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四章

离校前的疯狂

6月30日,这是一个让很多毕业生都留下忧愁的夜晚。熊小梅和陈华在寝室聚餐以后,独自在校园漫步。

“你在和冷小兵谈恋爱?”得知陈华留校以后,熊小梅敏感地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直截了当问起此事。

陈华穿了一身白色连衣裙,嘴唇涂有口红,散发一种素雅的性感。她沉默地望着黑暗校园,道:“我不想回县城。在小县城里,只有进了政府机关才有一点点小机会。可是进了机关又如何,还是在小县城,我不想奋斗多年,从终点又回到起点。”

熊小梅激动地道:“难道为了工作就放弃爱情?冷小兵用这种手段来谈恋爱,人品不好,我不能眼睁睁地看你跳火坑。”

陈华神情平静,道:“这是我的选择,与冷小兵没有关系。冷小兵是我的跳板,留校以后肯定要和他分手。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利用了他。”

熊小梅道:“当初你替我到医院去看冷小兵,是有意的。”

陈华没有否定这个说法,很深沉也很尖刻地道:“是的,正是如此。这是一个现实社会,大家都不能免俗,杜老师为什么帮着介绍对象,原因很简单,她老公做生意,有求于冷小兵爸爸,无法拒绝冷小兵父亲提出的要求。我最初看不起杜老师,现在想起来,大家都是可怜虫,不过是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而已。”

任何事情都有代价,陈华获得留校资格就必然要付出代价,熊小梅最初很愤怒,然后慢慢悲哀起来。

陈华叹了口气,道:“我的傻小梅,这个时候还相信爱情?我反正不相信。当然,你和侯沧海谈恋爱的时候没有功利色彩,纯粹是两人相爱。”

“我们以后两地分居,天涯一方,不知何年何月能解决。”熊小梅想起破破烂烂的子弟校,叹了一口气。

陈华看了看手表,道:“我要到冷小兵家里去,你去和沧海约会吧,这是大学最后一天,你要过得美好一些,要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回忆。”

熊小梅用力与陈华拥抱在一起。熊小梅喃喃地道:“你要机灵一点,找机会摆脱他。既然是利用,不要把自己彻底陷进去。”

熊小梅站在绿树成荫的校园小道,望着陈华的背影心里百味陈杂。一阵风起,陈华的长裙随风摇曳,散发悲凉之美。

独自在往常约会的报刊亭等了半个多小时,侯沧海如约而至,满身酒气。在前往操场途中,熊小梅神情郁郁地将头靠在男友肩膀,道:“陈华埋葬了爱情,与冷小兵谈恋爱了。”

“我早就觉得不对劲,原来如此。”

“你不要瞧不起陈华,她也是没有法子。”

“哼,用这种方法来找女友,冷小兵就是没卵蛋的人。陈华终究有一天会为自己的选择后悔。她用这种方法达到目的肯定要付出人生代价,我们不能这样做。”侯沧海打心眼里瞧不起依仗父亲势力的冷小兵,也不能完全理解陈华的选择。他挽住女友细腰,道:“从今天起,我要洗心革面,不贪玩,天天做正事。两年时间,我要凭本事把你调到江州。”

男友的甜言蜜语总是治愈伤痛的良药,熊小梅在石保坎上仰望深遂夜空,细细体会男友在身体里强烈冲刺,感觉身体慢慢悬浮在空中,每个细胞都发出欢畅的浅唱低吟。

这是分手之夜,操场处处充分离情别意,无数情侣在离校前争分夺秒地进行最后欢爱,给大学青春一个圆满结局。与女友分手以后,在短时间做了两次运动的侯沧海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寝室。寝室里充斥着酒味,室友杨兵趴在床上,将头伸到床外哇哇大吐。

“杨兵和女朋友协议到期,明天按协议正式分手,从此天各一方,无牵无挂。大醉一场,以示纪念。”全何云光着上身,肋骨如钢琴黑白键。

侯沧海道:“既然签了恋爱协议,就有心理准备,真要分手,何必要死要活,喝这么多酒。”

“说起容易,做起来难。”全何云向窗外弹出一个烟头,仰天长叹,“问情为何物,让人生死相许。”

这是全何云式抒情方法,弄得侯沧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道:“全何云,闭嘴,最听不惯你发骚。”

全何云道:“为什么听不惯,我说的是实话。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我们不能媚俗,也不能为了反媚俗连正常情感也不能抒发,这是另一种媚俗。”

