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章
偷鱼贼

周与卿院子里靠近隔壁篱笆墙的位置,有两棵极高大的树。她手巧,在两棵树中间搭了个吊床,上面还盖了个防雨的茅草棚子,素日里就喜欢在这吊床里窝着,虽然没个看相,但她觉得舒服,也不是过给外人看的。

中午一碗蛋炒饭、一杯现榨豆浆草草打发了五脏庙,窝在吊床上看《红楼梦》。手边还放着一个牛皮封面的笔记本,时不时记些什么。

隔壁吃过饭,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周与卿眯了眯眼睛,十分满意。

丘陵间的风带着冬末初春的寒气,潮湿又阴冷,连太阳都驱不散。

连打了两三个喷嚏,周与卿回房拿了件羊绒披风,民族花色,大片的红蓝铺开,上面缀着各种古怪的图形。周身一裹,嘴上咬了笔帽,坐在吊床里低头写着笔记。

中途还接了房静一个电话。

一墙之隔,这头周与卿在树下优哉游哉地读书,那头许同舟扫完地,回房把自己带来的茶叶拿了出来,在院子里一摆,烧壶水,摆开了阵势准备泡茶。

镜头从头到尾就没离开过许同舟的身上,导演看着摄影机哀叹,这样佛系的明星,连后期都不好做。原本只是想争取这个热点人物,却没想过,这人过日子也是真的很无聊了,跟庙里的和尚一样,就差没念经了。

许同舟带了压成饼状的熟普,熟普茶性温和,茶水丝滑柔顺,醇香浓郁,一小块一小块,瞅着那一芽一叶占70%以上,顶级的普洱,光看着就不便宜。

从井里打了水,又清又亮。茶叶一下去,打着旋儿地散开,好看极了。

颜司明洗完碗筷,把手往衣摆上蹭了两下,一屁股坐在许同舟对面,“许老师,你喜欢喝茶啊。”

许同舟动作不疾不徐,撸起毛衫,露出一小截白皙的手腕,腕骨耸立,线条凌厉流畅,往前延伸,是一双拿着茶壶的手,有青筋微微凸出,五指修长,肌理细腻,骨肉匀称。

“是啊。”说着,倒了一小杯茶汤,递到颜司明面前,“你歇会儿,晚点咱们俩去捞鱼。”

“好嘞。”颜司明一口把茶吞进肚子里,也没品出什么味儿,简直就是牛嚼牡丹,猪八戒吃人参果,白瞎了许同舟这顶级的普洱。

许同舟也不计较,一小杯茶喝了两三口,红泥小炉上煮着茶,白烟袅袅从壶口飘出,风一搅,就搅散了去。

这悠哉休闲的日子,就从这缕茶烟开始了。

下午许同舟和颜司明背着鱼篓,穿了下水裤,笨手笨脚就往鱼塘走。他还从来没有下过这种池塘,拍戏最艰难的一次也是在山沟沟里,可那个角色是个软骨头的地主儿子。

这头一回自己上阵,光那肥大的下水裤上了身,两只手往外张着。许同舟还从来没有捞过鱼,说实话,一向大气沉稳的他都忍不住有些兴致勃勃,嘴角一抿一抿,那唇边的梨涡便跟着若隐若现。

摄影师眼睛一亮,就跟狼见了肉一样,对着许同舟一阵拍,一向清冷又风神疏朗的许影帝此刻就像个胖头企鹅一样笨拙,反差萌不要太可爱。

鱼塘不大,小小一洼。

周与卿原本打算出门去村口买一点豆腐皮,晚上做一顿《红楼梦》里的豆腐皮包子试个手。刚出门就看见自家的鱼塘里似乎有人,田埂上站了两个摄影师对着底下一顿拍。

隔壁的鱼塘就在周与卿的鱼塘旁边,但好巧不巧,那两个人却刚好进了周与卿家的鱼塘,捞了她家的……鱼。

周与卿想起自己刚放进塘里还没多久的可怜的小鱼苗,一种被人偷菜捉个正着的愤怒油然而生。

脚步一转,回过神来,人已经冲着鱼塘那边走了过去。

许同舟捞得正带劲,甫一抬头,却看见一个女人缓步走过来,穿着白色的上衣,阔腿棉麻裤,蹬着一双踩着后脚跟的布鞋,十分随性洒脱。

她蹲在鱼塘旁边,眉眼惊艳,鹅蛋脸杏子眼,琼鼻樱唇,长发微卷,浅笑起来,慵慵倦倦和这山峦间的风一样温柔。

许同舟突然就想起了之前拍过的一个古装片里,曾背过的一句台词,“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

半分不输娱乐圈里的各色小花。

“村里来新人了。你是那个……《河沙》的男主,对吧?”周与卿歪歪了脑袋像是回忆什么,撑着下巴开口,说话声音拉得又慢又长,眨巴眼睛,模样十分无害,“你们这是捞鱼啊?”

