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数一数,多少人在学奥数

第二天中午,南丽去了一趟风帆小学。

班主任、数学老师张雪儿没在办公室,南丽就去教室里找她。

正是吃午饭的时间,校工们用推车,把学校食堂做好的饭菜推到了各个教室,孩子们坐在各自的座位上进餐。整幢教学楼里,溢满了小朋友们可爱的喧哗声。

南丽在二楼的走廊上看见了张雪儿老师。

张雪儿老师二十七八岁,修长靓丽,穿着彩条长裙,笑着的脸颊上有一个很深的酒窝,她说,哎,欢欢妈妈,从报社过来?

南丽把张雪儿老师拉到走廊尽头,向她了解女儿最近成绩滑坡的原因。

张雪儿老师恬淡地笑了笑,说,欢欢不错的,小姑娘蛮认真的,写字清清楚楚的,当副班长也是尽职的,只是理会能力慢了一点。

理会能力?南丽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是说现在显出来了欢欢没别的小朋友聪明吗?

张雪儿老师好像没对身为副班长的夏欢欢这次考不及格大惊小怪,她告诉南丽,最近的这几次数学测验,题目是区教研所的老师出的,卷子里出了几道竞赛题,欢欢没做出来是正常的。

南丽问,那别的小朋友怎么做出来了?

南丽这么问,是因为她想到了那个“33名”。

张雪儿老师笑了笑,说,呵,那是他们在外面有培训奥数呢。

张雪儿老师瞅着南丽有些发怔的脸庞,解释道:欢欢没学奥数,考成这样是正常的,小姑娘不错的,我蛮喜欢她的,按小学四年级教学大纲水平,欢欢还是可以的。

南丽感觉张老师的言语里有劝慰,也有语焉不详,于是心里的疑问反而深了,按大纲水平?那么,按班里实际水平呢?

她问,张老师,班上真有这么多小朋友在外面学奥数?

张雪儿老师知道南丽在报社上班,工作太忙,所以没像有些家长那样早早地就在用心留意、打听时下小孩子读书的普遍动态、信息。

张老师对南丽笑道,说真的,欢欢班上到底有多少人在学奥数,具体我也没统计过,三分之二估计有的,给你这么一问,我也有点兴趣去统计一下了,来,我们去问问小孩子。

张雪儿老师带南丽到了欢欢所在的四(2)班教室后门口,她走进教室,向正在吃午饭的小学生们拍拍手,说,同学们,张老师问一声,咱们班里有多少同学在外面学奥数,在学的同学请站起来。

站在教室后门旁的南丽,看见小朋友们站起来了一大片,她听见张雪儿老师在数数的声音,“……26、27、28、29、30、31。哦,31个。”

42人的班,31个人在学。

南丽看见,在小树苗般站立的小朋友们中间,坐在前排的女儿欢欢,与另外几个也坐着的小孩一起,被衬得零落和孤单。

欢欢回过头来看那些站着的同学,突然她看见妈妈了,她伸起小手,向妈妈摆摆,小小的脸上有迷惑:妈妈怎么来了?

在南丽后来的回想中,这是奥数对自己第一次直观的冲击。

在这天南丽离开学校之前,张雪儿老师告诉她,你们没让欢欢在校外培训奥数,我是理解的,不同家长的教育理念是不同的嘛,你们又没想去拼民办初中,那就真没必要了。

张老师笑了笑,看着南丽说,我想,像你这样的总是有路的,说真的,如果有路,让这么点大的小孩去上培训班、拼奥数,没有妈妈会真舍得的。

南丽笑道,哪里哪里。

张老师要去办公室,她顺便把南丽送到了楼下。站在花坛边,张老师注意到了南丽眉宇间还有些许愁云。

她就想了想,又对南丽说,欢欢妈妈,如果周围大半同学都在外面上培训班,那你也不妨去了解一下,因为小孩读书有一个生态系统的问题,再加上小孩这个年龄段,心理情绪因素在学习过程中占了较大比重,所以哪怕你们不培训,也要跟欢欢说明,不是她不聪明学得慢,而是其他同学已经提前学过了、反复刷题过了……

