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下载掌阅APP,畅读海量书库
立即打开
畅读海量书库
扫码下载掌阅APP

第三章

送她回娘家就等于送她回去吃土……

准备好的和离书算是彻底送不出手,祁昀直直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叶娇一点点的把盘子里的点心塞进嘴里。

旁边摆着的合卺酒没有动,盒子里的花生桂圆也摆放得整整齐齐。

叶娇是完全不懂这些习俗,祁昀则像是不小心忘掉了似的,只是看着叶娇,眼睛里逐渐的染上了暖意。

一身嫁衣的女人吃的很自在,等到盘子里只剩下两块时,这才拍拍手,靠在椅背上,脸上的笑容格外心满意足。

大概是上辈子在土里埋的时间太长了,让叶娇总是很容易满足。

她不由得看向了祁昀:“我吃饱了,接下来该做什么?”

祁昀听了这话,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个相对温和的笑容,伸手指了指床:“你去睡吧。”

谁知道下一秒,祁昀就看到了叶娇闪亮亮的眼睛。

小人参精在心里欢呼,能在床上睡觉,真好,她早就受够了土里埋的日子了!

成亲真好!

祁昀却对叶娇的欢喜有些莫名,最后只能归结到她在叶家过的日子不好,连个软和床都没有。

想来也是,能把她用两个银饼子就卖掉的人家能好到哪里去?

这里本就是祁昀的卧房,床也是他的床,可是祁昀自知身染疾病,早早就吩咐了人在外间屋另摆了一张软榻。

只是之前的想法是,他睡床,她睡榻,偏偏这会儿反了过来。

祁昀吹熄了蜡烛,低低的咳了两声,褪掉了大红色的喜服,钻进被子里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叶娇则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兴奋得很晚才睡过去。

这让她第二天睡到了日上三竿。

身子本就瘦弱,常常吃不饱饭,再加上成亲的过程又格外复杂,难免疲乏了些,这一觉不仅仅是修养精神,更重要的是让小人参精有机会好好休息,同时把原本的记忆和自己彻底融合。

她有些庆幸,幸好接管了记忆,不然许多事情她是不清楚的。

只是让叶娇意外的是,她都醒了,祁昀居然还在睡着。

掀开被子下床,叶娇走到了祁昀睡着的榻前蹲下,双手托着下巴瞧着这个男人。

睡着了的祁昀脸色依然苍白,有些瘦,瞧着就是先天不足的样子。

可叶娇知道,自己和他成亲了。

什么是成亲,昨天的叶娇不知道,可是经过了一个晚上记忆融合,现在的叶娇明白,成亲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绑在一起,从今以后,荣辱与共。

对于嫁给祁昀,叶娇十分满意。

她记忆里面的叶二嫂总喜欢给叶娇吃剩饭,还只给一点点,美其名曰女娃不能吃太多,其实背地里都把好吃的给她儿子吃了。

好不容易做回人的小人参精自然更愿意呆在祁昀这里,只要每天能吃两口昨天那样的点心都是好的,她才不要回去叶家跟小孩争东西吃呢。

只是,祁昀的身子不好,要怎么让这个愿意给自己喂水喝的男人活命,叶娇觉得自己还要多想些法子。

就在这时,祁昀的睫毛微微一颤,而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瞧见外面的日头大亮,祁昀有些惊讶。

他身子不好,夜里也爱做梦,睡得轻,稍微有点响动就会醒过来。

可昨天他却难得的睡了个好觉,舒舒服服的睡到了日上三竿,这是近些年的头一遭。

祁昀不由得想要去看看床上的新娘子起没起,结果一扭头,就瞧见了蹲在床边的叶娇。

叶娇见他醒了,对他灿烂一笑,可祁昀的耳朵却猛地红起来。

女人身上只穿了抹胸和长裤,细细的带子交于颈后,露出了白莹莹的肩膀和手臂,祁昀哪怕只是匆忙一眼,也能看到女人修长的勃颈和精致的锁骨。

对寻常夫妻来说,这般打扮没有什么。

可对祁昀而言,这刺激就有点大了。

他立刻别开脸,脸对着墙,嘴里道:“你去把衣服穿好。”

这声音有些硬,哪怕昨天他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要用平时的坏脾气对待这个可怜的小姑娘,可是情急之下,这句话说得硬邦邦的,刚说完祁昀就后悔了。

偏偏叶娇不甚在意,她有些好奇的伸手推了推祁昀:“你为什么对着墙说话?”

过了会儿,才听到祁昀的声音传来,比刚才软和了很多:“我是对你说的,去把衣服穿好。”

叶娇又看了看墙,确定那里确实是没人,这才听话的起身,去把昨天喜娘放在柜子旁边的衣服拿起来穿上,又照着记忆里已婚妇人的发型把头发盘起。

失败了两次,第三次成功,小人参精在心里默默称赞自己心灵手巧。

只是这悉悉索索的声音,让祁昀耳朵又开始发烧。

等到没了动静,祁昀才慢慢的从被子里出来,尽量保持着面色如常的抬头,一眼就看到坐在桌上准备继续吃昨天剩点心的叶娇。

祁昀忙道:“别吃这个,不然等会儿午饭该吃不下了。”

叶娇一听这话,就知道午饭比这个点心好吃,她立刻就舍弃了刚刚还宝贝的不行的小点心,开开心心的催着祁昀去吃午饭。

祁昀被她闹得没了脾气,只管迅速的穿好衣服,然后带着叶娇去漱口净面,这才双双出了房间。

刚一出门,叶娇就看到有两个人像是兔子一样的跑远了。

她偏头问道:“那是谁啊?”

祁昀扫了一眼:“那是铁子和小素,我家佃户的孩子,平时在这里帮忙的。”

叶娇不由得笑:“他们跑什么啊。”

祁昀微微低垂了眼帘,声音平静:“这个家里,谁见了我都要跑的。”

因着祁昀经常病痛缠身,脾气也有些冷漠,再加上常年面色苍白眼底阴沉,这个家里除了他娘柳氏,其他人不是怕他就是嫌他,祁昀也早就习惯了。

可是叶娇听了这话,却是偏头想了好一阵,等穿过了小花园时,她快走了两步,不再是跟着祁昀,而是走到了祁昀身边。

正当祁昀奇怪时,就感觉到有个软乎乎的手硬塞进了自己掌心。

温暖,柔软,滑的像是上好的缎子。

祁昀的脚步一顿,低头看了看两个人交握的手,目光缓缓挪到了叶娇脸上。

想要问问她这是要做什么,可是对上叶娇笑盈盈的模样就什么都问不出了。

祁昀抿了一下苍白的唇角,突然意识到,他成亲了,拉着娘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再说叶家对她不好,卖了她,不让她睡床还让她吃土,左右她也是回不去的,自己现在该对她好些的。

这是我娘子,我娘子,我娘子……

做了一通心理建设,祁昀才小心翼翼的拉紧了软乎乎的手,重新迈开步子。

可是祁昀却没发现,往常总是走几步就要气喘的自己,今天慢慢悠悠的居然顺利地走到了堂屋,虽然依旧脸色苍白,可没有再冒冷汗了。

叶娇则是满意的晃悠着两个人交握的手。

这人身子虚,她暂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医药是什么样的,好在人参精的精魄本身就带着滋补功效,先用自己给他补补吧。

治病,先从牵手开始。 9TY43qeF1spV13ytMIowDezfSwbqkbB+cSyDWAE+H58VlYoSJcq4GP+nK8BC0gGW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