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三章 唐若雪的佛牌

沈碧琴感觉儿子变了不少,但却没有太多追问。

她在医院躺了差不多一年,苦难让叶凡改变是很正常的事。

她也没打听叶无九的情况,免得叶凡心里多一道伤。

回到出租屋,叶凡补齐了房东的租金,然后就带着母亲连夜搬走。

除了避免网贷公司骚扰外,还有就是避免黄东强他们报复。

叶凡有自保的实力和信心,但母亲却一阵风都能吹倒。

叶凡在白沙洲城中村租了一个单间给母亲暂时养身。

沈碧琴身体好了,医药费压力少了,但叶凡却不轻松,因为还欠了不少网贷。

而且叶凡还惦记着寻找养父叶无九,是死是活,总是需要一个定论的。

“叮——”

出院的第五天上午,沈碧琴身体好了不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

叶凡打开关了五天的手机,手机就涌入几十条短信。

接着,一个电话打入进来。

叶凡戴上耳塞接听,很快,传来一个女人冷冰冰的声音:

“终于开机了?还以为你卷款失踪了呢。”

“这几天,手机不开,信息不回,家里也不见人,你究竟干什么去了?”

“你不想在唐家呆着就赶紧滚蛋。”

唐若雪。

叶凡忙出声解释:“对不起,这几天呆在我妈这里,她刚出院,需要有人照顾。”

“手机关了,是因为追债公司二十四小时狂呼,我担心她老人家担心,就暂时关掉了。”

他轻声反问:“你有什么事情找我?”

虽然这一年在唐家受尽白眼,但叶凡知道自己没资格发飙,毕竟当初是唐家给了五十万救命钱。

听到叶凡照顾沈碧琴,唐若雪声音缓和些许:

“把定位发给我,我开车去接你。”

叶凡微微惊讶:“你们旅游回来了?”

一个星期前,唐家五口集体去境外旅游,就留下叶凡一个人在唐家看门。

“听不懂我说的话吗?发定位。”

唐若雪不耐烦地挂掉电话。

叶凡只能把定位发过去。

“呜——”

半个小时后,一辆红色宝马就停在叶凡面前。

车门打开,钻出一个耀眼的美人儿。

女人一身黑装,五官精致,皮肤雪白,气质清冷,却不乏性感。

特别是一双雪白的腿,修长、圆润、走起路来,充满着诱惑。

不少路人顿时瞪大眼睛,连呼吸都无形中急促。

唐若雪。

中海第一美女,也是叶凡的老婆。

“给你妈租这么烂的地方,你还真是一个孝子啊。”

唐若雪对叶凡一如既往冷嘲热讽,不过还是拿出几袋燕窝和人参递过去:

“这是给你妈买的补品,让她好好补一补身子。”

“你妈不是要手术吗?怎么又把钱退回来?”

她把一张银行卡丢了过来:“唐家在你身上已经花了六七十万,不在乎这十万了。”

叶凡忙摆手:“不用了,她身体好多了,不用手术了……”

“让你拿着就拿着,有没有事都给她留着。”

唐若雪毫不客气打断叶凡:“免得你四处借钱丢人现眼。”

“别给我摆什么骨气,有骨气你也不会入赘唐家了,还每个月拿我一万块做医药费。”

她语气带着一抹轻蔑,叶凡此时的推却,保持所谓的尊严,不过是装模作样。

唐若雪的话让叶凡很受打击,只是想要把银行卡丢回去时,唐若雪却已经钻入了车里。

叶凡只能抱着补品和银行卡出声:“谢谢,爸妈他们回来没有?”

唐若雪声音一贯的冷淡:

“回不回来跟你有什么关系?”

“快把东西拿给你妈吧,我有事跟你说。”

叶凡没有再说话,把东西拿到母亲出租屋,随后打了一声招呼离开。

“呜——”

叶凡刚刚钻入副驾驶座,唐若雪就一脚踩下油门离开。

叶凡身子止不住一晃,左手不小心碰了唐若雪大腿。

光滑、细腻。

与此同时,一个信息浮现叶凡脑海。

状态:煞气入体,霉运缠身,祸及亲朋,死亡威胁……

病因:境外旅游所获佛牌被人下降了……

修复或毁灭?

