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2
溪水边的追逐

一个身穿黑色哥特萝莉装的女孩从睡梦中醒来,她纤细的而雪白的手臂撑起了身子,紫色的长发流水般地从头顶散落在身边。抬起头,蔚蓝的天空上是一轮耀眼的骄阳。

实在是太刺眼了,若紫想要转身躲一下太阳。突然间身子一个不稳,她摔了下来。

膝盖微微有些红肿,但是还好,并没有破皮。她揉着膝盖回头一看,自己竟然睡在了一个巨大的白色岩石上。她摸了摸这块石头,这光滑的石壁和超陡的角度,难怪自己动一下就摔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

若紫对于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百思不得其解。

“我明明应该是……被赶出去了才对……”

她努力地回忆着之前的事情,感觉大脑有些隐隐作痛。

昨天傍晚,朋友跟我说我已经不能继续住在他的家里了,因为他家里人不喜欢我。所以我再次被迫离开。但是这一次,我已经没有能够去的地方了,这天下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

一个人孤独地走在街上,旁边车水马龙,人群熙熙攘攘。身处在他们之中,却仿佛在世界之外。我的全部家当,只有几件裙子,还有内衣和糖,她们都放在了我的兔兔背包里面。全世界唯有兔兔陪伴着我,走在这条名为绝望的路上……对了!

“兔兔呢?”

若紫马上翻身寻找,但是围着石头转了一圈,都没能找到自己的背包。

“兔兔酱你去哪了?不会不要我了吧……”

她低着头,蹲坐在地上,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但自己被泥土弄脏的双手甚至都没办法擦拭眼泪。她把头埋在了自己的臂弯里,一边哭着一边试图回忆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娇弱的女孩在那条好似无底洞一样的道路上缓慢地走着。天色已晚,灯光昏暗,一步一步,中途不知道和多少人相撞过。但女孩却依旧神情恍惚地向前走着。我该何去何从?女孩的脑中不断盘旋着这个问题,却没办法得到任何答案。

若紫的记忆戛然而止,整个人神情恍惚,连自己在哪里睡去都不得而知。她没办法从记忆中找到任何可以当做答案的东西。若紫向自己提出了第二个问题:这里是哪?

刚才转了那一圈,视野里绿树铺张而下,遮盖了一切,似乎是个山顶。巨石的旁边都是泥土地,上面生长着一些杂草。不远处则有一条小溪,潺潺流水声不绝于耳。她突然起身跑到了溪边,看到水流清澈见底。她赶紧把沾满泥土的双手伸了进去,洗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又舀起水来,洗了洗脸,感觉自己脸上没有明显的泪痕之后,才站了起来。

正琢磨着自己该怎么办的时候,若紫发现小溪对岸似乎有个人躺在地上。她脱下鞋子和袜子,提着裙子淌水过了小溪。

离近了点,若紫发现对方也是个女孩,心里觉得有些害怕,脚步也慢了下来。这荒郊野岭的土地上躺着一个女孩,不会是出了什么危险的事故吧?尽管内心有点发毛,但若紫还是鼓足勇气过去了,万一对方只是躺在土地上休息也未可知啊!

那是一个帮扎麻花辫戴着黑色眼镜的女孩,身上穿着的白色衬衫和黑色马甲是一股浓浓的中性土味。离得越近,若紫觉得这个女孩的样子越熟悉,当走到跟前的那一刹那,她吓得向后一跳叫了出来:“姐姐?!”

“嗯——?”

躺在地上的女孩突然晃动了一下身体,哼出了声。若紫本来就很惊讶,这一下子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呆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女孩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坐了起来,平躺在地上让她有些全身酸痛。活动了几下筋骨,她才正眼看着面前的哥特萝莉。

“你是谁啊?”

刚刚苏醒的骆晟楠看到眼前的少女有些吃惊,刚刚成为大学生的她,身边根本没有出现过这样打扮的同学,而且紫色的头发实在是太扎眼了。

若紫被骆晟楠的话吓了一跳,憋了两三秒才说出这样一句话:“我……我就是个路人!”

说完,转身想溜。

骆晟楠虽然还有些迷糊,但她总觉得这个声音和面容有些熟悉,在脑中回想着的时候,那个女孩已经溜出去了好几米远。

“你别走啊,我怎么觉得我在哪见过你……”

骆晟楠向女孩招了招手。

“你肯定是认错人了!”

