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追爱抛物线

哇卡卡

3

夕阳之下,太微学园的高大校门泛着耀眼的金色,显得格外华贵。

我刚要跨进去,就见一排闪着银光的飞镖铺天盖地地飞来,夹杂着呼呼的风声从我的头发上、耳朵旁、脖子边快速擦过。

哇,谋杀啊!我慌忙地连翻几个跟头以避开暗器,35秒钟后,以单手撑地姿势安全着陆。

“米洛同学果然身手不凡啊。”一位身着黑色西服的帅叔叔,微笑着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我是你的班主任,叫我林老师就可以。”

“林老师,我跟您结仇了吗?”

“这是我们太微学园传统的欢迎仪式。”林老师的镜片上寒光一闪,“如果学生在欢迎仪式中受伤,学校概不负责。”

“哈,哈。这样啊。”我直起身,干笑两声,下巴差点没有脱臼。奇怪啊,他怎么知道我这个时候会来的?难道他会算命不成?

他身边站着一个和我差不多高的小女生,皮肤细腻得像剥了壳的荔枝,仿佛一掐就会挤出水来,细长的眉毛像弯弯的新月,栗色的眼睛又大又亮,里面似乎藏了无数颗璀璨的星星……

超卡哇伊!简直就像从《心跳回忆》里走出的梦幻美少女!

“米洛同学,这是你的室友,申银雪,她会把你带到宿舍。”林老师扭了扭胳膊,打了个哈欠,“好久没有活动了,真是累坏我老人家了,现在补觉去!”说着,他风一般消失在树林里。

“米洛同学你不要见怪,林老师看起来很脱线,其实他是个很好的老师。”申银雪走过来,微笑着拉起我的手,“我们在这里等了你好久了。”

“申银雪同学,你来报道的时候也接受了这种欢迎仪式吗?”看着她瘦弱的身材,我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

“没有啊,我是昨天来报道的,林老师带了一群跳天鹅舞的女生过来,跳天鹅湖向我表示欢迎。”

我的拳头捏得咯吱咯吱作响:“他果然是故意整我!”

穿过茂密得夸张的树林,绕过几乎看不到尽头的人工湖,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们终于到达一座破旧的阁楼前。

“这里就是我们的宿舍。”银雪指着大门,弯着眉毛笑得甜甜的。

“……这所学校怎么这么大啊!”我扶着膝盖不停地喘气。今天做了n多剧烈运动——追小偷、打“小偷”,躲飞刀……

现在又走这么远,真是累死了!

“其实我们只走了学园的三分之一。”银雪递给我一张纸巾让我擦汗,“你刚来天官市,可能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天官市根据古代星空划分成了五个区:中官区、东官区、西官区、南官区、北官区。每个区域有自己的代表学园。东官区苍龙学园、西官区白虎学园、南官区朱雀学园、北官区玄武学园、中官区三垣学园。”

顿了一会儿,她继续说道:“三垣学园其实是三所学校,包括紫微学园、太微学园、天市学园。也可以说我们就读的太微学园隶属于三垣学园,而我们刚刚走过的地方只包括紫微学园的东区和太微学园的西区。”

我扶墙……太夸张了吧!

咦?石狮子嘴里好像藏了什么东西,我靠近细看,却是一个小小的刷卡器:“这个是……”

“等一下。”银雪从包里拿出一张学生证在上面晃了晃,“咔”的一声,门应声而开。

“我们的房间在二楼。房间里浴室、厨房、卫生间都有,虽然这里的建筑外表很古老,但内部的设备是非常先进的。”

沿着蜿蜒的楼梯往上爬,银雪回头向我微笑,“现代和古典结合,就是中官区的怪异之处,也是它吸引游客的地方。”

打开宿舍房门往里一望,宽敞的空间上方是两张宽大舒适的床,通过一排小小的楼梯连到下面的电脑桌。木质的地板,角落里堆了几个可爱的毛绒玩具,还有零食、笔记本电脑以及散落的光盘。

“对不起,还没来得及整理……”银雪的脸刷地一下红了。

“哈哈,没有关系,我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啦。”我了解地冲她眨眨眼,打开背包,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倒在自己的电脑桌上。

“米洛,你累了,要不先洗个澡吧。”银雪手忙脚乱地收拾地板上的东西,“等你出来,这里就会变得干干净净。我保证!”

