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二页
我在你身边

夕言:

最初看到你的时候,你美好的就像晨曦微露时那最美好的一道纯白色光芒,让我自惭形秽,让我无法正视面对,我只能逃避,只能躲开,因为你的盛大光芒总可以轻而易举地让我意识到,我拥有多么惨淡悲伤的未来!

黎破晓在一个清晨回到了她的家,常青市的琉璃香草园。

她独自一个人从机场打车回到家里,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为的就是给严厉的父亲还有慈爱的妈妈一个惊喜。

从七岁的时候去国外治眼睛,就被外公留在国外一直到现在,已经过了整整十年的时间了啊。

妈妈总是不停地来电话说很想念她,现在她回来了,想必妈妈在看到她的时候,不知道会高兴成什么样子呢。

想到这里。

黎破晓微微地扬起了嘴角,调皮地笑起来。

出租车很快就已经到达了琉璃香草园。

付好车费,黎破晓提着黑色的皮箱,快步走向香草园童话一般美丽的大门,她兴冲冲地推开大门,洁白的面孔上漾满了快乐的笑容。

在她推开门的一刻。

只是那么一瞬。

一抹明亮饱满的金黄色便深深地映入了她清澈的眼瞳里,伴随而来的,是向日葵那充满阳光的气息。

黎破晓一下子怔在了门口。

在黎明的晨光里。

灿烂的金黄色向日葵被淡淡的晨曦笼罩着。

在向日葵的一侧,一个少年正在一张摆在梧桐树下的桌子前,拿着一把刻刀,认真细致地雕刻着一块木头,他的手指纤细修长,手持刻刀在以渐成形的木雕上划过,就好像是在钢琴键上飞舞。

他很瘦,很高,因为全心沉浸在雕刻中,所以他安静的仿佛不在这尘世中。

黎破晓怔怔地望了他片刻,大脑里的某个印象被触动,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地眼前一亮,稍微有点忐忑地唤道:

“你是……俊夕哥……”

那个少年手指的动作忽然停止。

他闻声转过头来,清朗的五官带着疑惑的神色,然而,当他的目光触到了站在门边的女孩,那个就像是晨曦般美丽明朗的女孩时。

他的身体猛地一震!

一支向日葵竟然从他的身边落下,落在了他的脚边,刺目的金黄,明亮饱满的颜色,充满了生命的味道。

他的动作已经让她明白了。

黎破晓的眼眸更加明亮起来,“你是俊夕哥,你是俊夕哥对不对?我是破晓,黎破晓,那个从生下来就看不见东西的黎破晓啊!”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清清楚楚地看清那个从她很小的时候,带着她去看夕阳,认认真真雕刻各种小木雕玩意给她的俊夕哥。

就像哥哥一样照顾她的江俊夕!

“俊夕哥——”

黎破晓不由分说扔下皮箱,朝着江俊夕跑过去,兴奋得似乎是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她真的是太开心太开心了。

然而。

江俊夕的眼瞳却骤然一紧。

他一言不发地收起刻刀和木雕,接连朝后面练退数步,躲开黎破晓的热情,然后在抬起眼眸,看着怔愣在原地的黎破晓。

“请你别靠近我。”

那就像是,一种近乎于生冷的礼貌!

黎破晓顿时僵在了原地,她眼瞳茫然,吃惊地看着突然这样冰冷的少年,“你……难道你不是……俊夕哥……”

她忽然有点手足无措。

江俊夕一言不发地抿住嘴唇,望着黎破晓,目光中含着遥远的陌生。

“破晓!”

庭院的另一端,传来一个女子因为太过震惊而微微颤抖的声音,“破晓……你怎么今天就……”

黎破晓转过头去。

她看到早起的妈妈站在主宅的门口,吃惊地看着自己,眼里竟然那么快就浮上了一层湿润的泪花。

黎妈妈实在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她朝思暮想的女儿居然这么突然的就回到了她的身边,她甚至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你不是明天才到……”

“我是要给你和爸爸一个惊喜啊,所以就早早的回来了!”

黎破晓见到了妈妈,刚刚发生的事情顿时让她抛到了九霄云外去,她如一只欢快的小鸟一般扑向了母亲的怀里。

“我好想好想爸爸妈妈,还有哥哥!”

“回来就太好了。”

黎妈妈高兴的热泪盈眶,一面抱住爱女,一面转头朝住宅的大门喊道:“阿森,黎风,破晓回来了,破晓回来了。”

“破晓!”

破晓听到了爸爸还有哥哥的声音,而香草园早起的工人已经走上前来,帮她拿好黑色的皮箱,黎妈妈拥着破晓走到住宅里去。

被众人簇拥的黎破晓咯咯地笑起来。

黎家小女儿黎破晓十年后终于回国,让整个黎家人兴奋得就好像过年一样。

在即将走进主宅的一刹那。

黎破晓忽然想起什么,她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到喜欢雕刻的少年依然孤零零地站在梧桐树下的桌前。

相对于她这一边的热闹,他看上去更加冷清孤独了。

“俊夕。”

一位老爷爷在黎家庭院最偏僻的一个角落里朝着那个瘦高的少年挥了挥手,“过来吧,别站在那里了。”

少年默不作声,朝着老爷爷的方向走过去。

黎破晓目光一怔。

他是叫俊夕。

原来她没有认错人,他就是那个喜欢雕刻木头,对她非常非常好,带着看不见东西的她走遍香草园每一个角落的小男孩俊夕!

