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一章

记得当时年纪小

我是谷雨,我和钱唐的恩怨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候我两岁,钱唐刚满一周岁。

我家和钱唐家是邻居,父母辈的交情很不错。那天是钱唐的周岁宴,有人提议让两家人带着娃娃来个合照。于是四个大人规规矩矩地站着,我妈和唐阿姨并排,手里分别抱着个娃娃,还让两个小娃娃靠在了一起。

一二三,准备好了吗——

小孩子嘛,你们都懂的,好奇心很强。当那个两岁的小女娃看到旁边一个宝宝的双腿之间有个不明物体时,便兴致勃勃地伸手去摸。

预备——茄子!

于是,这历史性的一刻,就被伟大的摄影师记录了下来。

那时候我们俩加起来才三岁,而我,成功地把他猥亵了。

自此,我成为了我们小区里年纪最小的女流氓的记录保持者。整整二十年过去,此项记录依然无人能破,无数色女只能望洋兴叹,黯然神伤。

很久以后,当我喜欢上钱唐时,我把这张照片备份了一张藏在枕头下,打算作为撒手锏使用——如果钱唐不从了我,我就拿出它,强烈要求对此照片男主角负责。

钱唐从小就受欢迎,不论是大人还是小孩。这小子总是一副乖宝宝的样子,不知道骗了多少糖果,对此,我很是嫉妒。因此,我那纯真的童年,就被这嫉妒的阴影笼罩了。

于是我开始欺负钱唐,后来,欺负他成了我的一种习惯,比如让他帮我抄作业,花他的钱,弄坏他的玩具,等等等等。钱唐一开始的时候还知道反抗一下,后来他终于绝望了,任我欺凌。

其实钱唐此人并不像他表面上这么乖巧,相反,他很阴险,只是阴险得比较低调。谁要是惹毛了他,绝对会吃到苦头……我也是在血和泪的教训中明白了这一道理的。

时光荏苒,一转眼,我们都上了初中。

钱唐刚上初一的时候,他爸妈给他买了辆自行车,打算锻炼他的独立能力,让他以后每天骑车自己上学。我妈见状,也给我买了一辆。

我不禁感叹,我妈真是太不了解她女儿了。

于是,从此以后,我每天心安理得地坐在钱唐的车后座上。至于骑车,我自始至终都没学会,或者说根本没学。

那时候,我上初二,钱唐初一。男孩子的发育本来就比女孩子晚一些,而钱唐更是比同龄人还要矮一点,他每天载着我这么个大号儿童上学,到了学校的时候已经满头是汗。

后来钱唐的个子长到了一米八三,我认为我对他初中时候的锻炼功不可没。

钱唐上高一的时候,已经很具备招蜂引蝶的潜质了,证据就是我经常在他书包里翻出情书、零食以及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小东西。当然这些东西大部分都被我据为己有,后来钱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连那些肉麻的情书也统统塞给我处理了。

我更嚣张了,甚至有一次公然在作文里引用了那情书里的几段话——没办法,这个作者太有文采了,看得我口水哗啦啦地流。当时才上高一的钱唐正在做高三的物理卷子,一边做一边十分不屑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我和钱唐经常一起做作业,这小子的物理和数学好得令人发指,而英语又差得不可思议。而我,则是完完全全的应试教育的产物,各科成绩都拿得出手,但也没有特别出众的地方。

不过这次抄情书事件的后续是我所没有预料到的。由于我这次作文写得太出众了,以至于被全年级的语文老师拿去自己班里展示。

这次事件的后果是,我得罪了我们年级最有名气的才女。

那天放学之后,愤怒的才女把我堵在教室门口。虽然觉得委屈,但这种事情她也说不出口,只好挡在我面前,一直盯着我看,那意思似乎打算从我的眼神中发现真相。也幸亏教室里没别人,不然这诡异的气氛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女一瞪我,我就想忏悔了——本来我这事情办得很不地道。要表现出自己的罪大恶极,又要避谈一些事情以给才女留点面子,这还真是考验口才的时刻。就在这个伤脑筋的时候,钱唐出现了,他是来找我一起回家的。我一看到钱唐,紧张之余灵光一闪,有些话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他他他把你的信珍藏起来,我好奇所以偷出来看的,因为太仰慕你的文采于是抄了两段,你也知道写作文很痛苦的,对不起啊对不起……”