叶凡很想说修复,只是还没转动念头,唐若雪眼神已经冷冽。

叶凡赶忙挪开吃豆腐的手。

他想要帮唐若雪化解煞气,但修复需要肢体接触,而唐若雪是绝不会让他碰的。

所以他只能善意提醒:

“若雪,你印堂发暗,气势薄弱,有血光之灾,要找个大师化解一下……”

唐若雪冷笑一声:“几天不见,长能耐了啊,学会给人看相了。”

叶凡尴尬开口:“不是,你真的有煞气缠身,是你旅游时被人下降了……”

“你身上是不是有佛牌?”

他一口气说出唐若雪的情况。

“闭嘴!你才煞气缠身,你才血光之灾呢。”

唐若雪羞怒不已:“我身体好着呢,你再咒我就给我滚下去。”

叶凡无奈开口:“我真没有咒你……”

“不是你就给我闭嘴。”

唐若雪眼神凌厉:“什么都不懂就胡咧咧,你一个只会煮饭的,还知道给人看相术了?”

叶凡识趣闭嘴。

看到叶凡没有出声,唐若雪更加生气,叶凡不仅无能,还懦弱,能有什么用?

只是,她心里闪过一抹疑惑,叶凡怎么知道自己有佛牌?

要知道,她带在心口啊,难道是这混蛋偷窥,然后用来忽悠自己?

一定是这样的。

唐若雪作出一个判断,随后俏脸更加失望。

叶凡不仅无能,还是一个色狼。

“叶凡,这个月,等我事情忙完,我要跟你离婚。”

唐若雪眼神前所未有坚定:

“不管你反不反对,我都要跟你离婚。”

一年前,唐家倒霉连连,唐若雪也身染重病,出于冲喜需要招叶凡入赘。

这一年来,唐家厄运散去,唐如雪身体也好了,唐家就寻思着丢弃叶凡这块狗皮膏药。

唐家上下全都看叶凡不顺眼。

唐若雪对叶凡也从怜悯变成嫌弃,她在这个男人身上看不到一点价值。

听到离婚,叶凡依然没有出声,只是目光变得黯然。

自己还真是过街老鼠。

“你知道为什么爸妈姐夫他们都对你失望吗?”

“不是因为你没钱,也不是因为你上门,而是因为你太懦弱太废物。”

“这一年来,你除了干点家务,就没干过一件正事,你真是太窝囊太无能了。”

“我真的不希望和你这样的男人共度一生,哪怕你只是唐家用来冲喜的工具。”

“放心,离婚时,我会再给你五十万。”

“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你妈没有医药费。”

唐若雪声音不带感情:“好聚好散吧,别让我彻底看不起你。”

好聚好散?

叶凡眼里掠过一抹痛楚。

他依稀想起那个大雪黄昏,那个扎着辫子一身红衣的小女孩,那个用一袋叉烧包救了自己的小女孩。

虽然一晃过去十八年,可叶凡依然记得那个女孩的脸,那个女孩的善良。

这也是他愿意上门冲喜的最大原因。

五十万固然重要,可更重要的是,叶凡想要偿还当年的恩。

否则他随便把自己卖了也不止五十万。

叶凡心里一叹:也许是时候放手了……

“你听到没有?”

看到叶凡神情恍惚,唐若雪恨铁不成钢开口:“我要跟你离婚……”

“嗖!”

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只见原本一声不吭的叶凡,耳朵一动,整个人腾地坐直。

他倾斜靠在唐若雪身上,巨大力量压住唐若雪动作。

下一秒,左手一转方向盘,右手一按她修长的大腿。

将要停在路口等红灯的宝马,油门大作,利箭一样飙了出去。

“叶凡!”

唐若雪尖叫一声:“你疯了?”

“轰!”

车子刚刚冲到对面,一辆泥头车就横扫过来,连撞六车,满路破碎。

尖叫四起。

唐若雪一把推开叶凡,踩下刹车,扭头一看。

一地血腥。 U/9IvZj18gtpVePeSbPjPy7N/6qpZYROUxDPtfEgrizOcJMoSANM7YHxeYgSXl23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