***** *****

黎破晓顺利转入了常青学园高三一班。

入学的第一天,她就赶上了常青学园的高三学生模拟考,本来老师曾表示破晓可以不用参加,但是黎破晓却已经拿起笔在考卷上作答了。

两天后,模拟考试的成绩出来,黎破晓的成绩是高三年组的第一名,而最让学生头痛的数学考卷,黎破晓居然答到了一百四十五分的好成绩,比满分才少了五分而已。

而这还不是更让人震惊的。

在转学的第一天,常青学园的跆拳道社便来邀请黎破晓入社,谁料跆拳道社的社长在与黎破晓切磋功夫的时候,居然被黎破晓一记回旋踢踢倒在地,当场落败!

所以只不过才用了两天的时间,黎破晓就成了常青高中人所共知的顶尖人物!

“妹妹太强了,搞的我这个做哥哥的很没有面子。”

晚饭的时候。

在同一年级的哥哥黎风不住地抱怨着,面对满桌子丰盛的吃食都没有了兴趣,“黎破晓,下次我不准你这么风光。”

“不要!是哥哥太笨了,年组200多人,哥哥就要排到100名以后,好丢人。”

“什么?!你居然敢对哥哥不敬!”

饭桌上,黎风与黎破晓这对兄妹又开始针锋相对起来。

慈爱的黎妈妈看着这一对儿女,将一块排骨夹到了破晓的碗里,“我的女儿就是聪明,来,多吃一点。”

黎风顿时不满,“妈,我不是你生出来的啊!你好歹做做样子行不行!”

黎妈妈微笑,将另外一块排骨夹到了黎风的碗里,抬头看到丈夫黎森已经吃好东西站了起来,温和地说道:“现在还要去香草园那边吗?”

“不去不行啊。”

向来严肃却很体恤工人的黎森边穿外套边说道:“工人还在那边忙,虽然有老江在照顾,我也应该过去看看。”

“爸,我也去。”

黎破晓顾不得上吃妈妈夹给她的排骨,回给嗔怪的妈妈一个大大的鬼脸,转身跑到了爸爸的身边。

“我有好多年都没有看到我们家的香草园了,我也跟爸爸一起去。”

“好。”

黎家是常青市的大户人家。

他们经营着几千公顷的香草园,从各地传来的订单如雪片一般飞往他们这里,而有“香水王国”之称的殷氏家族竟也是他们的重要客户。

黎森刚一到达香草园,就投入到忙忙碌碌的工作里去了。

天边的夕阳灿烂如火。

黎破晓一个人坐在了山坡上,望着远远近近,颜色鲜艳的花田,还有在花田中忙忙碌碌的工人,这里的一切,静谧安详。

这么久都没有回来,走了那么多的地方,却还是这里的气息最舒服呢。

黎破晓深吸一口气,美滋滋地笑起来。

山坡下的小路上,一个瘦高的人影出现,他的手里拿着刚刚弄好的盆栽,低着头朝前面的温室一步步地走着。

黎破晓看到了他。

她的眼眸一亮,眼里的笑容更加清晰起来。

“俊夕哥。”

飘着阵阵青草香的山坡上,忽然响起女孩子悦耳的喊声。

江俊夕抬起头来,他看到那个女孩子如一只快乐的小鸟,朝着他挥舞着手臂跑过来,在她的身后,是大片大片金灿灿的夕阳,所以就连她的笑容也变得金灿灿的。

江俊夕眼眸一黯,转过头继续走自己的路。

“俊夕哥。”

黎破晓跑到了俊夕的身后,跟着他朝前走,笑意盎然,“我是破晓啊,就是生下来就看不到东西的破晓,小时候我最喜欢跟你在身后了,你都不会欺负我,而且对我特别好,送我你雕刻的木雕,还告诉我聆夕的故事。你忘记了吗?”

江俊夕捧着盆栽继续朝前走,不理会她。

“在美国治眼睛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俊夕哥是什么样子的呢,我寄信给你,你也不理我,我……特别想念你呢。”

黎破晓稍微有点羞涩地说出那最后一句话,始终跟在江俊夕的身边,察觉到他的脚步加快了,她也跟着加快脚步。

“但是我没有想到俊夕哥长的这么帅呢,第一次看到你时候还让我吓了一跳,不过,俊夕哥好像没有小时候对我那么好了。”

黎破晓的热情好像没有减退的时候,她脸上始终有着灿烂的笑容,“没关系,一定是我离开太久了,所以俊夕哥才会对我比较生疏,我以后会多多和俊夕哥接触的,等到那时候,俊夕哥还可以带着我去看夕阳,你送我的木雕,我还好好的保存着。”

从山间的小路到温室。

都一直是黎破晓在不停地说着,而江俊夕却始终没有说一句话。

香草园的温室里,有许多新栽植的花朵和盆栽。

温室的中央,有一个小小的池塘,池塘里种植着已经闭合的蓝莲花,但淡淡的香气却依然顺着闭合花瓣的缝隙飘出来。

“真漂亮!”

