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楔子
一封没有寄出的信

很久没有给你写信了。

B市的冬天总是格外冷。早起我被冻醒,一看窗外,又是一场搓绵扯絮的大雪。

今年冬天老何的身体开始断断续续出现一些问题。我劝他去医院,可是老何一直没答应。每当我提起的时候他总是皱眉斥责我说:“我当了十几年的兵了,这点小病的抵抗力都没有?”

其实我懂,老何是怕了。怕万一检查出来个好歹,他自此出不了医院的大门。无奈最后我哭了一场,老何才不情不愿地去做了检查。没什么大问题,真是万幸。

我忘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老何,老何”地叫他,叫了这么些年,他是真的老了。那天我和他并排坐着看电视,不经意地一转头,看见他耳鬓的一茬白发。明晃晃的,真扎眼。我看着难受,说要替他染发,还被老何嘲笑了一顿。

电视里正放着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的阅兵式,老何盯着看了一会儿,忽然感慨,当了十几年的兵,最遗憾的一件事就是没能等到部队大换装就转业了,那07式军装,穿在身上多精神、多潇洒。他说着,笑了笑。

我也跟着笑了,心底里却是一片酸涩。

我知道老何一直怀念那个地方,正如我一样。怀念那老大院、农场、河滩、漫山遍野的花还有数不尽的快乐时光。我日夜思念着它们,哪怕这些年我终究没再回去过一次。

前不久我辗转得知,再有两年,老大院和农场就全要拆了。听到这个消息的那天我又失眠了。我在感情上从来都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人,总要在离别很久之后才会感到难过。所以,梦是我唯一能获得慰藉的地方。

在梦里我又回到了农场,翻过那截矮墙去逗弄河滩里的蝌蚪;在梦里我又回到了大院里的操场上,顶着漫天的星星找丢掉的那只凉鞋;在梦里,我坐着军卡颠簸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迷蒙中睁开眼睛,见到了你。 DwrTEFnMwoNTGFUqJQF3XfbnaOn/nOcvnQ0fSrBj5yToMPWu67De10ENMDlJu6mj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