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一次进场

星期六一早,小男孩夏超超醒来后,就嚷着要学钢琴。

因为他听见姐姐欢欢在客厅里练琴,“叮叮咚咚”。

超超说,妈妈,我要学钢琴。

这小孩可没忘这事。

南丽一边过去给他穿衣服,一边告诉他,已经给你报名了,今天晚上欢欢上钢琴课的时候,带你一起去。

欢欢是在“大地少儿艺校”李芹老师那儿学钢琴,从幼儿园中班开始学,已经学了6年了。

南丽给超超穿好衣服,捏了捏他的小圆脸,说,超超,妈妈这次答应你学琴了,但是超超我们得知道,不是别的小朋友在学什么我们也要学什么的,知道吗?还有,既然报了名,你就要坚持到底的哦。

超超半懂不懂地点头。

在南丽原本的计划中,确实是没有让儿子超超学钢琴这一项的,她本打算下学期让超超学网球,男孩子嘛,多动动比较好,长个子。但拗不过超超这两天的吵,她就同意了,昨天给超超在“大地少儿艺校”报了“幼儿钢琴课”,用微信把学费也给付了,24学时5000块钱。

说到钱,两个孩子这类兴趣班的费用加起来,也不好说。

除了钱,陪的精力更不好说,比如,这个星期六早晨,在让两个小孩吃了早饭之后,南丽就像打冲锋一样送他们去少年宫,因为欢欢在少年宫有舞蹈课和国画课,超超有讲故事课和武术课。

这是两个小孩喜欢的课,就给他们报了,当作培养兴趣爱好和玩吧。再说,双休日别家的小朋友都在上兴趣班,你不去那儿,都不太找得到玩伴。

今天上完课,已经是十点半了,南丽带他们火速到少年宫对面的“儿童乐园”,玩了一会儿“旋转木马”“碰碰车”“月亮船”……毕竟是小孩,他们真正喜欢的是这类。

玩了40分钟,必须收兵,南丽高效地带他们到旁边的“必胜客餐厅”,点了小孩子喜欢的披萨、冰淇淋,然后看着他们吃完,就匆匆把他们带回了家。

老公夏君山最近在南京参加为期一周的学术会议,会议今天下午才结束,他乘坐的是傍晚的高铁,晚上才能到家,而妈妈赵姨已经从杨湾新村过来帮忙了。南丽让妈妈安顿超超午睡,自己准备带欢欢去“考能”培训班看一看。

超超小声问姐姐,我能跟去吗?

欢欢告诉弟弟,又不是去玩,是去做题。

超超说,我要去,我要去。

欢欢对弟弟说,你真笨,你以后有的是机会去。

超超可不想跟外婆待在家里,他想跟姐姐去。

欢欢对妈妈说,他老是跟我的样。

于是,南丽、赵姨哄超超说,晚上带你学钢琴,所以现在得睡觉,否则晚上上课会睡着的,200块钱一节课呢,你可不能睡着了,睡着了老师会不收你的。

“考能”培训机构,就在花苑新村马路对面的华海商务大楼里。

虽近在咫尺,但南丽和女儿欢欢以前从没走进去过。

这是一幢有些年份的8层写字楼,格局和装修都陈旧了,窄窄的楼道里,光线较暗,充溢着潮气。

这是下午一点半,楼道里全是人,是那些等孩子的家长,他们的小孩都被关在一间间房间里,正在补习呢。

南丽牵着女儿的手,穿过这些家长。她们看见,与楼道里的略暗光线相映,墙上挂着一排鲜亮的海报,上面是一个个人像,像明星一样化着妆,是培训机构的老师们的艺术照。

“考能”前台工作人员,是一个戴眼镜的女孩。她热情地接待了南丽和欢欢,她问,几年级?报哪个班?

她把一张表递给南丽,南丽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从幼儿园中班到小学六年级,各年龄段、各年级、各科目一应俱全。

南丽找到了“小学四年级”栏,发现“语、数、外、科”四科中又分“基础班”“提高班”“竞赛班”“精英班”四类,不同的层级,不同的收费。

细密,垂直,全包罗,一网打尽。

南丽有些迷糊,脑子还没转过来。前台女孩在一旁解释:要报名的话,先得考试。

她指着右侧的一间教室,说,你们去那边先考一下吧。

从走进这大楼,南丽就觉得有些气闷,可能是因为光线,可能是因为潮气,可能是走廊里那些家长疲惫的眼神,也可能是这楼的通风状况。

南丽问前台女孩,我们先看看可以吗?

