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一章

背叛

神灵真的存在吗?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不管有没有神灵,我都要负我之人,万箭穿心,不得好死!!!

神不公平的时候,我就是自己的神!!!

很久很久以前……

有多久?

太久了,在还没有手机的时候……

林娇从来没有想过,她为之背叛家人的男人,在她临盆之际销声匿迹。更没有想到,他会在此时突然现身落井下石,甚至要她的命。

夹带私奔的那一年,他们买了一幢大房子,她想,人都是他的了,那么,房主写的便是他的名字。那男人动容地对她说,一定会对她好,爱她一辈子。他想做出一番大事业,便瞒着她向银行抵押了房子。

生意失败了,房子被银行收走了。他们被迫搬到这间小房子租住起来。这个时候,她已经怀孕了,也没有怪他,更没有说什么,可是,这一天,他灰头土脸地从外面回来,劈头盖脑的给了她一耳刮子,她被打木了,好半天才感到脸痛,怔怔地起手将脸捂住,不可置信地看向他,他面目狰狞的辱骂她:婊子,丧门星,晦气,贱货!再狠狠地搡了她一把。

身怀六甲的她踉跄了几步,勉强站住后,本能地捂住了自己肚子。

孩子不安,隔着肚皮都能感到他已成形的小手小脚在不安地顶动。

她翕动着唇,颤抖了齿,声带发紧地问他:“你……在说什么?”

他依然英俊,身姿挺拔,一双桃花眼,有令人沉迷的魅力,只是这时,他那双桃花眼再也没有电力四射的吸引,而有讽剌的光从微眯的眼迸射出来,致阴郁的眼神恰似剌穿阴云密布苍穹的闪电,一道一道冷冽地劈来,一迸撕裂了她的感情。

林娇站立的位置正好挡住了衣柜,他两步上前,拉住她的手腕,使力将她扯到一边,冷酷无情的低喝:“滚开!!”

他拉开柜门,从里面拿出行礼包,将她为他买的名贵衣服与配饰一并拿了出来,毫无章法的塞进行礼包。

她本是被扯到一边,扶住墙壁才站住了脚,看到他在整理行礼,顿时慌了。

“你……干什么?”她扑上前去,按住他的手,“你到底在干什么?”

他蛮力扯开她,冲着她大吼:“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做生意亏掉,落到这么狼狈的下场。”

她在阵痛,冷汗涔涔,却强忍住痛,下意识的反问,“本钱是我给的,我怎么会害你亏?”

男人冷笑:“看你尖脸高颧的样子,一脸克夫相,克夫你懂不懂?再好的运气,都被你克了!”

“我的脸……,我的脸从你认识我的那天起,就是这样!”

“所以,让你滚,我上半段栽你手里了,后半生离你远一点。”

“可是,我怀着你的孩子。”

“打掉。”

“都八个月了,你说……打掉?”

男人依然冷讽地笑着,转身,欲走,眼神极为鄙视,这剌痛了林娇,林娇拼全力扯住他,男人回首,带着冷冽的气息,回望她时,她忍痛的汗珠已由额际顺着肌肤的纹理流淌而下,一滴一滴,如珠如豆,滑过如月眉毛,凝滞片刻,被后面的汗珠急追而落,打到她长长的眼睫毛上,打得她一惊,急眨了几下眼睛,汗水咸热,剌痛了她的眸子,但不敢放手去揉,因为他去意已决。望着这个男人,她伤心欲绝。

“什么克夫都是借口,你是又搭上别的女人,才要跟我分手的,对吧!”

他一怔,转身看向她。

她冷汗涔涔,痛得将指甲抠进手心也要尽全力保持她的高傲。于是,他就看到了她的一向高傲,脸上的面情依然傲气,却泪流满面:“是搭上别的女人,才和我分手的,对吧?那个女人,是你做生意时认识的,她也怀了你的孩子,对吧?”

男人笑道:“你都知道了?谁告诉你的?算了,这都不重要了,反正,人家的爸爸和哥哥不会瞧不起我,人家的爸爸还会出钱给我做生意。”

“所以,你亏了,根本不是亏了,是你故意把钱转移过去,和她一起,把我最后一点钱都榨干净,再一脚踢开我,是吗?”