黎破晓被这个小温室的美给吸引住了,她的目光追逐着将盆栽稳稳地放在架子上的江俊夕,笑容中带着点讨好的味道。

“他们说……这个温室都是俊夕哥一个人在打理呢,俊夕哥好厉害。”

“……”

黎破晓的目光集中在了花架一旁,那里的桌子上摆放着各种各样已经完成的木雕,有动物形状的,也有植物形状的……

“哇,俊夕哥的雕刻技术真是越来越好了,我还保存着俊夕哥很久以前送给我的木雕,就是俊夕哥的肖像木雕。”

黎破晓从衣袋里拿出她认真保存的东西,一个可爱的男孩木雕,“这是俊夕哥为我亲手雕刻出来的,在美国的时候,我每次拿起这个木雕,就会想起俊夕哥,其实……不看木雕,也会想着俊夕哥的。”

黎破晓稍微有点脸红。

她抬眼看江俊夕,但是很让人失望的是,江俊夕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她手里的木雕,并没有说什么,转过头去继续打理花草。

黎破晓微怔。

她讪讪地收起那个被她认真保存了很多年的小木雕,收起了眼眸里的失望,装作无事一般笑着朝周围望了望。

“真巧呢,我回来第一眼就看到了俊夕哥,还没有看到俊义弟弟呢,他在什么地方?该不是去外地上学了吧?”

江俊夕的目光轻轻地一顿,但他还是不说话,一味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他的身上有着中草药般的淡淡苦涩味道。

他认真地搬动着几盆盆栽,将刚刚栽下去的小盆栽从架子上拿下来,放在背阴的地方,完全无视还站在温室里的黎破晓,江俊夕一声不吭地忙碌着。

“我来帮你。”

看到俊夕有些吃力地搬动起一盆稍微大一些的盆栽,黎破晓自告奋勇地快步走过去,伸出两只手来托住盆栽的底部,她的手指正好碰触到了俊夕捧住盆栽的手指。

只是那么一碰!

“别碰我!”

江俊夕的面色突然一变,他如避蛇蝎一般地猛地推开了手里的盆栽,整个人朝后退去,黎破晓猝不及防,而她一个人根本抱不住那么沉的盆栽。

砰——

盆栽从破晓的手里跌落,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才刚刚种植好的盆栽转眼之间就变成了混在泥土中的枯枝败叶。

黎破晓吃惊地站立在原地。

她没有想到江俊夕会这样敏感地躲避她,他的样子似乎是害怕极了,不知道他到底在害怕些什么,只知道他现在的样子让破晓感觉,他似乎认为只要一碰触到她,他就会遭遇到什么倒霉的事情一样。

江俊夕站在她几步外的地方,嘴唇竟然微微颤抖,眼神里充满了戒备甚至是敌意的神色。

“俊夕哥……”

黎破晓不知所措地说了一句,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只是知道,仿佛自己所有的好意都被他给误解了。

可是……

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破晓。”

温室外,黎妈妈的声音风一样骤急地传进来,紧接着,温室的门被快速地拉开,当黎妈妈的目光碰触到了温室里相对而立的两个人时。

就仿佛是突然爆发的一场飓风。

她的目光扫到了江俊夕,扫到了在黎破晓与江俊夕两人中间跌碎的盆栽,她的眼神突然极度惊恐起来,厉声喊道:

“破晓,你怎么跟他在一起!”

黎妈妈居然一改往日的温柔,宛如保护小鸡的母鸡一般冲过来,一把将破晓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破晓呆住了。

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破晓完全震惊了。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黎妈妈居然顺手抓起了一旁架子上的一个水杯砸向了江俊夕,那是完全自卫的姿势。

“你对我女儿做什么了?你居然敢接近我女儿?!”

水杯砸在了江俊夕的脸颊上,又落在了地上。

江俊夕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的目光安静极了,默然地站立着,仿佛黎妈妈这样的举动,是在他预料之内的。

“妈!”

黎破晓睁大眼睛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妈妈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妈,你到底在干什么?!”

“不要问那么多!”

黎妈妈回头揽住自己的女儿,将她从温室花房里拽出去,“马上跟我回去,以后再也不许你接近他,不许再靠近他!”

“妈,你怎么可以这样?!”

“给我闭嘴!”

女孩子被一心保护女儿的妈妈远远地拽走了,她的声音也在他的耳边慢慢地散去,变得越来越渺远,越来越遥不可及。

江俊夕一个人站在温室花房里。

他默默地看着那一对母女远去,一直到再也看不见她们了,他脸上的表情还没有半丝变化,只是慢慢地俯下去,将那摔碎的盆栽一点点地捡拾起来。

一片尖细的碎瓷不经意地刺入他的手指里。

细细的刺痛感传来,江俊夕无声地将手指举到自己的眼前,手指上的伤口沁出红色的血珠,他不动,血珠越凝越大……

……

……

“爷爷,爷爷,快救救俊义,俊义在吐血——”

十五岁的男孩子奋力地喊着屋外正朝着这边跑来的江爷爷,江爷爷气喘吁吁,一边跑一边用力地大声喊着。

“俊夕,别碰弟弟,别碰他——”