全何云越是说得正经,侯沧海越是起鸡皮疙瘩。起了两层鸡皮疙瘩以后,他直接塞了一支烟到全何云嘴巴里,这才堵住抒情之嘴。

胖子刘楚鬼鬼祟祟地走进寝室,提了一个大桶。他进屋后将房门关掉,然后将大桶放在桌上。桶里收集了许多饭盒、杯子和墨水杯。胖子刘楚将这些“武器”倒在桌子上,又溜出房门,继续寻找武器。他又提了一桶武器回来时,熄灯音乐响起。

熄灯音乐就是号令,所有同学聚集在窗口,江州师范学院一年一度的大狂欢即将开始。

无数撕碎的书本从天而降,化作满天飞雪。无数饭盒在空中挣扎,倾吐着四年来的怨气,砸在地面上砰砰作响。极短时间之内,地上就铺了一层残物。若是没有楼上众学生拼命嘶吼,会给人一种乱世逃亡之感。

校方对这种事情早有预料,保卫处同志和老师们深入学校,做着无谓的劝解,或者准确地说是起着灭火器的作用,防止事态扩大。

今年反应最激烈的是女生寝室,一大串鞭炮从楼里扔下来。鞭炮在半空爆炸,火光绚丽,响声刺耳。

男生们的激情被鞭炮点燃,几个激动的男生将板凳和椅子扔出窗外,发出震天轰响。这个行动超出了狂欢范畴,立刻引来保卫处关注。保卫处锁定了扔板凳和椅子的寝室,拿着大电筒上楼劝阻。

杨兵在狂欢中又吐了一次,吐完之后,想起貌美如花的女友从此要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心情激荡,悲痛难言,翻身而起。全何云等人在快乐地将杂物扔出窗外,没有注意到杨兵痛苦绝望的表情。杨兵站在距离窗子不足一米远的桌子上,朝窗外跳了出去。

侯沧海扔完两个墨水瓶,无意中回头,恰好看到杨兵站在桌面屈身下蹲,动作极似短跑的起跑姿势。侯沧海叫了一声:“杨兵,不要。”话音未落,杨兵如一只大青蛙一般朝窗外蹦了出去。

侯沧海眼疾手快,跳起来双手去抓这只大青蛙。大青蛙跳得很坚定,身体已经离开了窗子。

侯沧海搂住大青蛙左腿。下坠之力巨大,差点将侯沧海也拖出了窗口。他蹲下身,将身体死死靠住墙壁,这才没有被带出窗外。

杨兵跳出窗子之后被侯沧海抱住小腿,整张脸重重地撞在了墙上,鼻血哗哗直往外涌。鼻血来得凶猛,糊住眼睛。

全何云、刘楚急忙奔到窗外,抓裤脚、抱小腿,将杨兵从窗外拖了回来。

侯沧海骑在杨兵身上,抡起手掌,“啪、啪、啪”就是一顿耳光大餐。全何云是寝室里最温柔的男人,见侯沧海打得狠,怕出事,双手抱住侯沧海胳膊,道:“不要打了,再打要出事。”

侯沧海又扇了杨兵一个耳光,这才停手,道:“找根绳子来,绑起来,酒醒以后,再放开。”

由于事发突然,再加上整个学生楼处于黑暗之中,没有人注意到刚刚差点经历了一场惨剧。侯沧海寝室的狂欢因为杨兵跳窗而戛然而止,三人撕了被单,绑住杨兵。他们坐在绑得如猪蹄一般的杨兵身边,点燃香烟,聊着青春话语。

全何云得知梦中情人陈华居然为了留校委身于冷小兵,再次仰天长叹:“这个世界没有比女神坠落更让人痛苦的事情。杨兵,我的女神都变成乌鸡了,你有什么想不开的!”他吸了一口烟,吟道:“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刘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打断道:“老全,打住,说人话,好白菜被猪拱了,让你很不服气,是不是?”

全何云道:“读了四年大学,刘楚还是不解风情。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这句话说得多好。”

侯沧海听得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骂道:“滚!”

被绑在床上的杨兵也骂:“滚!”