我话还没说完,才女的面色已经缓和,还十分大度地冲我微笑了一下。不过钱唐的脸色就不大好看了,这小子估计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可是现在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发小儿就是用来救急的!于是我走过去把钱唐轻轻往前一推,扯开一丝笑容:“还不快哄哄人家!”说完立马开溜。

就为这句话,我哄了钱唐好几天。我当时真是无知,傻乎乎地把钱唐往别人那里推——等真正地觉察到自己对钱唐怀有某种不轨意图的时候,已经是一年以后了……

高考完,我迎来了人生中最自在的假期,整天纠集一群狐朋狗友吃喝玩乐游手好闲。钱唐就不一样了,面对着马上升高三的压力,每天有做不完的作业、考卷,整天关在家里像个千金小姐似的足不出户。对此我其实是有点幸灾乐祸的,请原谅我那阴暗的心理,看到别人正经历着自己受过的痛苦,尤其这个人比你智商高比你魅力大给你讲数学题的时候还经常一脸鄙夷的表情……你能不开心?

那天我聚众夜饮回来,心情大好,于是顺手打包了饭桌上的一些残羹冷炙,打算给钱唐做夜宵。这小子的爹妈最近几天都出差了,怕他自己在家饿死,所以托了我妈照顾他。我妈觉得我整天在外瞎玩无所事事,便把这个差事派给了我。

此时我哼着小曲摇摇晃晃地来到钱唐家,他的卧室门虚掩着,我突然打算尽一次做姐姐的义务,突击检查一下看他是否在好好学习,于是没敲门就进去了。

钱唐老老实实地坐在书桌前……睡着了。

几张英语试卷被惨压在他的胳膊下,已经有点皱了。他侧着脸,睡得香甜。

我一看这光景就怒了,抬手想狠狠地拍一下桌子把他吓醒。

卧室里的灯没开,只书桌上一盏橘黄的灯亮着。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他的浓密的长睫毛投下一片阴影。他的眼睛紧闭,眉头微皱,脸上没一点瑕疵。这小子平常站在人堆里就好看得十分扎眼,显得格格不入,这也是我素来鄙视他的原因之一,此时睡着的他没了平常的高傲冷漠,倒更显得温润宁静。

我的心软了下来,本打算重重落下的手,换作轻轻地扶着桌子,然后把夜宵悄悄地放在了他的桌子上,随即打算撤。

坏就坏在我多看了他一眼。

此时他微微动了一下,我心不在焉地顺着他那线条完美的脸,看了一眼他的嘴唇。不薄不厚,唇形清晰,柔软润泽,在橘黄的灯光下,莫名其妙地散发着一种蛊惑力。

我的心底好像有个小爪子,轻轻地挠了一下。

大概是酒劲上来了吧,我的头有点晕,并且……行为开始不受控制。鬼使神差地,我抬起手,点了点他的嘴唇。比想象中还要柔软一些,而且,是温热的。

屋子里很安静,我此时紧张得不敢呼吸,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小小的指尖,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苏醒了,蠢蠢欲动。于是我脑子一热,鬼使神差地就朝钱唐的嘴唇凑了过去。

幸好我那仅存的一点理智神经在关键时刻拉住了我,就在我已经近到能看到钱唐脸上细小的毛孔时,我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冷冷的声音:

你在做什么?

我一个激灵,站起来退开一步,愣愣地看着熟睡的他,是啊,我在做什么?

难不成我要吻他?

“啊啊啊!不要啊!”

我惨叫一声,逃命似的跑了。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紧紧地抱着个丑丑的灰熊,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钱唐安静的睡脸偏偏又在我眼前浮现,还有嘴唇那种温软的触感,让我忽然觉得指尖都燃烧起来。

怎么会这样?我居然差点吻了钱唐,不应该啊,我甚至都还没明白自己的作案动机。

醉了,一定是醉了。对,就是这样,醉鬼的行为是无法解释的,所以,什么事情都没有,睡一觉,也许一切就恢复正常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释然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不紧不慢的三下,听节奏就知道是钱唐。我突然如临大敌,死死地盯着那扇黑漆漆的门。

开,还是不开?

咚,咚,咚,又是三下。

我实在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不是说了刚才是醉鬼的行为吗?醉鬼的行为不是不需要负责吗……

这时,钱唐在门口喊道:“开门,我知道你在。”

我丢掉灰熊,一步一步挪到门口。

打开门,钱唐抱胸站在门口,神色平静:“怎么回事?”

