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4)曾经离去的人,没有选择的权利

顾冉跟着苏南坐上飞机的时候,还有些蒙,她没想回江市啊,至少这几天没打算回去……可她怎么就上飞机了?

她看了眼一脸淡然的苏南,不死心地问道:“现在下飞机还来得及吗?昭昭说好今天继续请我吃大餐的……”

“你想吃什么大餐?回江市我请你。”苏南看着顾冉,不以为意地道。

“我想吃……”顾冉话到嘴边又停住了,坚定立场回到了正题,“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这么多年没回家,你就不想回去看看?”苏南打断顾冉的话,他的声音好像有一种魔力,一句话就成功让顾冉打消了下飞机的念头。

对啊,那是她的家,她已经六年没回家了,她不是不想回家,只是,近乡情怯。

顾冉有些惆怅,苏南突然向她俯身过来,她吓了一跳,发现他只是帮她系安全带,他的气息萦绕在身前,英俊的容颜近在眼前,她的脑海里突然想起他们昨晚相拥而眠的模样,她的脸蓦地开始发烫。

苏南抬头,看到她满脸通红的模样,不由得一笑:“你脸红什么?”

顾冉尴尬地伸手扇了扇脸,本想说“飞机里太热了”,结果一时紧张,慌不择言,说成了——“我对前男友过敏”。

话一说完,顾冉就后悔了,果然,只见苏南嘴角的笑容一僵,眸色顿时沉了下来。

顾冉低下头,有些心虚地绞着手指。

“冉冉。”苏南突然轻声唤她。

“嗯?”顾冉小心翼翼地抬头瞅了他一眼。

苏南看见她略带忐忑的模样,心中的不郁突然缓了缓,他微微一笑:“没事,就让你再误会一次。”

前男友有什么关系?很快,他就会成为她的合法丈夫。

顾冉见苏南不仅不生气,反而还对她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两人下了飞机之后,苏家的司机已经等候在机场大厅里,苏南给顾冉围上围巾,牵着她的手坐进车里,向司机问道:“我爷爷他们还没回来吧?”

“还没。”司机恭敬地说了声。

顾冉朝那司机看了一眼,并不是她认识的人,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你要回家?”顾冉见车子驶回小区,忍不住开口,“那你在小区门口把我放下就好。”

“别紧张,我家里没人。”苏南突然握住顾冉的手,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顾冉这才放下心来,她有些疑惑地问道:“你家里没人,你回家做什么?”

“拿点东西。”

苏南此刻的表情一本正经,顾冉丝毫没往别的地方想,只怕她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他要拿的是户口本……

车子缓缓驶进小区,跟韩市这个省会城市相比,江市这个小县城的改变并不大,小区也是,顾冉透过车窗看着小区的一草一木,眼中突然蒙上了一层水雾。

“欢迎回家,冉冉。”苏南在她耳边温柔道。

顾冉用力地眨了眨眼,这才将眼中的水雾眨掉。她看向苏南,表情有些郁闷:“我忘记把钥匙带回来了。”

苏南忍不住轻笑出声:“没事,你可以住我家。”

“那怎么行?我住酒店就好了。”顾冉立马拒绝,她对他们家简直有一种天然的恐惧心理。

苏南看穿了她的心思,也不生气,只微微一笑:“那我们今晚就回韩市。”

车子缓缓驶入别墅区,在一幢欧式别墅前停下。

苏南率先下车,顾冉在车里挣扎了会儿,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下了车。

苏南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容,牵着她的手进了别墅。

“您回来了!”刚进门,顾冉便听到一个略带熟悉的声音,她下意识地往苏南身后躲了躲,可惜,那人已经先看到了她。

那是苏家的保姆,叫钱婶,是管家钱伯的妻子,他们夫妻俩一直住在苏家,顾冉记得小的时候,他们俩对她很好。

六年不见,她的两鬓已然染上了风霜,此时此刻,她的脸上满是骇然,显然是被吓到了。

苏南率先开口:“钱婶,别紧张,冉冉没死,她活得好好的。”