十五岁的男孩子转过头去,看着跌落在地上痛苦挣扎的弟弟俊义,鲜血从弟弟俊义苍白的嘴唇里如小溪一般疯狂地涌出,他的身体颤抖着,哆嗦着,抽搐着,如秋风中被卷起的落叶……

“救救我……我不想死……我想活下去……哥,你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十五岁的江俊夕害怕得要命。

他完全忘记了爷爷的话,忘记了自己手掌上还没有愈合的伤口,他只看到弟弟在吐血,在哭泣……他扑上去用自己的双手抱住了吐血的弟弟,他的手掌顿时粘满了弟弟吐出的鲜血……

“俊义……”

……

……

血珠从俊夕的手指上滴落,落在了泥土里。

似乎很累很累了,江俊夕缓缓地坐下来靠在了一旁的架子上,目光依然沉寂的安静,只是默默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血慢慢地沁入湿软的泥土里去。

金色的夕阳洒满整个温室。

而那个安静得近乎于不存在的少年,他静静地凝望着眼前那一桌子的木雕,清秀的面孔也被笼罩在了这一片淡淡的霞光中,金灿灿的温暖洒遍了他的全身。

***** *****

跟妈妈吵架的感觉总是不好的。

第二天上午第二节课后,黎破晓趴在课桌上,耳边还回响妈妈斥责的声音,昨天晚上,一向都温柔的妈妈居然发那么大的脾气,严厉警告她,不许再接近俊夕哥。

可她问为什么,妈妈却仿佛有所隐瞒似地什么也不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黎破晓想到头痛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破晓,还你卷子。”

坐在过道对面的乐晴将黎破晓的数学卷子还回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你怎么了?从早上开就是一幅愁眉不展的样子。”

黎破晓叹气,“别提了,我和妈妈吵架。”

“青春叛逆期?”乐晴一幅什么都懂的样子,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了破晓的身边,“像我们这个年纪啊,没有和父母吵架才是不正常的,不要难过啦。”

她伸手摸了摸破晓的头。

破晓无奈,避开她的手,“乐晴,你在教坏我。”

“那你为什么会和妈妈吵架?”

“因为我和俊夕哥说话啊,我和俊夕哥已经好多年没有见了,而且在我很小的时候,俊夕哥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呢。”

“等一下。”

乐晴忽然打断了黎破晓的话,“你说的俊夕哥,是不是高三三班的江俊夕,很会雕刻的江俊夕,跟你的哥哥黎风一个班的那个有怪癖的俊夕……”

黎破晓一怔,“俊夕哥有怪癖?”

“是啊,有怪癖的江俊夕,”乐晴点头,“其实他人很有才华的,我看过他雕刻的东西,跟真的一样,但他唯一的缺点就是从来都不理人,而且很排斥别人碰触到他,就连不小心撞到他,都会被他很快地推开呢。”

黎破晓睁大眼睛。

江俊夕的怪癖……排斥别人的碰触……

一刹那,她的眼前竟然清楚地出现了那支掉落在地上的金色向日葵,还有那盆摔落在地上的盆栽。

好像的确是这样的呢,每一次当她把自己的手伸向他的时候,他都会很快地避开。

黎破晓微微蹙眉。

“不要再想这件事情了,现在陪我去买巧克力!”

乐晴将破晓从椅子上拉起来,笑眯眯地说道:“高三学习这么忙碌,巧克力是必备的补充能量用品啊,我们一起去买。”

活力十足的她将破晓拉出了教室。

走廊里,三三两两地站着一些出来聊天的同学。

高三的课程真是太紧张了,好不容易到了下课时间,大家当然都要到走廊里来透透气,好让自己的大脑放松一下。

透过窗户,黎破晓看到了正在篮球场上打篮球的哥哥黎风。

“喂,你知不知道你哥哥很喜欢我们年级的简雨涵啊?”

乐晴拉了拉破晓的衣袖,很满意地看到了破晓吃惊的样子,“就是我们年级的组长简雨涵啊,也是我们的校花,跟你说哦,你哥哥追了她整整三年呢。”

乐晴伸出了三根手指。

“三年!”黎破晓第一次这样佩服哥哥,居然可以如此坚持不懈地去追一个女生,那个简雨涵到底有多了不起啊!

“不过很可惜哦。”乐晴撇撇嘴,“虽然你哥哥很喜欢简雨涵是没有错啦,可是啊,简雨涵心有所属,根本就不搭理你哥哥呢。”

“简雨涵有喜欢的人?”

一听到哥哥这么衰,黎破晓顿时来了精神,“谁啊?简雨涵是因为什么人拒绝黎风的?哈,黎风岂不是要气死了。”

“就是他啊!”

乐晴的手指朝着楼梯口的方向一指,指中了一个刚刚走上来的人,“你认识的,跟你哥哥黎风一个班级的,江俊夕啦!”