若紫头都不回的大喊着。

骆晟楠心中好生奇怪,但她刚刚苏醒也没有什么太好的理由拦下人家。转过头,忽然发觉自己似乎处在林间,短暂的诧异之后,她冲着若紫逃跑的方向大喊起来:“你等等,至少你告诉我这是哪你再走啊!”

“我也不知道!”

若紫也提高了声音。尽管骆晟楠和自己拥有相同的问题,但显然没有时间让她坐下来和骆晟楠分享这种心情。

骆晟楠挠了挠头,不管是眼前的景物还是跟这个少女的对话都让她混乱不已,刚刚醒来怎么就碰上这么奇怪的事情了?自己不会还在做梦吧?

这么想着,骆晟楠掐了自己一下。

疼!

不知怎的,这么一掐,突然让骆晟楠清醒起来,她想起了半睡半醒之间听到的那声“姐姐”。她马上意识到眼前女孩的身份——“刘万钧!”

喊出名字之后,骆晟楠爬起来就冲着刚才若紫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你个死弟弟,别跑!”

“噫!”若紫发现骆晟楠认出了自己更是加快了脚步。

“你以为你穿成这样就能蒙混过关?姐姐我扒了层皮都认得你!你给我回来!”

听着骆晟楠的话,若紫的内心满满都是恐惧和反感,她大吼着表示抗议,声音也变粗了不少:“不要!回去你一定会骂我的!”

这不是废话吗!逮你回去不打你就不错了!骆晟楠有些哭笑不得:“骂的就是你,小时候叔叔阿姨逗你玩让你穿裙子就算了,你都这么大了还穿裙子,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我没有病!姐姐你根本就不懂我!”

面对家人,这是若紫最常说的一句话。反反复复的说,反反复复的嘶吼。但是,没有一个人听了她的话而试图去了解她。

骆晟楠也并非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只是按照以往,她就会选择闭嘴默默离开,心情不好时也最多辩驳两句。但是,现在事情已经闹到了离家出走这么大,自己必须把他带回去才行,所以也就不好再沉默下去了:“我懂你个屁啊,谁们家男孩子一天到晚抱着个兔子嗲声嗲气地说可爱!”

这句话是骆晟楠从自己妈妈嘴里听到的,一开始自己对弟弟的事情没有太多关注,但没想到偶然记下来的话就这样用上了。

“我不是男孩子,我想当女孩子!”若紫吼道,粗粗的嗓门就像一个普通的男孩子。

若紫平时说话为了像女孩子,会故意细着嗓子,她管这种说话方式叫做“伪声”。不过,发出这个声音需要一定的注意力,她没有办法在愤怒的情况下依然保持。

“你听听你这粗嗓子,还不承认!非说自己是女的,你还不是有病?你这就是心理疾病,得治!”骆晟楠虽然之前一直对自己弟弟的事情不闻不问,但多多少少也从网上和身边的人那里听来很多这样的消息。若紫之前也被家长带去看过医生,只是医生做的诊断结果骆晟楠没有详细过问,听爸爸妈妈说,是可以治的。

“我没病!你不要管我!”若紫无数次的经历让她很清楚自己是白费口舌,却依然希冀着骆晟楠不像自己的父母那样古板。

“不行,我怎么能不管你呢?我都听小姨和姨夫说了,你都离家出走了!我见到你就得把你带回去看医生!”骆晟楠是若紫的表姐,两人的妈妈是姐妹俩,两个孩子也只差了三四岁。所以,当若紫离家出走之后,万念俱灰的小姨夫妇曾经拜托过骆晟楠,希望能找到什么线索。看到他们消沉憔悴,还问出“我们是不是错了”的痛苦模样,无能为力的骆晟楠心中是满满的同情。因此,在这里遇到了若紫,骆晟楠绝无可能放弃眼前的机会。

“不要!”

长时间的跑动再加上大喊大叫,若紫的呼吸已经乱成一团。她已经完全没有余力解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的想法。在她眼里,这个尽管冷漠,但至少对自己没有那么狠毒的亲人,也和自己的父母,还有那些收了黑心钱的私人诊所一样,变成了丝毫不尊重人格,没有人性的恶魔。

两个人就这样沿着河边一路追逐,不知不觉间冲着山下而去。途中骆晟楠好像觉得衣服里面有什么东西震动了一下,不过她全心全意在追若紫,没有空闲在意。骆晟楠一个女孩子,平时疏于锻炼,自然身体不够好,没跑两步就气喘吁吁。但若紫那边身为男生却因为平时总想着把自己变得娇小,更是完全不锻炼。

时间过了很久,劳累使两个人的步速都近乎于走路了,身边的景色也从山上丛林变成了低矮的缓坡灌木林。

“姐……姐……你别追……了……”

“不行……我……必须……把你……带回……去……”

两个人的状态半斤八两,大脑几乎丧失了任何思考的流程,仅仅剩下一个执念,维持着两个人的追逐战。

就在身边的树木全部褪去,两人近乎是拖着自己身体步入海滩那一刹那,若紫停下了脚步。她伸手向前一指——“有……人!”

