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3)等不及拥有你

顾冉是被渴醒的,晚上吃了太多东西,嘴巴干渴得厉害,她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下意识地开门去了客厅。

客厅里亮着暖黄柔和的夜灯,她有些迷糊,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方,突然听到一道低哑的嗓音:“你要去哪儿?”

顾冉吓得一个激灵,循声望去,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正从沙发上坐起来,她瞬间就清醒了,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渴了,想喝水。”

苏南站起来,从茶几上拿过一瓶矿泉水,递给顾冉。

顾冉说了声谢谢,准备回房,她走了几步,又停住了,她转过头,看向苏南。他在客厅里站着,昏黄的灯光落在他的身上,似乎有些孤寂。

“你为什么不回房睡?”顾冉有些奇怪,还有间次卧空着,不是吗?

苏南目光沉沉地看着她,有些认真地开口:“我得看着你,不能让你跑了。”

顾冉一愣,哭笑不得地道:“我像是半夜不睡觉瞎跑的人吗?”

要不是口渴得厉害,打死她也不爬起来!

顿了顿,顾冉又劝道:“沙发上睡着不舒服,你回房睡吧。”

苏南“嗯”了一声,顾冉便也不再停留,拿着矿泉水欢快地回了房,滚进暖和的被窝中。

过了会儿,她觉得不对,又从床上跳下来,再次回到客厅,果然,刚刚答应回房间的某人照样我行我素地睡在沙发上。

顾冉有些无奈,走上去戳了戳苏南身上的被子。

“喂,我就那么让你不放心吗?我都说了我不会走的,你这总统套房睡着不知多舒服呢!”

苏南的身子僵了僵,他坐起身,眼睛盯着顾冉,坦诚地道:“身为一个不声不响消失了六年的人,顾冉,你没办法让我对你放心。”

顾冉有些不开心,她噘了噘嘴:“你以为你睡在客厅我就没办法走吗?哼!我有的是办法!不要小看我!”

说完,顾冉就气哼哼地回了房,反正都是前男友了,她管他睡房间还是睡客厅?睡得不舒服的人又不是她!

突然,床的另一边往下陷了陷,她还未反应过来,身子便被箍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苏南低低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你说得对,你有的是办法,所以我只能把你困在我怀里,让你哪里都去不了。”

她有个屁办法?!她还能从阳台上跳下去不成?!

大哥,她只是随便吹个牛啊!

顾冉有些傻眼,什么叫多管闲事,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

和前男友同床共枕这种事,说出去一定会被人鄙视吧!

顾冉很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闷闷道:“我们这样不好,你还是回去睡客厅吧!我保证哪里都不去。”

“哪里不好?”苏南的气息在耳侧缭绕。顾冉紧张地红了脸,浑蛋,她说了她没什么自制力的!不要考验她的自制力!

“我们都分手了……”顾冉平复了下心跳,有些伤感地说出了这个铁一般的事实。

苏南的气息猛地一顿,箍在她腰间的手骤然一紧。

顾冉吓得缩了缩脖子,还想继续说的话也咽回了肚子里,生怕某人一不小心就掐死她。

苏南自然是能感觉到怀里人的心思,他忍了又忍,才轻声道:“睡吧。”

顾冉扁了扁嘴,在心里挣扎了一番,最后一边鄙视自己,一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苏南感受着怀中人绵长的呼吸声,他的目光变得柔和,他在她额头上轻轻地落下一吻,这才满足地闭眼睡了。

顾冉醒过来的时候,苏南已经不在房间,这让顾冉大大地松了口气,要不然她还得思考醒过来后该怎么面对苏南。

“什么?今天的演奏会取消?”洗漱的时候,顾冉音乐听到客厅里传来一道暴跳如雷的声音。

“你知不知道多少人为了你赶来这里?你知不知道门票全部卖光了!现在要是取消演奏会是多大的损失?你怎么跟你的观众交代?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能够说服我的理由,我就跟你没完!”那声音继续抓狂。

她眨了眨眼,本着“非礼勿听”的原则,顺手关上了浴室的门,然后就漏听了最关键的一句。

那一句是苏南说的——“我今天结婚,这个理由够不够?”