“是啊!对啊!太对了!”

面具撕开了,还有必要装腔作势吗?直接承认了,她敢怎么样?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事情说开了,她反倒接受不了。

男人的脸上挂着冷笑,一伸手,将她扯了过来,扯住了她的衣领,勒得她喘不过气来,她挣扎时,他说:“我早就受够你了,有什么不可以?”

“我把心都掏给你了!”

“我有求你吗?”

“你敢丢下我,我爸我哥不会放过你。”

“你爸你哥?”

她艰难吐字,他怔然后,放声大笑两声,松开扯住他脖子的手,蛮力甩开,根本不管她还怀着自己的孩子,也不管她忍受着怎样的阵痛,残忍甩开她后大笑,“你出来的日子太久了,不肯放下身段去求他们救济,又不肯跟他们联系,所以你根本不知道你们林家不行了!”

她不信,“怎么……可能?”

他说:“你和我私奔的第二年,被你毁婚的未婚夫就暗中使坏,让你们林家背了官司,赔了不少钱,狠伤了元气。对了,你还记得你哥吗?他跟他的秘书有恋情,是吧?”

是!

因为哥也是性情中人,所以,在她和这个男人私奔的时候,他做了性情中事,明明追上了他们,还是放他们走,并怕妹妹钱带得不够,还将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掏出来给了妹妹。

想到当初的自己……她绝对不会相信自己为之舍弃一切的男人,最后会将所有的一切都归罪到自己的头上。更不相信他是如此无耻卑鄙。

男人说,“你们林家不行了,你爸回天无力后,气得一病不起,不到一个月就一命呜呼。”

“一命……呜呼……”

林娇傻了,脑中空白,剧痛下都没有反应过来“一命呜呼”是什么意思。

他明明知道她木了,懵了,脑中空白跟不上思绪,却残忍地笑着提醒,“就是你们林家的老头子归天了,死了,见阎王了!”

“你骗人!”她到底激动起来。

“骗你?你爸一年前就气死了,你哥抛弃秘书,还是娶了和他门当户对的女人,我前两年亏掉时,去求他看你和我们未出世的孩子的份上,伸一下援手,他让人把我打了出来,像打落水狗一样打了出来,你们家都没钱了,你还摆什么林家大小姐的谱?别说你们林家完了,你哥变相的入赘了,就说你,怕是现在提到你他就咬牙切齿,恨不得你死在外面才好。”

“等一下?!

两年前?!

未出生的孩子?”

“不就是我和你的第一个崽子吗?”

“可那个孩子在我肚子里,不到三个月就流产了!你是什么时候回去求我爸爸和哥哥的?”

“就是孩子流掉后咯。”

“全是因为你流掉的,你还有脸在我爸我哥面前提那个孩子?”

“反正他们也不知道那孩子流掉了。”

“是你害死他的。”

“得了得了,追这些烂账没意义,我跟你讲,就是因为那次他们的不闻不管,连面都不见,还把我赶出来,我才知道,你这个跳板根本靠不住,你这个高枝我也攀不住。别说从你身上拿钱,就算你有事了,他们不但不帮忙,还会巴不得你死在外面,他们觉得你把他们的脸都丢净了。”

是啊,恨不得她死在外面才好。

她含苦思量,悲伤得笑了出来。

哥哥一定恨着她也恨得自己,如果不是因为她,那个未婚夫不会暗地里报复。如果不是他心软,家道不会因她中落,他也不会失去父亲,再娶一个不爱的女人。

林家,落败了,哥以出卖自己的方式死撑。

所以,一定恨着她,也恨当初的自己心软。

要知道,他早就看出了那个男人的爱情不纯粹,都没有执意的阻拦,就因为他对妹妹的心软。

这个男人上门求助的时候,他不顾兄妹的情份,就叫人把他狼狈地赶出来,就表示他根本不愿意要这个妹妹了吧。

报应!

她忍不住笑了,报应!

她的笑惹得他好奇,“你笑什么?”

她反倒冷静了。

“我想问……”

问什么?问你有没有爱过我?

