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三章
喜欢只是
一种错觉

“独有宦游人,偏惊物候新……忽闻歌古调,归思欲沾巾……”戴着圆眼镜的女老师在前面陶醉地念诗,念完后在讲台上站定,“有没有同学知道这首诗的作者想表达什么?”

满屋子点豆子、昏昏欲睡的人,她这句话像在水里泡了一个闷蛋,没人理睬,在十一中教书除了要随大流,还必须有过人的乐观心态。

“大家互动一下,就那个同学吧。”老师自说自话地点倒数第二排撑着脑袋的男学生,因为他是全班屈指可数书本立起来的学生之一。

“同学,同学。”女老师以为他没听到,催促着喊了两声。

陈暖趴在最后一排睡觉,昨晚打游戏太晚现在昏昏欲睡,被吵得不行,不耐烦地踢了前面男生的凳子一脚:“叫你呢。”

男生的脑袋偏了偏,不打算动弹,女老师已经走到他身边来了:“同学。”她侧身弯腰看,可能也是没注意,男生抬头就挥了一下手,打到女老师的肩膀上,她穿着高跟鞋后退两步,差点要摔个狗吃屎,突然被一只手托住了,转头看到后面的陈暖站起来,对她小声道:“老师,小心点。”

“谢谢。”她尴尬地笑了笑,自嘲道,“应该没有同学回答了,那我继续讲课吧。”

陈暖看她脸色发红,极力忍住要哭的样子,不由得有点同情她,便举了举手。

“同学,要是上厕所可以直接出去,不用举手。”

陈暖脑袋一垂:“老师,我知道答案”。

女老师露出惊喜的表情,没想到还有同学主动回答问题:“你尽管说,说错了也没关系。”

“这首诗是唐朝诗人杜审言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时所写,他的作品多朴实自然,格律谨严。此诗表达了诗人宦游他乡,看到春光满地但不能归省的思乡之情。”

女老师的眼睛睁得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完全没想到陈暖能回答出来,还答得这么好。

“你回答得很好,坐下吧。”

陈暖坐下,教室里刚刚昏昏欲睡的学生也醒了,各方的注目礼不时地扫过来。

“真是喜欢出风头。”

“不就答了一道题吗?有什么了不起。”

铃声一响,陈暖知道新一轮的过招又要开始了,四周两米以内的学生都开始撤退,那个“惩戒令”会一直虐到她跪地求饶。

走廊传来此起彼伏的惊叫声,唐心提着一盆水出现在门口,其他人迅速后退,朝着陈暖就泼过来,顿时天女散花。陈暖右手一绕,从脚边一脚踢起一把伞直接撑开,水从伞面上滚珠似的滑落,四面飞过来各种暗器,书本、粉笔还有笔袋,伞把在她手上灵活转起来,抵挡来自各方的攻击。

“开挂的吧。”

“演电影呢。”

罪魁祸首们都惊呆了。

现在已经不是在整人了,差不多是一群人教训一个人的架势了。唐心从旁边偷袭,上手就推她,她想躲,脚下不知道被谁使了个绊子,失了重心,肩膀被打了一拳,退了两步。

“陈小小,这就是犯众怒的下场,赶紧给老娘滚,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之前我还以为你吃激素了,现在看也不怎么样嘛,废物就是废物。”

“看你还怎么嘚瑟。”

众人奚落起来,陈暖低着头,肩膀抖了两下,轻笑了两声。

“笑屁啊,有什么好笑的。”唐心恶狠狠地叫了一声。

陈暖慢慢抬起头来,露出一张邪恶的笑脸,沉声道:“很好,我已经很久没过得这么有意思了。”她两手交叉,互相捏了一下,关节发出像是要断掉的声响,眼睛凶狠地瞪起来,“待会儿你可别叫娘。”

惨叫声一直在走廊上传播,走廊尽头五班的同学也探头张望:“什么情况?”后排的高个扒着门框往外面瞧,转头捣捣旁边睡觉的人,“黄潇,你听到了吗?”

“什么啊?”黄潇的脑袋朝下趴在桌上睡得迷糊,转过脑袋想继续睡,一瓶牛奶还有一个面包出现在桌上,他移动视线顺着往上面看,一个身穿百褶短裙、有发育很好的胸脯、披肩发的女生朝着他甜甜一笑:“黄潇,给你的。”

“我吃过早饭了。”

旁边的男生捣捣他,露出暧昧一笑:“人家给你的,你就收着吧。”

他皱皱眉头,嘴巴一撇:“我不喜欢吃面包,你自己吃吧。”

女生也不动,在他前面的位置坐下来,转头给旁边的男生一个赶人的眼神。

“收到,我给你让位。”

“黄潇,你今天晚上有时间吗?我有两张电影票,一起去看吧。”

黄潇看了她一眼,冷冷地道:“我有事。”他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你有什么事啊?”她挡住他,“不会是和别的女生有约了吧?”