“结你个屁……等等,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罗岚正要以气势压倒苏南的破理由,突然发现自己听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于是他的愤怒状顿时变成了惊呆状。

苏南瞥了他一眼,平静地重复:“我今天回江市领证。”

罗岚呆了片刻,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你是认真的?那姑娘同意了?”顿了顿,他突然意识过来这不是重点,于是提高了音量,“你领个证至于这么着急吗?非得今天去?”

“对。”苏南毫不犹豫地点头,见罗岚的脸有些扭曲,他缓了缓语气,“我等了六年了,别说一天,一刻也不能再等。”

他本以为要等下辈子才能如愿以偿,然而命运终究是眷顾他的,竟然又给了他一次机会,他不愿再等,他必须在一切可能的阻碍还未冒出来之前,就把她留下来。

这一次,即便天塌地陷,也不能阻止他。

罗岚本欲发火,可一看到苏南的表情就实在是骂不下去,他突然想起第一次见苏南的场景。

那天他回母校办事,结束之后,他一个人在教学楼里乱逛,突然听到一阵悠扬的小提琴声,以他多年的经纪人经验,他知道自己遇到了宝,于是他二话不说就循声走了过去。

那是个空旷的教室,一个高高瘦瘦的清俊男生站在讲台上,他默默地拉着曲子,他明明那样年轻,眉宇间却仿佛历经沧桑。

罗岚听得沉醉,琴声却戛然而止,他看见那男生突然泪流满面,倚着墙坐在地上,手扶着额头、难以抑制地哭了起来。

一个大男人哭成那样,真的蛮丢脸的,可罗岚却笑不出来,因为一个人除非失去了重如生命的东西,譬如亲人,譬如爱人,否则不会那样悲伤。

他后来才知道,苏南青梅竹马的恋人,因为一场意外死在了异国他乡,连尸骨都找不齐全。

想到这儿,罗岚发现自己又心软了,于是他咳了两声,道:“看你饥渴成这样,我把演奏会推迟一个星期,下次你就算是要生孩子也得给我上!”

苏南难得露出一个笑容,点了点头。

顾冉走出房门的时候,苏南和罗岚已经谈话完毕。苏南坐在沙发上,罗岚倚在桌上喝茶,看到她的时候露出一个风情万种的笑容:“小学妹,早啊,我也是韩大的。”

顾冉的眼睛亮了亮,毕业之后,有一种感情叫作他乡遇校友,所以她很热情地迎了上去:“早啊,学长,你是哪一届的?”

苏南起身把顾冉往后扯了扯,道:“叫他罗岚就行,他比我们早了 N 界,是个大叔。”

顾冉听了,笑眯眯道:“学长你好,我是顾冉。”

罗岚也笑,原来苏南喜欢的是这种类型的啊,阳光可爱,清纯可人,啧啧,跟他倒是两个极端,正好互补。

顾冉正准备和罗岚再絮叨两句,突然看到门边放着一个熟悉的行李箱,她呆了一呆:“我的行李箱怎么到这儿来了?”

“我把你那间房退了。”苏南淡定地来了一句。

顾冉的唇角抽了抽,脸色有些微妙,属于那种想要发火又不敢的样子。罗岚看了,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我们今天回江市。”苏南又道。

顾冉一愣:“回江市做什么?”

“有事。”苏南言简意赅地回答。

罗岚意味深长地看了苏南一眼,敢情女主角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今天要结婚!这家伙简直要让他刮目相看啊!

“你的证件呢?”苏南无视罗岚的眼神,顾自问道。

顾冉指了指行李箱上的手提包,老实道:“都在里面。”

“除了身份证和护照,你身上还有什么证件?”苏南拿过手提包,状似不经意地问道。

顾冉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老实回答:“还有户口本……”

罗岚咳了一声,这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苏南心中大石落地,果然老天都在帮他们!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顾冉一眼:“你随身携带户口本做什么?”

“我爸妈经常丢三落四,我们家里数我最靠谱,重要证件当然是我来保管。”顾冉答得理所当然。

苏南却是抽了抽嘴角,你都把家里的钥匙丢了八百遍了,到底是哪儿来的自信觉得自己靠谱? z+blQYzOy5BzQbKzzTYUlTad0nCwyPPzChy9wj8RuZD1PJrbrr7dl6yzsJB1yzxt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