他快烦了,每次跟女人分手,都喜欢问这一句话,耳朵都要起老茧了。

“爱过爱过,满意了?”

“不!”她苦笑:“我想问你,那个女人在什么时候,走进你的生活?”

“你问这个干什么?”

她冷笑:“你应该知道我林娇,敢为了你和家人断绝关系,自然也不会对你不饶不休,即然分手了,就一定会断个干净。”

“嗯哼!”

“所以!”她看向他,脸上恢复了她独有的傲然,问他:“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男人耸耸肩,“第一次生意失败,我去你家求助,被赶出来,不想回来,她过来陪我。”

林娇冷静地想了想:“第一次做生意时,是我和你联手经营,你的客户都知道我的存在,那么……她也是明知道我和你的关系,还硬插进来的?第一次生意失败,从开张到关张,仅仅半年时间,你居然这么快就背叛我?”

“不是有人告诉你真相,你都知道了吗?还问?多此一举!”

“你怎么会知道有人告诉我真相?难道……”她的眸子里透出不信。

“难道,是你们找人,故意来告诉我的?”

“是啊!”他承认得干脆,“你都知道了,还装得一无所知,我当然直接不回来,谁知道你有耐心等,我都对你大吃一惊啊,林大小姐!”

她阵痛加剧。

“我们家变今天的样子,还不是因为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怎么会连带出这么多麻烦的事情?”

“我?你省省!是我让你放弃千金大小姐的身份跟我私奔的?是我让你爬上我的床,要为我生孩子的?我看上你的钱,你看上我的皮相,我们各取所需,谁也不欠谁,只是我没有想到你脑子这么进水,就带那么点钱出来,到底够什么?”

“够了!”

她一耳光下去,狠狠地赏了他一耳光,“我带出来的钱足够我们过好一阵子了,是你没用,把钱都败光了!什么女人救你,只是编得好听。你根本就是有奶就是娘,谁给你钱,你就出卖身体的软饭男。”

“是又怎么样?谁让你养不起!?”

他不假思索,反手就是一巴掌还了回来。

她一下子坐到了地上,震得五脏六腑都痛了,肚子更痛,无法形容,似乎热乎乎的液体从下体流了出来。

她惊慌,用手摸去,一手湿热。

再拿起一看,并不是红色的血液。

“是羊水……我的羊水破了!”

她惊慌,憎恨的眼神变为求助,转向男人,拉住他的衣服,求他:“求求你,带我去医院,我……我要生了!”

他厌恶地扯开她,好像避开什么污秽之物,根本不关心这个女人。

当初就是为了钱才和她在一起,现在她一无所有,也没有父亲和哥哥,那么,还有什么好忌讳,她死了才好,一失两命,省得以后没完没了的麻烦。更何况,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来过。如果她死了,别人也只会当她难产死掉。

思及至此,他脸上浮现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来,那笑稍纵即逝,不易察觉,随后他站起身来,迈开长腿,几步就拿到了小茶几上的电话,拿起电话就将尾端的线扯住,找到接线口,弯身取下电话线,一圈一圈的用电话线将电话座机机身缠了起来,顿了顿,看向斜倒在地上的她,笑得很俊,却极至阴寒:“放心,我会帮你一把,让你死得透实。”

她大口吸气,惊大眼睛看向他,终于明白,他不肯救她,不肯带她去医院,甚至还要拿走电话,防止她向别人求救。在没有手机的年代,他要堵死她的求生之路。

她想从地上撑起来,却发现这根本不可能,甚至痛得无法发声。她阵痛着产生怀疑,为什么电视剧里,女人生孩子时,都是歇斯底里的叫喊,而她却越痛越叫不出声来?

他将电话装进了包包里,走到门前,转身,执着门把手,从这夹角里“欣赏”着她痛得无法出声,想伸手,却只有指尖艰难地颤动,更像一尾上岸缺氧的鱼,满目惊恐和绝望的样子,他竟异样快感地笑了出来。

门砰然一响,她终于明白,这个男人……想要她的命。 a1vKrw9ZMtOG2W0pAu27F01PWPAKbFI/Va+Hty5y7Ne0EMqp2UIqyaxqQNIkdt2L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