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序幕

如果要比惨。

我十分钟前刚刚被人甩。

交往了七个月的男朋友在情人节的早上打电话来,冷不丁地说:“小艾,我们还是分手吧。”

(情人节一大早找人分手该有多贱!)

如果要比惨。

我在被甩了之后,又鬼使神差地来到了市中心的摩天轮底下。

本来我和前男友计划今晚在这里共度情人节。

我们一同乘着摩天轮缓缓转动,看着窗外的华灯初上。

接吻,然后交换彼此准备的礼物。

(我准备的那条围巾已经送给了邻居家的拉布拉多了。)

如果要比惨。

就在我还在摩天轮下为男朋友情变伤心的时候,脚下的地面突然剧烈地抖动起来,紧接着我听到摩天轮的钢铁支架扭曲时发出的刺耳的哀鸣。

我以为是我的幻觉,巨大的摩天轮积木一般地倒塌下来,铺天盖地地压向还在发呆的我。

超人、钢铁侠、蝙蝠侠、蜘蛛人……能救我的人一个都没有出现。

如果不是今天接到分手电话,如果我们约定见面的地方不是摩天轮,如果我能早几秒反应过来……

当然“如果”是没有意义的。

所有的假设在一声巨响之后终结。

烟尘飘飞,曲终人散。

简单地说,我遇上了一场百年难见的事故——市中心的摩天轮发生了意外。

意外为什么会发生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

我应该在这场意外中香消玉殒了才对。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又醒了过来,身上还奇迹般地没有半点伤。

这是一间陌生的办公室,我半躺在一具柔软的咖啡色的沙发上,空气中弥漫着煮红茶的味道。

一个身材消瘦的男人正坐在哥特式的藤椅上,居高临下地望着我。

男人的瞳孔是琥珀色的,留着灰白色的头发,五官俊美得如同油画。

他一手端着红茶杯,一手拿着烤麸饼干,眼神直直地盯着我。

房间里恰到好处的暧昧气氛和眼前这个俊美得不真实的男子让我有些犯晕。

我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花痴上脑,脸红心跳地小声地问他:“这是哪儿?不会是阴曹地府吧?”

预料中的“是我救了你”或是“你做了个噩梦”之类的回答没有出现。

对于我的提问,男人优雅而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里是阴曹地府?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联想起摩天轮倒塌时恐怖的场景,我意识到,自己根本没理由还活着。

“什么?我死了吗?已经没救了?抢救我的医生是猪头吗?不会吧!我不要死!一定还有办法的!”我哭着喊着扑向那个油画般的美男子,我迫切地需要一个肩膀、一个怀抱,或是……总之什么都好。

“别动。”男人冷冷地抬了一下眼睑,接触到他的目光,我仿佛被一束-100℃的冷冻光线射中,瞬被凝在沙发上不敢动弹。

男人把手里的烤麸饼放到我眼前,掰成了一块、两块、三块……无数块,然后面无表情地问我:“你觉得这样还有救吗?”

他在精确地向我传达一个信息——你已经彻彻底底地死了!

我应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感受?被闪电击中?被百吨大卡车撞飞?和“你已经死了”比较起来,这些都是小Case了。

关键时候,还是超大条的神经和乐天派的性格帮了我,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战战兢兢地向眼前的男人提问:“你,你是死神吗?人死后会怎么样?投胎?转世?”

男人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他拍干净手上的饼干屑对我说:“一般人只有两个选项。A.变成孤魂野鬼。B.转世轮回。现在我可以给你一个C选项——当我的助理,在死后的世界当公务员。你考虑一下,五分钟之后答复我。”

这么艰难的选择用五天时间考虑都不过分,而我却只有五分钟。

也就是说,我必须要在五分钟内接受自己死的事实,然后考虑清楚要不要成为一个工作性质不明、工作内容不清楚,但是听上去还不错的死神助理。

是人都明白这有多难,对于我来说,这五分钟里的每一秒都是在煎熬。

不过我还是做到了。虽然声音还在发抖,可我听到自己对死神说:“我……我选C!”

理由很简单。孤魂野鬼没有人愿意当。至于转世,在不清楚下辈子是牛是马的情况下,我宁可维持现状。另外我还有点小幻想,死后当公务员,也许就像是信用卡积分一样,积攒到一定的分,就能够让我重返人世。

我已经开始想念我的爸妈、我的同学、我的朋友,甚至还包括前男友。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我,小艾,18岁,在情人节的当天死于一场意外,之后又莫名其妙地成为了死神的助理。

与我有关的故事就此拉开了序幕。 SyhRAisES3B/ClZXpKoW7GGhO8K2+Oxw/eTIxBwpig4+RJmQCxm6tCqzRiqqTJ7W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