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五章

最痛一刀

主任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说了一些要教育好子女的话,宋云意的母亲就先开口:“同学之间互相闹着玩,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家女儿最乖的,她是挨打了才还手的。”

伊米父亲还没有说话,江雅白的母亲就上前一步,说道:“我孩子下手的确是重了,但你有什么意见不会好好说吗,怎么非要从背后动手不可呢?看你长得斯斯文文的,怎么一点教养都没有?”

伊向源说话了:“伊米的性格我比谁都清楚,要不是真的有什么特殊原因她是不会这样的,你们的孩子私自动别人的东西就是不对。你刚才说伊米没有教养,我承认自己因为工作很少陪伴她,但她绝不是一个没有家教的人。”

“不是没有家教的人?那她怎么会先动手,这简直就是野蛮人。”江雅白的母亲高声道:“你说你因为工作很少陪孩子是吧,那就是说孩子的妈把她教育得很好咯?那你把她妈叫过来,看她怎么说!”

宋云意的母亲一听,也在旁边附和:“对,你把你老婆叫过来,看她有什么说法。”

伊米的指甲已经深深掐进了自己的手心,钻心地疼,胸口如同炸裂开来,眼泪迷蒙了双眼,嘴巴吸着冷气,但要拼命要忍着,她绝对不能流泪,不能让父亲更加难过,伊米知道,此刻最伤心的一定会是父亲。

果然,伊向源的身子微微颤抖着,他的拳头用力握了握,随即缓缓松开,他看向伊米,平静又严肃地问:“伊米,你为什么先动手?”

伊米抬起头看着父亲,隔着泪水,父亲的身子有点变形,她很快擦去了泪水,说道:“她们翻出了妈妈的照片,还踩坏了。”

“你说什么?”伊向源浑身一震,如同不能承受之重,他脸色苍白地缓缓把手伸向女儿,就连手指也在不断发抖着,说道:“照片呢?”

伊米从口袋拿出照片递给他,她看到父亲的眼睛失去了神采,每一次他思念母亲到最心痛的时候两眼总是无光的,伊米自小就见到。

“对不起。”伊米低下头,泪水就难以遏制地出来。一抬头,看到父亲沧桑的手指在轻轻抚过那张照片,那上面已经有擦不去污渍。

“只不过是不小心弄坏了一张照片,大不了赔钱给你们重新照一张。”江雅白的母亲开口说道:“我家的孩子也不是随便动手的人,一定是你女儿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我家孩子才会翻她的东西。”

主任这时候说话了:“这张照片是伊米母亲的遗照,是唯一的一张照片。江雅白跟宋云意先翻别人东西在前,侮辱别人母亲的遗物在后,而且动手的时候下手很重,已经记了过,本来是一定要通报全校批评的,但考虑到伊米同学的隐私,才降级处理。”

伊米看到江雅白跟宋云意的脸上闪过幸灾乐祸的神色,心里有更加不好的感觉,莫非……伊米不敢想象下去。

“遗照?原来是没妈的孩子,怪不得会动手。”宋云意的母亲意识到自己说话不妥,赶紧打住,但很快又说:“事情已经发生了,让我女儿给你们道个歉,行了吗?怎么还要记过呀,这样孩子的学历不是有污点了吗?”

伊向源脸色铁青,但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把照片小心地放回自己的口袋中,江雅白的母亲见此,以为他不满意,干脆说道:“看在这孩子没妈的份上,算我们理亏,碰上你们我家孩子也够倒霉了,被学校记过,以后女孩子的面子还要不要了?会影响升学的!”

伊向源冷漠地开口:“伊米虽然没有了母亲,但还有我这个父亲在,她是有家的人,不管谁欺负她,我都会豁出性命去保护她。”

伊米的眼泪一下夺眶而出,她知道父亲说的是真话,就如同那年父亲为了保护她差点被狼爪撕开血肉一样,为了她,父亲可以拼命。

“我们已经答应道歉跟赔偿,你这样是什么意思?威胁吗?我见多了!”江雅白的母亲似乎有些愠怒。

伊向源看也没有看她们一眼,对主任说道:“让老师费心了,我会好好跟孩子说说道理的。”他接着叫女儿:“伊米,走吧。”

“我们在跟你说话,话还没说完呢,你这算什么?无视我们吗,简直不可理喻……”江雅白的母亲冲着伊向源的后背大声道。

伊米跟着父亲走出去,她提着一颗心,本以为父亲会为了母亲而遏制不住脾气,或者会过度表现得难过,但父亲没有。校园的树荫下风一下下地扑过来,伊米停住了脚步,如鲠在喉:“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照片,我也不应该动手,我……”

“这不是你的错,伊米。”伊向源安慰道:“你是我带大的,我清楚你。但你,跟江雅白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要这样?”