“我要打游戏。”

“我可以陪你打啊,去网吧怎么样?”她热情邀请道。

“你又不会打。”

“你可以教我啊。”

“我没时间,你让别人教你吧。”

“黄潇!”

“你别拉拉扯扯的。”

两人纠纠缠缠一直到外面,发现二班教室外面站了好多人。

“怎么回事?”

“还不是因为二班那个无聊的惩戒令,里面好像打起来了。”教室门被关上了,窗帘也从里面拉起来了,只能从偶尔跑过的身影,还有传出来的阵阵惨叫声中窥之一二。

“一群对一个,太猛了。”

“被惩戒的是谁?”黄潇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知道,好像是一个女的。”

“叫什么大大还是小小的,没什么存在感,这下肯定被修理得不轻。”

黄潇心里一咯噔:“陈小小。”他转头就挤过人群跑到门口,推了两下门,被反锁起来了。他一着急,伸脚就把门踹开了。旁边的人都拥上来看,眼前的场景令所有人目瞪口呆,什么情况?

此刻,教室里只剩下一小半人,其余的人包括老师已经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中间的桌子都被推到了两边,剩下的人一个挨一个像幼儿园的学生一样坐在一边,身体挺得笔直,满脸的惊吓。

陈暖此刻正背对着门口,对着唐心,一个高抬脚踩在她后面的桌子上。坐在她旁边的几个男生像小鹿受惊一样在原地弹了一下,咽咽口水。

唐心的冷汗从脑袋上流下来,陈暖把右手拳头捏得咯吱响,伸手抓住她的脖子,一个后仰砸在桌子上:“啊啊!”

“你在干什么?”黄潇喊了一声。

陈暖保持着姿势,侧头回去看他,说道:“打人啊,你没看到?”

“救命啊。”坐在椅子上的学生作势要跑,纷纷挤到门口。

陈暖直起身,反手把一把椅子砸烂了,厉声道:“我让你们走了吗?”

“呜呜呜。”几个人苦着脸转过来就要哭,“对不起,我们错了,你让我们走吧,上个学而已,我们不想把命搭进去。”

“你们聚在一起干什么?”门口突然响起一道雄厚的男高音,一个满脸严肃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刘主任。”周围的人小声问候,他目视前方不客气地拨开围着的学生:“二班的学生留下,其余人都给我去上课!”

刚刚还群情激动的众人一瞬间变成了小鸡,看来……这人才是学校的老大啊。看到站在中间的女生,他挤挤眉头:“这教室是你的杰作吗?”

“是大家的杰作,我一个人干不出这么雄伟的事业,是不是啊?”陈暖笑了笑,转头问旁边吓蒙了的男生。男生看她的眼睛瞪了一下,用力点了两下头。

“你,还有坐着的那几个都跟我来办公室,其余人把教室收拾好,再闹事,就都给我留校反省!”

陈暖和唐心,还有三四个男生一起被拎到了主任办公室。

头顶的风扇吹得哗啦哗啦响,班主任戴老师从外面进来,看到几个脸上和身上都挂彩的人,挤挤眉头,这下又要被刘主任教训了。

“看你们班做的好事,女生带头打架,你这班主任怎么当的?”

戴老师看看陈暖和唐心:“主任是不是搞错了,她们只是小姑娘,不会打架的。”他说得心虚。

“你们说,这事是谁带头的,只要你们说出来,我就记一个人的过,不会通通记大过。”

几个人站着都不说话。

“怎么?现在跟我玩沉默是金是吗?行,把家长都给我叫来,每人都记一个处分。”

“主任,他们都还年轻,要是档案上留下记录,对他们的前途会有影响的。”

“他们还怕什么影响,身为学生整天不求上进,做出的事既不对自己负责,也不对他人负责。反正他们以后考不上大学,更加不要提什么前途了,我看不如早点回家,别浪费时间和学校资源了。”

陈暖举了举手。

“现在不是上课时间,举什么手,你有话就说!”

