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一张试卷

这一天的下午三点半,南丽的妈妈赵姨单肩背一只工艺布包,从城东自己住的杨湾新村出发,乘地铁到了城南,去“雅泰幼儿园”接外孙夏超超。

小男孩夏超超小圆脸,大眼睛,正在跟还没被家长接走的小朋友们玩,他看见外婆出现在窗口,就笑着奔出来,小艾老师跟在后面,手里抱着一床小被子。

小艾老师是位20来岁的漂亮女生。她告诉赵姨,超超午睡的时候又尿床了。

小朋友尿床是经常的事,没什么好诧异的。让赵姨诧异的是,小艾老师又接着说,超超今天和小朋友张苗打架,超超手臂给划破了。

啊,超超跟小朋友打架了?赵姨一边睁大眼睛问,一边伸手接过小艾老师手里的被子(准备拿回家去洗)。

小艾老师说,上午的时候,这两个小孩在钢琴旁闹了别扭,张苗向超超挥了一把,指甲划到了超超的手臂。

于是,赵姨赶紧俯下身说,超超,让奶奶看看你的手臂。

胖胖的手臂上有一条细细的血痕,还好,不深,赵姨对着它吹了一口气,问,超超,痛不痛?

超超摇了摇头。

赵姨把手里的被子放在窗台上,拉着超超走进教室,在一堆小朋友中找到张苗。

张苗是个胖小孩,赵姨俯下身,对他说,张苗,你看你把超超的手都划了,以后有事先跟老师说,不可以打架,好不好?

小艾老师在一旁说,上午张苗已经道歉过了,两个小朋友现在好了。

小艾老师要张苗当着超超外婆的面再向超超道一次歉。

张苗看着面前这些人,轻轻说,对不起。

赵姨一手夹着被子,一手牵着小男孩超超的小手,出了幼儿园的大门。

走到门口的大樟树下,赵姨放下肩上的布包,让超超自己从包里掏出一只小饭盒。

小饭盒里装着一小块红丝绒蛋糕、几片苹果和几枚草莓。赵姨每天来接小孩都备好点心的。

超超先吃草莓。赵姨瞅着他胖乎乎的脸颊,问,怎么会打架的?

超超说,他骂我,还推我。

为什么?

超超抬头看了外婆一眼,说,他在玩老师的钢琴,我也想玩,他说我不会弹就别乱摸,他这么骂我,我就偏要按一下钢琴,他就推我。

这么点大的小孩,说“乱摸”时用了第四声,可见受了打击。

赵姨笑了笑,说,这不算骂你呀,你是没学过琴,万一手重碰坏了琴键的音准,可不好办了。

超超皱着小鼻子,问外婆,就让我轻轻按一下,很轻很轻的,不可以吗?

赵姨说,那倒是可以,你可以好好跟张苗商量,请他让给你玩一下,不可以相互打架。

超超说,外婆,我也要学钢琴。

赵姨笑道,学钢琴?学钢琴的小朋友要不怕辛苦才行哪。

超超没感觉出来外婆答应他学钢琴的意思,他就看着外婆说,我要学钢琴,我要学钢琴,张苗、李曦、王凯、毛东东他们都学钢琴,我还要学画画,学围棋,学英语,他们都学。

赵姨抿嘴笑,心想,你这么个尿床小孩,才这么点大,就这么要了,你这是不知道练琴的苦,没准那些小孩在家里都练得哭鼻子呢。

超超今天有些固执,他嚷嚷道,我要学我要学我要学。

于是,外婆说,好好好,咱们学。

暂时不说学钢琴,回家。赵姨一手抱着被尿湿的被子,一手牵着超超,穿过马路,向东走,一路讲故事,“小意达的花”,过了两个路口,抵达女儿南丽在花苑新村的家。

他们回到家没多久,超超的姐姐、四年级小女生夏欢欢也背着书包放学回来了。

夏欢欢就读的风帆小学离家只有50米远,每天她自己上下学。

从这个角度看,当初南丽咬牙买下这个学区房是对的,赵姨如今是越来越理解了女儿女婿当初不惜血本的执意,因为接下来超超也能入读风帆小学,一套房解决了两个小孩的就近上学问题,怎么着都是合算的,虽然还贷压力很大,但毕竟小孩读书这事省心了。

这年头,小孩读书这点事真不省心哪,看着都累。但谁又都明白,只有孩子的事解决了,这一家的大人才可能轻松一点。

对此,赵姨如今深有感受了。

赵姨一边安顿超超看漫画书,一边督促欢欢做作业,随后,自己开始做晚饭。这是她每天下午来女儿家做的事。

而最近这几天,情况还有些特别,女婿夏君山出差去南京开学术会议了,女儿南丽自前些天上任城市早报副总编后,每晚值夜班,负责稿子的终审、把关,晚上12点钟以后才能下班回来。

所以,今天赵姨做完晚饭后,没马上回自己杨湾新村的家,而是陪两个小孩先吃了饭,然后带着他们下楼来,在小区公园里玩了一会儿,然后回到楼上来,小女生欢欢自己去书房做“一课多练”,赵姨陪超超在客厅里认了一会儿看图识字,时间就到了8点一刻,赵姨赶紧给超超洗脸洗脚,哄他上床,等他入睡后,赵姨带着欢欢再次下楼,在单元门口跳了15分钟绳,然后再回到楼上来,这时已是9点钟了,赵姨就交代欢欢9点20分自己上床,不用等妈妈回来再睡。