赶了两步趁机抓住若紫衣服的骆晟楠也被眼前的景色震惊了,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倒在了海里。和自己刚刚在山上醒来那时不同,这个女孩是面部朝下,海水不断地冲刷着她的身体,连衣裙随波飘摇,非常的单薄无助。

情况危急,间不容发。两个人暂时放下私人恩怨赶紧过去,把女孩拖离了海水。但却发现女孩已经停止了呼吸。骆晟楠手忙脚乱地试图对她进行人工呼吸,可两分钟过去,毫无作用。可若紫却静静地蹲在一旁观察着这个女孩的外貌。

瘦小的身体,苍白的皮肤,看上去十分不健康。全身除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之外,只剩下了脖子上的金属圆环。这是若紫第一次接触到人类的尸体,但她自己却对这种冷静的感觉毫不意外。

自己在离家出走之前,很清楚地听到了父母之间偷偷的谈话。他们要把自己送到那个臭名昭著的心理问题治疗教育学校去。平时在家里受到的打骂还终究算得上是“亲情”,但是这回呢?把自己送到那个充满了虐待与欺凌,还频频闹出人命的地狱里去,他们还真的把自己当做孩子吗?若紫仔细地调查了关于那个学校的传闻,还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朋友。最终促成了她离家出走的事情。

小小年纪的她,经历了同龄人想象不到的痛楚与绝望,或许,这就是她的对尸体没有丝毫恐惧的原因吧。有的时候,活着比死了更加可怕。

女孩脖子上的项圈吸引了若紫的注意。虽然之前没有在意,但骆晟楠的脖子上确实是也有一个同样的金属项圈。若紫尝试着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蕾丝带下面也有很明显的金属感。

“为什么一点水都吐不出来啊?”

正在若紫感到奇怪的时候,骆晟楠喊出了声音。她在这里已经给女孩做半天按压,但是女孩却没有吐出一点水。

“会不会,不是溺水?”若紫迟疑地抬起了头,恢复了一贯的伪声。

“什么意思?她的身体没有明显外伤啊!”骆晟楠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看着若紫。她虽然对若紫柔声柔气地的样子很不满意,但还是人命优先,没有说他。

女孩穿着这样单薄的纯白色连衣裙,如果哪里受伤应该会非常明显才对。若紫心中早有预感,因为溺水肚子应该是很大的才对。她语气沉重起来:“重病,或者毒杀……”

骆晟楠心中一寒,为什么自己十五岁的弟弟可以轻而易举说出这么恐怖的话。这真的是一个想要变成“可爱的女孩子”的人能说出的话吗?

若紫缓缓站起身来,骆晟楠歪头看着她,心中满是疑惑。若紫掸了掸裙子上粘着的沙粒,指向一旁,说道:“她是病死的吧?”

骆晟楠顺着若紫手指的方向转过头去,沙滩上一辆崭新的轮椅静静伫立在那。一定是刚才追赶的太急,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东西的存在。

“这个项圈,姐姐你有印象吗?”

若紫几乎没有给骆晟楠思考的时间,马上就问了下个问题。这个女孩的死因对她来讲毫无意义。

骆晟楠抬头看着若紫纤细手指挑起的蕾丝带下面的银色项圈,不自觉地也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脖子,冰凉的触感瞬间袭来。

“我也有么……项圈?”骆晟楠有些懵。

若紫点了点头。

骆晟楠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昨天晚上只是正常的在学校宿舍才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若紫没有答话,只是沉默地思考着。

未知的环境让骆晟楠十分焦急,海浪一波一波拍打在沙滩上发出的声音更是让她的心情糟糕起来。烦躁中她不自觉地把手伸进裤子兜里,却碰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掏出来一看,是一台黑色的手机!骆晟楠清楚地记得自己的手机不是这个模样,所以,她毫不迟疑地按下开机键,认为里面一定有自己想要的信息。锁屏界面上显示出了一张图片——一个持剑的国王坐在王座上,下面的一行英文是“Justice”,正义。 8I45wZIS/aWYLhvqtQxwvNfTLlKz2LZTH04xHtgtmYM7el8p7MRDUIBFP+mVgoFW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