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兔子想吃隔壁草
六盲星

第1章简而言之1

手机铃声疯狂的响着的时候简言之正坐在电脑前面,一边看着英雄联盟直播视频,一边对着耳机讲话。

“行了你,别鬼叫,吵的我听不到渊神说话。”

耳机那头顿了顿,然而没几秒又尖叫道,“姐!你看到微博没,DSG战队有新人进来,今晚渊神他们还准备了迎新活动呢。官博说晚上就要宣布了,好想知道是谁!”

简言之恩了声,无所谓的道,“早知道了,管他是谁……反正别给我扯战队后腿就好。”

“怎么会扯后腿,难道还高薪聘一个垃圾啊?”耳机那头的陆雪开始没完没了的分析。

简言之没理会,只是认真的盯着屏幕,看着直播中走位十分风骚游戏人物疯狂杀人。

“Penta Kill!”电脑游戏音激情满满的喊出了五杀的声音。

简言之一甩鼠标,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卧槽!五杀!渊神真他妈厉害!”

与此同时,弹幕也顿时被塞得满满的。

“66666!”

“还能有这种操作?”

“渊神无敌!”

“渊神,缺小弟吗,会暖床的那种。”

……

相比于电脑前兴奋的简言之和围观群众,直播中实际上操作着游戏的男人就显得过于平淡,他把屏幕切换出来扫了一眼弹幕,然后又平静的切了回去。

男人眉角略显嫌弃的扬了扬,道,“房管,把那个说要当暖床小弟的人给禁了。”顿了顿又补充道,“白日做梦。”

男人话音刚落,简言之的耳机里就传来陆雪鹅叫般的笑声。简言之自己也被逗到了,她重新拿回刚才丢开的鼠标,按了给主播送礼物的键后快速的在“要送多少金额”的框框里填了一串数字。

一气呵成,十分老练。

很快,弹幕上就闪出消息:‘渊神家的小狐狸’送了1000000根金竹子。

“砰!”房间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简言之被一阵莫名逼近的冷气催着回了头。等看到身后站着的黑脸女人时,她默默的拿下了耳机对着来人干干一笑,“漾姐,你来啦。”

“简!言!之!”

“诶,在!”

“不是早跟你说好晚上有杀青宴吗,你还窝在房间里?妆还没化?你在干嘛?游戏?就知道玩游戏!”方漾一口老血哽在喉咙处,“还不快点给我起来!穿衣服!化妆!快!”

简言之眨了眨眼睛,依依不舍的回头看了眼还在直播的男人,屏幕中的男人依然一副没睡醒的模样,他边打游戏边懒洋洋的对刷弹幕的观众道,“那位刷礼物的狐狸有钱,哦我知道……不过我也有钱,你们不需要学他这类暴发户,恩真的不需要。”

游戏已经结尾,敌方的红色水晶嘭的一声炸开,观众们激动非常,弹幕上纷纷跳出送礼物的提示界面。男人往后一靠,没有再看弹幕,而是侧过头跟旁边的队友讲话。

“雾草,侧脸他妈神帅!”

“这局太赞了!”

“妈了个鸡,老子还得送多少才能超过小狐狸?”

“按照送礼物榜单显示来看,想超第一名的小狐狸还得下血本。”

“渊神,今晚迎新在哪个地理位置啊,透露透露呗。”

“新辅助哪位啊?”

……

何渊跟队友确认完事情回头看向屏幕的时候只看到一片白茫茫的字,今天的直播任务够时间了,于是他干净利落的伸手去关了摄像头。

屏幕漆黑之前,观众们听到何渊呢喃道,“看来需要开家电疗中心。”

吃瓜群众隐约听到他旁边的队友懵逼的问,“啊?为什么?”

何渊淡定道,“买一个杨永信治治他们这些乱洒钱的网瘾少年。”

……

“还看!”方漾直接按了显示器,“简言之,快换衣服,化妆师在楼等下呢,赶紧的。”

简言之瞥了她一眼,“还好渊神直播结束了,要不然你这就是搞事。”

“小姐姐诶,到底谁在搞事啊。”方漾抚了抚额头,拉着她往衣帽间走,“啧啧,几天不见,你就跟山顶洞人一样。”

说完后,方漾脚步顿了顿,回过头道,“几天没洗头了?”

“一天。”

“一天?”

“两,两天。”

“呵,你确定?”

“……三天。”

“……”

“看什么看,就是三天,我没骗你。”

一个多小时后,简言之出现在某酒店。

方漾走在前面,简言之跟在后面,她旁边还有助理圆圆。

两个服务生迎面走过,路过简言之一行人的时候其中一人回头看了一眼,他的目光落在穿着米色大衣的女人身上,“咦,刚刚那人……”

“别看到美女就走不动路了。”另一服务生低声笑道。

“不是啦,好像是简言之。”

“简言之……是?”

“尼玛,你山顶洞人啊,演员啊,最近很红的那个。”

“真的假的……”

此时的简言之跟在家的时候已经天差地别,精致的妆容,柔顺的长发,米色的大衣下还踩在一双七厘米的高跟鞋。

她这副样子按表妹陆雪的话来说就是,装模作样。

“哎呀导演,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迟到了!”简言之笑嘻嘻的跟导演李淳道歉。

李淳五十多岁,是圈内很有名气的导演,早年间拍的电影捧红了一个又一个大明星。这次拍的电影是悬疑片,简言之担任女一号,扮演的是一名被歹徒绑架的高中生。

“几周不见,言之是长胖了?”李淳笑着说道。

“真的假的。”简言之用手捧了捧自己的脸,“有那么明显吗?”