听到杨兵骂人,三人围了过来,侯沧海道:“想通没有?”杨兵被打成了猪头,脸肿了一圈,鼻子结着血痂,道:“生死边缘走了一遭,想通了。”全何云道:“为什么跳楼?”杨兵道:“一时想不开,我再也不会了。把我解开,我要小便。”

侯沧海恶狠狠地道:“不解,明天早上再说。”

“我真的要小便,等会要尿裤子。”杨兵苦着脸道,“我真想通了,我不会再做傻事了。以前没有料到和女朋友分手会这样难受,真的很难受,当时心灰意冷。现在我都死过一回,大彻大悟了。我没有说假话,你以后和熊小梅分手的时候,自然知道我的感受。”

“你这个乌鸦嘴,我怎么可能和熊小梅分手!”侯沧海骂了一句,蹲在杨兵身后,解开绳子。找了一个还没有丢下楼的盆子,让杨兵对着盆子方便。

“拜托,你们不要围观,尿不出来。”

“谁稀罕看你,我只是想看一看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你会不会变成硬汉。”全何云光着上身,露出一身排骨,叉着腰,站在杨兵身旁。

杨兵哀求道:“你们站在旁边,我真的拉不出来。”

三人这才退后两步。杨兵酝酿半天,终于方便出来。

四人情绪已经从整个毕业狂欢中脱离出来,围坐在一起谈未来,淡淡忧伤如林中雾,悄然升起。

整幢楼的狂欢浪潮演变成男生楼和对面女生楼歌曲大对唱,双方极度兴奋,男生唱《真心英雄》,女生就唱《月亮代表我的心》,男生唱《朋友》,女生就唱《月亮代表我的心》,男生唱《亲亲我的宝贝》,女生就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唱到后来,双方合在一起集体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

不知不觉,天亮。起床广播响起时,四人将牌丢下,准备到面馆吃最后一次分手面。杨兵来到窗口,将头伸出去看了地面上乱七八糟的垃圾,双腿软得不行。他退后几步,坐在床上,道:“我太傻了,昨天没有你们几个,我就玩完了。”

侯沧海道:“过了这个坎,你这辈子肯定火得一塌糊涂。”

四人要了最顶级的杂酱豌豆面,沉默地吃着。一辆辆大巴车正在朝广场开来,离校同学拖着行李,默然而行。

杨兵看见了合约到期的前女友。前女友站在汽车旁,拖着拉杆箱,穿着熟悉的牛仔短裤,隔着无数人望向面馆。两人神情复杂,有爱有恨,但是遵守了约定,没有在开车前靠近。

10点,大客车启动,“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的歌声在校园内回荡。

杨兵假装勇敢,上车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哭声具有极强的传染性,众多女生潸然泪下。

侯沧海跟随女友熊小梅前往秦阳。

两人准备看一看铁江厂子弟校,这是熊小梅将要工作的地方。铁江厂兴旺之时,厂子弟校在全市学校排名不低,进入90年代,铁江厂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子弟校教学水平在全市已经排不上号了。学校教学楼被称为官帽楼,主楼五层,两侧附楼四层,状若官帽。教学楼主体颜色是灰色,柱子是红色,和国营企业的气质完全相符。

两人走进教学楼,寻找熊小梅曾经就读过的教室。来到五楼,走进一间标有“初三”的教室,黑板上方挂着一面五星红旗,红旗两边写有“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褪色标语。侯沧海本是工厂子弟,走进教室便产生了时空穿越之感。

子弟校状况不容乐观,让熊小梅心有悲凉。偶尔她会想起室友陈华。陈华若不是与冷小兵谈恋爱,肯定会被分到全省排名靠后的小县城,小县城和江州师范学校确实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难怪她会为之心动。

在子弟校转了一圈后,侯沧海住进旅馆。旅馆一间单人房间每天三十块钱,对于两个刚刚走出大学校园的穷学生来说着实不便宜。为了能够获得“性福”,这笔钱是刚性开支。

走进单间,侯沧海和熊小梅关紧房门。

做爱前先要洗澡,两人站在镜前,通过镜子注视对方。镜子里的对方更具观赏性,有一种海妖般的魔力。侯沧海和熊小梅将沫浴液挤在手掌里,帮助对方清洗。烈火渐渐燃烧,噼啪之声在狭小空间里疯狂奔驰,又被墙壁碰得头破血流。

熊小梅原本以为在卫生间里没有悬浮感,当幸福来临时,她又产生了强烈的悬浮感,身体仿佛飞到半空,深情地凝视那个健康帅气的年轻男子。

下午3点,熊小梅离开旅馆,回家。

侯沧海站在窗台看着女友背影。等到背影消失,他赶紧拿出钱包,清点钞票。钱包是女友送的生日礼物,不是皮质钱包,是女孩子喜欢的布钱包,便宜,充满温馨。为了应付毕业,父母额外给的现金损失殆尽,钱包里面只剩下三十七块钱。要想在秦阳陪伴女友,必须要有找钱的办法,侯沧海已经有了基本思路——到茶馆赌棋赢钱。