“刘主任,其实考大学一直是我的理想。我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差生,爹不疼,娘不爱,上了社会是祸害,但是我们现在这么叛逆也有你们的原因,我们也想有人认同,也想被人信任,而不是一味地只知道对我们说,你们做什么都不行,你们很差,永远都不可能成才。您可以处罚我们,因为我们违反校规了,但是您也可以问问我们为什么要起争执,其实……我们只是很容易受伤。”

“呜。”旁边站着的男生突然哽咽地哭起来了。

陈暖抬头看到戴老师满含热泪。

“主任,您就放过他们一次吧,都是孩子,年轻不懂事。”坐在后面的老师也开始劝道。

“是啊,年轻人都会犯错,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吧。”

“哭。”陈暖朝着旁边几个人使眼色,大家接收到讯号后,露出悔恨的表情,像是要把肠子拉出来在脖子上绕几圈。

刘主任看看他们,又看看周围人,紧了紧眉头,长吐一口气:“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他手一抬,“不过你们先不要高兴得太早,家长还是要请的。还有,每人去操场给我跑十圈,跑不完不准回去上课。”

“谢谢主任。”几个人打了招呼就连忙往外面跑。

陈暖跑在最前面,后面的人跟了上来:“小小,不,大姐头,以后我们跟着你混了。以前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

“是啊,要不是你刚刚演的那一出潸然泪下,我们都要被记过了,大姐头,你果然是隐藏的高手。”

“跟着大姐头有肉吃!”某男同学振臂高呼。

这群家伙见风使舵的本事,一个比一个高。

“叫什么大姐头,难听,叫大哥。”

“好的,大哥。”

唐心也慢慢跟上来,如果说她之前嚣张得像老虎的话,现在完完全全就是一只小猫:“那个,以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你别往心里去,以后要有什么事,你多罩着我们。”

陈暖看到他们一个个从野生动物瞬间变成家养的,很大程度应该是之前被揍服帖了,大度地说道:“你们一个个人高马大的,天天要别人罩着干什么,你不去惹事,谁会没事找你们麻烦。”

她朝天指指:“你懂的。”

陈暖往天上瞅了一眼,被刺眼的阳光顶了回来,不解道:“上面有什么?”

他们眉头皱皱,像是提到那个字眼就不舒服:“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你知道那几位可不好惹,我们也想本本分分做人,但是在这个学校你不欺负别人,别人肯定来欺负你。”

“那几位?”陈暖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谁,要是陈小小本人在这儿就能零障碍交流了。

后面急匆匆跑上来一个人,陈暖的右脸蛋突然被一瓶冰可乐袭击,抬头便看到黄潇微微笑着的帅脸:“请你的。”

陈暖接过来,几个小弟很识相地后退了。

“你怎么来了?”

“我过来看看你死了没有,更年期的刘主任可不好惹。”

“怕什么,天塌下来还有地顶着呢,就是请家长有点麻烦。”

“你晚上放学在教室里等我一会儿,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不去,我可是很忙的。”陈暖想也没想就拒绝。

“你忙什么啊,你肯定会喜欢的。”

“没好处的事情我从来不干。”

“我请你吃晚饭。”

“切,我家里有吃的。”陈暖想,就这点蝇头小利还想诱惑我。

“我请你吃一个星期的早饭。”

“我自己会带。”

“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餐。”

“成交。”

“那说定了啊。”黄潇蹦蹦跳跳地往后面退,一溜烟就跑得没影了。

几个八卦小弟凑上来,问道:“大哥,你什么时候跟黄潇那么熟了?”

“不太熟,一般熟。”

唐心过来跟陈暖笑:“黄潇很帅的,学校里很多女生喜欢他。”

“哦。”陈暖擦擦脸,把可乐拧开瓶盖喝起来,“我没兴趣。”

“大哥,你眼光好高……”

“不是我眼光高,而是我有别的目标了。”

“大哥,你看上谁了?我们可以帮你。”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不过我有预感肯定能够再见到他。”陈暖喝完可乐,一脚将瓶子踢飞,那瓶子划了一道完美的弧线,准确落到垃圾桶里。

看台上站了一个长发披肩的女生,用力捏了捏栏杆,脸色沉沉,旁边走过来两个绑着羊角辫的女生,说道:“袁姐,那个丑丫头什么时候跟黄潇走得那么近了,不会有什么……”

“放屁!”袁媛一掌拍在栏杆上,手臂传来震震的麻,“黄潇怎么可能看上她?又丑又笨,她就是一个垃圾,凭什么跟我抢?”

“但是,这几天丑丫头像发神经病一样,跟以前那个懦弱的废物完全不同,就像……就像变了一个人。”

“她就算从小小变成大大,老娘也不怕她,别忘了我手里还握着那丫头的把柄呢。”

“也是。”另外两个女生互相对视奸笑了一声。

陈暖收拾书包从教室出去的时候,刚刚的喧嚣一下就安静了,下课铃才不过打了五分钟,人就跑光了,这个学校实力证明了什么叫人笨还不努力。

后背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她转头看到黄潇把黑色背包挂在胸口,耳朵上还戴着耳机,个子比她高出一个头。他侧身站在走廊上,红色的余晖温温柔柔地洒在他的身上,半边身子隐在了光线里,毛茸茸起了一层光圈,空气里飘散着余热的干涩气味。这家伙……长得还真好。

黄潇笑着露出右边的小虎牙:“你是不是花痴了?”