李淳忍俊不禁,“长胖点好啊,省的你爸妈到时候看到你瘦不拉几的以为我拍戏这几个月虐待你了。”

“我爸妈还都在国外,放心放心,最近他们都懒得回来见我。”

“哈哈哈哈,你这丫头……”

简言之的父母都是老牌演员,他们跟李淳也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小时候,简言之逮着李淳都是叔叔叔叔的叫。所以相比于别人跟李淳说话时的毕恭毕敬,她就显得肆无忌惮多了。

但李淳也确实是疼她,没拍戏的时候都是把她当亲女儿一般照顾。

不过拍戏的时候……李淳是出了名的严苛和专业,在他的戏里,就是天王老子都没有特权。所以,简言之拍这部悬疑片的时候身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没少挨训受苦。

生活是生活,拍戏是拍戏,简言之和李淳导演一样,分的特别清楚。

杀青宴上大家都喝high了,三个多月的相处,不管是演员还是工作人员都有了亲厚的感情。简言之在剧组演员中年纪最小,所以受了大家很多照顾,这不,大家都还很贴心没让她多喝酒。

众人三三两两的饮酒畅聊,而我们的女主角则借着上厕所的借口出了包间的门。

包间里的酒味没问题,但是烟味让简言之有点受不了,倒不是不喜欢烟草的味道,而是她有鼻炎,闻到烟味鼻子会很不舒服。

大家都在包厢里,所以现在肯定也不能一走了之,但酒店人来人往,她也不方面待在门口,于是简言之走到了尽头一个偏暗的楼梯口,撩了撩大衣外套后直接坐在了阶梯上。

她拿出手机点开了手游,而此时专注于游戏的简言之并没有发现,在她头顶侧方的阶梯上,正好有一个男人也因聚会乌烟瘴气出来透气。

“卧槽陆雪你行不行啊,你这不是排位,是练英雄吧?!”

何渊拿着手机的手一顿,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吸引了注意,他微微偏头,低眸朝下看去。

下面的阶梯上坐了一个女人,看不见她的脸,但是能看到她手机屏幕上狂奔逃跑的游戏人物。

“失误,别气别气!”有人在跟她语音,也是一个女孩子,明显是在一起玩游戏。

“勾后裔勾后裔,这次再没勾准你就等着我回去打爆你狗头。”坐在楼梯上的女人恶狠狠的道。

何渊换了个姿势,倚靠在扶手上,很顺便的看着下面那人的手机界面。

这游戏他知道,应该是叫王者荣耀,不过他对这种手游没兴趣,所以也没玩过。

但看得出来,下面这女人操作的还可以,只是队友么……确实是菜了点。

“程咬金?程咬金还待在泉水里干嘛?买装备?装备他能买一年?哦,他以为还能跟商店讨价还价是不是?”

“啊!姐,我又死了,这个程咬金有毒啊!”手机那头传来女孩子尖叫的声音。

何渊看到坐在楼梯上的女人阴测测的一笑,冷声道,“让程咬金别打了,还不如一个超级兵。”

过了一会……

“家都要没了,妲己还在野区跟野怪惺惺相惜!我真是服了。”

“告诉妲己,她妈喊她回家吃饭了。”

“脑子呢?这些人脑子都带了没有!”

……

“轰!”不一会后,自家水晶爆炸,简言之深吸一口气,差点想把手机甩出去,“我他妈要掉段了!”

气呼呼的关了游戏界面,简言之关掉了正和陆雪语音的微信。

出来透什么气,分明是找气。

“叮叮叮……”寂静的楼梯口突然想起一阵铃声,简言之愣了愣,低眸看了眼自己的手机,不是她的,还有别人在这里?

简言之猝然抬头,“啊!”

楼梯侧上方站了一个男人,这里的灯光虽然比较暗,但是却足以让人看清人的脸。

“啊……”

简言之站在楼梯上没有动。

第一个中气十足的“啊”是被突然冒出的人吓到的,而第二个震惊中带着些许尴尬和娇羞的“啊”是因为……她认出了这个男人。

男人显然也没料到自己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低眸看了眼,然后按了接听键,“我在外面,知道了,回来了,嗤……我怕你们灌我酒?老窑,等会你可得为这句话负个责任……”

男人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弯起,那模样有些不羁和慵懒的味道。他的眉眼很好看,丹凤眼,睫毛还有点长。

简言之想,真人看着皮肤好像真的很好……

看来他平时直播时用的摄像头不是美颜的。

男人讲了几句后就挂了电话,他将手机收进大衣口袋,回头看了她一眼,不过就是平淡的一眼。

他转身走上楼梯。

“喂。”简言之下意识的便喊住了他,男人身影一顿,转头看她,但眉目间并不是很有耐心。

简言之舌头莫名打结,“你,你那个……何渊?”

男人眉头微微一挑,没回应,但也算默认。

简言之目光一亮,但是想起刚才他一直在,而她一直爆粗口……于是她脸色就不是那么好了,“你刚都听到什么了。”

男人隐在幽暗中,听到她这个话似是沉思了下,过了一会,他淡淡道,“你骂人花样挺多。” mzpWvTw3FlLod2rseiNXNZSaalXBFRF7j0O7GJZIqEN0TksENJqGj9FlJ8gth0BI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