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三章

终极目标

周文澄和我东拉西扯地聊了会儿天,突然从兜里摸出一条巧克力,笑嘻嘻地说道:“忘了今天什么日子了?”

我恍然大悟,情人节啊,今天是情人节!

说实话情人节的时候,我们死党之间也经常互送巧克力的,我和周文澄也算是有六年的交情了,此时自然别扭不起来,于是我大大方方地拿起那巧克力,翻来覆去地看着,说道:“没过期吧,怎么才这么一小块,有没有诚意啊你?”

周文澄抬起一只手臂搭在我的肩膀上,笑道:“前几天从瑞士带回来的,都发完了,这是最后一块。”

我甩开他,挑眉冲他笑:“都发完了?你小子行啊?”

周文澄开始嘚瑟:“唉,有时候太受女生欢迎了也让人挺烦恼的……”

能自恋得如此自然,也是一种本事。

把周文澄赶走之后,我立马溜进了钱唐家。情人节嘛,我当然要抓住机会和我未来的情人聚一聚。

我去找钱唐的时候,他正把英语卷子揉成团往远处的垃圾桶里投,这该死的竟然还一投一个准。

我大怒,跑过去阻止他:“喂,你住手!”

钱唐眼皮都不抬一下,继续投。我只好抢过他手中的试卷,顺便在他头上重重敲了两下:“浑蛋,你搞什么!”

钱唐却突然抬头死死地瞪着我,一言不发。

我被他吓了一跳,后退一步,怒道:“看什么看,你还有理了?!”

钱唐低下头,阴沉着脸,从嘴里挤出几个字:“关你什么事?”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说,”他抬起头,深深地看着我,“我做什么,不关你事。”

“你!”我气得嘴唇直哆嗦,偏偏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他。最后,我指着他,咬牙切齿道:“好,很好!”说完就冲了出去。

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越想越气。浑蛋啊,浑蛋!什么叫“不关你事”,什么意思!

这算什么,早点跟我划清界限?就算你丫的看我不爽,咱俩十几年的交情在那里摆着,老子给你当了十七年的姐姐,是一句“不关你事”就能一笔勾销的?还是说你知道我对你图谋不轨,所以想提前说明白了,不许我染指你,所以你做什么都轮不到我管?

我总以为,一句残忍的“我不喜欢你,麻烦你离我远一点”都没“不关你事”这四个字来得伤人心,前者不过是从感情上拒绝我,而后者呢,简直就是要彻彻底底地让我们变生分,甚至变成知道名字的陌生人!

太可恶了,这臭小子怎么可以说这么伤人心的话,气死我了!

由于钱唐的一句话,我十分生气和失望,心里难过得要命,连晚饭都没心思吃,又怕我妈啰唆,只好拣了点吃的躲进自己房间。

我放了点劲爆的音乐,把音响开得很大,然后趴在床上继续生闷气,一边生气一边用一根水笔在钱唐的照片上画叉,画了一个又一个。

过了一会儿,我觉得不对劲,转身望去,我房间的门被打开了,钱唐正站在门口,朝我这边张望。

我一看到他就没好气,跳下床连鞋都顾不得穿,跑到门口用力推他,一边推一边骂道:“有没有礼貌啊你,不知道敲门吗?”

钱唐扶着门,岿然不动:“敲了好久,你没反应。”

我却不理会这些:“你走,我不认识你!”

后来干脆抬起脚踹他,这时我妈跑过来拉住我:“臭丫头,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爸也跟着凑热闹:“丫头,女孩子要温柔。”

我这次才不吃他们那一套,于是脖子一梗,大义凛然地说道:“你们不用说了,我要和钱唐绝交,爸妈你们帮我做证。”

我爸妈刚想说什么,这时钱唐朝他们笑了笑,转身迅速把我推进房间,关好门。

我学着不知从哪个电视剧里看到的镜头,抬脚在钱唐面前画了一条线,像煞有介事地说道:“古有割席断义,今有划地绝交。以后你走你的过街天桥,我过我的地下通道,咱俩井水不犯河水,听到没有!”

钱唐靠着门,低头看着我,等我说完,他突然笑了笑,低声说道:“小雨,别闹了。”说着,就要来拉我的手。

我躲开他,怒道:“谁闹了?”