“我只是在想,你这一头黄毛,那个更年期的刘主任是怎么允许你活到现在的?”

“我跑得比他快啊。”黄潇把包往上提了提,“我们快点走,晚了很可能又会像那天一样闹鬼。”

“你真相信这世上有鬼?”

“不然呢,那天你也看到了。”黄潇把摩托车从草丛里推出来,拿出一个红色头盔递给她。

“你有头盔上次不给我戴,还让风把我刮成一个疯子。”

“以前我没带过人,这是今天早上刚从家里带来的。”

“你这是有预谋的啊。”

“别说这么难听,我这叫准备妥当。”他跨上车去,“上来。”

“抱住我。”

陈暖这回老实了,把两只手放在他的腰部。

“我痒。”他扭了扭,伸手把她的手拉到肚子的方向,“出发!”话音刚落,陈暖就被一道巨大的冲击力颠得上半身快和坐垫分离了。

被颠得七荤八素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陈暖把那个大号的头盔转了一个方向,确认自己能够正确地看到外面。

她走下来,抬头看看花花绿绿的牌子,问道:“你说的好地方就是网吧?”

“嗯,除了我家,就是这里的配置最高了,你不是也打游戏吗?这里是天堂吧。”

“我的大餐呢?”陈暖心想,老娘饭还没吃呢,陪你在这儿发疯。

“我等会儿给你买,现在来不及了,救场如救火。”他着急拖她进去。

黄潇去前台开了两台机,走到最里面的角落。那里坐着几个青年人,有穿西装打领带的大叔,还有露着光亮脑门的肌肉男,还有一个看起来像男生的女性,能把几种完全不同样的人聚在一起的,也只有游戏和网络了。

“这是你女朋友?”他们一起打过几次团队赛,第一次看到黄潇带女生来。

“不是,我同学,她也玩这个游戏,带她来见见世面。”

“嗨。”陈暖抬抬手,坐下来把电脑打开,把游戏账号号登录上去。

“我去,你这等级也太低了,才五级。”本来以为她只是菜鸟,没想到还是一个新手级别。

“干吗?歧视等级低啊?”

“我要开团了,你先自己玩一会儿,我等会儿陪你练级。”

“随便。”陈暖抬起头,往后靠在椅背上,“把晚餐钱给我,我去买吃的。”她可没忘了这茬儿。

黄潇从裤子口袋里把皮夹掏出来放在桌子上:“你随便拿。”

陈暖瞅瞅那个黑不溜秋的夸张厚钱包,一打开,愣了一下,里面一沓现金,还有十几张卡,说道:“你这钱包不会是早上上学路上顺便抢的吧?我可不用赃款。”

“什么赃款,这是我自己的,你放心用。”

“奇奇怪怪,你既然有钱干吗还拿塑料刀抢人?”

“那叫收占校费,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

“神经病。”陈暖抽了一张,就溜到外面去了。她在门口买了一份炒河粉,拿了一罐无糖汽水,才晃回网吧里。这个点正好是网吧的黄金档,各大学校放学时间,也是社会小青年蹲点聚头的时间。

“你是白痴吗?都怪你,都死了。”

“你怎么不说自己技术差?”

还没到位置上,陈暖就被左边包厢里一阵故意压低的争吵声吸引了。

她胳肢窝里夹着汽水,一边吃河粉,一边开门进去。两三个学生看起来年纪不大,但是打扮都是怎么老怎么来,一看就是虚张声势。

看见有人进来紧张了一下,不爽道:“你谁啊?”

“你们几个小屁孩怎么进来的?没看到门口写着未成年禁止进入吗?”桌上还放着练习册,“肯定是作业布置得太少了。”

“不关你的事,我们都花了钱的。”

陈暖往他们屏幕上看:“玩《赤道联盟》吗?”再瞅瞅战绩,“就你们这水平,早点回家写作业吧,打游戏不行学习再不好,以后你们在社会上还怎么生存下去啊?”

“切,你说得你多厉害似的,有本事跟我们单挑,我们只听强者的。”

一看就是电视看太多,这种中二病的台词一抓一大把。

陈暖晃晃手里的筷子,说道:“我不做浪费时间又不赚钱的事,先缴费,我帮你们刷Boss,今天绿野Boss有百分之五十掉紫金装备的概率。”

“绿野Boss很难打,就我们三个人肯定打不了。”

“谁说让你们上了,我一个人就够了。”

“你,行吗?”他们表示很怀疑。

陈暖走过去,把其中一个小孩拉开,自己坐到屏幕前,手速飞快地输入账号。看到名字的时候,其他三个人都震惊得愣在了原地,擦擦眼睛,问道:“你……你是……不会吧……”

“嘘!”陈暖嘘了一声,转头看看桌上的作业本,微微一笑,“要帮写作业吗?每人再多加一百。”

“呃啊!”黄潇把耳机拿下来,看到屏幕上新地图第一名占领的记录满意地吐了一口气,“怎么样,小菜鸟,看到我的技术了吧?”他转头想炫耀来着,发现旁边的位置空着,“陈小小呢?”