黎破晓一眼就看到了走上楼来的江俊夕。

他穿着常青学园的制服,但是可能是因为太瘦了,制服穿在他的身上有着一些松松垮垮的感觉,却多了一份特殊的文气。

“俊夕……”

在他的身后的楼梯上,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拿着社团表格的简雨涵从俊夕的身后出现,挡住了江俊夕的去路。

“就算你是植物社的社长,也无权阻止我加入你们社团啊。”

简雨涵的声音带着一点点怒意,让走廊里的人都把目光投注过去,集中在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站在黎破晓身边的乐晴抿唇一笑,在破晓耳边小声地说道:“在我们学校,植物社是最不受欢迎的社团啦,简雨涵不过是想接近江俊夕。”

这一点,不用乐晴解释,黎破晓也看得出。

“我并没有阻止你。”

江俊夕保持着简雨涵之间的距离,低声说道:“你不适合进入植物社,而且我们社团的老师不在,我不能擅自接收你进社。”

简雨涵怔了怔,反问,“你凭什么断定我不适合进入植物社?”

“对不起,这个还是等我们社团的老师回来再说吧。”

江俊夕默默地说完,他绕过简雨涵,继续朝前走,走廊里的同学依然兴致勃勃地把目光投注在两个人的身上。

“江俊夕,这个解释太简单了。”

一向争强好胜的简雨涵不甘心就这样被他打发了,她转过头去,手已经伸出,一把就拉住了从自己面前走开的江俊夕。

“你不能只凭一句对不起就……”

简雨涵竟然拉住了江俊夕。

黎破晓心中一惊,她清楚地看到了江俊夕的身体猛烈地一震,清朗的面孔上出现了强烈的排斥意味,几乎是不加考虑地,他回手便甩开了简雨涵的手。

“啊——!!”

那一瞬的力道来得特别的大,简雨涵猝不及防,她发出短促的惊叫声,身体在楼梯的上空大幅度后仰,摇晃的手已经本能地伸向了距离她最近的江俊夕。

“俊夕,拉我——!”

就在那一刻。

江俊夕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伸出手,然而就在他的手就要抓住简雨涵的手时,他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竟骤然缩回了自己的手,同时从简雨涵的眼前退开。

黎破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啊—————!!”

简雨涵崩溃般地大叫了一声。

走廊里有人发出了同样的惊呼声,所有人都眼看着简雨涵倒栽着跌落在楼梯上,再一路从楼梯上滚下去……

****** *****

晚上。

放学的时候,黎破晓接到了哥哥的短信息,黎风并没有回家,他专程去医院看望摔伤的简雨涵了。

所以她要一个人回家。

“我真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

乐晴整理好书包,犹自气愤地说道:“你能相信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人吗?江俊夕明明只要伸手就可以拉住简雨涵的,可他居然把伸出来的手又缩回去了,他怎么这么胆小啊,难道简雨涵能把他从楼梯上拽下去?!”

黎破晓一声不吭地整理书包。

简雨涵摔得非常严重,被抬到救护车上的时候,人还是昏迷的。

江俊夕看着简雨涵陷入危险却连手都不愿意伸一下这件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学园,他也被老师叫走了。

他做得确实很过分!

天边,有着淡淡的霞光。

破晓跟着乐晴走出教学楼,乐晴还处于愤怒的状态,“我以前也不过是以为他不过是有一些怪癖罢了,没有想到,他这个人根本就是没有人性的!”

温柔的霞光铺满了安静下来的校园。

黎破晓慢慢地抬起头来,她看到了那些温暖的霞光,她伸出自己的右手,手心里也似乎接满了夕阳的光芒……

她漆黑的眼珠无声地动了动。

……

……

“这是夕阳的温度,现在你只要静下来心来,静下心来……”男孩的声音越来越轻,就连呼吸也不由自主地放轻了……

“当天空飘满夕阳的时候,就会有小鸟飞回家的幸福声音,晚风轻拂的幸福声音,青蛙唱歌的幸福声音……”

他一点点地讲述着给盲眼女孩听。

“即便看不见,你也可以选择倾听夕阳的声音,只要你充满勇气和坚持,即使有些事情我们可能会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暂时做不到,但也却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让自己拥有力量等待奇迹的发生!”

“这就是聆夕。”

……

……

黎破晓忽然站住脚步。

已经走出几步之外的乐晴发现黎破晓没有跟上来,她吃惊地转过头,看着面色突然变得有些奇怪的黎破晓。

“破晓,你怎么了?”

“对不起,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办。”

破晓不好意思地笑笑,对乐晴摆摆手,“我要回教室一下,你先回去吧,不用等我了。”

说完。

黎破晓转身朝着教学楼的方向飞奔而去。

天边的夕阳越来越灿烂起来。

江俊夕正在自行车棚下取车,他抬头看了一眼远处天边绚丽多彩的霞光,又沉默地垂下眼前,推着自行车走出车棚。

黎破晓正在车棚外等着他。

江俊夕站住。

斜斜的夕阳洒照在黎破晓的面颊上,照耀得她洁白的面孔更加纯净无瑕,就像是一抹不染尘埃的纯白色光芒,美好的让他觉得,只是这样看着她,都是一种对她的亵渎。

江俊夕垂下眼眸。

他无法不自惭形秽,因为她的盛大光芒总可以轻而易举地让他意识到,他拥有多么惨淡悲伤的未来。

黎破晓丝毫没有注意到江俊夕的情绪变化,她提着书包走近他,在看到他眼底里出现越来越清楚的戒备时,她已经停下了脚步。

“你放心,我不会靠近你。”

黎破晓抬起长长的眼睫毛,目光澄亮地望着他,“我只是觉得,我应该要来问你一句,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的语气里包含着淡淡的责备。

江俊夕转过头去,口气平淡的像在对待一个陌生人,“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

“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黎破晓才不管他的冷言冷语,她直视着,声音分外的清晰坚定,“我们小时候不就是很好的朋友吗?!你带着失明的我走遍了香草园的每一个角落,保护我不让我被别人欺负,和那些骂我是瞎子的人打架……”

江俊夕将自行车转过来,推着自行车背对着黎破晓朝前走。

他不搭理她!