“什、什么怎么回事?”我一看到他的脸,心跳又开始加速,连说话也结结巴巴了。

钱唐皱眉:“我刚才听到你的惨叫。”

“你、你、你听错了。”

“真没事?”钱唐显然还有些怀疑。

我斩钉截铁地答道:“没事,你肯定在做梦。”

钱唐没说话,直直地盯着我。

我头一缩,有点不知所措。说实话,平时我仗着比他大一岁以姐姐自居,也算是飞扬跋扈经常压迫他的,不过我唯独怕的就是他的眼神,那种仿佛能把一切看穿的眼神,实在是让人胆寒。好在钱唐这种眼神不常用,只有在他觉得我撒谎或者我把他逼得太惨的时候,才拿出来震慑我一下。

这种气氛有点压抑,我受不了,干脆挥挥手示意他回去:“我喝多了,要睡觉了。”说着就要把门关上。

钱唐却手疾眼快地抬手撑在门上,阻止我的送客行动,虽然不说话,却满脸写着“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我倒是想说,可是这事我实在说不出口啊,只好干脆低下头把头顶对着他,装无奈。

钱唐看不到我脸上心虚的表情,也就没再为难,语气也轻柔了一些:“谢谢你的夜宵。”他说完,转身飘进隔壁。

我盯着他家的门牌号,发了会儿呆,装模作样地感叹了一会儿,也回去了。

我不放心,睡觉前给老七打了个电话,这个电话让我彻底睡不着了。

老七是我们朋友圈里的情圣,谁有情感问题上的疑难杂症都喜欢咨询她,除此之外她还承揽八卦算命、抄作业等各项业务,算是我们的公共狗头军师。

老七接到我电话,笑嘻嘻地问:“怎么着,又一个没考好求安慰的?”

我没心思跟她扯皮,直截了当地问道:“老七啊,你说,如果一个女的想亲一个男的,这意味着什么?”

老七那边久久没有回音。

我着急道:“老七你怎么了,手机又坏了?”

刚说完,老七那边如火山爆发一般:“浑蛋啊,你这是在考验我的智商吗?你怎么不问问我,如果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脱光了衣服躺在一起,他们俩是不是在谈理想谈人生呢?!”

我严肃地咳了一声:“老七,快回答我!”

老七的气势顿委,有气无力地答道:“那当然是你喜欢他啦,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不觉得浪费我的智商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吗?”

我吞了吞口水,紧张地问:“就没有别的可能了?”

“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

“女的是男的他妈。”

“……”

老七听我不说话了,又开始八卦:“这么说,你有喜欢的人了?谷哥,不是吧,你在我心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啊,现在连你也要……”

我抓着头发打断她:“停,停……如果我说,我只是喝醉了呢?喝醉了,行为不受控制很正常吧?”

“那更简单了,说明你是打心眼里喜欢他。”老七显得十分兴奋,“亲爱的谷哥,那人到底是谁啊,能把你迷住?不会是你那可口的天才弟弟吧?”说着还配合了一阵阵淫笑。

我心虚:“去去去,我怎么会喜欢那种小破孩?”

老七不悦:“你不喜欢,喜欢他的人可以排成一条街呢。话说,不如你把他介绍给我吧,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我心里越来越烦,跟她说了声谢谢,挂了电话。

完了,照老七的逻辑,我不仅喜欢上钱唐了,而且是打心眼里喜欢。我的一世英名啊!

我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喜欢他,因为他长得好看?不,我才没那么花痴……日久生情?算了吧,就我们俩那点恩怨,日久生恨还差不多。

那么,我是变态找虐心理有问题?这个原因倒是很有可能。

好吧,接下来的问题是,既然我喜欢他,那他喜欢我吗?

我突然悲哀地发现,这个问题的答案太明显了:钱唐是不会喜欢我的,而且是,绝、对、不、可、能。

如果有一个人,从小就欺负你压迫你,时不时还用暴力解决一下你,而且很无赖地花你的钱,厚着脸皮坐你的车,在你被小美女勾搭的时候捣捣乱,最重要的是,以上这一切你都还不能报复,因为你得尊敬姐姐爱护女同学,于是考虑到她是你姐姐,她闯了祸收拾不了的时候你就得帮着料理后事,必要的时候还要帮忙背黑锅什么的。

以上,你觉得,这个人会喜欢上他的这个“姐姐”吗?