“我,是我闹了,对不起。”

我踢他:“道歉倒是快,你早干吗去了?”

钱唐也不躲,任我踢着:“我只是心情不好,一时冲动,你……”

“你心情不好就可以冲我撒气吗?你知不知道你一句话我一个晚上都心情不好!”

“我知道,所以我来了,对不起,我真的错了。”钱唐的声音软软的,让人听了实在是无法再生气,可是我又觉得不能就这样算了,于是干脆趴到床上用被子蒙住脑袋,不理他。

钱唐也走了过来,他还顺手把我的音乐关了。屋子里顿时陷入宁静,我的心一下子跳得很快。

钱唐跪在我的床上,扯我的被子,一边扯一边笑:“小雨,别这样。”

我不理他,死死地抓着被子不放。

钱唐干脆躺在了我的身旁,无赖地说道:“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走了,今晚在这睡。”

我噌地从床上坐起来,用枕头使劲砸他,一边砸一边骂:“浑蛋!流氓!无赖!”

钱唐笑呵呵地躲着我,一边说道:“还有更无赖的。”他说完,突然也从床上坐起来,扑倒我,然后伸手在我的腋下抓了起来。

我痒得不行,咯咯咯地乱笑,一边笑一边喘着气道:“住手!钱唐你住手!”

钱唐停下来,眯着眼睛笑:“还生气?”

我推开他,有点尴尬:“你多大了,我多大了?还这么没轻没重的,以后不许动手动脚的!”

钱唐挑眉:“摸都被你摸过了,还说这些话。”

“……”什什什什么意思?难道钱唐发现我对他图谋不轨了?可是这小子装出一副“大爷你得对我负责”的妖孽模样给谁看!我我我我吗?可是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我咬紧牙,尽量使自己的面部表情放松,不要显得太紧张,虽然我那小心脏其实一直抖个不停。大概我故作镇定的表情看起来实在令人牙疼,钱唐的脸色也变得不大自然,促狭的眼神中总似乎有种不可言说的复杂情绪在流转。

这种气氛实在不适合继续交流,我只好拿出欺压者的淫威,冲他傲慢地摆摆手:“滚吧。”

于是钱唐慢腾腾地挪走了,那模样像个受气的小宫女。

我觉得我很有必要再次确定一下钱唐到底对我有没有意思,尽管之前我已经确定过很多次了,尽管答案是:没有。可是昨天……

一想到他态度暧昧不清不楚地说着“摸都被你摸过了”,我就热血沸腾,肾上腺素激升。

昨天晚上我一晚上都在想这个问题,可是想来想去都没想出个结果,有一些蛛丝马迹证明他确实在乎我,可若说是男女之情,未免牵强。尽管他现在也学会耍流氓了,不过这貌似只能作为他成熟的标志之一,并不一定能说明他喜欢我。

惆怅啊惆怅,于是我惆怅地拨通了老七的电话。

我还没说话,老七那边先咆哮起来了:“凌晨五点半!谷哥你真欺负我是老实人是吧?!”

我严肃地说道:“老七,我有问题!”

老七:“火警119,匪警110,急救120,实在不行您就打12580,大清早的折磨我算怎么回事!”

我直接无视她的抱怨:“老七,怎么判断一个人喜不喜欢你?”

老七那边久久没有回音,我急道:“老七?老七?睡着了?”

老七语重心长地叹了口气,说道:“谷哥啊,你跟我老实交代吧,到底是哪家的倒霉孩子被你看上了?”

我:“这个……咳……这个能不能不说啊……”

老七怒:“你跟我装什么矜持,说!”

我只好老老实实地答道:“就我家隔壁那小子,钱唐,咱们班还有人追过他呢。”

老七得意地淫笑:“我还以为你会给我个惊喜呢,结果果然没有超出我的预料,哦呵呵呵……”

我:“……”

老七开始给我分析:“话说你想染指那小帅哥,难点有三:第一,人太熟,不好下手,说白了就是你对于他没有新鲜感;第二,追他的人太多,竞争太惨烈,你虽然长得不错身材也不错,不过跟他的姿色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第三……”

我抓抓头发,打断她:“我找你不是要找打击的,你现在就只要告诉我怎么判断他喜不喜欢我。”

老七:“问他呗。”

我:“……要是能问他我还用问你吗?我说你到底有没有睡醒啊?”

