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章 跪下我就借!

陈谦鼻青脸肿的到校门口,准备离开学校。

“等等。”一个声音叫住了他。

“小莉,怎么了。”陈谦从脸上堆积出了一堆笑容,这是他好不容易才追到的女朋友,隔壁班的孙莉。陈谦平时都舍不得吃穿,总想着攒钱给孙莉买礼物。

“我们分手吧。”孙莉说道。

“小莉你在开玩笑吧?”陈谦瞬间就蒙了。

“没给你开玩笑,你的破礼物,还给你,以后再也不要跟我有任何牵扯。你个穷哔!”那是一束已经枯萎的玫瑰,就这么被孙莉砸到了陈谦的脸上。

陈谦为了给孙莉买玫瑰,好几天晚上都不吃饭来省钱,可没想到她居然这样对自己。

“为什么。”陈谦内心像针扎了一般难受。

“一个多月了,我受够你个穷x了,要不是看你学习好,你能给我补习,谁愿意跟你好。没想到你居然还是抄的!七十五分的骗子!”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就连隔壁班都知道这事了。

“今年的奖学金你一分钱都没有。别人愿意给我买苹果xr,你呢!”孙莉甩下这句话就离开了。留下落寞的陈谦一人。

陈谦摇了摇头惨淡一笑,一路上他想了许多。大英雄躲得过刀枪剑戟,却躲不过银两铜板。

这就是生活,现实就是一个穷字可以把人逼到死。

孙莉抛弃他无非是因为自己很穷。很穷又能怎么样?人穷志不短!

呵,有朝一日,我要让你们知道,我陈谦绝不是失败者!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让你高攀不起!老子要是有钱,一定要把你们踩在脚下!

临江医院。

“诗雅,我这两天打工,挣了一千块钱。”陈谦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妹妹,强撑着笑容。他把妹妹之前欠的住院费结清了,兜里只剩下皱巴巴的几十块钱。

“哥,你不要管我了。我这病,这点钱是治不好的。”陈诗雅倔强的咬着嘴唇。

世界上果然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陈谦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可他说什么也不会放弃和自己多年相依为命的妹妹。

“妹子,要是不够,我不念了去打工,我是绝不会抛弃你的……”陈谦坚定地看着陈诗雅,他亏欠妹妹的太多了。现在哪怕让他牺牲自己换取妹妹痊愈,他也愿意。

“哥我知道自己是什么病。你好好上学,考个好研究生,那我就算在那边也会笑醒的。”陈诗雅不愿意让哥哥太为难,她知道自己家是什么样的情况。自己哥哥当时要不是为了照顾自己,怎么会在临江上一个专科学校呢?

现在没钱治病,这就是命。

“妹!你放心!你肯定没事!”陈谦握紧了自己的双手,他绝不会让妹妹出事的!

“你是病人家属吧,请来办公室一下。”

“病人的病情比较严重,如果不立即进行手术,恐怕……”医生说道。

“那就手术啊!”陈谦激动地说道。

“这个……手术的费用要十万。”医生面露难色,毕竟陈谦欠了很久的医药费今天才补齐,十万他肯定拿不出来。

“医生,先给我妹妹做手术,我去凑钱!”十万对于陈谦而言,是个天文数字他又能上哪去凑钱呢。

医生不忍的摇了摇头。医院不是慈善机构,不可能免费给病人做手术的。“恐怕不行,医院有规定,手术必须先收费。”

“医生,只要给我妹妹做手术,我当牛做马报答你!”

“不行。”医生叹了口气他见过太多世态炎凉。“以病人现在的情况,怕是捱不到下个月了。”

陈谦浑浑噩噩的离开了办公室,他已经不在乎学费的事情了,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不失去自己的妹妹。

可是手术费怎么办?十万块啊!他一个学生上哪去弄这么多钱!

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这么离开人世吗!不!他做不到!

对了,吴阳有钱!罢了!他豁出去了求吴阳借给他十万块,虽然吴阳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至于见死不救吧。

陈谦知道,今天吴阳他们在酒吧聚会,而且叫上了班里的不少同学。

抱着一丝希望,他咬了咬牙,来到了酒吧包厢门口,推开了门。

吴阳看着衣衫褴褛的陈谦,皱起了眉头。这次的聚会他可没有请陈谦。

难道是在这里打工的?吴阳又扫了陈谦两眼,像这种泥腿子放学后在这里打工,实在是正常不过。

但酒店经理怎么瞎了眼,让这么一个衣衫破烂的家伙来打工?

玛德,出去要投诉这个经理,净给自己添堵。

“我们不需要服务员,赶紧滚。”吴阳不耐烦的挥挥手。

“阳少,我有事要求你”陈谦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了这句话。他咬着牙,低三下四的求着吴阳。

哪怕自己今天刚被他羞辱过,他也不得不再次在这个人面前低下了头。谁叫自己真特么穷!

“什么事?”

“我想向你借十万块钱。”话一说出口,整个包间都安静了下来。

吴阳的狗腿子,李虎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满脸嘲笑。别说这穷哔平时和阳哥关系不好,就算是亲如兄弟的自己也不可能开口就跟阳哥要十万啊。“穷的连学费都交不起,居然开口就要十万,你穷疯了吧?”

“啊?十万?”吴阳先是一愣,然后乐笑了。“你小子,想什么呢?”

陈谦已经豁出去了,只要自己的妹妹能得救,他的脸,不要也无所谓。“阳少我求你了!我真的需要钱,我妹妹要动手术,没有钱她可能撑不过下个月了!”

“我又不是你爹凭什么给你钱,而且借给你,你拿什么还?你跑了怎么办?十万块就算你去卖肾捐惊也不够。”吴阳斜着瞅了一眼陈谦,惬意的举起了一杯红酒。搂着自己的女友刘芊芊,好不惬意。哪管陈谦是怎么回事。

陈谦失望极了,原来吴阳也不过是个冷血动物。也许,自己真的求错人了。陈谦转身就走,他不愿再在这里继续受辱。虽然他穷,可他还有自己最后一点点可怜的尊严。

就在陈谦准备离开的一刹那,吴阳突然叫住了陈谦。“哎,等等。我也没说不借你啊。”

“真的?”陈谦仿佛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当然,不白借,你给我跪下,我就借给你。”

跪下,妹妹就有救了。他就算丢掉尊严又有何妨?“我要是跪下,你肯借钱给我?”

“对啊,你跪下,阳哥就借你钱。”李虎在一旁起哄。这个穷哔,要他跪下肯定毫不犹豫。

“你看你跪还是不跪吧。”

要是跪下真的能借到十万块钱,救活自己的妹妹,别说让他跪下了,就算让他去死他也愿意!

陈谦噙着眼泪咬着牙,来到了吴阳的面前,“扑通”双膝跪地。他已经抛弃了自己所有的尊严!

“这家伙还真跪下了,哈哈哈还真他酿的没骨气。”

“可不是,十万块就能让他跪下,给一百万让他吃翔他都干啊。”

“一百万?你太高估他了,我看你给他一万他都愿意吃翔,而且还能吃到你倾家荡产。”

“我不能白借,给我磕一个头就借你一万。”吴阳没想到陈谦居然真的跪下了,提出的要求更过分了。

陈谦双眼通红,眼角溢出不少泪花。他抹了一把眼泪,跪着给吴阳整整磕了十个头。 xzu0lus7dybA7cFipPdKOpYj1fWYfgHtYPCGpCc7MjJffP8rN7lCimmjJ/U76xbx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