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1)我曾为你死去,又因你而活

见到一个传说已经死去的人,该有什么反应?

如果这个人曾是你心口的朱砂痣,而你为了她,行尸走肉般活了六年,可她却好端端的,毫发无损,甚至还在酒店里点了一桌子美味佳肴,不仅吃得酣畅淋漓,还时不时地对着别的男人笑得前仰后合,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你又该有什么反应?

苏南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样,只知道自己的心从震惊到狂喜、又到愤怒,如过山车一般,死过去,又活过来。

“怎么了?”同行的罗岚看到苏南眼中的惊涛骇浪,有些好奇地问道。

苏南却置若罔闻,突然大步往前走去,他走得那样急,仿佛只要晚一步,就会失去心中挚爱的珍宝。

罗岚看向苏南的方向,远处坐着一对男女,男的背对着他,看不到容貌,女的容貌俏丽,明眸善睐,一双眼睛扑闪扑闪的,像极了天上的星星,此时此刻,她正笑得前仰后合,真是,嗯,半点形象也无,可却分外可爱。

顾冉看到苏南的时候,正往嘴里灌了口果汁,她一个惊吓,便把果汁呛了出来。她咳得满脸通红,左右张望了一番,想要找个能躲的地儿,可她还没缓过劲来,那人已经近在眼前。

顾冉狗急跳墙,捂住脸便躲进了桌子底下。

“哎,冉冉姐,你怎么了?东西掉桌子底下了?”坐她对面的秦宇不明所以,疑惑地问道。

顾冉的脸有些扭曲,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他不叫她名字会死吗?

顾冉的呼吸不由得急促了些,她已经看到了停在她面前的黑色皮鞋,可她就是不敢出去,甚至不敢抬头。

她想过他们会重逢,也设想了很多场景,可她没想到真遇见了,自己竟然还是和以前那样没出息,明明她没有做亏心事,可她就是不敢见他。

“顾冉,出来。”苏南万万没想到顾冉见到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躲起来,当下火冒三丈,可他还是沉住气,咬着牙唤了一声。

略带沙哑的嗓音从头顶响了起来,带着久违的熟悉,还是那样好听,可又仿佛多了丝沧桑。顾冉的心颤了颤,犹豫着想要抬头,却还是害怕,尽管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怕什么。

所以她沉默了半晌,昧着良心否认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顾冉……”

秦宇和苏南都被她的不要脸给惊得呆了呆。

苏南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朝服务员招了招手:“麻烦把这张桌子搬开。”

“别别别……我这就出来……”顾冉一听,顿时急了,连忙就要爬出来,可一个匆忙,她的头就撞到了桌上,她捂着头痛得龇牙咧嘴,突然发现面前光线一亮——桌子被人搬开了。

她愣愣地抬头,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她面前的苏南。他穿着一身剪裁得宜的定制西装,还是和以前一样英俊得让人移不开眼,只是,只有她知道,他此刻无波无澜的眉眼下,其实隐藏着滔天的怒火。

可是,他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当初明明是他说的——顾冉,最好这辈子都别再让我见到你。

顾冉有些委屈,她这不是为了不给他添堵吗?

委屈过后,顾冉又觉得有些窘,她不知道别人遇见前男友都会有些什么反应,可她知道绝对不会像她这样没出息地躲进桌子底下。

简直,简直丢尽了女人的脸。

正懊恼着,手腕已经被人一把抓住,那人一双清透的眸子像是着了火,嗓音里亦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我给你机会解释。”

顾冉心虚地转了转眼珠子,余光突然瞄到从洗手间回来的好友秦昭,眼睛顿时亮了亮。她硬着头皮无视苏南灼灼的视线,看向秦昭的方向,道:“那什么,昭昭回来了,我去上下洗手间……”

顾冉假装若无其事地往前走了一步,想着趁机挣脱苏南的手,可她还未走出第二步,就被苏南用力地拽了回来。

秦宇看到这一幕,有些云里雾里,正欲开口阻拦,一眼看到苏南的秦昭已经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一把就拦住了秦宇,然后冲着苏南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真巧啊,苏南,你和冉冉很久没见了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着,秦昭就拉着秦宇离开座位。

秦宇有些摸不着头脑,看向一脸奸笑的秦昭。

“姐,我们就这么走了好吗?”