伊米把这两天的事情说了,父亲叹气,说道:“那天在你颜叔叔家里,闲聊当中,江雅白已经知道你自小没有母亲的事情,这一次她是故意毁了你母亲的照片的。”

“你说什么?”伊米脑海闪过刚才宋云意跟江雅白得意的一丝神色,忽而五内俱焚,喃喃说道:“她们。。。她们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怎么可以……”

“伊米,我还是那句话,我不能保护你一辈子,你要学着保护自己,现在,或者以后。”伊向源抬起头,又说;“你一定很奇怪,我刚才为什么会那么克制自己的情绪对吗?其实,我心里比任何人都要痛苦,痛苦得整个人都要裂开来。”

“爸爸……”伊米瞬间红了眼圈。

伊向源继续对她说道:“伊米,你在学着成长,我也是。我们都在向着好的事情出发,因此,要学会不能跟不值得的人和事浪费时间跟力气,不管是难过还是生气都不值得,明白吗?”伊米低下头,有些后悔,自责道:“可是,江雅白的父亲也在研究所,以后,会不会影响到爸爸你的工作?”

“不会的,成年人的世界,气量不会那么狭小,她爸爸应该不会那么差劲。”父亲摸了摸口袋,那里面装着母亲的照片,他说道:“还是交给我保管吧,你只需要把妈妈放在心里就好。伊米,是爸爸不好,跟着我,让你受委屈了。”

伊米用力摇头:“不,爸爸不要这样说。”她一转头,看到颜宇航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了,颜宇航看到父女俩,脸色有点焦急:“伯父,伊米。”

“你有什么事情吗?”伊米好奇地看着他,这个时候正是上课时间,他是班长,怎么跑来办公楼这边?颜宇航回答道:“班主任昨晚就知道了,刚才把事情告诉我了,让我过来看看情况,伊米,你跟江雅白她们……”

“伊米,宇航,我还有工作,先回去了,你们慢慢聊吧。”伊向源突然开口,颜宇航一直把他送出几步远,才回头找伊米。颜宇航的目光之中似乎带着太多的同情,伊米最受不了这样的眼光,她知道他没有恶意,但她无法面对。

“对不起,伊米,江雅白她们实在是太过分了,毕竟,那是你妈妈的照片……”颜宇航欲言又止。伊米看着他,问道:“你为什么要道歉,你没有做错什么不是吗?”颜宇航被伊米问得有点不知所措,说道:“因为是江雅白做错了,所以我……”

“因为你们青梅竹马,所以你们的关系好到可以替她道歉的地步吗?”伊米说道:“我不要谁的道歉,就连江雅白的道歉,我也不要。”

“你告诉我,江雅白为什么要这样针对你?”颜宇航追问道:“昨晚你在我家吃饭,就连我妈妈都看出来了,还问我你跟江雅白是怎么回事,江雅白这样针对你,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宿舍那点小事?”

“对,就是因为那件小事而已。”伊米回答道:“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别的原因了。你们都看到了,我不像表面那么安静平和,我是个没妈的孩子,所以会拼了命地保护自己、攻击别人,江雅白她是被我惹急了才做出那种事情。”

伊米突然变得冷漠,让颜宇航一脸地不相信,他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伊米,你怎么忽然这样说?”伊米脱口而出:“因为这就是本来的我,我很谢谢你们一家人这几天对我跟父亲的照顾,但是,以后我不想麻烦你。”

“因为江雅白的关系,所以你连带着也排斥我吗?”颜宇航认真问道:“就因为我跟她自小认识?”

“不,你们是什么关系,跟我毫不相干。”伊米坚定地说道:“但是,母亲的去世是我心上最痛的一刀,不管是江雅白的鄙夷跟你的同情,我都不想看到。” AcnQkkHvuhuaIZGgQXU6gcR4DHYUs770EwSXQxWNvwlGzW8y3TnqB4+eOYjsHGFC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