“她不是出去后就一直没回来吗?”某人头也不抬地回答。

“啊,她该不会走了吧?”他站起来在大厅里找,走到拐角,脑袋一偏从玻璃门往里面看,是一个抬着脑袋、一只脚搁在凳子上的女屌丝,开门进去,里面烟雾缭绕得比大厅还严重,他叫道,“陈小小,你在这儿干什么?”

“打游戏。”她把桌上的烟盒拍给他,“你去前台再给我买包烟来。”

黄潇愣了愣,烟灰缸里已经竖着五六根烟蒂,说道:“你这么抽会死人的。”

“死不了。”她的脑袋靠靠,把桌上的几张红票子收入口袋。

“这钱哪儿来的?”

“我刚碰到几个小屁孩,教他们做了一下人,赚的。”

“你简直比我还没节操。”黄潇摇摇头坐下来,看她的游戏画面还是那个低等级的号,她正在机械地刷怪提升经验。

“你这么刷太麻烦了,我帮你参团去打几个大Boss。”

“好啊。”陈暖动动脖子坐在他旁边的位置上,有人义务帮她升级她高兴还来不及。黄潇的技术还是到位的,看到界面上跳出连升三级界面的时候,松了一口气,“你看,这不就简单多了。”

他转头看到陈暖脑袋仰着,嘴巴张着,已经睡死过去了。

“一个女生的睡姿居然能这么丑。”他把身上的背心外套脱下来给她盖上。

陈暖动了动,换了一个姿势,蜷缩成虾子的形状,继续神游去了。

他帮她连续刷了两个小时的怪,活动活动僵硬的脖子,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放到嘴巴里。

冷气开得很足,陈暖醒过来擦擦眼屎,看到黄潇戴着耳机在抽烟,她的瘾也上来了,从桌上盒子里面摸出来一支,火机呢?她左右看看,把椅子移动了一下,伸手拍了黄潇一下。黄潇转头,她的身子往前一倾,嘴巴上夹着的烟头碰上火星,吸了一口,亮了起来,她把头抬起来,看到黄潇的脸色有些奇怪,问道:“怎么了?借个火不至于吧。”

“没什么。”黄潇头一转。

陈暖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来,他接通:“爸,嗯,我马上就回去。”

黄潇站起来,说:“走吧,我送你回去。”

“你不玩了?”

“嗯。”

陈暖把身上的衣服递给他:“谢谢。”

“客气什么。”他看看她,“以后别随便在男生面前睡觉,危险。”

“怎么着,你想非礼我啊。”

“不是。”他把脑袋往前凑凑,“是太丑,对方肯定会被你吓跑。”

“切。”

陈暖从车上下来,把头盔丢给他:“能换个颜色吗?我也喜欢黑的。”

“好,晚上回去我换一个。”黄潇一只手搁在摩托车上,伸出长长的手臂,“你把手机给我。”

“干什么?你要是想抢手机壳,趁早把心思收了。”

“你先拿过来。”他把手机接过来,在上面迅速按了几下,“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微信我也加上了,以后可以直接找我。”

“找你干什么?我闲的啊。”陈暖背着挥了挥手,“走了。”

黄潇看看微信上面的小绵羊头像,笑了笑,收敛了神色,修长的手指在修改备注上跳跃了几下,“吃掉小绵羊”本人。

他刚刚看到陈小小的游戏账号里突然收到一条匿名信息,这是关联账号,显示发给“吃掉小绵羊”:晚上十一点,死域吸血鬼怪,酬金紫金法宝,力量之铠。

“原来是你,我终于见到本尊了。”他的嘴角挑起来,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脚下一踩油门,轰隆隆一声留下一个帅气的背影。

陈暖进屋时,陈玉凤和陈平刚刚吃饭:“你们怎么才吃饭,不是让你们别等我了吗?”她看看墙上的钟都已经快八点了。

“你怎么回事,一个女孩子天天下了课也不回家,整天往外面跑。”陈玉凤饭也不吃了,干脆过来教育她,“你身上怎么有烟味啊?”她顿时眉毛皱起来。

陈暖一愣,糟糕,怎么忘了去味了:“我挤公交,旁边有人抽烟。”

“妈告诉你,千万不要跟那些乱七八糟的小混混交朋友,会把你带坏的。你只要本本分分把学上完,以后嫁个好人家我就安心了。”

“她才多大,说嫁人太早了。”陈平插嘴道。

“她十八了,不是八岁,女孩子什么最重要,名声最重要,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不指望你指望谁?”