南丽开着车往报社去,中午时分的马路上畅通无阻。

她想着张雪儿老师的话,心想,我有什么路呀,呵,我只不过没想择校去读那些民办初中而已。

这些天,南丽已经消化了那天田雨岚话里的几个“关键词”,所以已经搞明白了:如果想择校读那些热门的民办初中,奥数等学科特长是必须的敲门砖。

而她,目前还没有让女儿欢欢读“民办”的计划。

这不仅因为那些传说中的热门“民办”无不苦学、应试、高压,令她舍不得自家宝贝去那里受苦,还因为在她心目中,风帆小学对应的公办中学蓝天中学是相当不错的,所以没必要择校。

南丽从小就生长在这座城市,蓝天中学在她中学时代就挺有口碑的,哪怕最近这几年一批民办初中在迅速走热,不少公办中学的中考成绩在令人纳闷地滑坡,但老牌的蓝天中学在许多人的感觉里还是扛得住的,尤其它那经由岁月沉淀的校园文化,阳光、大气,依然令人向往。

6年前,南丽就是冲着蓝天中学以及与它对应的风帆小学,才不惜血本,孤注一掷,咬牙买了花苑新村的学区房。

当时买房的不易,至今历历在目,令南丽心里一直有莫名的哀愁:

当年田雨岚将颜鹏收归麾下后没过多久就成婚了,并立马买了风帆小学附近的婚房,当时这一带房价才7000元1平方米,而等到南丽结婚的时候(可能是受田雨岚横刀夺人的影响,南丽在好长一段时间里没有谈恋爱的状态,直到后来遇上夏君山),房价已一飞冲天,均价涨到了15000元,而再等到南丽、夏君山夫妇反应过来“学区房”的意义时,又是过去了3年,到这时南丽才恍悟田雨岚有多么会过、多么会算啊,因为这时风帆小学、蓝天中学一带的房价已涨到了25000元,再等下去,也是白等了,只能咬牙下单。

从这个角度看,这一辈子,从孩子的起点开始,南丽已经比田雨岚多花了近200万元。

南丽的忧愁由此而来。

与情感有关的失落,早已烟消云散,但与未来有关的忧伤,怕是会留在心里一辈子了。150多万元的贷款至今影响每月的开销和生活质量。

所以,这个学区房让人惆怅,怎可以不让它实现价值最大化呢?

所以,南丽没考虑过读“民办”。

哪怕这个中午,从风帆小学回来,在亲眼看见有这么多小朋友在学奥数之后,她依然没有这个想法。

她猜测,一年半以后,那些小朋友可能都将去PK民办初中。而她真没想让欢欢去挤这条路。

她想,我们对应的蓝天中学,就算它如今不如当年,那也未必真比那些近两年蹿上来的“民办”差多少吧,那些只知道考考考的民办学校像“中考工厂”,除了压牢小孩读书,还有啥呢?

受过复旦教育的她,不信这个。

她想,教育质量高低?优质教育资源稀缺失衡?要抢成那样吗?再怎么着,如今的教育资源总比我们当年要好吧。我们当年也没这样搞的,不也考上大学了?

南丽开着车,沿着环城南路往报社去。

沿街那些写字楼上,不时掠过“××培训”“××辅导班”“名师家教”的招牌,平日里她没留意,而此刻她注意到了,竟发现它们像雨后春笋,几乎遍及每个街口。

她觉得太夸张了。

当然,她也觉得张雪儿老师有一点说的还是对的,小孩子读书是一个生态系统,虽然咱没准备去拼“民办”,但如果欢欢在班上总是看见其他同学会做的题她做不出来,那她的感觉也会不好,所以,也得想办法给她稍稍加强一下,明天是周末,要不先带欢欢去“考能”“加速度”这些培训机构侦察一下? cfeT86vuFF4JWuP3GwU/MNwuMsO9X1E+LYMcO6uJWoL0ghABQ9jHr77K4Os09tE2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