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我主动在网上约那个虐待动物的人见面,其过程困难重重,总之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对方终于答应前来见我。

见面那天天气很热,我穿得不少,黑色的运动鞋在炙热的阳光下吸收了多余的热量。我忍不住把牛仔裤挽了起来,脚上那双纯白的棉袜看上去已经沾了不少尘土。我没那种光脚穿球鞋的品位,而且不穿袜子脚很容易被磨破,汗裹在里面也很不舒服。如果不是因为要出远门,我宁可穿双人字拖出来。

我看看面前的公用电话亭,把一会儿要说的话在心里演习了一遍,然后拨通了那个虐待动物的人的电话。

“喂?”接电话的是一个略带沙哑的慵懒的女声。那声音已经不年轻了,语气却有些甜得发腻,听上去真做作。

就是她,就是她……我咬住嘴唇,努力装做好奇地问:“请问那些杀猫的照片是你做的吗?”

“是。”那女人扯长了声调,但是没了下文。

“我很感兴趣,那些照片你还有吗?”我努力克制着发怒的冲动。

听到我对这个有兴趣,那女人来了兴致,热情地说起来:“我们是专门做这个的,不光是猫的,其他的也有。有光盘,不过要收钱的。”

“那我们能不能见面谈?”我没有忘记此行的真正目的是接近这个女人。可是电话那边的人犹豫了,好久都没说话。

不要去逼她,要相信她会对你有兴趣。我暗暗鼓励自己。我笑了起来,假装挑衅地说:“其实,就我看来,你们做的那些水平还是次了点。我还期望你有更精彩的表演呢。”

电话那边的女人似乎被我挑起了好胜心,突然很干脆地对我说:“好,在百乐超市门口见吧,你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牛仔裤,白色体恤,黑色球鞋。我长得很瘦很小的,但是是美女。”我根本不等对方回应就挂了电话。不给她多余的时间考虑,这是我的策略之一。

在等女人来的空当,我从红色的背包里小心地抱出一只黑色的猫咪。它似乎有点困了,闷热的书包让它昏昏欲睡。它只是把头无力地贴在我的手心。这样弱小的生命只能依赖着我,它根本不知道它会面临怎样的厄运。我的手突然有点抖。

我在超市门口喝可乐才喝到一半,就有人拍我的肩膀,力度有点大,显然来人没什么教养。我回头,看见一个化了浓妆的女人,她问:“你是来看猫的吗?”

我咽了口口水说:“是的。”

“你要买多少张这样的片子?”她问。

“我不要你的片子。”我盯着她的眼睛,说道,“我要拍几张我自己的,我自己的片子,你明白吗?”

那个女人盯着我看了许久,然后露出笑意:“细节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你叫我花姐吧。”

花姐说着对我招了招手,然后指了指对面的西餐厅问:“小妹妹,你饿不饿?”

“有一点,一起去吧,这顿我请。”我会意地跟着花姐走了过去。

进西餐厅没有多久,花姐突然对我的手机有了兴趣。

“你的手机不错啊,给我看看。”花姐说着,伸手越过咖啡杯取走了我的手机,直接把它收进了自己的皮包,然后笑着解释,“对不起,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一般要帮客人保管他们的手机。”

我面无表情地喝着咖啡,原本愤怒的感情已经没有先前那么强烈了。我真的开始对这样的事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想看看接下来花姐还会玩出什么花样。

“你为什么也想这么做呢?”花姐点了支烟,眯着眼睛看我。

“我不知道,我从小和妈妈一起生活,家里条件不是很好,所以老是被班上的男生欺负。”我本来是在做戏,可是说到后来眼圈真的有点红了,“后来妈妈再婚了,我们家里的条件好了。但是我还是很不快乐。”

“你现在的爸爸有孩子吗?”花姐眼睛亮了起来,“他的孩子是不是老欺负你?你就把那些猫啊狗啊当做是他的孩子,好好欺负它们!”

“啊,我姐姐对我很好,很关心我……不过她太优秀了,把人又看得太透了……在她面前,我总是感觉透不过气来。”我似乎说出了长久以来的感觉。说也奇怪,我本来是那么恨面前这个女人,但是现在似乎又不觉得她可恨了。

花姐听完我的话笑了,眼睛似乎浮上了一层雾气。我们俩都不再说话,气氛一下子冷下来。这个时候有只白皙的手按上了我们的桌子。手的主人问:“你好,我可以坐下来吗?”

我和花姐都被那只纤细白皙的手吸引住,同时抬头。说话的是一个女子,看上去比我稍微大几岁,比花姐要小。她很瘦,但是偏偏瘦得很好看,不是那种芦柴棒的身材。说不上特别美丽,不过吸引人的是那双眼睛,典型的狐狸般的眼睛,妖,而且媚。看了这样一双眼睛后,你会觉得她其实是美丽的。她的脸色有点苍白,和我有几分像。

她笑着说:“你好,我叫苏怡,是心理诊所的医生。我看二位好像需要我的帮助。”

“我们的心理很健全。”花姐一听她的名头就觉得刺耳,立刻想轰人。

“每人都有心理问题。”那个叫苏怡的真是好修养,她一点儿也不动怒,一直心平气和地解释,“你千万不要以为我是来做广告的。比如这位小妹妹……”她看了一眼迷惑的我继续说,“你物质生活充裕,却时常内心孤单害怕。不要紧张,这样的心理在青春期非常正常。而你……”她又看了一眼戒备的花姐,“你的心病不轻了。你经常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是不是这样?”

“一点儿也没有。”花姐冷冷地把头扭到一边。

“没有最好,小妹妹,我给你张名片,要是需要帮助,可以来找我。”苏怡递了张名片给我,但她并没有把名片给花姐,只是朝她嘲弄地淡淡笑了一下,然后翩然离开。 jZ18+N6ua/cDT/1L23CiLys0vj4QTp40SmzU8RiszHniPof20XEP2okbPtrv3b4t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