“不是还有暖暖吗?她也是我们带大的,不是和亲生的一样吗?”

“你可别提了,那个扫把星,你去问医生了吗,那丫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我们还要伺候她多久?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下去了。”

“医生检查过说她身体很健康,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醒,她还年轻,只要我们坚持,她一定会醒过来的。”

“耐心,耐心。整天就会说这几句话,要那些医生到底有什么用?”

陈暖看他们争执起来,没空管自己了,赶紧回房。

洗澡的时候,她在琢磨:陈小小为什么还不醒?那天和黄潇在天台上,自己晕倒之前,黄潇说自己叫了他的名字,难道受到重力撞击之后,陈小小就回光返照了?

她套上衣服,从卫生间回到房间,想着那天被陈小小砸到的八月二十号到底是什么日子。她在搜索引擎上输入那一天,翻了几条,都是什么星座,宜装修、嫁娶之类的消息。

没什么特别啊,她往后翻,八月二十号凌晨,狮子座流星雨从A世骊山上空大片降落,此前没有任何天象预测,有很多人遗憾错过这一盛景。

流星雨?不会和这个有关吧?陈暖正坐在床上思考,突然收到一条信息:“你睡了吗?”

看看头像是一个写着hx的图片。

“我准备睡。”

“你要不要打一局游戏?”

“不打了,我有点困。”陈暖仰头倒在床上。

“有点无聊,要不,我们聊会儿天……”黄潇盯着屏幕,直到暗下去都没有再收到回信。

什么情况?他把手机举起来:“难道没信号?”

他又发出去一条:“还在?”

他等了两分钟,依然没有回应:“靠,不会睡着了吧?”

在发蒙之际,一条语音邀请进来,是袁媛。

“有事?”

“没有啊,我就是有点无聊,想找你聊会儿天。”

“我准备打游戏,现在没空。”他坐在桌子前面把电脑打开。

“我说你听着就可以了,不打扰你。”那边的人顿了顿,“我就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你说男生都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那边的声音嗲嗲的,撒起娇来。

“每个人都不一样。”

“那我大致揣测一下,男生应该都比较喜欢长得漂亮、身材好的女生吧?”

黄潇眼睛盯着屏幕,顺口回了一句:“那样的女生的确比较讨人喜欢。”手机忽然振了一下,他瞟了一眼,跳出来一条信息:“刚刚睡着了。”

黄潇立马把手机拿起来,对袁媛说:“我现在真有事,挂了。”那边的女生还要说什么,他又补上一句,“对了,以后晚上不要找我语音,也不要打电话给我,就这样。”按了挂断,连忙回信息过去给陈小小:“我还以为你翘辫子了。”

等了一分钟,她又不回!

陈暖迷糊着再次从梦里醒过来的时候,是被催命铃声叫起来的,她接通:“喂?”

“我发信息你怎么不回?”那边的黄潇抱怨地叫。

陈暖看看手机,眼睛闭着说道:“我睡着了,以后晚上不要打电话给我,我家隔音不好影响别人休息,挂了。”手机脱离的那一刻,她又昏睡过去了。

“啊啊啊!”黄潇气得恨不得把她从电话里拽出来暴揍一顿。这女人什么态度啊,但他忘了刚刚自己做了同样的事情。

对于高中生来说,体育课就是吃了一星期白粥后的丰盛大餐。

自由活动的时候,陈暖躲在一边的树荫里,看男生打篮球,听女生聊家常,还有躲在树林里面鬼头鬼脑的情侣。

她已经差不多两年没有过高中生活了,比起大学里的自由奔放,现在简直是缩手缩脚。

“陈小小。”她愣了半秒才转过头,老实说,她到现在还有点转换不过来,自己的名字变成了陈小小。

脑袋一转,嘴巴碰上一片冰凉,冰得她往后一缩:“干什么?”

“请你喝。”黄潇把可乐递给她。

“不喝。”

“为什么?”

“来大姨妈了。”

黄潇:“呃……”

陈暖转头看他,问道:“你知不知道男人不能经常喝碳酸饮料?”

“为什么?”他又变成了好奇宝宝。

“杀精。”她看到黄潇的脸色黑了一下,“要你多读书多看报,这些有用的知识一点都不了解,现在生不出孩子的人特别多,其中男性比例逐年升高。”

“什么生孩子,那还要很久以后。”

“你要是不小心,很可能会提前。”陈暖拍拍头,“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你还是处男呢。”

“你再提,我就掐死你。”

“掐吧,掐吧,你也就趁我虚要我命。”她捂了捂肚子,“天哪,疼死了。”

“很疼吗?”

“你让我在你重要的部位踢一脚试试,我回教室喝点热水,你自己玩吧。”陈暖往教室方向走,半道上从旁边冲出来三个人。

“有事?”