可以的,你们可以先旁听一下。前台女孩说着低头看了一下课表,告诉南丽和欢欢:两点半,四年级奥数课在308课室,你们可以坐在后面旁听一次。

接下来,对于南丽,这是一个头昏脑涨的下午。

她跟欢欢坐在308房间,坐在一堆小孩大人中间,对着黑板,听培训老师讲题。

培训老师挺年轻的,讲的当然是难题,他前后推导,写了一黑板的解题思路。

冲着黑板上的公式,南丽想,这得有多难啊,这是小学四年级的水平吗?如果是,那我现在退回去,可能连小学都毕不了业了。

她心里当然有不以为然。

她瞥了一眼身边的女儿,女儿小小的脸上是迷糊的神色。

她环视这一屋子小孩,她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听懂了。

所以这里是允许大人陪读的。

因为怕小孩听不懂,所以有些家长就一直坐在小孩旁边,一边听一边记,回家再教小孩一遍。

等两节课结束后,南丽、欢欢从华海商务大楼出来,已是傍晚五点半了。暮色四起,街灯正在亮起来。

母女俩慌慌张张回家,六点半钟还得赶到城东的“大地少儿艺校”去上钢琴课呢。

站在马路边等绿灯过斑马线的时候,南丽听见欢欢在问自己:妈妈,我上这个班吗?

南丽转过脸来,瞅着女儿,这小脸映着马路上掠过去的车灯光,有些忽闪着。

南丽说,算了,我算过了,一个下午两个半钟头,就弄这么两道题目,时间成本太大。

南丽感觉面前的这张小脸上有透了一口气的感觉。

是的,刚才坐在那里,南丽就感觉到了这小脸上的乏力。

其实,别说小孩了,就是大人这么坐了一下午,半懂不懂地听着,也觉得累和闷。

更主要的是,刚才坐在那里,南丽看着这一屋人,心想,要这么抢跑吗?如今大学不是早扩招了吗,考大学不是比过去容易了吗?即使考上的不是顶尖名校,难道不过日子了?要这么提前苦了小孩?

所以,现在正拉着女儿过马路的南丽,对女儿说,妈妈再想想办法看,我们自己在家里补,不用被这种课的时间绊牢,这种课弄来弄去一个下午就这么两道题目,时间成本太大,不划算。

她俩飞快地回到家,匆匆吃了一点,然后带上超超,去“大地少儿艺校”。

今晚的钢琴课,对于欢欢,是这6年来每个周六晚上的常规动作,而对于小男孩超超,这是刚刚开始的第一天。好在超超今天坐在钢琴老师面前,挺听话的。

这个晚上,等一通忙完,南丽开车将小孩接回来,已是晚上8点了。从南京回来了的老公夏君山,已在小区门口等着他们了。

南丽让两个小孩自己下车,她对老公说,我还得去单位值夜班,你让他们早点睡觉,累了一天了。

等南丽晚上12点回来,老公夏君山还没睡,在等她呢。

夏君山对开门进来的她笑道,哎哟,当领导了,感觉什么样?

夏君山戴着眼镜,长着一张书卷气的脸。他在外国语大学当英语老师,是单位里的群众。老婆这些天当领导了,他当然要表扬一下。虽然他也知道她这领导当得会比较辛苦,这么上夜班。

南丽今晚可没兴趣多谈自己当领导的感受。

她对老公说了昨天自己去风帆小学、今天去“考能”培训机构的体会。

夏君山闻言,同意老婆的想法,他说,我知道那些人疯了一样在提前开发幼儿智力。

他说,假如我们小孩自己对数学有兴趣,没话说,可以让她去学奥数,但假如只是为了拼民办中学而苦逼小孩,那我会鄙视自己的。

南丽知道老公一向与自己三观相近。所以见他在这一点上与自己有共识之后,她就将张雪儿老师所说的“读书生态系统”“小孩学习的心理情绪因素”,对他作了分析。

夏君山愣了一下,说,也是的,如果欢欢总是考得不如别人,一路滑坡,也会影响她在班上的心态和自信,虽然别人是在背后有培训。

南丽对老公笑了一下,说,从今天起,你温习一下小学数学的课程吧,我们在家里辅导她,这样我们可以自主把握时间,多少让她还有玩的时间,不至于卷进外面培训班的那种疲劳战。

是的,从眼下的情况来看,确实需要好好安排,小孩才能有玩的时间,因为即使像欢欢这样没参加“语、数、外、科”课业培训的,但如果算上她周六、周日两天参加舞蹈、国画、钢琴、游泳、小主持人等才艺类“兴趣班”,那么能够空下来自由玩的时间也是不太多了。

夏君山嘟哝道,我数学不好。

南丽说,我虽然数学还行,但报社里要上夜班,难道等我半夜回来再辅导她?

夏君山点头,说,那好吧,我来。

南丽又说,还有,除了数学,你也附带辅导一下她英语,最近她英语考试成绩也有点下滑。

英语是夏君山的专业,他点头说,英语没问题。

这个晚上,南丽、夏君山计划完这些,心里是安然的。

他们想,我们这样的文化程度,还能搞不定欢欢这点小学的学业?再说,我们又不指望她有多拔尖,我们只是希望她开心一点,多一点玩的时间,到中学以后,谁都知道是真没时间玩了,所以趁现在还有点,爸妈想呵护住它,小孩玩的时间,对于这一生都是金贵的。 5La+VPo79mNDe8nWJ8iqIrU/WhCJ/I0yCavkhvpDHz7A370WcczpfHp8p4prcZ3F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