瘫坐在沙发上,累了大半天的赵姨差点睡着,恍惚间接到了女儿南丽的电话。女儿问,妈,小孩怎么样?你得回家了,别错过最后一班地铁。

赵姨说,小孩蛮好,我今晚就不回去了。家里只剩俩孩子,我放心不下。

赵姨没跟女儿说超超在幼儿园打架的事,也没说超超要学钢琴。她只说,超超睡了,欢欢等会儿也马上睡了,你管你自己的工作,一心一意值夜班好了。

南丽回到家,已是晚上12点多了。小心翼翼地推开门,一眼便看到蜷缩在沙发上熟睡的赵姨,南丽只觉得眼睛一酸,哽咽着想说却又说不出话来。

她蹑手蹑脚地穿过客厅,走进儿子的卧室。幽暗中,她看见小床上的超超睡得像一只猪宝宝,在打着小呼噜。她俯下身,亲了一下他的脸颊,香喷喷的,仿佛还带着奶香。

然后她退了出来,走到小书房的门口,女儿欢欢睡的小床在小书房里,她推开门,见女儿也安静地睡着。她走过去,轻抚了一下女儿伸在被子外面的小脚丫,把它塞回被里。

南丽想,我忙成这样,幸亏有妈妈帮忙。

然后她回到客厅,在餐桌前坐下来,让自己定定神,因为脑子里不时掠过刚才审过的那些新闻稿的题目。

刚上了夜班,大脑还兴奋着,要马上入睡是困难的,所以她就掏出手机看了一会儿。

这个时间很少有人在发朋友圈,除了两位在“拉仇恨”,发美食照片,还有就是请假在家的田雨岚,这么晚了还在晒儿子数学考试的试卷,“满分,感动”。

很正常,如果没满分的话,她是不会晒的。

这时小书房的门轻轻地开了,小女生夏欢欢披着头发出来了,南丽以为她是上卫生间,但看见她手里拿着一张纸,小步地向自己挪过来。

欢欢说,妈妈。

南丽吃了一惊,说,欢欢,怎么你还没睡着?

欢欢轻声说,考卷要签字。

南丽说,哎哟,你只要把试卷留在桌上,妈妈回来会看见的,会签的,你干吗傻乎乎等我到现在?都几点了?

深更半夜,欢欢低眉顺眼的小脸上,透着一缕怯生生,一反平日里没心没肝的闹腾小丫模样,这让南丽很眼生,心想,可能是没考好吧?

欢欢像一只小猫,挨到了妈妈的身边,把卷子放到桌面上。

果然,南丽看到的是“45分”。

南丽傻眼,45分?怎么才45分?不及格呢。

南丽想起来,最近这几次数学考试,其实欢欢都考得不是太好,记得上周是考了82分,再上周考了78分,前两次签字的时候,就觉得该重视一下了,只是因为最近自己刚上任,工作忙,再加上看欢欢做作业还是很认真的,再说还只是小学四年级呢,所以心里其实没太当回事,但哪想到,这么一眨眼,就直接落到不及格了。

南丽心想,上学期的时候她还总能考90分以上的,怎么滑得这么快?

南丽注意到“45分”旁还写着一个小小的数字“33”,即,全班33名。

南丽看了一眼小女孩的脸,深更半夜,这小脸上的不安神情被四下的寂静衬得很显眼,南丽有些心疼,心想,别说她了,这么晚了。

南丽就从桌上拿过笔,签上“要加油”,然后收拢试卷,说,好了,欢欢,你赶紧去睡了,以后我们努力,这次没关系。

欢欢拿过试卷,突然就在妈妈身边跪下了。

小女生轻声说,妈妈,幸亏我生在我们家,要是生在别人家里,考成这样是要被打死的。

啊?南丽傻眼,想笑,还想哭,她一把拉起欢欢,心想,这是从哪里学来的,电视剧里?

南丽说,哪会啊,谁说的,不就考差了嘛,乖宝,我们下次考试的时候再仔细一点。

南丽搂着欢欢的肩膀,把她送进小书房,让她赶紧睡觉。

欢欢嘟哝着告诉妈妈,是颜子悠说的,他说他如果考这样差,会被他爸妈打死的。

田雨岚的儿子颜子悠,与夏欢欢同班,是数学课代表。

与两个妈妈在单位里的暗中较劲相反,天真小男生颜子悠跟副班长夏欢欢是好朋友。

今天下午颜子悠在帮老师发试卷时,看到了欢欢的分数,就对欢欢吐了吐舌头,还真的这样说了。他真的挺担心她回家挨揍。

这个晚上,南丽没睡好。

因为夜班审稿使大脑处于兴奋状态。

还因为小女孩深更半夜地那么一跪,似懂非懂的,是感谢妈妈“不揍之恩”吗?

这使那个“45分”在这无法入睡的夜里有了忧愁的色彩。

南丽对着黑暗中幽幽泛着白光的天花板,轻声说,乖宝,考得再差,妈妈也舍不得打的。

她说,乖宝,学习有什么难点吗?别怕,妈妈明天去问问老师。 Fr94K6w0J3v39Rq8eDveIJzc2qqUgkyoO5VOkWVIPHJFcnoVkXnw4sO5uHWcNKJl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