顾冉挤出一个笑容:“钱婶,我是冉冉,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钱婶的眼眶蓦地红了,她迎上来,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真的是冉冉啊?你没死啊?我没眼花吧?我,我……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顾冉的眼眶也红了。钱婶膝下无子,所以把她当女儿一样看待,顾冉上前一步,给了钱婶一个拥抱,声音有些哽咽:“钱婶,对不起,一直没回来看你。”

“你钱伯陪着老爷他们去度假了,我,我这就去告诉他……”钱婶抹了抹泪,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钱婶,不急在一时,冉冉回来的消息,我会亲自和爷爷说,你先别说。”苏南突然开口阻止。

钱婶一愣,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把手机放回了口袋:“你们一定还没吃饭吧?我这就去给你们做。”

钱婶匆匆地朝厨房去了。苏南转过身看着顾冉,他帮她擦掉眼角的泪,有些不是滋味地道:“你见到我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激动。”

不对,她也很激动,只是激动地躲到了桌子底下……

顾冉摸了摸鼻子,觉得此时此刻,还是沉默比较好。

“你在楼下坐一会儿,我很快下来。”

“嗯。”顾冉在沙发上坐下,看着苏南上了楼。

她环顾了下四周,别墅里空荡荡的,看来他们一家都出去了,只留下了钱婶和司机。

“冉冉,我也算看着你长大,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可你不适合苏南。”顾冉看着别墅里处处讲究的装潢设计,脑子里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有人在这个空旷的大厅里对她说的话。

那个人说:“你可以做他的朋友,你也可以短暂地成为他的女朋友,但你不会成为他的妻子,你们的差距太大,你无法与他匹配。”

那人的声音冷静而沉稳,他无需一项一项地分析他们哪里不匹配,她就已经自卑地无地自容。

是怎样的不匹配?

她见到他的时候,只知道吃奶油泡芙、到处撒野玩耍,连字都不认识几个,可他却已经从维也纳音乐学院毕业。

天生的小提琴家,小小年纪便展现了惊人的音乐天赋,他是注定会在天上闪耀的那颗明星。

而她呢,是这万千世界里最平凡的那一个,她永远只能仰望他,而无法与他并肩。

“在想什么?”

苏南的声音突然从耳边响起,顾冉猛地回过神来。她看着他,一时间竟有些怔忡。很多年前,也是这样。他去楼上了,那人就在大厅里断了她的念想。她一个人发着呆,他从楼上下来,俯身望着她,眉眼里都是好奇。

顾冉扯着唇角笑了笑:“我在想,钱婶的饭菜是不是快做好了?”

突然,她的目光落在苏南的手上,她有些惊奇:“你拿户口本做什么?”

苏南微笑着看着她,并不言语。

顾冉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猛地站了起来,磕磕巴巴地指着他,道:“你,你想干吗?”

“吃完饭我们去民政局。”苏南倒是也不瞒她,直接开口。

顾冉却是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她呆了一会儿,连连摆手道:“不行!我不去!我不能跟你结婚!”

说着,顾冉就想跑,可惜,她刚踏出一步,就被苏南一把拽了回来,苏南微微用力,她就跌坐回沙发上。

她还想起来,苏南已经俯身,双臂环绕着她撑在沙发上,将她牢牢困住。

顾冉有些想哭,斗胆提高了音量:“你不讲理,我们已经分手了……”

苏南的眸光顿时一暗,顾冉的音量便自动调小了:“反正我是不会和你去领证的……”

“顾冉,你没有选择的权利。”苏南眸色沉沉地望着她,他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将她压在沙发上,声音低沉,带着前所未有的威慑,“要么,你乖乖和我去领证,做我名正言顺的苏太太;要么,我把你关在家里,你做我一辈子见不得光也没有自由的情人。”

顿了顿,他问:“你选哪个?” CM1Mjagez0L59wE1ocqkWxqCCABoiq9kR/x5ETEpnlYbmhupEaxxE2ggKlMihTvd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