除非他像我一样变态找虐心理有问题,这个可能性暂时被我排除。说他心理有问题我倒是相信,可是他找虐?他不虐别人就算是积德了。

我越想越窝火,凭什么,凭什么我喜欢他他却不喜欢我啊!

我这一晚上就在惆怅不安、怀疑彷徨外加愤怒中度过,精神极度亢奋,哪里还睡得着?

第二天一早,疲惫地顶着两个黑眼圈爬起来吃早餐。

钱唐正在我家餐厅里慢吞吞地喝着豆浆,我一看到他吃饭时那副小媳妇的样子就来气,走过去坐在他对面,怒瞪着他。

我妈这时走过来,举着筷子敲我的头:“你这孩子,又欺负小唐?”

我盯着钱唐,捏起一个包子一口咬掉一半,我咬死你丫的!

钱唐倒没什么反应,我妈却又不乐意了,骂我没吃相,并且由此延伸,把我生活习惯言行举止各方面都狠狠地批斗了一番,并以钱唐为典型做了正面说明。

对此我倒是见怪不怪,我妈很喜欢钱唐,疼他跟疼自己的亲儿子似的。

这时,钱唐扫了一眼我的脸,懒洋洋地问:“今天不出门?”

此时我嘴里塞满了食物,摇摇头,算是做了回答。

“那么,能不能帮我讲讲英语?”

我一听,下意识地想拒绝,我妈又开始敲我的脑袋:“死丫头,你敢不去?”

好吧,太后发话了,只能遵旨。

钱唐这人很坏,他想让我帮他什么忙的时候一般都喜欢当着我妈的面说,因为有我妈罩着他,我是很难有选择的权利的。

其实我以前是很喜欢给钱唐讲英语的,因为只有这个时候我才可以正大光明、理直气壮地骂他笨,给自己找回一点场子。

只是考虑到昨天得出的那个惊人的结论,我今天面对他的时候实在是有些尴尬,再加上一晚上没睡,我也没什么心思折磨他了,干脆让他先自己做题,我滚到他床上睡一会儿。

谁想到,这一睡就睡出问题来了。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趴在钱唐怀里,一副饿虎扑羊状。

我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此时我四肢缠着钱唐,几乎全身都贴到了他身上。他侧躺着,手臂很随意地搭在我的腰上,还没睡醒,睫毛一颤一颤的,看得人心里一阵烦乱。

我知道钱唐是做题做困了所以睡一会儿,反正他一做英语题就困。可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我们俩会搞成这么一副奸情四射的样子,难道这又是我的潜意识在作祟?

我老脸一红,想悄悄地挣脱开他,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潜逃,这样两人都不会尴尬。谁知钱唐睡意浅,我一动,他就醒了。

他似乎也被这个场面吓到了,直愣愣地盯着我看。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突然诸葛亮附体,想出一个绝妙的先发制人的主意。于是我噌的一下从床上跳起来,抬起脚就朝钱唐身上招呼,一边踢一边恶狠狠地骂道:“浑蛋!流氓!叫你占我便宜,叫你吃我豆腐!”

钱唐坐起来,任我踢着,垂下眼睛说道:“对不起。”

他一服软,我就没了脾气,况且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重点是我很清楚钱唐才是那个被占便宜被吃豆腐的人,于是我厚着脸皮假装大度地挥挥手:“没事,下次别这样了。”说着,跳下床准备走人。

钱唐一直低头没说话,我心虚地偷偷看他,发现他的脸竟然有点红,看着他那白皙细腻的脸颊上敷上了一层淡粉,怎么看怎么可口,心中罪恶的火苗又腾的一下蹿起来,真的好想啃上一口啊。

等回到家,我突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我家里怎么这么暖和?

现在是夏天,我不应该有这种感觉的,明明刚才在钱唐家还是凉森森的。于是我跑到空调前看了看,24摄氏度,很正常的温度。

我盯着那个数字,眼珠转了转,脑子里顿时清晰起来。为什么我睡着了还会非礼钱唐?不是因为我潜意识里色胆包天,而是我冷,取暖是生理性需求,对,一定是这样的,钱唐家的空调温度太低!

想到这里,我兴冲冲地跑回钱唐家,冲进他的卧室去看他屋里空调的温度,以证实我的猜测。

18摄氏度,18摄氏度!

钱唐这变态的屋子里温度只有18摄氏度,这说明我的推论是对的!

于是我指着空调,兴奋地对钱唐说道:“喂,笨蛋,知道什么是节能减排吗,有没有环保意识啊你!”

