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 梅 / 子 / 青 / 时 / 雨 /

深夜小巷的鬼影

秦时月还是每日去夜心女中授课,我还是穿着我的洋装,他一开始总觉得不顺眼,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他每日的行程很简单,除了在夜心女中与敬德高中两校之间走动,其他的时候就是回他的公寓,偶尔也会去看看电影,约几个朋友去歌舞厅打发时间。

如今已经是华灯初上,我叫了一辆黄包车不紧不慢的跟在秦时月的身后,见他转身进了一个破落的小巷子。我急匆匆的跟了进去却已经不见了他的踪影,巷子里没有任何的灯光和火光,越往前走越寂静,那巷子仿佛也没了首尾,将人吞噬了一般。我的心里开始打起了小鼓,虽然在国外信奉基督教,这时候却也明白神是救不了我的。

面前似乎有一群黑压压的东西移动过来,森白的月光透进巷子让我想起了百鬼大游行里的情景,我吓得快要背过气去了,尖叫一声就要往回跑。

身后的鬼影更多,我只觉得腿发软,顺着墙根瘫了下去。

一束光照在我的脸上,我想此刻我的脸一定惨白得比月光还要骇人,眼睛希望透过那光看见些让我心安的东西。

“是你?”秦时月的脸在那一刹那间放松了警惕,我抓住救命稻草般揪住了他的衣襟死死的瞪着周围的鬼影。借着手电筒的光,那些鬼影分明就是一张张脏兮兮的孩子们好奇的脸。

这些孩子们住在这个深巷脏脏的破房子里,房子里有一盏昏黄的小油灯,二三十个孩子挤在破旧的褥子上,饿了就煮些垃圾堆里拣来的脏菜叶,吃些剩饭。

“自从遇见秦叔叔我们就好过多了,起码没再挨过饿受过冻也没有人病死了。”年长的孩子说。

“你们的父母呢?”

“我们大多是逃难时和爹娘走散了,还有几个是被人贩子拐卖来的,我们只有这个地方可以安身,所以有人误闯进来时,我们就装鬼吓人。”

我扭头看秦时月正将一大包糕点分给那些孩子,看着孩子们狼吞虎咽的样子,我对他刚刚建立起来的些许厌恶又淡了许多。这让我分外的懊恼,将身上的银圆全塞那孩子手里,吩咐他买些可以吃的东西,然后转身出了门。

“叶二小姐,既然跟来了,怎么不多坐会儿?”秦时月很无赖的跟上来,他脸上的得意映照着我的狼狈。

“秦老师,请你放尊重你点好吗?谁说我是跟着你来的?”我掩饰好心虚的表情,毕竟他是国民党的特务,若是他知道被我识破了身份,说不定会恼羞成怒杀人灭口。

“叶冰清,你的脸红什么?难道是看上我了?”秦时月开始口没遮拦,我只觉得这个巷子深得可怕,我怎么走也走不出去,于是扭过头狠狠的推他一把,却被他按在墙上。月光洒在他的脸上,这么凑近的去看一张男人的脸,只觉得那双眼睛在暗影里,深邃得令人不敢去看。

“放开我。”

“说,为什么跟踪我?”秦时月肯定学过变脸,否则一瞬间的轻佻,一瞬间的正直,任何正常的人都吃不消。

若我随便编个理由肯定是糊弄不过去了,只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不明不白的死在这种人的手里。也许是他的脸离得我太近了,深深浅浅的呼吸荡起了我的头发。那种凌厉的眼神也鼓励着我,几乎没有半分的犹豫,我狠狠的吻向那两片薄薄的嘴唇。

他迷茫的看着我,听见我含羞带怨的声音:“我喜欢上你了,这个理由够不够?”

我想这次我赢了。 av9G6qHcQ1Se3JPtPfSVN2iwiim+n73oru27wfTIyPWib0boI8Jnj7jQVPmeE8VV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