老七:“你急什么,问也是一门学问你懂不懂?你要问得含蓄,从他的回答中推理出结果,并且对他做出指引,当然必要的时候也可以勾引。”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上午的时候被我妈拉着逛街,当了半天的壮丁,直到傍晚我才有机会溜到钱唐家去实践老七的技巧性提问。

我走进钱唐房间的时候,他正坐在窗前,单手托着下巴发愣。逆光的侧脸虽看不清楚表情,那完美的轮廓却仿佛染上了一丝夕阳余晖的落寞。钱唐阴郁的时候不少,却很少有这样忧郁的时候。看着眼前这个被考卷和习题夺取大部分课余时间的美少年,我突然很想抱一抱他,告诉他,就算你英语考零蛋,我依然爱你如故。

钱唐看到我进来,收起面前摊开的书,拿过一旁的试卷来做。我扫了一眼他收起的那本书,《盗墓笔记》?!

我收回我刚才的话,什么落寞,什么忧郁,纯粹是扯淡,这小子也就长得很言情,骨子里却玄幻得很!

我走过去,盯着钱唐看了一会儿,十分和蔼地摸了摸他的头,语重心长地说道:“钱唐同学啊,你最近好像不太正常?”

钱唐皱眉躲开我:“什么意思?”

我托腮做沉思状,想了一下,答道:“学习状态不太好。”

钱唐不置可否:“是么?”

我板起脸,义正词严道:“钱唐,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钱唐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才垂下眼睛:“没有。”

我吞了下口水,紧张得声带都有点绷紧:“那么……你有喜欢的人么?”

钱唐点了点头,一点没犹豫。

我的心脏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钱唐他有喜欢的人!

我抓过钱唐的杯子胡乱喝了口水,以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并且缓解一下精神紧张,这才有力气再次提问:“那……你喜欢的人……她喜欢你吗?”

钱唐抬眼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很是落寞和伤感。他摇了摇头:“她有男朋友。”

我被他那小眼神刺激得心脏疼了好几下,最后只得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天涯何处无芳草,节哀顺变吧你。”

钱唐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早晚有一天,她会喜欢我。”他说这句话时,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坚定,看得人心惊肉跳的。

什么意思,他要抢别人女朋友?

我只好悲痛地摇晃他:“钱唐!小三不可当啊不可当,天底下的好姑娘多的是!”比如你眼前这个!

钱唐用沉默回答了我。

我再接再厉地摇晃他:“话说,虽然你确实干过不少坏事,不过破坏别人感情这种事我看还是算了吧,你要是真心喜欢那女孩子,肯定也希望能看到她幸福,对不对?”

钱唐缓缓抬起头,直直地盯着我:“这是你的真心话?”

“当然了,比真金还真。”我想也没想地回答。

就这样,在情圣老七的指导下,我得到了这个让我十分忧愤的信息:钱唐竟然有喜欢的人,而那个人竟然不是我。

老七教我的后续步骤都是在确定他喜欢我之后要怎么样推倒他,这下好了,人家压根儿就不喜欢我!

虽然此前我对那个变态也没太大信心,不过有希望总比绝望好啊,在今天之前我还可以时不时地胡思乱想一下钱唐他会不会真的喜欢我,可是现在,我连做梦的权利都没有了。

而且,钱唐那小子太可恶,竟然还要抢别人女朋友。以他的条件,投怀送抱的多的是,他至于那么饥不择食吗,还是说人的劣根性就在于此,得不到的总是好的?

我愤愤不平地又拨通了老七的电话。

老七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悠闲自在:“喂,谷哥,结果怎么样?”

我伤心:“他不喜欢我。”

老七奸笑两声:“意料之中。”

我怒了:“老七!”

她不紧不慢地笑嘻嘻道:“谷哥你别急,下面才是咱们计划的重点:徐而图之。”

“麻烦你照顾一下我的智商,解释明白点儿。”

老七想了想,说道:“在制订计划之前,我得先了解一下他这个人……话说,他聪明吗?”

他不是聪明,而是相当聪明,我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是钱唐那令人发指的理综成绩,然而嘴上却无耻答道:“还行,仅次于我。”

老七一乐:“那好办了,他基本上算是个白痴。”

“……”要不要这么打击人啊!