“有人该想杀人了,这么血腥的场面我们还是别凑热闹了……”秦昭呵呵了两声。

“……”

“昭昭,我们不是约好要一起逛街的吗?”顾冉见了,连忙喊道,顺便朝秦昭使了使眼色。

可秦昭却丝毫没有接收到她的意思,反而装出一副纳闷的表情:“有吗?一定是你记错了,哎,不说了啊,我妈喊我们回家吃饭呢……”

“秦昭!”顾冉瞪了瞪眼,这家伙怎么可以这样?这不是置她于不顾吗?

秦昭转过头瞅了她一眼,那眼神分明在说:姐爱莫能助,你自求多福!

顾冉的脸再一次扭曲了——损友果然是靠不住的。

她不得不面对现实。

她转过头,努力调整出一个还算完美的笑容,看着苏南,道:“那什么,真巧啊……”

苏南定定地看着她,从看到她的那一刻起,他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她,这个人,让他想了这么多年,念了这么多年,他本以为这一生都不会再有机会见到她,可原来,他这么多年的伤心,不过是一个笑话,一场骗局。

一想到此,他就恨不能亲手掐死她。

顾冉显然感受到了他的“杀意”,她抖了抖身子,当下露出一副委屈的模样,小声道:“虽然我们分手了,但俗话说得好,买卖不在情意在……”

“……”这什么破比喻?苏南当下黑了脸。

顾冉也发觉自己措辞有问题,于是又小声补充了一句:“我还活着,你不是应该为我高兴吗?”

话音刚落,她的身子就被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他紧紧地抱着她,力道大得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她听到他压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高兴,我真高兴。”

她还活着,便已经是上天赐予他最好的礼物,他怎能不高兴?

顾冉的心里不由得有些酸涩,眼中亦浮现出一层薄雾。

“门口有记者。”顾冉还没来得及哭,就见一个身材挺拔的陌生男人快步走上前来,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他们听到。

苏南沉默了会儿,放开了顾冉,只是右手却是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他看了眼罗岚,又看向顾冉,道:“我们先回房间。”

苏南说完,便拉着顾冉匆匆进了电梯,直接上了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

罗岚跟在他们俩身后,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俩紧紧握着的手,今日的苏南可谓是让他大跌了一次眼镜,若是被记者拍到,只怕整个音乐界都要震惊了。

罗岚正琢磨着,苏南已经拉着顾冉进了房间,他正准备跟上去,大门就“啪”的一声关上了,罗岚捂着差点血溅当场的鼻子,吃痛地咒骂了一声:“苏南你个见色忘友的浑蛋!”

顾冉被苏南拉着,脑子晕晕乎乎的,他的手紧紧裹着自己的,那样温暖,一如从前,她想起在美国的这两千个日日夜夜,想起那漫长又寒冷的六个冬天,她都渴望有那么一只手,可以给自己传递温暖。

等到两人到了房间,周围瞬间安静下来,顾冉如梦初醒。

都是前男友了,她还幻想个毛?顾冉在心底鄙视了自己一把。

她抬起头,鼓足勇气直视苏南,道:“今天遇到你,我很开心。”

苏南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顾冉,你说起谎话来还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

一见到他就躲进桌子底下这种举动,竟也能称之为开心?

当他是傻子?

顾冉心虚地咳了两声,顾左右而言他:“时间不早了,我先回房了。”

“你哪儿也不许去,今晚你在这里睡。”

“……”顾冉有些窘,犹豫了半晌才开了口,“这不好吧,昭昭已帮我订房间。”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要是把持不住怎么办?轻薄前男友这种事,她还是做得出来的。

哪知她刚说完,苏南的脸色就沉了沉,他拽着她直接进了主卧,很凶地瞪了她一眼,道:“我说了你哪儿也不许去!”

说完,苏南就大步走出房间,然后狠狠地把门关上了。

顾冉有些蒙,随即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她心下一凛,连忙冲到门边,拽了拽门把,发现纹丝不动。她有些呆,他把门锁上干什么?

顾冉发了半天呆,然后环顾了下宽敞又豪华的房间,有些觉悟地想:睡哪儿不是睡呢?更何况她还没睡过总统套房! sCDzFwlxiC8lI3+8+XI/KMYkku/6ag0/knPPqFHEZp0cdadfQoba3PLB7bmWKGkm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