“陈小小,你现在很厉害啊,以前看到我们吓得腿都软,现在居然敢用这种语气跟我们说话。”

“没事我就先走了。”陈暖不打算理她,后面的人伸手就过来抓她的头发,她回身直接拧住那个肉胳膊,作势往上一拧,对方疼得脸部扭曲起来,关节发出咔咔的声响。

“大哥!”唐心和大破走过来,看到陈暖被人为难了,一左一右地护着。

“哟,唐心,你以前不是二班的老大吗?这么快就变小弟了,还是给一个瘪三废物当小弟。啧啧,难怪学校里的人说二班都是废物、垃圾,在这里有谁把你们当人看?”

“你……”

陈暖拦住她,说道:“这三位不知道是不是托塔天王下凡的人物,我们二班都是文明人,这里是学校,不是拳击场,我们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好好学习,以后上个好大学。你们要是想找麻烦,这学校不是还有很多人吗?每人每天找一次,也够你们消遣了,我们的时间很宝贵,不能在你们这儿浪费了。”三人说完就要走。

“陈小小,你给我站住!”

“你让我站住就站住啊,切。”

中间的披发女生冲过来一把拦住她们,说道:“你嚣张什么,你就是一个又丑又笨、一无是处的垃圾。你以为你是那个天才堂姐陈暖啊!我知道,你这些天这么反常都是在学她,可惜,东施效颦,假的就是假的。”

“哟,你还认识陈暖啊。”陈暖第一次在这学校听到自己的名字,感觉还挺特别的。

“是当年一中那个天才吗?听说她在一中可是横霸一方的人物,学校里没人不怕她,那些好学生个个都被压得抬不起头来。”唐心果然是江湖中人,说出来的话都带着江湖气。

“哪儿有那么夸张,好学生坏起来比坏学生还让人讨厌,完全是自作自受。”陈暖为自己辩白。

“哼,那也是她不是你。还学习?就你那个成绩别说考大学了,高中都毕不了业。”袁媛走近两步,“我警告你,离黄潇远一点,否则我让你在这个学校一天都待不下去。”

陈暖呵了一声:“搞了半天原来是争风吃醋啊,你喜欢黄潇?”

“怎么样?”袁媛把胸脯挺了挺。

她从上到下扫了一眼,不屑道:“别怪我说实话,你这外形跟他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人品也是,你配不上他。”

“你放屁,难道你配得上?就你这个丑女,黄潇眼睛瞎了都不会看上你。”

“这就是我跟你的区别了,虽然我不好看,但我有自知之明啊,所以我不痴心妄想,你也回家洗洗睡吧。”陈暖走两步又退回来,“还有,谁说我们二班是废物,这次的期中考就让你们看看谁才是废物。”

“你该不会是在向整个高三年级挑战吧?你们班的成绩一直都是垫底的,连倒数第二都没爬上过,很有难度啊。”对方的脸上写满了嘲讽,“我看你是假奶粉吃多了,把脑子塞住了吧?学陈暖学上瘾了,你要真有她一半的本事,早就不用待在这儿了。”

“大哥。”唐心和大破很担忧地看了她一眼,打架她们能凑个人头,学习可真的不行。

“我就是最近假奶粉吃太多,喜欢专治各种不服,想赌吗?”

“好啊,要是你输了就给我立马从学校滚出去。”

“行,要是你输了的话,我要求不高,对我们班每个人说一句:‘都是我太丑,我错了。’”

噗,唐心和大破差点破功笑出来。

“走着瞧,丑八怪。”她们转头气势汹汹地走了。

“大哥,这下玩大了,我们真的不是学习的料”。唐心担忧地说。

“我说能做到就能做到,再说了,谁天生就是学习的料?就算真的没料,逼也能逼点出来。”陈暖拍拍他们的肩膀,心里想的是,有我来辅导你们,你们可走大运了。

“就算我们愿意,其他人也不一定会配合吧?”

“这个就交给我了!”陈暖捂捂肚子,“不跟你们扯了,我去上个厕所。”

下午是班主任戴老师的数学课,陈暖埋着头,头顶上的大风扇一点用都没有,她感觉上身和下半身都在流东西,很快就会缺水致死。

旁边的凳子忽然咯噔一下,她的脑袋偏到右边,看见黄潇一脸兴奋地看她。

“大哥,现在是上课时间,你跑错班了。”陈暖小声提醒他。

“我拿这个给你。”他从袋子里拿出来一个保温杯,“我百度过了,女生来那个喝红糖水肚子就不疼了。”

“大夏天你还带一个保温杯来学校?”

“我刚刚去学校超市买的。”

陈暖看他左手上一块红红的、还起了白色的皮,问道:“你的手烫着了?”