钱唐看了我一眼,随即又垂下眼睛,“哦”了一声。

此时他依然傻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精神萎靡。好吧,虽然这是一场误会,可是钱唐毕竟只有十七岁,如果不算他一岁时候的那次,那么这次估计是他第一次……被调戏吧?如此看来,他这种反应也是很正常的了,想到这里,我心里一下子释然,哼着小曲离开了。

当然,这件事情中我把什么都想明白了,唯独没有去想,钱唐为什么要把空调温度调那么低?

自从发现自己喜欢上钱唐之后,我对他的态度十分恶劣,一方面是我不甘心,我活了十八年凭什么就栽在了他手上,我压迫了他十七年,然而如今他却越来越有翻身农奴把歌唱的趋势,这怎么了得!

当然,另一方面的原因,也是因为我心虚,虽然我并不想承认这一点,然而我不得不承认。我怕他发现我喜欢他,然后摆出一副给我讲数学题时的那种鄙夷的臭脸,或者笑眯眯地对我说:“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啊哈哈哈哈哈……”

钱唐的一些反抗遭到了我的残酷镇压,终于某一天,我把他逼急了。

那天,他把我逼到房间的角落里,双手撑着墙,低头恶狠狠地盯着我。钱唐此时已经长得很高了,不像以前那个瘦瘦小小的他,他现在这副样子很有压迫感,加上一副阴森森的嘴脸,配上他那一向令我胆寒的毒刺一样的眼神,我很没出息地蹲在地上,当场大哭。

钱唐反倒被我吓了一跳,他那阴冷的气势顿时散去,换上一副小白兔的表情,蹲下身来轻轻推我,低声说道:“我跟你闹着玩的,你怎么就哭了?”

我用力推开他:“你走,你走!”

钱唐又凑了过来:“别生气了,我道歉,对不起。”

我再次把他推开。

钱唐再接再厉地凑了过来。

我干脆不管他,自顾自地大哭,而且越哭越凶。说实话我平常很少哭鼻子的,只是最近我心情没一天是正常的,这会儿被他这样一闹,憋了半个多月的难过一股脑儿地全倒了出来。

钱唐紧挨着我坐了下来:“小雨,你最近是怎么了?是我做错了什么让你很难过吗?”

我摇摇头,又点点头。

钱唐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那你说出来,我改。”

我想了想,这话还是没法说出口,于是只好站起身,闷闷地答道:“没什么事,我走了。”

钱唐却抓住我的手腕,一用力又把我拽了下去,我一不小心摔到他身上,正好坐在他腿上。

钱唐按住我不让我起来:“现在就把话说清楚!”

我又羞又急:“那你先放开我。”

“不放!你不愿意说,咱们就一直这样吧,反正我不在乎。”

我无奈,只好低头,撒谎道:“钱唐,我要去上大学了,舍不得你。”喜欢你自然舍不得你,这话也不完全是谎话吧。

钱唐放开我,笑了。我以前没觉得他笑起来有多好看,现在是越看越好看,甚至有一种惊艳的感觉,完了完了,我中邪了。

他抬手胡乱揉了揉我的头,声音显得很温柔:“傻子,你从学校回到家也就坐二十分钟公交车,至于吗?”

我拍开他的手,叹气道:“我担心的是,以后没什么机会欺负你了,真遗憾啊。”

钱唐心情似乎不错,他扯了纸巾递给我,笑道:“你什么时候想我了,我上门给你欺负,怎么样?”

“好啊。”我一激动,眼泪又流下来了。

今天的钱唐很反常,我们俩之间的气氛出乎意料地和谐,这倒让我有点不适应了。

回到家的时候,我脑海里一直重播着钱唐那温柔而惊艳的一笑。我发现也许钱唐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讨厌我,也许我还有机会让他喜欢上我,可是,我要怎样才能让他喜欢上我呢?

不过不管我怎样打他主意,至少现在不能朝他下手,因为他马上要读高三了,这么关键的时刻,不能让他分心。虽然他的英语成绩很让人捏把汗,但好在数学和理综够强大,总的来说还是能考上个不错的大学。

好吧,我还有一年的时间来考虑怎么样扑倒钱唐。而现在我要面临的是,我的大学生活。 zKVS56dPugIXcTs1vk/rIrbP9GBDXveyXEr1w1q688LZzT7vYCfvM/clyMnLR6co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