《河沙》是一部悬疑片,自上映后票房飙升,因为其独特缜密的推理、节奏极快的剧情和诡谲的拍摄手法,破了纪录,登顶国内悬疑大片的票房之最。

许同舟因为这部片子,还曾经提名戛纳电影节的最佳男主。

当时这部电影和主创许同舟日日在网上被粉丝刷屏,就是周与卿这样不怎么关注娱乐圈的人,都少不了多看上几眼。更何况,闺蜜房静是许同舟的铁杆粉丝,一天到晚净在周与卿耳朵边上念念叨叨,听得她耳朵根都起茧子了。

这回看见真人,倒也没觉得和普通人有什么不一样。

“你好。”许同舟浅笑着冲她颔首,满脸的客气。

颜司明扑腾一下刚抓住一条鱼,高高举起,欣喜若狂,“许老师,许老师,你看我捉到了!”一转头就看见周与卿蹲在鱼塘边上,熟稔地同她打招呼,“姐姐……你看我捉的鱼。”

周与卿一边笑一边挑眉,腮帮子咬着紧,心里那个滴血啊,看着颜司明手里那条可怜兮兮的小鱼苗,心痛得不得了。

许同舟看着她的表情,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周与卿笑了一会儿,然后起身,眉眼刹那就变了,咬牙切齿的情绪扑面而来,有些许生气,指了指旁边。

“我说你们明星来之前先把地界儿寻思清楚吧,那片,才是你们的鱼塘。我们这小老百姓养几条小鱼苗可不容易,我家这鱼苗刚放进去还没几天呢。”

语气里是显而易见的痛心疾首和不悦。

她好不容易养的几条小鱼苗,还没养大呢,全让旁人给捞了。

鱼从颜司明手里逃脱,扑通跳回水里,甩了他一脸的泥巴水。

许同舟和颜司明面面相觑,又低头看看刚逃脱的鱼。

难得的,许大影帝头一次有了一种窘迫之感。

“这……不好意思,我们不知道。”他出声道歉。

大概是许同舟态度太好,倒是闹得周与卿满腹的不悦,就跟一拳头扎进棉花堆里似的。她努了努嘴,轻哼一声便起身抬脚离开。长发被风吹起,露出她小半块下颌,肤色白皙,骨相精致。

颜司明还在状况外,看看周与卿的背影,再瞅瞅旁边空荡荡的鱼塘,“许老师?”

许同舟的目光从那背影上收回来,看了看自己手套上的泥,摊了摊手,“走吧,换地儿。”

其实隔壁的鱼塘比周与卿家那一小块鱼塘丰富多了,随手一抓都能捞着一条肥鱼,没一会儿篓子里就有了四条大肥鱼。

孙庭禾熬汤用了两条,红烧一条,还剩一条,许同舟蹲在一边拨了拨肥鱼的肚子。又看了眼劈柴劈得正带劲的颜司明,面无表情地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拎着鱼篓子出了院子,敲响了隔壁的大门。

周与卿买了豆腐皮回来,备好了主料,干香菇、竹笋、猪里脊肉、荸荠各一些,正要洗干净切丁。下午刚磨的刀,又快又锋利,在木桩子锯下来做的砧板上剁得咚咚响。

许同舟站在门口敲门,周与卿没听见,一把刀挥舞得虎虎生风。

好不容易剁完了,才听见那木门响了两声。

她手上的刀还没放下,门一拉开就看见许同舟拎着一个鱼篓站在门口,和早上颜司明来敲门时一样,身后跟着一个摄影师。

“有事?”周与卿长发绾起,在脑后扎了个松垮的丸子,还有几缕碎发垂在两侧鬓角。

四月的天依然黑得早,门口挂着一盏昏黄的灯泡,光线寥寥,从周与卿头顶洒下,藏去了她目光里的不耐情绪。

许同舟把手里的鱼篓往前递了递,“鱼塘的事不好意思,这条鱼送你。”

周与卿往鱼篓里瞧了瞧,那鱼目测斤两不小,本来是不打算收的,因为她近来不怎么想吃鱼,可刚张了嘴,还没说话。

许同舟就好似已经有了预感,把鱼篓往她脚边一放,声音轻缓,“真的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

尾音带了一个微微上翘的鼻音,就像从声音里伸出了个小钩子,蛊惑着周与卿的耳朵。

周与卿暗想这人还真的很上道,也不矫情,一把把鱼篓拿起来,“行,收下了。谢谢……”

许同舟还欲说声“不用”,却见那人提着刀拎着篓,“啪”地关了门。

许大影帝这还是头一次吃闭门羹,摸了摸鼻子,也不知道嘟囔了什么,转身就回了自己院子。

导演坐在院子里看着摄影机传回来的画面,胖胖的身体笑得直颤巍,转头吩咐了副导演,“回头你跟老赵说一声,多跟一下邻居的日常,这种邻里互动还是蛮有意思的哈。”

副导演应了一声,却暗自嘟囔,像这样敢给许大影帝吃闭门羹,要真播出去了,这姑娘哪还有好日过,不被许同舟的粉丝撕到血肉模糊才怪。摇摇头,对周与卿报以十二万分的同情。 gAB5GpnE+DBvSqaJPe0gsEjeQEbAC5dpMEOVdiUf4O6S2yb+XPTf/t6BL7ILT2Ik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