“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

黎破晓被他无视的样子激怒,眼眸雪亮,“我……我很讨厌现在的俊夕哥,你怎么可以眼睁睁地看着简雨涵从你的眼前摔下去?!你拉她一把又能怎样呢?!就算是你有很严重的洁癖,也不需要……”

但是。

黎破晓话还没有说完,江俊夕已经走出了好远好远,她气得瞪大圆圆了眼睛,双拳握紧,大声地喊道:

“好吧,既然俊夕哥成为这么冷淡的一个人,那我以后就去找你弟弟俊义,我最讨厌像江俊夕你这样自私的人!”

江俊夕忽然停下脚步。

看到自己的话终于对他起了一点作用,黎破晓心里不禁稍微地温暖了一些,他毕竟还没有完全变成冷血的人啊。

她快步走上前去,站在了江俊夕的身边。

“简雨涵现在还在医院呢,”她侧头看着他,在夕阳的映照下,江俊夕的双眸沉寂如两个望不见底的深潭。

“俊夕哥,我们一起去看她吧,你应该向人家道歉才对。”

“你以后不要再提我弟弟。”

仿佛是没有听到破晓接下来的话,江俊夕忽然转头,他的视线正对上黎破晓的眼眸,“不许你在我的面前提起他,不许再叫俊义这个名字。”

黎破晓懵住,“为什么?”

“因为——他早已经死了。”

****** *****

傍晚。

黎家的饭桌上,永远都是温馨的。

黎妈妈将做好的排骨端上桌,跟随着工人忙碌了一天的黎爸爸已经洗干净了手准备开始吃饭了,而黎破晓坐在饭桌的一旁,有点无精打采地用筷子捅着碗里的饭粒。

黎妈妈看了破晓一眼,以为她还在为昨天吵架的事情难过。

“吃不下饭的话,就多喝点汤。”

黎妈妈将煲好的新鲜鱼汤盛好一碗放在了沉默的破晓面前,“这是你最爱喝的鲫鱼汤,趁热喝。”

破晓抬起头来,看到了妈妈毫无吝啬的温暖笑容,妈妈已经不生她的气了,破晓抽抽鼻子,还给妈妈同样的微笑。

“谢谢妈妈。”

黎妈妈点头,她在餐桌前坐下来,看着对面还空着的一个位置,“小风怎么还没有回来?还在学校打篮球?”

黎风沉迷于篮球,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

黎爸爸正在研究手里的最新花苗种植法,闻听黎妈妈的话,也诧异地抬起头来,“对啊,都已经这么晚了,他也该回来了。”

“哥可能在上补习班。”

知道哥哥是去看简雨涵了,黎破晓怔了怔,忙心虚地为哥哥遮掩,“学校新的规定,考试名次在百名以后的都要再多加一节课。”

黎爸爸将手中的手册放在了桌子上,叹气,“小风成绩太差,是该上补习班了,不然我担心他根本就没有大学念。”

黎妈妈无奈地微笑,“那我们先吃饭吧。”

饭桌上。

吃下一口米饭,思考再三之后,黎破晓拿着筷子的手慢慢地停住。

她抬起头来,望着对面的爸爸,清澈的眼瞳里有着温和如玉般的光芒,“爸爸,俊夕的弟弟俊义是怎么死的?”

她话一出口。

啪的一声,汤勺居然从面容瞬间变色的黎妈妈手里掉落,落在了鲫鱼汤碗里,顿时间汤汁四溅。

破晓吃惊,“妈妈……”

“谁让你又提起那个人的!”

黎妈妈顾不得洒掉的汤水,目光严厉地看着黎破晓,“我昨天不是都已经告诉你了,以后不准你接近江俊夕,你这个孩子,怎么就不听我的话呢?!”

“妈妈,你到底怎么了?”黎破晓张嘴结舌地看着一提起江俊夕就好像是提起了洪水猛兽一般的母亲,“俊夕哪里得罪你了?”

“总之以后就是不许你提起这个人的名字!”

黎爸爸微微蹙眉,“老婆……”

“我早就说过,应该让江俊夕连同老江离开我们这里!”

黎妈妈突然神经紧张起来,不理会丈夫的不悦,“老公,就算是老江在我们家服务这么多年又怎么样呢?!江俊夕是他的孙子……他们都一样是……”

“别再说了!”

