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 梅 / 子 / 青 / 时 / 雨 /

夜心女中新来的教书匠

破晓的天空是静静的灰蓝色,只是这天空下的街道却热闹起来。卖菜的小摊,来回穿梭的黄包车,周围的布庄,饼店都挂上了招牌。夜心女中门口也三三两两的走来一些穿着青布褂子,黑裙白袜的女学生。这糟杂的脚步声渐渐打乱了起初的宁静,叫卖声也多起来,晨曦的第一缕阳光倾斜在一辆由远而近的马车上。

我喜欢坐马车,于是爸爸找工匠将马车造得相当讲究也比平常的马车大上一倍,两匹红棕色的骏马到人多的时候步子都慢下来,生怕撞到什么人。那些摆摊摆得不靠边的小贩们刚想卷起东西以防那畜生没眼没珠的冲过来,看这情形动作又慢了下去。

“是叶家二小姐的马车。”有人嘴里咕哝着。

马车在夜心女中门口停下来,马夫还没来得及下车弯下身子让我踩着背走下来,我已经从半米多高的车上跳下来往学校里冲去,洁白的洋装被风荡起来:“赵叔,你回去吧——”赵叔只能招呼着,小姐你慢点跑之类的,脸上的皱纹里,除了关爱就是对这位淘气的二小姐无奈的神情。赵叔是看着我长大的,他和老伴只有一个儿子也在叶家做事,只不过老来膝下无女,总觉得儿子不如女儿贴心。

我不顾赵叔的招呼依然一路横冲直撞的朝学校里跑,直到找到那个抱着英文课本在秋千架上晨诵的岳小满才扑哧一声笑出来。她嗔怪着拿书本敲我的头:“傻姑娘,又傻笑什么?”

“你周末果真与对面敬德高中的余子漾去相亲啦?”

岳小满的脸立刻像熟透的樱桃般,只顾着用手拧着书角别别扭扭的说:“嗯,是他爸妈和我爸妈安排的,我只看我的宋词都没拿正眼瞧他。”

“那余子漾家可是上海滩有名的绸缎商,年关的时侯,他们派人送来了好多的绸缎,我妈和云姨,凌姨笑得脸上的褶子连整罐粉都遮不住。”

岳小满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若瞧着那余家好,不如你嫁过去。”

“我嫁过去算什么,人家看上的又不是我。余子漾长得也斯文,你爸那个教书的老古董看中的女婿要被人抢走了,他不气疯才怪。”我只顾着和岳小满说笑,一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来,才急忙得往教室跑。我突然想起,上周五放学时王校长说,下周一对面敬德高中的秦老师会来授课,希望同学们注意谈吐仪表给老师留个好印象。

我和岳小满赶到教室时,那位秦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了,王校长看见冒冒失失的闯进两个人来,刚要动怒,却看到是我气喘吁吁的进来,于是硬生生的将火气压了下去换上平和的声音:“两位同学快回到座位上。”

我悄悄的朝紧张的岳小满吐了个舌头,这个小动作却恰好落在讲台上男人的眼睛里。

“这位同学请留步。”

“啊?”我不确定的回过头,刚看到所谓的秦老师有吓了一跳的感觉。所谓的老师大多就是中年以上而且满口的之乎者也,面前的老师年轻到让人难以置信。

“你叫什么名字?”

“叶冰清。”

“学校有规定,在校学生要穿校裙来上课,为什么其他同学都遵守规定,只有你不遵守?”

这位老师是来者不善,应该是像其他老师一样,开始就对我挑三挑四,一听到是叶光荣的女儿立刻变得低三下四。这样道貌岸然的人未免让人觉得恼火,我扬起下巴巧巧的笑起来:“我不喜欢校裙,太难看了。我喜欢穿洋装,而且,我不喜欢梳辫子。我不喜欢的,从来没有人强迫我去做。”

王校长拿出手帕擦了擦冷汗,他生怕得罪了我,叶董事长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他连忙站起来打圆场:“秦老师,你看,叶同学的父亲叶光荣先生可是我们学校的出资人,这……”

秦时月也笑起来看着我说:“原来是这样,那就请叶同学在座位上站着听完这节课吧。” 6HrWg5/Pf8zLkShIbB9EoZbfggUriBQx1cM1EcX1Cypu0xzKlefcQmDyR+E5E+TA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