的手,再次落荒而逃。

一路上凌宇轩疑惑地迭声追问:“秦秋涵,你该不会是辜负了他,才导致他如此怨恨吧?”

“我真的没有。”我反驳着,“我和他小时候也只是泛泛之交,才不是什么青梅竹马。”

“不过他看上去真的是个不错的男孩子。”凌宇轩笃定地说道。

之后的很多天,任苍生都没有来找过我。录取通知书很快发了下来,我意外得知凌宇轩也考上了耀华高中。

那个阴沉的夜晚,天空中看不到一颗星星。我揣着通知书,急匆匆地想要去凌宇轩家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走到她家附近的拐角处,我听到了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以及凌宇轩气急败坏的叫喊声。

“朱小畏你这个混账!给我站住!”

“凌宇轩!”我想都不想地唤她。

猛然间我被迎面而来的人捂住嘴巴,拖进了小巷。

我本能地惊叫,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那个人一边捂住我的嘴,一边警惕地向外张望着。

一股淡淡的烟味儿沁入鼻中,我抬眼,仰视到一张俊朗的脸,棱角分明的下颚,不羁的黑色短碎发,眼睛在黑暗中泛着如水一般灵动的光泽,整个人带给人一种危险的气息。

我好不容易挣脱开他的钳制,退后几步对他怒目而视。“你干什么?”

他看着我,不答反问道:“你是那个家伙的朋友?”

他在说凌宇轩?我寻思着点了点头。

然后就看到他的唇角勾起一抹邪气的弧度,一下子抢走了我手上的录取通知书。

“给我!”我扑上去抢,他却巧妙地避开,从怀里抽出了另一张,比了比。“也是耀华高中?”

我拼命举高手,想要抢回通知书,他却坏心眼地左躲右闪,举得很高,让我没辙。

这时,几个染着奇怪头发的小弟也气喘吁吁地蹿了出来。“畏哥,已经引走她了……”

一身黑衣的烟草味少年向我走近,我步步后退,脚跟碰撞墙壁,已无处躲避。他伸手,无比轻薄地挑起了我的下巴。

“你叫什么名字?”他轻笑,看着我问。

“秦秋涵。”我瞪回去,“问别人名字的时候,不知道自报家门吗?”

“哈哈哈,不愧是那个男人婆的朋友,真凶!”少年嗤笑出声,“我是朱小畏,你可要记好了。”

我顾不得在意他对我和凌宇轩的贬损,念了一遍这个名字,极度疑惑地反问了他一句:“你……你为什么不叫‘喂小猪’?”

身旁的众人忍不住笑出声。我亲眼所见面前的小混混脸色由青变紫,同时捏住我下巴的手加重了力道。

我疼得同时听到了不远处凌宇轩的大喊:“朱小畏!你在干什么?”他的手瞬间放开,把通知书甩到了我的身上,带着那群人,如同一阵黑夜里的风,无比迅疾地一呼而去。

“秦秋涵,没事吧?”凌宇轩扑了过来,无比焦急地询问。

“凌宇轩,那个人是谁?”我看着他的背影,怔怔地回不过神。

“先不提这个,你受伤没有?”她帮我拍打着身上的尘土,顺便捡起掉落的东西。

我摇摇头示意没事,而她将通知书展开一看,才讶异地叫了起来:“咦?这不是我的通知书么?”

我抢过来看,脑海中浮现出他将两张通知书比较的样子。,顿时欲哭无泪地惊叫:“那个人,是那个人!他拿走了我的通知书!”

“你别急!”凌宇轩愤怒地挥动着拳头,“今晚他肯定有了防备,等明天我跟你去找他,一定给他个厉害瞧瞧。”

那个人,到底是谁?

回想起他邪气的笑容,心脏紧张得快要跳出胸口,我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宇轩,他为什么要抢你的通知书?那个人,是你的朋友么?”我跟她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还是忍不住抽泣。

“什么呀,我才没那号朋友!”凌宇轩义愤填膺,“还不是因为那个小混混手下的某个小弟最近新找了个女朋友,据说是我乐队的粉丝,好像对我的性别有误会,还口口声声地说已经喜欢上我了……那家伙不忿,才会叫着朱小畏一起找我的碴。”

我听后终于明白事情的经过——朱小畏遇到了收到通知书的凌宇轩,上前夺走扭头就跑,本想以此要挟凌宇轩,却阴差阳错地撞上了我,又错拿走了我的通知书。

凌宇轩一路安慰着我送我回家。

我和凌宇轩在巷口告别,刚走到家门前就遇到了任苍生。

“任苍生,你怎么在这儿?”我想起那天的事,对他依旧没有好脸色。他看着我,脸上是明显的担忧,然后对着屋里指了指。

到底怎么了?我正在疑惑,蓦然听到屋内传来一声恐怖的嚎叫。 hWhQkc60vRJ/SN5nuVRfB4+fPmzBcNcgeREOiwr59o2iaVdqJslhijTNKp37CW+k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