不怒自威的黎爸爸语气提高,打断了黎妈妈的话,“我已经明确告诉过你,只要这香草园姓黎,就永远是江伯和俊夕的容身之地,如果你不愿意和他们待在一起,我也不勉强你,你马上回美国去!”

黎爸爸向来说一不二!

黎妈妈失望地看着黎爸爸,眼睛里顿出盈满了委屈的泪珠。

一向恩爱的爸爸妈妈,居然吵架了。

黎破晓瞠目结舌地坐在餐桌前,看着更加严肃的父亲,还有落泪的母亲,她眼里的疑惑更加的深了。

“到底是怎么了?俊夕怎么了?”

“江俊夕,你给我出来!!”

庭院里,忽然传来这样一声充满了愤怒意味的吼声,黎破晓一皱眉,从声音就可以判断出那个人是谁了!

这个不安分的家伙,又开始惹事了!

她从饭桌前站起来,跑出餐厅,推开房门站在了高高的台阶上,一眼就扫到了站在庭院里,气势汹汹的哥哥黎风。

“快点给我滚出来!!”

黎风手里拿着一根棍子,朝着庭院最偏僻角落的一个小屋大声地喊道:“你居然把雨涵伤成那个样子,你给我出来,今天我不把你打到医院里去,我黎风就跟你姓!”

黎风意气风发地站在庭院里,挥舞着棍子叫嚣着。

黎破晓回头,她看到怒火上涌的黎爸爸正到处找着黎家的家法竹剑!而黎妈妈正一路跟随着爸爸做干扰的工作!

“哥——”

黎破晓冲下台阶,拉住嚣张的黎风,“你还不快点跑,爸在找家法打你呢,打你个皮开肉绽看你还跟谁姓!”

“你别管我,今天我就要教训江俊夕!”

黎风气红了眼,“雨涵骨折了啊,都怪这个小子,他把雨涵推下了楼梯,还敢在这里装成没有事的样子,我就要收拾他!”

黎破晓根本拉不住黎风。

咯吱。

偏僻角落的小屋门打开,年老的江爷爷从房子里走出来,在他的身后就是沉默不言,面色平静的江俊夕。

“江俊夕!”

黎风一看到江俊夕就气不打一处来,拿起棍子就想冲上去,被黎破晓尽全力抱住,“哥,你镇定啦!”

江俊夕默默地站在原地,静静地瞅着黎风愤怒的举止。

江爷爷走到了黎风的面前,他已经是在黎家工作许多年的老人了,他看着黎风,微带歉意地说道:

“小风,俊夕做什么事情惹你生气了,我代他向你赔礼。”

“江爷爷,你不用理我哥的。”

黎破晓一面拉住黎风的时候,一面充满歉意地朝着江爷爷笑着,“我哥他就是发疯啦,等下我爸爸出来他就不闹了。”

然而就在这说话的时间,黎风居然从破晓的手里挣出来,拿着棍子冲向了站在不远处的江俊夕,黎破晓手心一空,顿时大惊失色。

“哥————!!!”

“看你还敢不敢欺负雨涵!!”

怒意昂然的黎风一棍子砸向了江俊夕,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江俊夕的肩头,而江俊夕竟然动都没有动一下,硬生生地受了那一棍子!

江爷爷的眼珠刹那充满了惊骇,“俊夕——!”

庭院里的空气似乎在一瞬间凝固了。

挨了一棍子的江俊夕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他无声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黎风,乌黑的眼珠里有着静寂的光泽。

“这样就可以了吗?”他默然地出声问道。

“什么……就可以了?!”有点怔愕的黎风也没有想到江俊夕会是这样的表现,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挥第二棍子了。

“俊夕……”

心痛的江爷爷已经踉踉跄跄地走上去,手按上了江俊夕的肩头,看到江俊夕明显抽痛了一下,他慌忙拿开了自己的手。

“俊夕,你怎么不躲?你就非得挨这……”

“爷爷。”

江俊夕放缓声音,望着流泪的爷爷,低声地安慰老人:“你不知道,我是应该被打的,我今天做错事情了。”

他的语气平静极了。

黎破晓愕然地抬起头,他也是知道自己做得很过分吗?!所以才愿意承受哥哥这样凶狠的打击?!

嘭——

主宅的门被猛地踢开,随之传来的是黎妈妈大声地提醒,“小风,还不快跑,你爸爸要打你了。”

黎风一回头,果然看到黎爸爸怒气冲天地朝自己奔过来。

黎风掉头就跑。

黎爸爸已经被这个不肖的儿子气到发疯,一幅不揍他一顿誓不罢休的样子追了上去,而黎妈妈则担心地一路跟随着。

“老公……”

庭院里转瞬之间就剩下了江爷爷,俊夕和破晓三个人。

江爷爷还在俊夕受伤的肩头上小心地摸索着,“俊夕,你有没有受很严重的伤?有没有流血?我去叫楚医生来……”

“不用了,爷爷。”

江俊夕察觉到了爷爷的紧张,他试图安慰爷爷,勉强挤出一抹苍白的笑意,“我很好的,不过是……”

他话未说完,脸上忽然出现了很痛楚的颜色。

瘦弱的身体径直朝下栽倒,江爷爷竟然没有拉住他,江俊夕一头栽到了湿润的土壤里,江爷爷慌手慌脚地去拉俊夕,手掌碰触到了他的额头,顿时大惊失色。

“俊夕,你什么时候开始发烧了?你怎么发烧了都不告诉我?”