侯沧海极喜下棋,高考前学业最紧张时,还经常关在屋里悄悄读谱读到三更半夜。父母以为儿子在认真学习,走路轻手轻脚,还在半夜煮鸡蛋犒劳。侯沧海知道在高考前读棋谱很不靠谱,可是棋谱读上瘾,经常情不自禁。

高考前读棋谱的后果很严重,原本成绩优秀的他只考上省内普通本科,没有考上重点本科。高考是独木桥,谁也不敢保证一定能考上,侯沧海考上了普通本科,比世安厂多数子弟都强。因此其父母只是觉得没有上重点很遗憾,没有过多责怪儿子。他们压根没有想到儿子没有考上重点本科的原因是晚上经常偷读棋谱。

侯沧海在旅馆附近转悠,很快找到一个目标茶馆,茶馆里有人下棋,其中有一局棋围了七八个闲人。旁观几分钟,他知道自己来对了地方。很快,他选择一个屡屡获胜的大眼镜作为对手。

双方摆好棋子,也不客套,立刻开始较量。

第1回合:大眼镜执棋先行,架上中炮,侯沧海应以屏风马。

第4回合:大眼镜冲起中兵。此手直攻中路,勇猛有余,失之冒进。侯沧海立即飞炮过河封车,限制对方盘头马。

第9回合:大眼镜冲了五步兵,亏先。

侯沧海原本以为大眼镜棋力高超,下到这个时候知道大眼镜对布局没有研究,更喜欢凭借中局格斗决定胜负。其实这种下法开局就吃亏,在高手面前根本没有什么机会。

此局实在谈不上精彩,大眼镜开局吃亏太多,必无幸理。那一帮看棋者都知道大眼镜是高手,以为新来年轻人必然会输钱,是一个送钱傻瓜。侯沧海收住棋力,几次可以结束战局时都忍住没有下手。他故意采取守势,而且守得很是辛苦,最后拼到双方兵力损失殆尽,才用双兵逼宫获得胜利。

这一局,赢了二十块钱。

由于双方纠缠得太久,大家都认为侯沧海侥幸获胜,强烈鼓动大眼镜再战一局。这一局侯沧海开局就占上风,然后开始进攻,几次杀着都故意放弃,终局时又搞成险胜。

大眼镜下得十分郁闷,对方是个小年轻,棋力明明一般,自己却总是赢不了。他归结于昨夜搞了女人,害得手气太潮。

第三局,侯沧海险胜。

三局之后,侯沧海暂时收兵,离开了这家茶馆,去寻找下一家能下棋的茶馆。半个小时后,他锁定了新的目标茶馆,又连赢三局。

至此,侯沧海在秦阳开启了象棋和性爱之旅。

在进入秦阳茶馆象棋界之前,他经济窘迫,住的是小旅馆。在秦阳各大茶馆反复扫荡之后,他以战养战,住进宾馆。钱来得容易,花起来也就不心疼。

每天早上,他在宾馆里等着以晨跑为幌子的熊小梅过来约会。上午在宾馆约会以后,中午吃碗面条,或者来一碗豆花饭,然后轮换到三个象棋爱好者聚集的茶馆收割现金。时间长了,秦阳茶馆象棋届回过神来,眼前这个小年轻棋力不凡。

第十四天,秦阳象棋协会的高手被本地象棋爱好者请到茶馆,与外来者决战。

这是侯沧海第一次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

最初侯沧海准备示弱,遇到真正高手后,不服输的劲头被激发出来,发出全部火力与号称秦阳第一高手决战。两人花了四个小时下了三局,侯沧海以二比一取得胜利。这一次胜利让大家认识到侯沧海的真正实力,也就意味着侯沧海基本丧失了在秦阳收割现金的可能性。

下棋结束后,侯沧海独自在宾馆里面长叹:“小不忍则乱大谋,赢了一局大棋,失去了重要财源。”

从这天起,他只能坐着公共汽车到秦阳下属几个区下棋,总算没有让钱袋枯竭。 zWtN1UBi89Dzrn6slqQCwryN5C0d3UVnHYOxnN8xzcqrqmfCgftKx2o1Qt3ltVcw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