“我第一次泡这东西,差点洒手上了。”

这保温杯质量不太好,外面也热乎乎的,歪打正着放在肚子上正好当水袋用。她脑袋侧着搁在桌子上看他:“黄潇。”

“嗯?”

“我长得怎么样?”

黄潇愣愣转头看她:“要我说实话吗?”

陈暖松了一口气:“这我就放心了,来,好哥们把手伸出来。”

“呶。”

她头不动,伸手下去拿出一个创可贴:“我也不知道这个有没有效果,反正都是消炎。”她拉住他的手给他贴上,说道,“你将就着点用。”

“好像贴歪了。”

“差不多吧。”

“我觉得右边露出来有点多。”两人正在比对,突然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头。

两个头抬起来,发现有一半的人在看他们,还有一半在装作没看见他们。戴老师站在讲台上,也是一脸八卦,神情很慈祥地说:“这位同学,好像不是我们班的吧?”

黄潇愣了愣,他脸皮再厚也架不住一屋子八卦脸:“你慢慢喝,我先走了。”说完,他跑得比兔子还快。

陈暖左右看看,唐心和大破笑得最欢。她一抬手,砰的一声砸在桌上,桌子抖了两下:“上课!”

画面比排练过的还要整齐,所有人第一时间回过身子,装作认真听讲。

戴老师尴尬地抬抬眼镜,她说话比他管用多了……

陈暖被请到办公室的时候,又是饭点,她觉得戴老师完全是故意避开人多的时候讲悄悄话。

“小小同学,我们班级从开学到现在,班长的人选一直没定下来,从你各项优异的表现来看,我觉得你很适合担任这个职位。”陈暖不想吐槽,应该是很多职位都缺失吧。

“老师,其实有句话我一直都想说,我觉得我们班可以更好,只要拼一把,也许可以人人上大学,大家奔小康。”

“这个可能有点难实现,当然了,你的想法是很好的,值得鼓励。”

“老师,现在不是画大饼的时候。都是因为我们班级成绩太差,你看看你的办公桌这么小,还被别的老师越挤越往后,是时候反抗了。”

“我们是文科班,是考不过理科班的。”

“文科怎么了,您知道当年A市文科状元沈月吧,人家数学考得可比语文还要好,现在都讲究全面发展。我们只要短板不太短,长板加长,就会比大多数人要好了。”

“你说的是没错,前提是他们得用心学才可以啊,大部分学生的目标是上个职业院校就行了。”

“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上大学有多好,等他们提前进入社会后,一定会后悔没多上两年学。”

“嗯。”戴老师沉思,“没想到你还没上任,就替老师分忧解难了,真是不错。小小同学,老师相信你只要努力,一定可以考上大学的。”

“您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我这个班长来干,老师您尽情把东西传授给我们就行了。”陈暖就差上手拍肩了,“对了,老师,学校医务室在哪儿,我想去拿点药。”

“就在操场对面那个白房子那里。”他顿了顿,又慢慢地开口,“那个小小同学,你们现在是抓紧时间学习的时候,等上了大学,再相处也不迟。”

陈暖看他说得委婉,想想自己已经是大二的人了,吐了一口气,说:“老师,我想早恋,但是已经晚了。”

到饭点了,她今天没带饭,和唐心、大破一起去学校食堂吃午餐,她终于知道中午去小超市的人比这儿多两倍的原因。

西红柿炒鸡蛋,西红柿比较多。

宫保鸡丁,没有鸡丁。

唯一纯荤的,煎鸡蛋,咸得下不了口。

陈暖正朝一片看起来还算无毒的青菜入口。

“各位同学、老师,中午好,又到了午餐时刻,校园之声与您相约。让我们先听一首《爸爸妈妈》来表达我们的思家之情。”

听着广播里油腻腻的声音,陈暖皱起眉头:“这什么破节目,菜已经够倒胃口了,耳朵还要受折磨。”

一曲放完,里面传出一声清咳,然后说道:“众所周知,这世界上的人分为好几种,首先是男人和女人,其次又要分为美女和恐龙,屌丝和帅哥,除了外表,脑子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所以就有天才和笨蛋这两种生物。刚刚,我从某个同学那里听到一个重要消息,高三二班有一个叫作陈小小的同学,放出豪言要在这次即将到来的期中考试中,让二班学测年级第一,此等壮举勇气可嘉,让我们一起给她还有整个三年二班一点掌声,加油打气。”紧接着,喇叭里调了双倍音效,一首《相信自己》响彻全校。

唐心嘴巴里的菜还保持着原样,她往下咽了咽,说道:“大哥,我们好像摊上大事了。” wqVB2qCqHM9+PahRPMOaFXKr2hM+ACQpf+l+RKLZBeH3nTNkVxDFNARAkoAMvYsC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