江爷爷突然之间慌张惊恐的样子让站在一旁的破晓都开始害怕起来。

“俊夕……”

她看到江爷爷跪在泥土里,将呼吸急促,面色苍白的俊夕抱在怀里,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她忙快速地说道:

“俊夕发烧了吗?我们家里有治感冒的药呢,我去拿给他,江爷爷你不要急,我现在就去拿给他——”

黎破晓一溜烟地跑回到主宅里,将自己家的药箱整个的都捧出来,再跑回到江爷爷的身边,在俊夕的身旁跪坐下来。

她乱七八糟的从药箱里抓出了一大捧药,递给竟然涕泗横流的江爷爷,“江爷爷,这些药都很好用的,对治疗发烧感冒都很有疗效的,你不要哭啊!”

江爷爷手足无措地抓住了那些药物,眼泪却流的更加急了,他用一只手抱紧怀里的俊夕,泪水一行行地落下来。

“破晓,这些药救不了俊夕,救不了俊夕啊。”

“可以的。”

破晓看着江爷爷的眼泪,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她拿起一瓶退烧糖浆,想要喂到俊夕的嘴里去,但是她的手才刚刚伸出——

呼吸急促的俊夕却微微睁开眼睛,无力地伸出自己的手推开黎破晓的手。

他不让任何人碰触到她!

黎破晓眉头一皱,在俊夕的手伸过来的时候,不偏不倚地一把握住了他冰冷的手掌,然后紧紧地攥住他的手。

铺满整个庭院的淡淡霞光中。

她握紧了他的手。

俊夕的身体陡然一震,他挣了一下,却没有从她的手里挣开,他用力地睁开眼睛,黑色的眼瞳里出现了淡淡的光亮,映出了那个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子。

她在他的身边,紧紧地攥住他的手。

那一瞬。

胸口忽然有一种奇异的情绪激流疯狂地涌动起来,比额头的温度还要滚烫滚烫,他仰面躺着,呆呆地望着身边的黎破晓。

似乎那一瞬的滚烫就要从胸口涌动而出了。

“破晓——!”

尖锐的叫声骤然打断了那一刻的美好与感动,去而复返的黎妈妈震惊地,也可以说是惊恐地看着黎破晓与江俊夕紧紧攥在一起的手。

“快放开他!破晓,快点从他的身边离开!”

如同看到女儿就要被可怕的瘟疫沾染上,黎妈妈作势要扑上来拉回自己的女儿,但是黎破晓一声清晰明亮的声音制止了她。

“妈妈,你为什么要对俊夕这么尖刻呢?!”黎破晓偏不松开江俊夕的手,“俊夕正在生病,我们应该照顾他才对,妈妈为什么要说这么过分的话?!”

“住口,我是你妈妈!”

黎妈妈面色惨白,眼瞳紧缩,手指向了在俊夕身边的黎破晓,“黎破晓,你给我马上过来,放开江俊夕——!”

“不——!”

黎破晓就是不放手,眼神倔强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江爷爷终于看不下去了,他望着黎妈妈,出声祈求,“您放心,我们俊夕……”

“黎破晓——!”

被女儿逼到神经紧张的黎妈妈充耳不闻任何人的话,大声地喊道:“如果你想死,你就去找他!”

黎破晓终于忍无可忍,“妈妈——别再说下去了!俊夕……”

“江俊夕是艾滋病!”

那一声凄厉的喝声惊飞了在梧桐树上安憩的小鸟,黎妈妈惊恐地看了一眼江俊夕,突然爆发着歇斯底里的愤怒。

“他的弟弟江俊义就是得了艾滋病死的,他将来也会死,你接近了他,你也会死——!!”

那仿佛是魔魇一般的可怕声音!

艾滋病!!

那几乎是与魔鬼划等号的字眼!!

黎破晓耳膜顿时轰然,全身倏地冰凉,脑海里僵凝空白一片,等到黎破晓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才意识到——

仿佛是要避开什么可怕的瘟疫,她已经在那一瞬的惊恐中,狠狠地甩开了江俊夕的手!!并且她的身体也已经逃也似地,远远地从江俊夕的身边退开——

她离开了他!

她睁大眼睛,眼眸里盈满了刹那间的惊惶和恐惧。

庭院里静得可怕。

江爷爷看了看逃离的黎破晓,眼里出现了悲凉的神色。

在他的怀里。

仰面躺着的江俊夕仿佛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切,他默默地闭上眼睛,微微地侧过头去,有一滴泪,静悄悄地顺着他的眼角无声地滑落……

那一滴泪……

没有人看见……

晓语: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我那种几乎是本能的反应会给他带来多大的伤害,那简直比杀了他还要痛苦的伤恸,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如果你没有能力去帮助一个人,就不要给他希望,因为你给了一个人希望却又不负责任的把它拿走,这才是最残忍的事情! E4cTm38BnajLEDyH0qxC4FoYntMR2fa6LZ1nbWf7CCKlq0srzy77qZRSLoRFpIpp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