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章 秦梦

竟然把一个成年壮汉从屋里甩出去十几米远……

赵子龙都愣住了,以他在部队里的身手,赤手空拳一打十不是问题,但是把一个壮汉甩出去这么远,即便是有着一手相当厉害硬气功的教官也无法做到。

这伏羲传承果然霸道,以后出手可得注意点分寸,别失手惹了人命,得不偿失。

嘤嘤!

直到秦梦低声抽泣,赵子龙才回过神来,扭头去看秦梦,秦梦衣服都被赵二狗给撕裂了。

“咳,梦姐,你先换件衣服。我在外面等你。”

啊!

秦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走光了,当即脸色火烧云一样。

片刻之后。

秦梦从屋里出来,已经换了一件衣服,当看见赵二狗昏迷不醒,又是惊慌滴啊了一声,“他……他不会死了吧!”

“没死。”

赵子龙早就测了,这家伙还有呼吸。

“怎么办?要不送医院?”

“也好。”

不管怎么着,赵二狗不能死在秦梦家里,即便他是个臭无赖。如果死在这里,谁知道又会传出什么对秦梦不利的风言风语。这是赵子龙绝不允许的。

正说着。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紧接着就冲进来几个人,手里还拿着棍棒。

“啊,二狗……你把我儿子怎么了?”

扑过去抱住赵二狗的是村长赵长山,说起来跟赵子龙家还沾亲带故。此刻却杀人一样盯着赵子龙,满眼仇恨。

“二狗企图强暴秦梦,我打了他。”赵子龙直截了当地道。

反正整个村里人都知道,赵二狗打秦梦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王敢还活着时候这无赖就敢骚扰秦梦。

“我家二狗没娶媳妇,跟她一个死了男人的寡妇处对象,那是她的福气,关你屁事……”赵长山怨毒滴盯着赵子龙。

到底是村长,见过一些世面,还懂混淆视听,赵子龙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村民,可不吃他这一套,冷笑道:“别说秦梦没答应跟二狗处对象,就算答应了,只要秦梦不同意,二狗就不能碰她,硬来那就是强暴,是犯法的……”

“这个骚狐狸衣服还好好的,你说二狗强暴她……明明是你冤枉我家二狗。”

“要不是我来的及时,二狗就得逞了。”

“谁知道是不是这骚狐狸故意勾引我们二狗。”赵长山狡辩道。

“就是就是,今天晚上就是秦梦主动约我二狗哥,我可以作证。”跳出来说话叫王强,也是东山村的,平时就跟在赵二狗后面晃荡,忠实狗腿子。

“你胡说……”秦梦又气又恼。

“我胡说?如果不是你主动约了二狗哥,二狗哥怎么进屋的?”王强冷笑道。

“是他骗我说他妈发烧了,叫我去帮忙打针,我一开门他就冲进来了。”秦梦辩解道。

秦梦读过卫校,以前在镇里的卫生所上过班,后来嫁给了王敢,就辞了工作在家里照顾王敢老母,没过一年,王敢老母也去世了。本来她打算回去上班的,没想到怀孕了。

生了孩子家里没人照顾,她只能在家带孩子务农,安心等着王敢退役。

谁知道孩子两岁的时候在路边玩耍,不小心掉进沟里,摔成了瘫痪。医疗费花了十几万,也没治好。

反而把王敢家给折腾了个底掉,成了村里有名的穷困户。

这一年多来,秦梦就利用自己当初上学所学的知识,自学成才,给孩子打针换药包括康复都是她自己。一来二去,也成了村里有名的土医生。

赵二狗就是利用这点骗开了秦梦的房门。

“哼,你说我家二狗意图强暴你,我还说你故意勾引我家二狗,想讹诈……”赵长山冷笑一声,见秦梦又要辩解,就厉声道:“你给我闭嘴……现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如报警,让警察来评理。”

“对,报警。反正我们都给二狗哥作证,是秦梦主动勾引他的。”

“是啊叔,赶快报警吧,二狗哥强暴这骚狐狸又没有人看见,倒是我们都看见赵子龙打了二狗哥。”

跟赵长山一起来的几个家伙都是他家的狗腿子,平日里跟赵二狗在村里无恶不作。自然帮赵二狗说话了。

一听说报警,秦梦慌了,对方人多,这边就赵子龙一个,他又是打晕赵二狗的凶手,没人能够证明是赵二狗意图强暴她,赵子龙见义勇为才打了赵二狗……

见秦梦慌乱,赵子龙摆摆手,示意她不要着急,看着恨意十足的赵长山道:“好啊,报警就报警……有句话你说得对,现在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你说我打了赵二狗,证据呢?你认为这几个臭无赖说的话警察会信?你别忘了,赵二狗跟这几个臭无赖偷鸡摸狗的事在派出所都有案底的。你觉得警察会信他们的话还是信一个退伍军人说的话?”

“你刚承认打了二狗,我们这么多人都听见了。”

“我说过吗?可能是你们听错了。”

“我们都可以作证你说了……”

“一群傻逼。”

赵子龙嗤笑一声,淡淡地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们,知道秦梦是什么人吗?她是烈士遗孀。知道什么是烈士吗?”

说着,赵子龙眼神陡然转冷,身子一晃,下一秒已经揪住赵长山的领口,吓得赵长山老脸一白,“你……你想干什么?”

“老狗,我告诉,烈士这份荣誉是王敢用生命换来的,是为国家和人民做出重大贡献才有资格授予的……赵二狗胆敢欺辱烈士遗孀,你知道是什么罪名吗?老子没弄死他,已经很给你脸了。再他妈给脸不要脸,老子连你一起收拾。”赵子龙杀气四溢的一席话把赵长山吓得浑身发软,尤其是被赵子龙阴冷的眼神盯着,他竟然有种被毒蛇猛兽盯上的感觉,他心里很想摆摆村长的架子来着,但是喉咙就是不听使唤,滚动半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领口被越揪越紧,赵长山几乎喘不过气来。

就在这时,赵子龙慢慢松开了他,眼神也缓和下来,松开手道:“我劝你还是送二狗去医院,再耽搁下去,我怕他小命不保。”

也许是被赵子龙给吓到了。

赵长山啥话没说,指挥着几个无赖,抬着昏迷的赵二狗走了。

只是临走时,那怨恨的眼神让赵子龙知道,这事没完。

院子里只剩赵子龙和秦梦了。

夜风席席。

吹乱了秦梦的头发,她拢了拢耳边的乱发,看着赵子龙冷峻的脸孔,小声问道:“赵二狗欺负我这个烈士遗孀真的是犯法的?”

“我吓唬赵长山的。”

赵子龙咧嘴一笑,“不过赵二狗要是再敢来骚扰你,我弄死他……” JRM/f3TdSH1MriNFdOXUG9bZKLAqaaEajaPcUBBLe3KdFDbtFsbcj7sD4ZIU0RWr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