老七那边自顾自地说道:“这样的话,咱们这个计划只需要分两步:推倒,勾引。”

“那要是……假如啊,我是说假如,假如钱唐很聪明呢?”

“那还是两步:勾引,推倒。”

“这个有什么区别?”

“顺序不一样啊。”

我用力地捏着手机,真希望那就是老七的脖子:“七哥,七爷,您能给仔细指点指点不?”

老七的语气倒是严肃起来:“对待比较迟钝的人,推倒他可以作为一个手段来使用,目的是得到他的心,而对于比较狡猾的人,在感情上算计的成分一定要减弱,因为聪明人一般都不太喜欢别人对自己耍小聪明,所以勾引为要,推倒只能作为最后的强化步骤来使用,也就是,终极目标。”

我挠挠头:“还是不太明白,你能不能给提供几个具体方案?”

“我的方案要是管用,还能让到手的校草溜走啊?”

得,原来说了半天她也是纸上谈兵。

虽然纸上谈兵是件不靠谱的事情,但是老七的理论听起来倒有几分道理,她的校草溜走只能说明她在用理论指导实践的过程中出了问题,而这个理论应该是没有错的。也就是说,她的理论,我照样可以用。

等一下,她的理论是什么来着……对于聪明的人,要先勾引,再推倒,勾引是过程,推倒是终极目标……是这个意思吧?

那么,我的终极目标就是——

推倒钱唐!

怀揣着推倒钱唐的伟大理想,我回到了学校。

新学期新气象,我决定做个勤奋刻苦的好学生,一洗上学期好吃懒做的恶习。于是开学的第二天晚上,我便揣着本《文心雕龙》坐进了图书馆。

图书馆的人竟然不少,看来上学期好吃懒做的人太多了。

当然也不是每个来图书馆上自习的人都像我一样为了发奋而来,比如坐在我对面的这两位。女的满面通红,男的一脸淫相。那男生揽着女生的肩膀,两人亲密无间地交谈着,虽然这两人怎么看怎么淫荡,不过长得倒都还不错。当然如果你看惯了钱唐,你就会发现,一般的男生长得再好看,也就是够个“还不错”的档次。

钱唐,请把我的正常审美还给我。

过了没多久,这女的似乎有什么事,收拾东西依依不舍地走人了。我把《文心雕龙》收起来,从包里翻了本《盗墓笔记》来看。话说这本《盗墓笔记》还是从钱唐那里没收的呢,当然我也不打算还给他就是了。

刚翻开《盗墓笔记》,只见另外一个美女坐在了我的斜对面,那个还没走的男生的旁边。这女的打扮很时尚,还化了妆,越发显得小脸大眼睛,我见犹怜。这种长相好看是好看,可惜这年头这种长相似乎是批量生产的,电视里、杂志上比比皆是,导致这种脸实在是缺乏辨识度。

我发誓我说这些话不是因为嫉妒。

这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位男生,对,就是刚才还和另外一个美女眉来眼去的男生,他揽着现在这位辨识度比较低的美女的肩膀,亲了一下她的脸蛋,两人开始愉快地以不影响他人的音量交谈起来。

我去校外的小吃街游荡了一会儿,吃了碗馄饨,刚回到校门口的时候竟然又看到了那个脚踏两只船的男生,哦不,也许不止两只。

因为这次我看到他和一个身材娇小的美女挥手告别。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深情的一幕,一不留神,自行车撞树上了。

估计那男生也认出了我,因为他笑着走了过来,把我扶起来。

我礼貌地说了声谢谢,想撤,对于一个你说不清楚他能踏多少只船的男生,我多少还是心存畏惧的。

他倒是十分大方地朝我伸出手来:“哲学系,许昭。”

我也不好意思怎么样了,只得装出十分正常的样子,握了一下他的手:“中文系,谷雨。”

他偏头笑了笑:“谷雨?名字不错。”

我对这个人没什么好感,和他胡乱说了几句话,推着车一瘸一拐地回宿舍了。

回到宿舍接了我妈一个电话,她告诉我钱唐保送到B大物理系了,我才恍然大悟,他们智商奇高的理科生是可以保送的。

可是我又觉得钱唐一点没跟我提过这事儿不厚道,亏得我还那么为他担心,他怎么一点风都不带露的。于是我第一时间打电话对这小子提出批评,谁知道他的答复竟然是:我就是想看看你什么时候能反应过来。

这死小子,姐是文科生好吧!