“好。”

推开浴室大门,里面的壁灯啪的亮了,装在墙壁上的水喉开始自动出水,两股小小的水柱缓缓流进大大的浴池,不一会儿屋里就升起腾腾蒸汽。接着,浴池上空的一个花朵形状的金属球悄然裂开,散落出片片粉红的玫瑰花瓣,飘飘洒洒地落到水面上,轻轻地打着旋儿。

哇啊啊!好华丽啊!我兴奋地把自己扔进浴池。温热的水夹杂着淡淡的花香,轻柔地拥抱着整个身体,瞬间把所有的疲惫冲得干干净净。

“呜呜,好舒服,真是好舒服!这就是传说中的花瓣浴啊!”我感动得涕泪交加,关上壁灯,开始慢慢享受这种久违的公主一样的感觉……如果爸爸妈妈还在就好了……疼我的人都不在了啊(黑心眼的哥哥不算)……

忽然,和浴室侧门相连的阳台外传来一阵响动。

难道有小偷?偷内裤的变态贼?

我屏住呼吸,从衣架上取过浴袍快速裹在身上,蹑手蹑脚地打开侧门溜进阳台,缩着身子贴在窗边。

一阵风吹过,窗户从外面被打开,一个头戴黑色礼帽,脸罩白色面具,身披黑色斗篷,穿着黑色礼服,手捧一大束鲜花的男生以潇洒的姿势从窗口一跃而入,华丽地降落在阳台上。

冷冷的月色,火红的鲜花,谜样的少年……构成了一副美丽诡异的画面。

“怪盗基德”?还是“夜行侦探”?

不过我是天生缺少浪漫细胞的俗人一个,才没有心情琢磨那些呢,快速溜到少年背后,一记手刀劈向他的脖子。

“啊!”少年惨叫一声。

“死变态!胆子真大啊!”我飞快地把他拖进浴室,用力地将他的脑袋按入浴池中,“本大人第一天入住,你就来偷袭?!”

“咕噜咕噜。”变态被迫喝了几口飘着泡沫的洗澡水,礼帽被水冲掉,露出短短的蓝紫色头发。

嗯?怎么有点眼熟?

而那家伙趁我发愣的刹那,一把拧住我的胳膊,顺势把我整个人甩进浴池,溅起一屋子的水花。

“哇!”我抹了把脸,钻出水面,伸手抓向变态戴的面具,“你到底是谁?!”

“该死,浮游生物,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慌忙闪躲,一个不小心也跌了进来,重重地压在了我身上……

面具终于掉了,和花瓣一起漂浮在水面上。

夜光之下,蓝紫色的短发湿漉漉地搭在一张英气十足的脸上,耳朵上的小天使耳钉灼灼闪亮,衬得格外性感。

“白天的小偷?!”

男孩的脸上青筋暴突:“浮游生物,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是小偷!”

“怎么回事?”浴室正门忽然被撞开,壁灯应声而亮,银雪一脸担心地冲了进来。

“你,你们……”

“我,我们……”

橘黄色的暧昧灯光下,被湿衣服紧紧裹住身体的男孩和穿着浴袍的我正“亲密”地“拥抱”在一起——至少从某个角度看来,是这样。

“雷伊,米洛……”银雪立即捂住眼睛,“哎呀呀,对不起,打扰了,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她说着转身就跑。

“银雪……不是这样的……”被叫做雷伊的男孩好像受到重大打击,欲哭无泪地朝她消失的背影伸着双手,身体一点一点地沉入水里。

“原来你叫雷伊?”

“关你什么事?!”雷伊猛然浮出水面,拧着我的耳朵用力往两边扯,红通通的眼睛里射出的炽烈视线像是要把我当场烤焦,“我想给银雪制造一个浪漫!现在却被她误会了!都是你害的!”

“啊?”

“竟然让纯洁无上的银雪误会,你简直是罪不可赦!”

哈,难道她是他的偶像?我狂汗:“咳,咳,你也让我的面具美男误会了啊!”

“还好意思说!都是你这个浮游生物,老干些不经大脑的事,才会把局面搞成这样!你赶快去给我跟银雪解释!”“哇!你先松手啊!救命啊!”我的惨叫贯彻天际。 HO3Nmu+2lvg03+WcNAjM2HR/D5cuGJcCweoEq4VTcgH84mJl4UfnDIVA6HIhEGRk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