在得知钱唐没有了考大学的后顾之忧后,我本打算对他采取一点措施,可惜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一来我们只能周末见面,二来这小子的态度总是若即若离模糊不清,有时候又好像在故意躲着我,这让我十分挫败和恼火,却又无可奈何。

我突然很想知道钱唐喜欢的那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可是我又怕她让我深受打击,所以一直没勇气探索这个问题。

暑假来临,外婆突然病重,我们一家人心急火燎地赶回老家,我也就没心思再想那些风花雪月的事情。

外婆病情稳定之后,我留在她身边度过了整个暑假。我的外婆是个挺有意思的小老太太,她喜欢给我做好吃的,听我讲一些年轻人喜欢做的事情,还喜欢给我介绍对象。

其间钱唐给我打了几次电话,每次通话都不超过三分钟,为此我很恼火,认为这是他不关心我的表现。于是在最后一次通话中,我强迫他不许挂电话,絮絮叨叨地和他说了许多废话,钱唐那天心情不错,很耐心地听我讲着废话,偶尔还会笑出声……他的笑声很好听,我甚至有些陶醉。

我在钱唐他们新生入学的前一天赶回了B市。

钱唐拒绝了他爸妈送他入学的要求,他把一个只装了几件衣服的帆布包挂在我身上,然后自己提着行李,和我一起来到学校。

依然是我们两个人挤在人群里报到,找宿舍,买一些七七八八的生活用品,一如去年的今天。

与去年不同的是,今年的师姐们好像更热情了。

在经历了一个师姐一不小心跌到钱唐身上的事件之后,我决定采取行动。

我打算骗钱唐和我拉拉小手,这样不仅可以杜绝不必要的麻烦,还能趁机占钱唐的便宜,中饱私囊,一举两得,多好啊。

于是我扯着钱唐的衣角,提示他:“钱唐,如果我们拉着手,也许别人就会……”

钱唐的领悟能力倒是高,还没等我解释,他已经把一只手中的行李杆交到我手上,然后垂下空出来的这只手,握住我的另外一只手。

我低下头,抿着嘴角,尽量不让自己笑得太明显。

然而钱唐并没有结束,他摊开我的手掌,然后五指顺着我的指缝缠了上去。

十指相扣。

这小子也太上道了吧……

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而且眼前发黑,双腿发软,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钱唐的那只手上,为什么我觉得那只手烫得吓人呢?

钱唐似乎也觉察出我的不对劲,他拉了拉我,问道:“你怎么了?”

我用力甩开他的手,撒腿跑开了。

原谅我吧,我就是这么个有贼心没贼胆,说得出做不到,而且没见过世面心理素质还特别差的笨蛋。

刚才钱唐拉着我手的时候,我的力气急剧流失,甚至跟他说话都困难,我又不想让钱唐发现我的异常,只好溜之大吉。

虽然三十六计走为上,可是把钱唐一个人丢下又不太仗义,毕竟他对这里还不熟悉。于是我买了两瓶可乐,原路返回去找他。

钱唐还在原地等我,只是脸色不太好,有点阴郁,这说明他很不高兴。这也可以理解,任谁被莫名其妙地丢下,都不会开心。

我刚想走上前去,却见一长腿美女突然出现,娉娉婷婷地走到钱唐面前,一副热心师姐的模样。钱唐虽然心情不好,对待美女倒还算有礼貌,脸色也稍见缓和。这让我有一种危机感,而且心里很不是个滋味,钱唐这人行情太好,防不胜防啊。这时,那美女微微转了一下头,于是我看到了她的脸……竟然是我们班那位豪放女班长!

我再也忍不住了,冲上前去,拉住钱唐的胳膊,对着女班长嫣然一笑:“班长大人好,这小子我罩的,就不劳您费心了,班长再见!”说完不再理会她,拉着钱唐赶紧走开。

钱唐被我拽着,一声不吭。我以为他还在生气,等走远了,想回头和他说话,却见他嘴角弯弯,眉毛上挑,眼眸中笑意正浓。 svyWDf9umKfieC6+/66cYTvIq3wieCV+bR9g4wpLjcWeFY/D0IVxMM+c7/gtip7d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